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31 來他們的結局都早已經註定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31 來他們的結局都早已經註定了字體大小: A+
     

    131.來,他們的結局都早已經註定了

    傅雲琛的那一句你們又能夠走多遠?讓南紓微微一滯,是啊,她和江瀝北走不了多遠了,只是到最後的時候,他們還始終都是親兄妹,不論如何都會同仇敵愾的,不過這些東西,對於南紓來說,現在什麼都不重要了吧。

    江瀝北感覺到了南紓的情緒變化,江瀝北欲要說道,只聽南紓說道:“我們走吧。”

    江瀝北看着她,神情複雜泯滅,卻緊緊的護着她的肩膀,消瘦得早已不成形了。

    回到酒店之後,南紓接到了瑪莎的電話,她說:“我不知道這一次是禍是福,但是禍福本相依,讓南紓不要執着於過去的事情,她從來都不曾對不起她。”

    南紓知道,她口中的禍福是指桑雅和這一次的事情,她在勸阻南紓的時候,其實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但是瑪莎不說,就應該是有她自己的緣由,南紓聽着電話,沉默了許久問道:“既然不是你,爲何不告訴我是誰?”

    “南紓,那個人你比我熟悉,但是你若是真的一定要這樣的話,你就是毀了你以後的所有幸福,不值得!她只是一個你出錢,我殺人的勾當,背後出錢的那個人已經死了!你找到了那個殺人的人又如何?”

    是啊,又如何?

    可是她在有限的生命中都不能安然無恙的度過嗎?抱着終生的愧疚,她對不起南褚!

    “那個人是誰?”

    “宋懷錦的母親!她恨你入骨!”瑪莎最後還是說出了那一句話,當死她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烏恩就站在她的身後,眼中的複雜不是一句兩句話能夠言明的,但是她不能說,也不可以說,她身爲祕書長,就是要做好本分!有些事情,是永遠也不能夠說的祕密。

    南紓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嘴角微微的揚起,眼睛中卻泛滿了薄涼,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註定的,這似乎是一個很好的藉口,也是一個很好的理由,然南紓放手的理由,讓南紓相信的理由,讓公主殿下脫身的最好藉口,南紓當時被仇恨衝昏了頭腦,從來不曾細細的想過,宋懷錦的母親那麼恨她,爲什麼不是直接殺她,而是去殺南褚,太多的說不過去了!

    南紓壹夜未眠,清晨起來的時候帶着濃重的黑眼圈,傅安安回到了宋懷錦曾經爲了南紓購置的那一棟別墅之內,她打電話喊南紓過去了,過去之後南紓走在那兒的每一寸土地上都覺得心像是被撕裂了一樣的疼痛,這一輩子就這樣走到了山窮水盡,再看過往,早已經破碎不堪,故人無處可尋,曾經自己能夠依靠的人也早已消失不見了。

    傅安安站在門口,見到南紓走了進來,她的懷中抱着一個盒子,盒子裏面上了鎖,她遞給了南紓,說道:“密碼是你的生日,我試了很多次的密碼都不對,沒想到是你的生日,我覺得你應該看看!跬”

    南紓不用想也知道這是宋懷錦留下的東西,她沒有打開,直接還給了傅安安:“給我做什麼?我看了又能改變什麼?我會愧疚嗎?我會不安嗎?不會,他宋家欠我的,都還沒有還就死了,我爲什麼要愧疚!”

    傅安安此時怎麼也想不到南紓會變成這樣,她理解不了,她也不能理解,就算他愛錯了方式,就算他做錯了事情,可是如今人死了,南紓難道就忘記不了那一點仇恨嗎?

    “你的心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傅安安抱着手中的盒子,緩緩的打開了來,裏面全部是南紓的照片,每一張都拍得很美,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的漂亮,他親自拍的照片。每一張照片上背後都有字,傅安安拿出了一張,是南紓站在學校門口,傅安安在念。

    ——5月7日,今天曼谷下雨了,不知道南城的天空是什麼樣,我忽然間很想念那一片天空下的她,我來了,她站在陽光下,等着她愛的人。

    傅安安又拿出了一張照片,是南紓在江苑的照片,她靠在白玉蘭的樹幹上,閉着雙眼,享受着陽光的沐浴,她的嘴角微微揚起,白色的襯衫在陽光下格外的好看。

    ——7月12日,她住進了心愛的男人的心裏,她似乎很開心,我很後悔,等待了這麼多年,總覺得她還沒有長大,誰知就這樣愛上了別人。

    傅安安輕輕的念着,傅安安還在繼續。

    ——今天是平安夜,我在紐約,她在南城,我看着漫天的煙火,忽然間就想起了她,連夜的機票趕了回來已經是第二天,她很好,只是她哭了,我在那一刻覺得我應該有所動作。

    “不用唸了,他的動作就是讓我們有婚約,你不記得了嗎?愛了多年又怎樣?就一定要在一起嗎?若不是遇到了他,我又怎麼會成爲這樣?傅安安,你覺得你遇到他是幸運,是愛情的降臨,可是我遇見他,是一切悲劇的開始,我們的想法不一樣,我們的看法不一樣,我們遭遇的不一樣,傅安安,此時此刻,你沒必要替宋懷錦覺得不值,你也沒有必要覺得我怎麼這麼狠心?這些都不重要了!你若是覺得你不發泄你心裏難受,那你隨便!”南紓說着緩緩的轉身,眼角噙着淚,她不知是爲了自己哭,還是心裏堵得難受!

    南紓!你走在這裏,難道就真的不覺得心中有一絲的不安嗎?”傅安安是要她來回憶這裏的每一寸土地嗎?可惜她錯了?

    “傅安安,你知道嗎?我走在這裏,每走一步,心都是疼的,你知道曾經鬱清歡和我還有爸爸都住在這兒嗎,這兒曾經是我的家,但是你又知道什麼?我剛知道殺死了爸爸的兇手是誰,可是那個人已經死了,死了,你知道有仇無處報麼?我的事情又與你何干?傅安安,永遠都不要站在那麼高的位置來質問我,在這一場愛恨情仇裏面,你們都扮演着可憐人的角色,但是我該找誰呢?我很好嗎?明明我纔是被動的那個人,爲什麼到最後變成了是我主動傷害了你們?這件事情到此爲止,以後再也不要在我的面前說起,我覺得噁心!”南紓說完快速離去,傅安安看那些照片,她所有情緒都沒有了出口,爲什麼?爲什麼?無數個爲什麼在她的腦海中奔騰!

    那天南紓和江瀝北一起離開了曼谷,回道曼谷之後,南紓的病情開始嚴重了,明明是去接valery放學,可是卻在走到半路的時候忽然間忘記了該怎麼走去學校,她忘記路了,車停在了十字路口的時候,她忽然間覺得茫然無措。

    電話響起,是醫生的電話:“anne小姐,你什麼時候回醫院治療,你的病情不接受治療的話會越來越嚴重的!”

    “我知道了。”

    南紓把車停在了一旁,找了路人問了路纔去到valery的學校,接到valery的之後,回到家之後,江瀝北恍惚覺得南紓最近的記憶都不太好,總是一會兒響起的事情,一會兒就忘記了,放置的東西也是,一會兒就不記得了。

    吃過晚飯,valery回屋睡覺了,江瀝北和南紓靜靜的靠在了屋外的長椅上,背靠着背,南紓需要做一個決定,她就這樣一直陪着江瀝北,又能陪多久呢?陪到自己神志不清嗎?還是陪到自己連他都記不住了?

    “瀝北,要是有一天,我連你都不記得,那該怎麼辦呢?”南紓的話語中帶着淡淡的悲傷和愁緒,江瀝北的心中不知爲何就咯噔一下,公司的事情,可能最近就能全部辦妥,隨後會帶着南紓和valert離開南城。

    “我們會永遠都在一起的,阿南,我們明天去領證吧。”江瀝北的話出口,南紓的眼淚落地,幾乎是那麼的同步,她沒有說話,只是眼淚已經掉了下來。

    南紓猛然的轉身,緊緊的抱着江瀝北,一句話也沒有說,江瀝北感覺到她的情緒波動,就當是她答應了。

    那天晚上,江瀝北的手機被南紓不小心弄了掉在地上,南紓撿起來之後打開看看還好麼?結果就看到了那一條短信,心中疑惑,看着下面空空如也的空白,她翻了翻江瀝北的手機,找到了雲端上面,下載的痕跡,等南紓打開照片的時候,,雙手都不停的顫抖着,全身都跟着不停的顫抖起來,她覺得全身都是冷的,就像是掉入了永無止境的地獄中了一樣!

    原來,他們的結局都早已經註定了!上天早就給註定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