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30 我巴不得他死千次萬次都難解我心頭之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30 我巴不得他死千次萬次都難解我心頭之恨字體大小: A+
     

    130.我巴不得他死千次萬次,都難解我心頭之恨

    宋懷錦死了,遠遠在南紓的意料之外,聽着傅安安的哭聲,想起不久後的某一天,自己也是這樣死去的,心中的感覺很複雜,沒有慶幸,沒有輕鬆,反而越發的難受了起來。

    電話中的哭聲不斷,她靜靜的拿着手機,就那麼就愣在了原地,若是上天有報應的話,大概這就是吧!他死了,是一了百了了,那麼還活着的人呢?

    許久之後南紓才沉聲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今天上午他說要去一趟公司,我就陪他去了,他交代了些事情,開車回來在路口的時候說是讓我去對面超市買桶冰欺凌,我從超市出來的時候已經車毀人亡了!他就那麼靜靜的坐在車裏面,路人說是他瘋了一樣的朝那輛車撞去的!”

    南紓拿着電話,回眸望向江瀝北,卻在電話中問道:“安安,你在哪兒?”

    “我就在順南路。”

    南紓聽到地址之後,喊上了傅雲琛匆匆忙忙的就去了。

    一路上江瀝北緊緊的牽着南紓的手,傅雲琛的臉色陰沉,傅安安這樣什麼都不管不顧的追着宋懷錦來到了曼谷,到最後就是爲了給他收屍嗎?

    一行人趕到事發現場的時候,看到了現場的慘象,傅安安的一隻鞋子倒在一旁,另一隻高跟鞋都不知道去哪兒了,她赤着腳蹲着,宋懷錦躺在地上,被她抱在懷裏,地上都是血,不知道是頭部還是後背都受傷,才導致留了這麼多血,此刻的傅安安絕對是她此生中最狼狽的模樣,髮絲凌亂,衣服也亂七八糟,她臉上的淚痕還在,開始還有不少人在圍觀,後面來了警察之後就散了。

    南紓望着傅安安,在看看面目全非的宋懷錦已經是毫無氣息,一旁的車子早已毀得認不出了是什麼牌子和什麼模樣!

    傅雲琛不知道是生氣還是着急,這樣的慘象路人見了都覺得慘不忍睹,何況是最愛的人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他大步上前,把傅安安拖起來,可是傅安安抱着宋懷錦不鬆手,南紓的眼淚就這樣毫無預兆的滴落,轉身就撲進了江瀝北的懷中,江瀝北抱着她,緊緊的抱着她,在生和死的面前,什麼都是那麼的渺小。

    “你起來,你看看你此時像什麼樣子!”傅雲琛一邊從後面抱着傅安安一邊說着,他的話語中有些淡淡的鼻腔,傅安安就那麼坐着,她緊緊的抱着不放手,回頭看着傅雲琛說道:“哥哥,我的心口爲什麼這麼疼?”

    在他們的記憶中,傅安安從沒有那麼脆弱的喊過傅雲琛哥哥,他們吵着鬧着,她永遠都是喊着傅雲琛!跬!

    傅雲琛看着她無助的眼神,心中一酸,鼻腔也跟着發酸,眼圈發紅,他放開了傅安安,緩緩的蹲了下來,伸手一點一點的把傅安安的臉上的淚痕擦去,他說:“你爲什麼到這個時候了都還學不會放手,他用他的死來證明他對你沒有一絲的在乎,難道你還不明白嗎?”

    這樣的話語是有多殘忍?傅安安怎麼會不知?南紓的心在那一刻忽然間就無以復加的疼了起來!

    她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該怎麼和傅安安說!

    江瀝北輕輕的護着南紓,宋懷錦早已面目全非,警察找旁觀的人做了筆錄,南紓和江瀝北都在外面,只聽路人說:“我們都被嚇死了,他的車本來是停在超市門口,然後下去了一個女人,可是女人剛進超市之後,他就猛然的開出來了,而且感覺是有預兆的,直接就撞過去了!”

    “是啊,我站在的是側面,我看到他最後直接是放開了方向盤隨後解開了安全帶,纔會這樣重傷。”

    隨後被爆出宋氏被收購,宋懷錦的父母已經自殺,宋懷錦出事身亡,在這個世界上,宋家算是沒有人了,宋懷錦也成爲了那個沒有人料理後事的人,當警察詢問死者親人的時候,傅安安站出去了,南紓是怎麼也不會想到宋懷錦以這樣的方式身亡!

    宋懷錦死了後,在七天後下葬,下葬的那一天,南紓去了,江瀝北也去了,宋懷錦以及邵凱都在,烈日炎炎下,傅安安一身黑衣,站在墓碑前,她的眼淚已經沒有了,她的笑容也沒有了,有的只是別人再也讀不懂的悲祭,她望向南紓的目光中帶着薄涼,還帶着恨意,應該恨嗎?應該的吧,若不是南紓那天去找他,那麼逼着他,說了那麼多的話,他應該此生都不會因爲愧疚和絕望沒有活下去的衝動!

    傅安安站在前面,她說:“我此生本應該都是愛你的,可是這一刻我站在你的墓碑前,看着你墓碑上笑着最燦爛的照片,我卻那麼的恨你!惟願此恨難消!”

    南紓心想,恨不消你便一直活在我的心裏,若是有一天愛和恨都沒有了,就不知道該用什麼支撐着她走下去!

    聽着那一句此恨難消,江瀝北的心中千迴百轉,從沒有想過這個男人會這麼年輕的就死去了,他愛着南紓,這個男人也愛南紓,多慶幸,南紓此刻站在他的身旁,他們有一個孩子,他們在一起生活一輩子!

    不知爲何,江瀝北看着南紓靜靜的發呆的時候,心中也會升起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不安,他似乎迫切的需要帶着南紓他們遠離這個城市,他忽然間

    害怕那些隱藏在塵土下面的祕密有一天會被陽光暴曬,那麼她和他之間就走到了山窮水盡!

    傅安安說:“這麼多年,我第一次不知道該對你說什麼?我不明白,爲何?你和瀝北生活得那麼幸福了,你還要回來找他,那一年的誤會還有那些裸照,就這樣橫在你和瀝北之間得不到救贖嗎?”

    傅安安說這個話的時候話語很冷,傅雲琛有些不悅的看着傅安安說道:“你說什麼呢?”

    江瀝北是護着南紓的,南紓這一次回來曼谷市因爲南褚的事情,因爲南紓自始至終都沒有和江瀝北提宋懷錦的事情,她只是和傅雲琛說過,所以傅雲琛幫她了,但是具體的緣由也不曾知道。

    “傅安安,你心情不好我們都可以理解,但是不要再把那些陳年舊事翻出來!”

    “是陳年舊事嗎?既然是陳年舊事,那你問問她爲何會在前幾天跑到了宋懷錦的家中去和他說那些花,還差點拿槍殺了宋懷錦,他若不是因爲內疚,怎麼會自殺?”傅安安瞪着江瀝北,目光中不像是說的假話,他也想起了南紓那天說自己想要單獨出去一下,然後出去了很久纔回來。

    但是南紓自然有自己的理由,她微微的望向江瀝北,他的神情無異,可是傅安安卻不依不饒的說道:“其實我很想知道,到底是還有什麼事情讓你那麼憤怒,拿着槍衝進去,就要殺了他?我相信他們也想知道?”

    傅雲琛微微蹙眉,說道:“你在鬧什麼?爲了一個外人,其他就什麼都不是了嗎?”

    南紓望着傅安安緩緩的笑了起來,難道她要說,她不知道自己會在那一天就不久於人世了嗎?她不能說!

    “是,我到現在對那些事情都還耿耿於懷,我還是放不開,若不是他,我怎麼會一個人在異國街頭生下valery,又怎麼會大出血以後都不能夠有孩子,我又怎麼會一個人帶着valery生活到那麼絕望?難道我不應該恨嗎?是,鬱清歡纔是我的親生母親,可是她愛你們比我多,你一句話不想嫁去泰國,她就讓我去嫁,難道那個時候你不知道,我已經有了自己想要走的路了嗎?這麼多年,我們之間誰更加的自私?還不是你們傅家的人自私!怎麼?他是你什麼人?無非也就是一個你愛了很多年,他都不愛你的人渣,你現在是想要給他報仇?覺得是我害死了他?難道你以爲?他活着你就能夠嫁給他了嗎?傅安安,若是在這個時候你心情不好我理解,但是你若是覺得宋懷錦是我害死了,那我告訴你,我巴不得他死千次萬次,都難解我心頭之恨!你看看你的手心,你看看那些玻璃渣子插進手心留下的黑點!你難道不覺得自己很悲哀嗎?”

    南紓說完這些話之後,幾個人都愣住了,在記憶中,南紓很少會用尖銳的話去傷害一個人,也很少會坦白自己的恨意,更不會無端的說什麼,可是那些話,每一句都是深深的刺進了傅安安的心中,傅雲琛看着臉色蒼白的傅安安,第一次幫着傅安安說了話:“南紓,你是不是太過分了?”

    南紓猛然擡頭,望着傅雲琛說道:“那又怎樣?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嗎?”

    “我也很想知道,宋懷錦對你又做了什麼事情,讓你這麼恨他?”

    “這個和你無關!”

    “那和瀝北總該有關係?”傅雲琛看着江瀝北冷聲說道。

    江瀝北望着傅雲琛,臉色不悅,說道:“我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江瀝北說着就拉着南紓轉身離去,只聽傅雲琛在身後厲聲說道:“江瀝北,你們又能夠走多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