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28 他從來都不曾有過這樣深深的無力感無力到寸步難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28 他從來都不曾有過這樣深深的無力感無力到寸步難行字體大小: A+
     

    128.他從來都不曾有過這樣深深的無力感,無力到寸步難行

    南紓睡着了,鬱清歡去愈發的清醒,南紓柔軟的髮絲攤在了枕頭上面,像是剛出海的海藻一般,看着軟軟的,有幾縷從額頭耷拉了下來,鬱清歡看着她的面容,輕輕的把那一絲髮髻拉到了腦後。

    除了小時候她睡在身旁,這麼乖巧的模樣,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到了,應該也有十多年之久了吧。

    而今天的南紓感覺有些不一樣,感覺她忽然間很依戀她,甚至和傅雲琛在外面坐着聊了很久,就如是在和這個家告別一樣。

    南紓壹夜無夢,睡醒的時候天剛微微亮,他們是8點的飛機,她起來的時候傅雲琛也已經起來了,南紓看着鬱清歡熟睡的面容,在她的額頭輕輕一吻,媽媽,再見!

    南紓不知道再見的時候她還記不記鬱清歡,也不知道以後她會不會就連南城這個城市都忘記了!

    洗漱完下樓來,只看到傅雲琛在坐早餐,見到她下來,輕聲說道:“牛奶在桌上,早餐馬上就好。”

    南紓輕笑着,走了過去,他在煎蛋,南紓第一次見到傅雲琛做飯,嘴角帶着揶揄的笑意,輕聲說道:“你做的能吃嗎?”

    因爲太早,怕吵醒了樓上的人,只得輕聲回道:“一會兒你別吃。”

    “傅雲琛,我在傅家這麼多年,第一次見到你做早餐,第一次吃你做的早餐,可能也是最後一次吃呢,我怎麼能夠放過如此好的機會?”南紓笑着,一邊看看他還準備了什麼,一邊調笑道。

    傅雲琛一手拿着勺子,一手輕輕的敲在她的腦袋上:“趕快出去,看看你要帶的東西,證件什麼都都齊全了沒有,別一會兒到機場了又找不到了。”

    南紓轉身走了出來,從沒有想過有一天她和傅雲琛也會如同他們親兄妹一樣的相處,這一次,傅雲琛是真的把她當作妹妹了吧。

    想着昨天晚上傅雲琛說的,若是最初就把你當成和安安一樣的,恐怕就不會多生那麼多的事端,可是我卻不後悔我年少時光中愛過你跖。

    南紓想,你看,現在什麼都好了,你自己卻沒有機會去享用了,她可以和鬱清歡很好的相處,可以和他們成爲真正的一家人,她可以和江瀝北領證結婚,生活一輩子,可是她也沒有機會!

    吃過早餐,司機開車送他們到機場,江瀝北邵凱已經在那裏等着了,江瀝北看着她,問道:“吃過早餐了嗎?”

    “吃過了,雲琛做的。”

    傅雲琛聽到南紓的話語,朝江瀝北挑了挑眉,江瀝北的臉色陰沉,只聽南紓說道:“沒你做的好吃!”

    只見那陰沉的臉瞬間就喜笑顏開,傅雲琛一邊指着她一邊說道:“你個臭丫頭,胳膊肘往外拐!”

    “他是我老婆,誰是內誰是外,那麼明顯,有些人卻分不清!”江瀝北白了傅雲琛一眼,得意的說道。

    一陣噎到了傅雲琛,南紓靜靜的望着他,他張了張嘴半晌都沒有說出話來,最後咬牙切齒的說道:“她是我妹,江瀝北,你記住了你是我小舅子!”

    江瀝北挽着南紓走在前面,傅雲琛和邵凱走在後面,聽到他的話語,江瀝北沒有反駁,反而淺淺的笑了起來,大概這件事情,就此就攤開了吧,以後也就沒有什麼疙瘩了,想想傅雲琛,他從十幾歲到三十歲就喜歡過一個女人,那個女人不但有了喜歡的人,而且還是他名義上的妹妹,再也沒有比這更讓人傷心的事情了,只是如今還能怎麼辦呢?這樣說開了來,反而感覺輕鬆了不少,只是看着南紓依偎在江瀝北的身旁,他的眼神漸漸的迷失,邵凱走在他的身側,頗不相信的說道:“真放下了?以後不會再一棵樹上吊死了?”

    傅雲琛陷入了沉思:“真放下了,以後找一棵能夠吊一輩子再死的!”

    邵凱本來想要揶揄傅雲琛一番,可是看着他深沉的模樣,忽然間有些說不出口,隨即笑道:“也對,吊一輩子的不錯。以後假如哥們的行列中!一起!”

    傅雲琛看着他挑了挑眉,說道:“本少爺是放下了,你呢?聽說最近言清可是和姓唐的和好了!別隻顧着嘲笑我啊,細細算來,你比我喜歡她的時間還長!”

    “她的心中始終都有唐御塵。”邵凱說道了這個問題上,也是心思微沉,難怪最近邵凱總是跟着江瀝北往外跑,言清的身影卻很少見,估計兩人已經挑明瞭,但是言清走了。

    南紓挽着江瀝北走到登機口,回頭看來一眼身後的兩個男人,看到邵凱陰沉的臉,忽然間說道:“言清和唐御塵聽說準備結婚了?是不是真的?”

    江瀝北微微蹙眉,說道:“是真的,要不是真的,身後的那人臉色能那麼難看嗎?”

    南紓輕輕笑道:“邵凱,他要是早些和言清說出來,言清估計就不會那麼轟轟烈烈的愛上唐御塵了。”

    “緣分這種東西,誰說的清楚,邵凱當年對她那麼好,但是因爲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言清一直就把他當成哥哥,就和我的地位一樣的,你別看言情總是那樣,偶爾還帶着點大小姐的脾氣,她對感情很挑剔,還帶着一些固執!唐御塵和她經歷的

    也算是夠多了,她爲唐御塵付出的,唐御塵對她的好,終究是心中都有彼此的。”聽見江瀝北的話,南紓心中一陣微滯,要是不是有彼此,唐御塵怎麼會在這麼多年之後還回來求婚!只爲了當年的一個約定!

    有些人說不出那裏好,就是怎麼都忘不了!當年的那個約定,無關愛情。

    其實換成誰都做不到原諒,不是原諒別人,是原諒自己,當年唐御塵和言清吵架,他開着車追言清,把自己的親姑姑撞死了,唐家的人把這一切的罪責都怪到了言清的身上,言清當時懷了孩子,最後也自己去打了胎。

    從那以後,唐御塵就出國了,再也沒有回來過,他們之間就那樣斷了聯繫,出國前,唐御塵說,就算是所有的人都能夠原諒他,他也不能夠原諒他自己!

    當唐御塵說出那樣的話的時候,她再也沒有勇氣和他說,我們還有沒有可能,她也沒有勇氣說出自己肚子裏還有他的孩子!

    在唐御塵登機的那一刻,她拉住了他的胳膊,說道:“若是十年以後,你還沒有喜歡的女人,你還沒有結婚,你也能夠原諒你自己,那麼我等你!”

    當時言清說完沒有得到唐御塵的一絲反應,就連點頭這樣的舉動都不曾有,他的手裏拿着行李箱,就那麼背對着她,大步的朝前面走去,這一走,就是快十年!

    南紓感覺手心一熱,只見江瀝北輕輕的和她十指交叉,看着她出神的目光,輕輕一笑:“想什麼呢?”

    “我在想唐御塵和言清,有定在什麼時候嗎?我還能不能參加她的婚禮?”南紓話落,江瀝北微微蹙眉:“快的話應該就是下個月了,還沒有定具體的時間,只是正在忙着拍婚紗照,你怎麼不能參加她的婚禮了?”

    聽到江瀝北的問詢,南紓微微一愣,隨即笑了起來:“我的意思是說,在我們前面還是後面?”

    南紓的話落,江瀝北的展開了眉,說道:“後面,哪能讓她們在前!”江瀝北是笑着說的,南紓也微微的笑着,只是心中早已經風塵萬千!

    點了點頭,笑道:“也是,你是哥哥。”

    登機之後,南紓覺得很累,就睡着了,一直快到曼谷了才醒來。

    她站在曼谷的機場,嘴角微微一勾,這一次離開之後,大概就是真的此生都不會再來這裏了,他們來到酒店主線之後,開始休息,要把時差倒過來。

    南紓還在睡覺的時候,江瀝北接到了西衍的電話之後走出了屋子,去到了陽臺上。

    “有結果了嗎?”

    西衍卻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只是問道:“瀝北,你們在那兒?”

    “曼谷。”

    “怎麼去的那麼快?”西衍在電話中問道。

    “南紓忽然間說不參賽了,親自要來,她心裏一直有事,早處理好了,也好!”江瀝北輕聲回道。

    “瀝北,我看咱們還是不要查了吧。”西衍的話語中帶着淡淡的愁,或許說是矛盾。

    “怎麼了?有結果了對嗎?”江瀝北沉聲問道。

    “結果有了,但是不是你們倆能夠承受的結果,瀝北,趁現在還來得及,我們就算是找出一個死刑犯來當替身都可以,南紓絕對不能知道真相,不然你們完了!”西衍的話語就像是一個炸彈一樣轟炸着江瀝北,那個人難道還和他有關係嗎?

    “是誰?”江瀝北沉聲問道。

    “真的要知道嗎?”

    “發給我吧。”江瀝北說完掛斷了電話!

    沒過多久,江瀝北的手機一想,就是西衍發來的訊息,西衍說,照片裏面的人就是此次的兇手,你自己看吧。

    江瀝北打開了手機,上面的人穿着一身藏族的衣服,頭戴着黑色的絲巾,一隻手扶着斜跨在肩上的大提琴盒子,本來這個照片沒有什麼,但是她站的位置不對,而這個人出現的地點也不對!

    還有下一章,是她在屋頂收拾狙擊槍離開的照片,照明中的女子那兒還有在家中的模樣,江瀝北看着熟悉的面孔,全身都開始顫抖了起來,他和南紓的這一路之所以變成了這樣,一切都是因爲她,沒有想到最後以爲苦盡甘來的時候還是會因爲她,最後會怎樣?

    這一生他從來都不曾有過這樣深深的無力感!無力到寸步難行!

    江瀝北進屋,看着熟睡的南紓,他的雙手緊握,手背上的骨骼泛白,他拿着衣架上的風衣,披在身上,大步的出門,坐在下面的長椅之上,香菸在他的手中一根一根的點燃,一根一根的熄滅,他靠在了椅背上,整個人似乎都在那一刻變得不堪一擊!

    許久之後,他撥通了江家老宅的電話,接電話的是江啓恆,半夜聽到江瀝北的電話,他有些回不過神兒來,只聽江瀝北在電話中的聲音頹廢,帶着深深的悲愴,似乎是就這樣隔着長長的電話線也能夠感染到他,可能是剛從睡夢中醒來,人的心思大多有些脆弱。

    “怎麼這個點打電話過來?”

    “爸爸,我對不起你!”這是江瀝北開口說的話,聽到

    江瀝北的道歉,江啓恆有些愣住了,半晌都沒有說話,只聽江瀝北接着說道:“我知道,弟弟的死在你的心中始終都有一個結,你永遠都不會原諒我,我也知道,從我說出和那個家斷絕關係的時候,我們就再也回不到從前!”江瀝北的話語剛落,只聽江啓恆說道:“那你還知不知道,你娶的那個女人,害死了你的弟弟,還讓你失去了一條腿?你知不知道,身體是你們的,可也是我們給的,疼在你們身上,痛在我們心裏,你不管不顧的非要和她在一起,她到底有什麼好?這世間女人那麼多,比她漂亮,比她聰明,比她好的多得是!爲什麼非得是她?你想我們接受,難道每一年我們去你弟弟的墳頭,都帶着她,告訴你弟弟,當年害死你的兇手現在和我們住在同一個屋檐下,坐在同一個桌上吃飯嗎?”

    不提江暮年,或許還一切都好,但是提了,就是一個爭吵不斷的話題。

    “沒關係,她永遠也不會出現在你們的面前,也永遠都不會和你們同一桌吃飯,再也不會!”江瀝北的話語那麼冷,就像是冬日的大雪,一層一層的覆在了江啓恆的心上!江瀝北的倔強,他怎能不知,他會低頭給他道歉,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永遠都不回來了,一種是想要和他們和平共處,可是聽見江瀝北的那句話,江啓恆知道,江瀝北的是前一種!

    “你大半夜發什麼神經,給我打電話就說這種話?江瀝北,你爲人兒子,你這是不孝!”

    江瀝北聽着江啓恆的罵聲,輕輕的笑了,那笑容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破碎不堪的笑容!

    “溫瑜女士可還睡得安穩?我想和她說幾句話。”

    江啓恆聽到江瀝北直呼溫瑜的名字,心中更爲惱怒:“江瀝北!你個不孝子!”這一生嘶吼,把睡在一旁的溫瑜吵醒。

    “怎麼了,這是誰的電話?發這麼大的火?”溫瑜說着從牀上坐起來,從江啓恆的手中接過電話,說道:“瀝北?”

    “溫女士,聽說你前段時間出去旅遊,我想發兩張照片給你看看!”江瀝北說着掛斷了電話,溫瑜的心口一滯,拿起手機就去了衛生間,沒過多久,就收到了江瀝北發來的照片,照片中的人是她!

    她看着照片,心頭一驚,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被拍到了呢?若是有前一張,她還有解釋的餘地,可是後一張,便是怎麼也說不清楚了?

    她忽然間什麼都明白過來了,這段時間泰國的風雨不是空穴來風,明眼人都清楚那是一場有預謀的掀起風浪,可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人竟然是她的兒子!

    “江瀝北,你在做什麼?”溫瑜的口吻一概平日裏的溫和,帶着言辭的警告。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您纔對,您在做什麼?能告訴我嗎?”江瀝北的話語從電話中冷冽的傳來。

    在這個世界上,不幸又千萬種,幸福的只有一種!而這樣的母子,註定是那千萬種的一種!

    “我做什麼,江瀝北,我只問你一句,這幾天的事情是不是你們弄的?”

    “是我們又如何?費這麼大的心思,我幾乎全部身家都壓進去,爲的就是找到這個殺手,只是找到的時候,我才知道,我的母親原來是一個阻擊高手,那麼遠的射程,那麼精準的狙擊鏡,站在樓頂轉身的時候,那麼完美的演繹,真的可以去演一個絕世殺手活着是致命特工!”溫瑜強壓着心中的不安,她只是拿錢暗殺,沒有人知道她的身份,想來這也是泰國那邊給江瀝北他們交不出人來的原因!

    “你們爲什麼攙和這件事情?是不是又是爲了那個小賤人?”溫瑜一想起南紓,她總是忍不住恨得牙癢癢的!

    江瀝北第一次對溫瑜沒有生氣:“我爲什麼攙和這件事情,那麼溫女士你呢?你爲什麼要去殺那個人?”

    溫瑜面對江瀝北的質問,幾次張口都說不出話來,她要怎麼告訴江瀝北呢?怎麼都難以讓人信服吧,就像是你怎麼都不能相信生活在身旁的人,什麼都是瞭解的,忽然間她變成了一個殺手!換來你也是不會相信的!

    “我沒有什麼好說的,江瀝北,這件事情和你無關!”溫瑜冷聲回道。

    “是和我沒關係,但是從今以後,你和江啓恆就好好的守着暮年過日子吧!我最後問一句,你知道你殺死的人是誰嗎?”

    溫瑜的心口一震,她只負責殺人,不管那個人是誰?這本來就是他們的規矩,給你照片,殺死目標!

    “道上有規矩,我只負責殺人,從不問那個人是誰?我只是收到照片,按照約定的做!僅是這樣!”

    “所以,你不知道那個人是。”江瀝北剛說到此處,轉身就看到南紓站在陽臺上,她穿着白色的睡衣,似乎是要從窗戶上跳下來一般,江瀝北嚇得心都跳出來了,一聲驚呼!

    “南紓!”

    電話中還聽得到溫瑜的話語:“那個人是誰?”

    溫瑜沒有聽到江瀝北的下文,倒是挺清楚了江瀝北撕心裂肺的一聲嘶吼,穿透了她的耳膜一般!

    江瀝北拿着手機瘋了一般的飛奔上樓,他

    們住的酒店樓層不算很高,就是九樓,可若是一個人從酒樓跳下來,那估計是不死也殘!

    江瀝北推開屋門,看到牀上沒有了南紓的身影,再看外面的窗戶,下面還有一隻她的拖鞋,而窗口早已經沒有了南紓的身影!他猛然的衝過門欄,趴到窗戶朝下面望去,下面空空如也!

    猛然的轉身,纔看到南紓窩在一片的長椅上,蜷縮着身子人還是睡着的,這樣的情形,江瀝北還是第一次遇到,南紓怎麼會半夜這樣夢遊,要是他沒有看到,她自己又沒有知覺,從窗戶上跳下去,從樓道上摔下去,那該怎麼辦?

    他的一顆心就這樣懸在了嗓子眼!可是當看到她安然無恙的縮在椅子上的時候,江瀝北的心中滯痛,心思在柔軟也是心如刀割一般,若是南紓知道,那麼她會怎麼做?江瀝北早已經知曉,何況南紓和溫瑜那麼多次的交鋒,南紓都是一退再退!一讓再讓!

    江瀝北抱着南紓,緩緩的回到牀上,南紓的雙腳冰涼,他去給拿了熱水袋,坐在牀頭給她把腳捂暖後了自己纔回到上面,一坐就是一夜,接近凌晨的時候,他緩緩的躺了下去,至少也要裝作無異!

    當陽光從窗戶灑進來,外面的天空一片蔚藍,南紓伸了一個懶腰,迷迷瞪瞪的睜開惺忪的睡眼,看着身旁江瀝北的睡顏,她輕輕的翻了一個身子,面對着江瀝北,先若無骨的手指輕輕的畫着他的眉,南紓心想,這樣每天醒來能夠看到他熟睡面容的日子估計很快就會沒有了吧!

    所以,讓她再貪心一點,再貪心一點!

    南紓起牀,看到拖鞋不見了一隻,赤着腳下地才發現有另一隻在陽臺上,她微微蹙眉,沒有多想,小跑着拎回來,進入洗漱間洗漱!

    隨後一會兒江瀝北也醒來了,四個人一起用完早餐之後,南紓說想要一個人出去走走,讓江瀝北他們不允許跟着她,南紓出了酒店,手中拿着便籤,攔了一輛的士,照着上面的地址快速而去!

    人到了別墅門口,就被警衛攔住了:“小姐,你找誰?”

    “宋懷錦!”

    “小姐,不好意思,宋先生不在家,很不巧,他剛剛出去了!”警衛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南紓冷笑道:“你怕我是誰?我要是知道他不在家不還會來嗎?不就是死了爹媽麼?難不成他也準備死了?”

    保安看着南紓兇狠的目光,厲聲說道:“我勸你不要胡說八道!”

    “我說了又如何?難道你要告我嗎?宋氏不是快倒了嗎?不然爲何夫妻雙雙都自殺,我不想和你多費脣舌,你是新來的吧,我隨便給哪一家媒體打一個電話,就說宋氏夫婦不是去度假了,而是自殺身亡了,後果可想而知!”

    南紓的話落,面前的警衛圍上來了三四個!

    其中有一個稍微眼熟的,似乎是在以前的那棟別墅裏面見過,他望着南紓,雙手合十,行禮說道:“夫人,你怎麼來了?”

    周邊的幾個人目瞪口呆得望着行禮的那名保安和南紓,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到底是什麼情況!

    夫人?誰的夫人?哪一個是夫人?這屋內不是還有一個女子的嗎?

    南紓望着他,冷聲說道:“不要再喊我夫人,宋懷錦在嗎?”

    “在的,夫人,這邊請!”他在前面帶着路,南紓跟在身後,她的手提包中還有那支精緻的手槍!

    身後的那幾個人看着前面搖曳身姿的女子,聽聞宋懷錦曾經爲了某個女子抗婚,只是都沒有人見過那名女子的模樣,難道說就是剛剛進去的這位?

    到了大門口,南紓一步一步的踏上臺階,回頭對着他說道:“謝謝!”

    “不客氣,夫人,應該的!”

    “下次不要再叫我夫人了,我不是!”南紓說完頭也不回的就走進去了,男子微微愣神,正準備回答,只見人已經不再了。

    南紓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踏進了大門,宋懷錦正坐在客廳,女傭看到南紓的身影有些驚愕,紛紛行禮:“夫人好!”

    這一聲問候,倒像是提前排練好的,而宋懷錦就那麼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他的目光陰冷,可是轉眼看着南紓的時候又眼角帶着笑意,南紓站着,他坐着,她遮住了從外面射進來的陽光,身前留下來一片陰影,恰好的覆蓋在了宋懷錦的身上!

    “你怎麼來了?”

    南紓靜靜的看着宋懷錦的面容,對峙上他的目光:“故地重遊,就想着來問候問候你,我還想問候一下二老,可是卻聽說他們不在了,所以就來你這兒了!”

    “坐吧,喝點什麼?”

    “白開水!”南紓緩緩的坐在了他的對面,今日的南紓畫了濃妝,穿着一件白色的襯衫,外面配了一件黑色的外套,黑色的褲子,還有超細跟鞋!

    臉上濃豔的妝,有些異常!

    白開水已經端來了,放在了南紓的面前,南紓眼睛怔怔的看着這杯水,目光有些微的出神,宋懷錦望着她問道:“怎麼了?”

    南紓輕笑:“沒什麼?只是你說這無色無味的水

    中會不會是含有劇毒的?”她嘴角的笑容越發的燦爛,可是眼中卻絲毫沒有溫度,甚至是帶着某種肅殺之氣望着他!

    “有我在,誰敢給你下毒?”宋懷錦的話語說得風輕雲淡,似乎是真的深情款款!

    南紓撲哧的笑出聲來:“也是,有你在,他們誰都不敢!”

    “宋懷錦,你知道我今天爲什麼要來找你嗎?”

    宋懷錦望着南紓的目光,輕聲回道:“你剛纔不都說了嗎?故地重遊,來問候問候我!”

    南紓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是,就是來問候問候你的!我還給你鋪好了下地獄的路!”

    “那就多謝夫人了!”宋懷錦嘴角的笑意還在,南紓眼中迸發出來的殺意,是那麼的明顯!

    兩人就那麼一直對峙着,一時之間,屋內的氣氛驟然變低,身後的女傭全部被宋懷錦遣退!整個空蕩蕩的屋內就只有他們兩個人靜靜的坐着!

    宋懷錦想到南紓會來找他,很久之前就算計好了的,只是沒有想到來得這麼快,快到他有些難以接受,再者,曼谷最近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宋氏被收購,若不是他和家裏不和,也不會從宋氏剝離出來!二老屍骨未寒,公司早已變了姓氏,他一心算計着那個聽話的,他說什麼就是什麼的女孩也會回到他的身邊,他以及可以春風得意的活着,可是如今一切都變了模樣!

    “是我應該要謝謝你全家!”南紓看着宋懷錦的笑意,她此刻的心情就像是下一秒在看到這個男子的時候,她都會噁心想吐,最後忍不住會殺了他!

    宋懷錦看着眼前的女子,她很不合適這樣的裝扮,多了一些世俗!

    “你不適合這樣的裝扮?”宋懷錦的聲音在南紓的耳邊響起!

    “送喪就應該是黑白配!”南紓的話落,宋懷錦的臉色也變得陰沉了起來,南紓緩緩的端起了那一杯白開水,用盡全力的就朝宋懷錦的臉上砸去,水和杯子都一起砸到了宋懷錦的額頭上,砸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滾燙的水從宋懷錦的臉龐滾落!

    他的皮膚被燙傷,一片赤紅。加上鮮血從額頭上流了下來,整個人的面容都異常恐怖!

    但是宋懷錦一動不動的坐在那兒,他沒有去擦臉上的水珠和鮮血,只是靜靜的看着南紓,南紓也就這樣看着她,玻璃杯掉在了地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外面的女傭以爲發生了什麼事情,匆忙小跑進屋,只看到宋懷錦滿臉都是水和鮮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流,衣服上也被水弄溼了大半邊,恐怖的是額頭的血珠還在往外冒!

    “先生!”前面的女傭一聲驚呼,後面的也長大了嘴巴看着,第一個跑進來的那個女傭匆忙上樓,南紓猜的不錯的話,她肯定是去拿急救箱!

    “出去!”宋懷錦厲聲呵斥道。

    女傭踏上樓梯的腳步就那麼停頓在了那兒,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沒有反應。

    “我說,滾出去!”南紓嘴角洋溢着笑容,也是那麼的風輕雲淡,笑道:“還不出去,你們先生並不需要什麼急救之類的東西!”

    一進門就知道,剛纔的那杯水還是滾燙的,如今就被這個女子仍在了宋懷錦的身上,此刻只覺得這個女子蛇蠍心腸!

    本來先入爲主,她是見過南紓在別墅那邊的,當時宋懷錦對她的緊張程度,讓她都心驚!所以傅安安來到這裏的時候,她們從不給好臉色的,但是那個女人也不怎麼和他們計較,自己作自己的事情,從不多說什麼!

    她望着南紓,南紓也望着她!

    宋懷錦盛怒不堪,她們只得全部出去,她站在迴廊裏,想起了那天晚上,宋懷錦告訴她她什麼都沒有看到,所以她就真的什麼都沒有看到,後來南紓走了,那件事情也就這樣漸漸的淡忘了,如今南紓回來了,可是她的眼神早已經不是那時的模樣,沒有了那淡淡的愁緒和溫和,剩下的只是嘲諷的笑意和肅殺的氣息!似乎就像是來複仇的一般!

    傅安安出去了,昨天和宋懷錦大吵一架之後出去了,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那個女人對宋懷錦好,她都看在眼裏了,要不要給她打個電話?她在猶豫着!

    當女傭都退出去了之後,南紓收斂了笑意,望着宋懷錦說道:“我上輩子是殺了你全家嗎?宋懷錦,你要這樣對我?”

    宋懷錦靜靜的坐在那兒,靜靜的看着南紓,說道:“所以,你都知道了?”

    “哈哈哈哈!!!我變成白癡了,變成精神病了,所以我知道了?我一直都像知道,你的心是什麼顏色,你的話是什麼意思?你的愛是不是一種利刃,主要功能就是拿來殺人?”南紓坐在沙發上笑着,笑着笑着眼淚都流出來了!她看着宋懷錦的目光中除了薄涼就只剩下了絕望!

    “若是你的心中沒有他,我就不會走到那一步!若是你曾回頭看我一眼,我就不會想着寧願把你變成精神病,變成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也要把你留在身邊!若是你對我,有一絲一絲的迴應,我就不至於對你着了魔!世人都說,女人心軟,你對她好,總有一天會被你的好感化!可是你

    從始至終都是無動於衷,你纔是心最狠的那個人!”宋懷錦那麼癲狂的說着那些話,南紓嘴角笑着,眼淚從眼角滾落!

    “我的心中爲什麼要有你,你以爲你是誰?宋懷錦,你口口聲聲說愛我,你口口聲聲我心狠,你對我的好就是漫天散發我的裸照?就是設計陷害我和教授有女幹情?你對我的好就是讓我名聲狼藉?你對我的好就是讓我臭名昭彰?你對我的好就是讓我身敗名裂?那你對我可真是好!好到我帶着孩子背井離鄉,好到我一個人在外面飄零那麼多年,好到害死了我最好的朋友!好到傷害了我最愛的人!你對我的好,就是朝我的心窩子捅進去一刀,然後眼不眨心不跳的把那血淋淋的刀子拔出來擦乾淨!然後告訴我,南紓,我是愛你的,我是爲了你好?是這樣嗎?宋懷錦,是這樣嗎?你對我的好,就是扇我一巴掌還要我回頭對你叩頭謝恩嗎?宋懷錦,你他媽怎麼不去死啊!”南紓瞪着眼睛,咬牙切齒的說着那些痛徹心扉的話語,宋懷錦望着她的目光,聽着她的話,一字一句的在腦海中回想,這些年,他對她的好只有這些嗎?

    女傭最後還是給傅安安打了電話,傅安安她昨天和宋懷錦吵架了,他讓她滾,她就滾了,出門之後,才恍然發現,她在這異國天空下,連一個棲身之所都不曾有,這一條她選擇的路,要走到底是有多難,她不知道,只是覺得心中空嘮嘮的,哥哥不同意,爸媽不同意,這些或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人不愛她吧。

    接到女傭的電話,說是以前的夫人回來了,還把宋懷錦打傷了,她多沒有出息,宋懷錦結過婚了,那個人是誰?她又是以什麼身份回去呢?思來想去她才發現自己是那麼的低微,甚至什麼都不是!

    可她,終究還是回來了,回來之後站在門口看到滿臉是血的宋懷錦,看到他的額頭上的傷口還在往外冒血珠,看到了南紓就坐在宋懷錦的對面,看着她滿臉的淚痕,眼中都是絕望和疼痛,聽着南紓撕心裂肺的說着那些話!

    她的身子一陣!不知道是該踏進去還是推出來,南紓竟然和宋懷錦結婚了爲什麼他們都不知道?

    那麼江瀝北知道嗎?想來應該是知道的吧,他那麼寵着南紓!

    此時的傅安安看着眼前的兩人,緩緩的站到了一旁的門欄後面,南紓和宋懷錦還沒有發現傅安安回來了。

    宋懷錦扯了扯脣,許久許久才說道:“我對你的好,就剩下這些了嗎?”

    “宋先生難道覺得還有其他嗎?”

    “那麼多年,我一直等着,明明是我先遇到的你,爲何到最後你的眼中心中都只看得到一個他?”

    南紓望着他,說道:“喜歡你宋懷錦的女人那麼多,你爲什麼不挨個把他們都不娶了?”

    “因爲她們都不是你啊!”

    傅安安在屋外聽着宋懷錦的這句話,潸然淚下,是啊,因爲他們都不是你,所以我才飛蛾撲火般的追逐!

    南紓望着他,說道:“同樣的話,送給你,也因爲你不是他!”

    “宋懷錦,我真想就這樣殺了你!都難以解我心頭只恨,我的這一生,若是沒有認識你,我會走得平順很多,若是沒有你,我不會絕望到想要一了百了!我是那麼恨你,所以今天我們做個了斷!痛苦這種事情,也不能一個人受着!”南紓說着緩緩的從包中掏出了那把精緻的手槍,對準了宋懷錦的頭,這是第二次,南紓想要殺了他!

    他望着南紓,看着她難受的模樣,他的心如刀割,又是那麼的恨!他無所不用極致,卻還是於事無補!

    在這個世界上,他愛她嗎?聽着南紓的細數,他是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了她,換了她瓶子中的所有安眠藥,就算是一個瘋子,他也心心念唸的想要把她留在身旁,可是如今,他卻害怕了,害怕當年美得驚心,害怕心中那麼聰明漂亮的人變成了一個誰都不認識的人!恨他也好,至少還記得!他不是真的想要傷害她,他是真的想要她幸福,他只是自私的想要她的幸福是他給的!

    看着她眼中的絕望,看着她的手微微顫抖,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也好,就這樣做一個了斷!”

    ps:親們,畫地進入結局倒計時階段,番外會有言清的,親們還想看誰的番外請在評論區留言,因爲新文《盛寵》和畫地是系列文,男主是西衍,所以想看誰的故事繼續在新文中寫也行,記得留言或者加羣告訴我,羣號是:374852637

    最後推薦一下新文,一場突如其來的海嘯,一個深夜響徹西家的電話,一個女孩的求救聲,打亂了他所有的生活!

    一場無愛的婚姻,把有着雲泥之別的兩個人緊緊的連在了一起。

    他站在她的面前,面無表情的遞給她鑰匙和銀行卡,冷漠無溫的說道:

    “沒關係,她既然叫我爸爸,那我就是,我媽既然承認你是兒媳婦,那你就是。”

    他從不給別人留下討價還價的餘地。

    她說:“我曾發誓此生不嫁。”

    他回:“領個證而已,你還是你,我還是我,

    從沒要求你愛我。”

    喜歡的親們記得加入書架,還有記得留言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