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27 假如我忘記了時間忘記了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27 假如我忘記了時間忘記了你字體大小: A+
     

    127.假如我忘記了時間,忘記了你

    南紓從醫院回去,一路上,她的心情都是沉悶不堪的,回屋之後,她打開了電腦,從上面查了資料,做的那些心理測試,那是給癡呆患者做的測試,她還那麼年輕,會患上這樣的並嗎?

    大夫的話還在她的耳邊響起,明天去看結果,失憶症和癡呆是無法用心理測試做出來的,就算是機器覈查也不一定會有結果。

    翻來覆去的一晚上都沒有睡着,要是有一天她連江瀝北和valery都認不出來了,她該怎麼辦呢?

    凌晨三點多了,南城的時間正好是下午五點左右,valery剛放學,就接到了南紓的電話,因爲南紓和他的時間差,他一般都會是晚上給南紓打電話,這樣的話南紓那兒是白天跖。

    這個點,巴黎應該是後半夜了,南紓難道還沒有睡着嗎?

    今天恰好是江瀝北過來接他,他看着不遠處的車子,迅速的接起了電話:“媽媽。”

    “valery你放學了沒有?”南紓輕聲問道。

    “剛好下課,爸爸今天過來接我。”valery的聲音中帶着輕快,看來他的心情不錯,南紓也隨着他的話語嘴角微微上揚拗。

    “兒子,看來我不在的時候你的小日子也不錯啊。”

    “媽媽,你這是吃醋了嗎?”

    “我要是吃醋了,你怎麼辦?”南紓輕聲問道。

    “我把爸爸讓給你了。”valery笑道。

    南紓躺在牀上,聽着他的話語,輕笑着:“valery,媽媽想你了。”

    valery聽着,有些微的擔心,南紓這麼晚都還沒有睡着,肯定是心情不好,他便回道:“媽咪,我明天來陪你,好不好?”

    南紓一聽,valery不想呆現在學校,南紓是知道的,前些日子還被傅安安帶着跑了兩天,南紓急忙說道:“不用了,我很快就回來了。”

    valery一邊說着話,一邊就朝江瀝北的方向走去,江瀝北看着valery一邊接電話,一邊隱隱的笑着,他微微挑眉。

    “媽媽,你要不要和爸爸說話,爸爸就在我旁邊。”valery接着說道。

    還沒有等南紓回答,電話已經遞到了江瀝北的手中,他打開車門就坐上去了,江瀝北看着是南紓的號碼,臉色微沉:“阿南。”

    “嗯,這個臭小子,我還沒有說完呢。”

    江瀝北看了valery一眼,說道:“你怎麼這個時候還沒有睡覺呢?”

    “我睡不着,所以看看valery放學了沒有。”

    “恰好下課,我過來接他回去。”

    “嗯。”

    兩人有的沒的說了幾句,南紓就說:“你開車,我就不和你說了,睡了。”

    “晚安。”江瀝北說道。

    “嗯。”

    南紓掛完電話,感覺心中像是少了一塊什麼東西一樣,有些難受。

    壹夜沒有睡覺,天一亮就去了醫院,大夫看到南紓的時候,神色有些嚴重,他的手中還拿着那瓶藥,

    “坐吧。”

    南紓輕輕的坐在了她的對面,心中不安的預感越來越強烈,是這藥有問題還是她本身就是生病了?

    “這藥你服用多久了?”

    “安眠藥我服用的時間很長了。”

    大夫望着她說道:“那這一瓶呢?除了剩下的這幾顆,其他的都服用了,對嗎?”

    “是的。”

    “大夫,是這個藥有問題嗎?還是我本生就生病了?”南紓的話語有些緊張,帶着緊張。

    “這個藥不是安眠藥,至於是開始就被人換了,還是說你吃到一半被人換了,這個我們無法判斷,只是這裏面的藥物包含了氨茶鹼,氟羅沙星,短時間服用都會導致神經系統衰弱,時間久了就會變成癡呆兒,何況你使用的時間有點久了,再者就是你可能會是患有失憶症,前一項我們很確定,後一項還需要觀察,至少也是連續一年的觀察期才能確診。

    南紓的心中猶如五雷轟頂一樣,感覺整個胸腔都被壓迫着喘不過氣來,藥!

    這瓶藥是她在曼谷的時候買的,也是從在曼谷的時候開始服用的!她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心情煩躁不安的!

    她從大夫的診室走出來,陽光格外的刺眼,她才三十歲,纔開始她的人生,她還沒有和江瀝北結婚,她還沒有看着valery長大!

    她還沒有給爸爸復仇!

    她還要成爲這個世界上最有名的設計師,她還要完成她的夢想,她還有那麼多的沒有完成,怎麼能夠如此的殘忍?

    大夫的話一句一句的在她的耳邊響起。一點一點的凌遲着她的心。

    “大夫,我的這個能治好嗎?”

    “你的這個我們還要細微觀察,你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有最終的結果我們通知你,不要再服用安眠藥了,用一些輕音樂以及睡前喝一杯熱牛奶,有助於

    睡眠。”

    大夫的話雖然還不確定,但是已經有百分之八十是定下來了,她就在等最後的死刑一樣。

    她沒有回家,也沒有給安七打電話,一個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中午困了她竟然忘記回家睡覺就在長椅上睡着了!

    醒來的時候天色已黃昏,看着手機裏的電話號碼,她忽然間不知道可以和誰說說話,像是進入了一個無底的深淵。

    第三天,南紓接到了醫院的電話,確定了病情,讓她儘快安排時間住院治療。

    “血管性癡呆,中晚期!”南紓站在迴廊裏聽到大夫的話的時候,手機從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許久之後還聽到大夫在電話裏面的說話聲:“anne小姐,聽到嗎?您需要儘快的安排時間住院!”

    南紓緩緩的蹲下了身子拾起了手機,說道:“謝謝醫生,我知道了。”

    她掛完電話之後,一路狂奔,風呼呼的掛,她的眼眶酸脹,但是眼淚卻一顆也沒有掉下來,站在茫茫人海中,她看向周圍的一切都感覺是天旋地轉!

    上天真是給她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就是一個玩笑!

    這個病的起因是因爲她服用了那些藥物,而南紓也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她的藥會被人換了,而那個人口口聲聲的說着愛她,愛她......

    從那一天開始,南紓給安七發了一個信息,她要退賽,隨後整個人都消失了,電話關機,人找不到,安七急忙給江瀝北打了電話,江瀝北開始以爲她忙,誰知是不見了。

    江瀝北開始翻天覆地的找他,可是兩天了都沒有結果,他一度害怕南紓被綁架了之類的,畢竟泰國那邊的事情還沒有完。

    就在他滿腹愁緒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了,她穿着一身豔麗的長裙,依舊是民族風格的,不過和她以往的素淡很不一樣。她嘴角帶着笑,江瀝北望着她,看着好毫髮無損的站在門口。

    “你去哪兒了?”江瀝北的話語中不是溫存,帶着濃濃的質問。

    “我走丟了,才找到這兒。”

    “傅南紓,你覺得你說得話很好笑嗎?你這樣玩失蹤很好玩嗎?很好玩嗎?”南紓望着江瀝北盛怒的目光,嘴角的笑意漸漸的隱去。

    “不管你信不信,我說的是實話!我這麼大個人,又不會死?”南紓的話語平淡冷漠,江瀝北自嘲一笑:“是,你這麼大個人會走丟嗎?南紓,你當別人都是白癡嗎?你就不會考慮一下別人的感受,最近事情那麼多,我多害怕你被綁架了!!”

    南紓最近恐怕最聽不得的話就是白癡了,她本來坐在了沙發上,聽到白癡兩個字猛然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狠狠的瞪着江瀝北:“我就是白癡,我就是白癡,你攆我走啊,江瀝北,你攆我出去啊!”

    江瀝北是怕了,看着她風輕雲淡的出現在辦公室門口,還有心情開玩笑說走丟了,他怎能不生氣?

    南紓的聲音很尖銳,一時間兩人在辦公室內爭吵,外面的人都聽見了,紛紛跑了過來,言清過來的時候看到了圍在辦公室門口的人,厲聲說道:“都不想幹了是吧,還不去幹活!”

    一羣人紛紛散去,隨後議論紛紛!

    南紓的心情,她本來是要去找宋懷錦的,誰知去了曼谷之後沒有找到宋懷錦,這麼多天,她纔想到了要回來。

    一回來就和江瀝北大吵,聽見江瀝北罵她白癡,她的心都像是撕裂了一般,吵就吵吧,吵了就散了!

    江瀝北看着她尖銳的目光,眼中的神色變了一遍又一遍,最後忍下心中的怒火,沉聲說道:“你去了哪兒,你至少說一聲,讓大家不擔心你!”

    “最後一次,以後都不用你們擔心了,我做夢夢見爸爸了,想要回來處理一下他的事情,所以去了一趟曼谷。”南紓平靜了下來,輕聲說道。

    “那邊的事情,我來處理就好了。”

    “不,我和你們一起!”南紓的眼眸變得有些堅定,江瀝北總是有一種怪異的感覺縈繞在心頭,說不出來是爲什麼!

    “你巴黎的比賽呢?”

    “我退賽了,所以泰國的事情越快越好!”

    “行!”

    南紓要找宋懷錦,卻沒有和江瀝北說,就在第二天,他們一起去了曼谷,南紓去之前回了一趟傅家,傅雲琛坐在庭院的長椅上,南紓端着兩杯茶從屋內走了出來。在他的身旁緩緩的坐下。

    傅雲琛結果南紓手中的水,擡眸望着她,帶着某種探究,甚至是審視的味道:“爲什麼忽然間退賽,而且還要去摻和曼谷的事情,不要告訴我你想親手解決,瀝北解決也是一樣的。”

    南紓微微勾了勾脣角:“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

    “幫我找到宋懷錦!”南紓的眼神中帶着狠戾,是想要殺死某個人的恨意,傅雲琛心中一驚,說道:“爲什麼不讓瀝北找?”

    “不想要不必要的誤會!”

    “你找他做什麼,

    安安最近一顆心都撲在他的身上!都快和爸媽斷絕關係了!”傅雲琛的話語中帶着淡淡的愁緒。

    “我有事情想要問清楚,想要一個了斷!還有,殺死我爸爸的那個人是不是還沒有交出來?”南紓問道。

    “是,我們沒有找到那個人,最近是西衍在忙這個事情。”傅雲琛說道。

    “嗯,好和不好都該有一個了斷,就像是有一個結局一樣!”南紓的這句話中帶着濃濃的不捨,傅雲琛微微蹙眉,沉默了許久才說道:“你還恨我嗎?”

    南紓微微側身望着他,說道:“那些年恨得牙癢癢,不過後來才知道恨了也沒有用!”

    “所以你還是恨的。”

    “你的好與不好,以後都會被時光掩埋,就像是我和江瀝北,那些開心和不開心的都會過去。”

    傅雲琛望着她,似乎還是當年的模樣,但是卻又改變了很多很多,唯一相同的還是那麼瘦,似乎永遠都養不胖的一樣。

    “以後你和江瀝北的生活,我退出,那點心思被你們看得透透徹徹,可是你永遠都是冷眼相對!成全你,也放了自己!”

    “我的心很小,只裝下了一個人,你那些年的愛給我除了冷漠還是冷漠,你知道那個時候我爲什麼寧願跟着江瀝北走,也不回來嗎?那是因爲有你和傅安安在,我忽然間覺得我是怕你們的,我是客人,但是不是貴賓的客人,只是拖油瓶而已!現在都淡忘了,以後也就這樣吧。”

    那天晚上,南紓第一次和鬱清歡說想要和她睡,鬱清歡蹙了蹙眉,還是答應了,抱來了被子,母女倆就睡在了一起,南紓輕輕的抱着她的胳膊,鬱清歡輕輕一笑:“都多大了,還這樣。”

    是啊,小時候南紓就是這樣抱着她的胳膊睡覺的。

    睡着前,南紓說:“我這輩子,只有你一個媽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