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26 她站在十字路口忘記了來時的方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26 她站在十字路口忘記了來時的方向字體大小: A+
     

    126.她站在十字路口忘記了來時的方向

    南紓靜靜的看着電視,心中早已翻江倒海,難道瑪莎以爲是她所做的嗎,她怎麼能有那麼大的本是把整個泰國攪得天翻地覆呢?

    離開南城半個多月,南紓接到了傅安安的電話,她從沒有喊過她一聲姐姐,可是出奇意外的,她第一次在電話中喊了她一聲姐姐,南紓的心中咯噔一下。

    傅安安詢問她培訓怎麼樣?生活習不習慣,說了valery很聽話,總感覺她幾次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你就直接說好了?”南紓說道拗。

    “你能不能勸勸哥哥和瀝北他們?”

    南紓微微蹙眉,問道:“怎麼了?勸什麼?”只是話語問出去之後南紓猛然反應過來,傅安安是說泰國的事情。

    “宋懷錦的父母自殺了,你知道嗎?”傅安安忽然間說道,南紓的心口微微一滯:“什麼時候的事情?”

    “上前天就去世了,只是一直封鎖着消息,宋氏被逼破產,被江瀝北收購,你知道嗎?跖”

    Wшw ▲тт kΛn ▲c ○ 南紓沉默了許久才說道:“我不清楚,從我來巴黎之後,和江瀝北很久沒有打電話了?”

    “你們吵架了嗎?”

    “沒有。”南紓輕聲回道。

    “那你哥哥他怎麼說?”

    傅安安陷入了沉默,良久才說道:“你們在西藏的時候我在泰國,我進了他爲了你買下的別墅,我看到了裏面都是你喜歡的東西,他被你打得傷還沒有痊癒,黃昏裏他就坐在鞦韆上,他說那是給你準備的,他還是第一次坐上去,我就站在一旁聽他訴說着他計劃中和你生活的場景,他告訴我說,有着一個夢也是好的。姐姐,我也覺得有着一個夢也是好的。說到底,是我開始選錯了,所以後來也就輪不到我選擇了。”

    南紓靜靜的聽着,心中有些難受,但是她沒有說話,傅安安還在說。

    “他那麼愛你,所以癡狂成魔,我只是覺得他根本就沒有學會怎麼愛你,所以一次一次的傷害了你,姐姐,哥哥和爸媽都不會同意我和他在一起了,我也告訴過自己,不再對他有任何的念想,可是當我見到他的時候,我才知道,這一顆心早就丟了,這麼多年我都不曾收回來。所以,我決定息影了。”從傅安安的口中說出這句話,南紓是真的驚愕,息影,她的演藝事業正是風生水起的時候,她才三十歲,在這個時候息影,以後想要回到熒幕上可就難了,只要你離開了觀衆的視線,很快就又會有人替代了你,在這個圈子裏面從來不缺美女,也不缺演技好的人!

    “然後呢?傅安安,你爲了選擇他所有放棄了你這麼多年的努力?我不會問你值不值得,只是想問你想清楚了沒有?還有,他現在怎麼樣?”南紓輕聲問道。

    “我這麼多年的努力又是爲了什麼,我一點兒都不清楚,忽然間才覺得自己渾渾噩噩的過了這麼多年,不管如何,你至少還有江瀝北,而我轉身,除了無盡頭的路還是無盡頭的路!忽然間我是真的倦了!”

    南紓的心一直往下沉,情不知所起,繼而一往情深,這一路走過來,他們很多地方不像,但是就是有一點很像,固執,倔強!

    “我若是爲了宋懷錦去找瀝北,那宋懷錦沒事都會有事,只會適得其反,安安,息影的事情以後再決定,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吧,請半年的假,就說你身體不舒服想要休息什麼的,恰好你的電視劇電影都在上映中,這樣什麼都不會斷。”

    “嗯,我知道了。”傅安安應了一聲,兩人也沒有再說什麼,南紓忽然間感覺頭暈,想起安七說的話,心想着去醫院看一下,最近她總是容易忘事,感覺剛纔做了什麼事情,一會兒就不記得了,似乎就是得了健忘症一般。

    南紓沒有直接給江瀝北打電話,言清和邵凱肯定是知道的,言清的電話不通,南紓才撥通了邵凱的電話。

    江瀝北正在給他們開會,邵凱的手機忽然間震動了起來,一看上面的號碼,眼睛蹭的就望向江瀝北,江瀝北看着他的眼神,繼續說話中,他拿着電話走了出來:“喂。”

    “我是南紓。”南紓輕聲說道。

    “嗯,我知道,總裁在開會,你是找他嗎?”邵凱心想,估計是江瀝北的手機關機了,所以纔打到他這兒來了。

    “不是,我找你問你的事情。”南紓也直接說開。

    “你說。”

    “泰國的事情。”南紓剛說出這幾個字,便聽到邵凱說:“這個事情,讓總裁和你說比較好,我沒有插手那邊的事情,具體的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邵凱不願意多說,是他覺得最近的江瀝北有些奇怪,一有空閒的時間久看手機,只是從南紓離開之後,從來都沒有給江瀝北打過電話,搞得他在公司鐵青着一張臉,誰要是稍不注意就成爲了炸出去的炮灰,所以,還是給江瀝北比較合適,他走回回憶室,把電話給了江瀝北:“總裁,家裏有事情找你,您接聽一下!”

    江瀝北拿着手機走了出去,纔看到是南紓的電話號碼,他等她的電話那麼長時間她都沒有打過來,如今就算是打來了都不是打給

    他的,而是邵凱自作主張的把電話接給了他。

    心裏固然不舒服,但是怎麼說也掩蓋不了心中的那股想念。

    “出什麼事情了嗎?”江瀝北許久都沒有聽到南紓的聲音便輕聲詢問道。

    南紓在電話那端沉默着,心想着也不知該如何說起:“你還在開會嗎?”

    “嗯。”

    “我沒事,只是昨天接到了瑪莎的電話了。”

    江瀝北只得說道:“這些事情,你不用擔心,好好參見培訓就好了,爸爸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南紓的心口微微一滯,說道:“讓她交出殺害爸爸的兇手就好了。”

    “那麼你呢?”江瀝北問道。

    “我,我和那兒毫無關係,就當這一世我只有這一個爸爸一個媽媽,有些事情要是撕開了我就真的沒有退路了,就當時償還吧,讓瑪莎來擔起這一生的勞碌,對我很公平!”南紓話語冷清,江瀝北又何嘗不知,她是害怕真的無法收拾的時候,瑪莎還是一個人。

    “嗯,我知道了。”

    шшш▪t tkan▪¢ Ο

    兩人幾乎很多話都沒有去說,不知該說什麼,又從何說起,就這樣在沉默着,江瀝北忽然間說道:“家裏要把那孩子認回去,但是阿南,那個孩子和我沒有關係,我當時只是覺得對暮年愧疚所以多了些照顧,與什麼都無關,阿南,我們不冷戰了好不好?”

    南紓聽着江瀝北的沙啞的嗓音,大抵是這些天熬夜了吧,一熬夜他總是第二天嗓子不好,她的心中生出一絲擔憂:“我沒有生你的氣,只是覺得如果不是因爲我,暮年不會死,他或許就會和伍程程有一個家,一起養着那個孩子,我只是覺得我欠了那個孩子,我又自私的不想她插進我們的生活之中,瀝北,我很自私!”

    江瀝北當然知道,伍程程對他的心思,所以南紓纔會在矛盾。

    “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他們母子倆以後都不會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之內。”江瀝北的話落,南紓才輕聲說道:“晚上早點休息。”

    江瀝北輕聲應道:“你不在,valery也在那邊,家裏感覺空空的。”

    南紓很少聽到江瀝北的話語中帶着淡淡的眷戀,如今這話從他的口中說出來,南紓的眼眶有些酸澀。

    “不知道爲什麼,我最近總是感覺記憶裏不好,總是剛纔做過的事情,一會兒就忘記了。”南紓呢喃着說道。

    掛完電話之後,江瀝北讓邵凱訂了最快的機票,趕去巴黎,還是清晨,南紓剛起牀準備早餐,就接到了江瀝北的電話,讓她開門!

    打開門的瞬間就看到他站在門口,眼圈有些泛紅,江瀝北穿着一件黑色的風衣,快入秋的季節,清晨有些冷,江瀝北伸手輕輕的挽過她的頭髮,江瀝北這些天都沒日沒夜的忙着,這才一晚上,他就這樣的赫然出現在了她的眼前,感覺像是做夢一般。

    她伸手捏着自己的臉龐,說道:“我是不是在做夢?”

    江瀝北急忙拉住她的手:“不是夢。”

    半個月,感覺比半年還要久!

    南紓吃完早餐就去上課了,江瀝北在家補覺,一下課她就匆匆的趕着回來了,回來進屋的時候,看到江瀝北正在廚房裏忙着做飯,整個屋內都是飯菜的香味。

    “回來了?”

    “嗯。”

    “快洗手,準備吃飯。”

    南紓進去洗了手,轉身進廚房幫忙把才都端了出來,等江瀝北盛好飯準備吃的時候,南紓又跑進去洗了一次手。

    兩人吃過飯之後,開始出去逛街,南紓說有一家的冰淇淋味道很不錯,讓江瀝北等着她去買,江瀝北以爲很近,就同意她去了,時機上也就是穿過一個十字路口的事情,南紓去了許久之後都沒有回來,他便有些着急了,南紓買完冰淇淋轉身之後,忽然間忘記了江瀝北在什麼方向,她剛纔是從什麼地方過來的,看着十字路口的人來人往,她就這樣迷失在這人海中。

    一隻手端着一盒冰淇淋,她很想問路人,那個剛纔江瀝北站的地方是什麼店面的門口,可是她的腦海中卻怎麼也想不來那個店名。

    她站在那兒,站了片刻,忽然覺得自己似乎真的病了,心中泛起了濃濃的不安。

    只見江瀝北穿過人羣,走到了她的面前,他帶着笑,暖暖的笑:“怎麼站在這兒發呆呢?”

    “沒有,我就是想點事情。”南紓掩蓋着自己的心虛,把冰淇淋遞給了江瀝北,她能說她剛纔忘記自己是從什麼地方過來了,找不到他了嗎?

    不能。

    江瀝北只在巴黎呆了三天,就回到南城了,江瀝北一走,南紓就去了醫院。

    對面坐着的大夫,靜靜的看着她詢問道:“你以前的記憶力怎麼樣?”

    南紓想了想回道:“我的記憶力以前都挺好的,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開始感覺經常落東西,經常會拿着手機找手機的情況也會發生。”

    大夫看着她問道:“是不是感覺最近更嚴重了

    一些?”

    “最近總是感覺很累,前些日子總是很嗜睡,一沒事就想睡覺,最近是感覺經常忘事。”南紓說完,大夫沉默了片刻問道:“最近有沒有出現什麼交通事故,或者是頭部受過傷?”

    南紓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那你覺得自己精神壓力大嗎?”

    “精神壓力,我以前總是失眠,曾一度長時間的服用安眠藥來入睡,特別是我停止服用安眠藥之後的有一段時間,就是我嗜睡最長的時間。”南紓慢慢的回想着回答,可是越往下說,她的心中越發的不安了起來。

    “藥還有剩下的嗎?”

    “有。”南紓說着就從包裏拿了出來,遞給了大夫,他喊進來一個人,把藥物給了那個人,讓他拿去化驗一下。接着問南紓:“你食慾怎麼樣?”

    “不算很能吃,也能夠吃那麼一點點。”

    “頭會疼嗎?”

    南紓陷入了沉思,頭疼,她有時候一整天都隱隱感覺是頭疼的,於是說道:“沒有很劇烈的鎮痛,但是有時候一整天都感覺是隱隱疼的,我就吃了一些止疼的藥物。”

    “吃完之後又好轉嗎?”

    “不是很徹底,但是能夠緩解一些。”南紓說完之後,大夫給她做了一些心裏測試,隨後安排她做腦部核磁共振和陽電子放出斷層攝影,就算是用攝像檢測也無法正確判斷,輕度認知障礙和精神紊亂,還要等着藥物化驗出來,讓她明天再來一次。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