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25 瀝北我等你送我登機可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25 瀝北我等你送我登機可好字體大小: A+
     

    125.瀝北,我等你送我登機可好?

    當鬱清歡聽到南紓說江暮年還有一個孩子的時候,她現實微愣,隨後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所以呢?”鬱清歡不解的望着南紓問道。

    “我還沒有想好。”

    鬱清歡不明白的是,南紓沒有想好什麼?想好了又該是什麼樣子的呢?有些時候,有些人,命運都不允許他們去多想。

    南紓手機關機,和鬱清歡呆了很久,一直到晚上快11點了,鬱清歡接到了江瀝北的電話,詢問南紓在不在她那兒,鬱清歡一邊聽着電話,一邊望着南紓,南紓點了點頭,隨後鬱清歡說道:“她在我這兒呢。拗”

    江瀝北說讓南紓接電話,鬱清歡把電話遞給了南紓,她接過電話,只聽電話那端的江瀝北話語着急的問道:“等着我,我去接你。”

    “我和媽媽在外面,一會兒我就回來,你不用過來了。”說完之後便沒有了聲音,只聽江瀝北說道:“好,我在家等你!跖”

    南紓知道,江瀝北有話要和她說,恰巧她也有話要和江瀝北說。

    掛了電話,鬱清歡望着南紓問道:“你們吵架了?”

    “沒有?”南紓輕聲回道。

    “沒吵架你幹嘛手機關機不接電話?暮年在外面有一個孩子,那是江家的事情,和你又有什麼關係?”鬱清歡冷聲說道。

    南紓張了張‘脣’,難道要她說江瀝北和伍程程的事情嗎?想了想,終究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出口。

    母‘女’倆同時上車,各走一個方向,鬱清歡說:“無論現在是有江暮年的孩子還是有什麼,生活在一起的人是江瀝北和你,其他的人都沒有關係,包括我!”

    南紓坐在車內一直回想着鬱清歡的話語,眼眶酸澀,曾經好好的一個家,若是沒有她的話,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悲劇發生,鬱清歡一輩子都沒有一個孩子,她和父親那些年的那些愛情,都被生活碾成了碎末,隨後被狂風吹走,早已了無痕跡!

    而她,本是一個父母都雙亡的人,是上天善待了她,她纔會有那幾年的幸福時光,從北城回來之後,南紓就知道鬱清歡不是她的親生母親了,可是她不會去說,鬱清歡也閉口不提,就這樣吧,不管是好還是不好,這輩子就做一對母‘女’。

    南紓把車窗打開,涼風猛的灌進來,吹得她眼睛有些疼,眼淚溼了眼眶,從眼角滾落,車內放着譚維維的那首往日時光,人生中最美的珍藏,正是那些往日時光,譚維維低沉的聲音,帶着淡淡的磁‘性’愁緒,一點一滴的流入南紓的心底,她車開得飛快,回到江苑的時候,江瀝北站在‘門’口等着她,他站在路燈下映得影子修長,顯得格外的落寞,看到南紓的身影,他猛然的大步邁了出來,就朝南紓走來,也不知爲何,她看着迎面走來的男子,心中生出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預感,似乎她們走不到天荒地老了一般。然後心就漸漸的‘抽’絲剝繭的疼着。

    江瀝北看着南紓,她微微的垂着眸,緩緩的挽上他的胳膊,腦袋輕輕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慢悠悠的朝前面走着。

    江瀝北看着她,問道:“累了。”

    南紓搖了搖頭,說道:“不是,只是想這樣靠着你走下去。”

    “我會一直在,你想要靠多久都行。”江瀝北看着她略微疲倦的面容,問道:“在外面吃過東西了嗎?”

    “吃過了。”

    兩人就這樣回屋,南紓一直都沒有提起伍程程的事情,可是江瀝北清楚,她肯定多想了,纔會一下午都消失不見。

    江瀝北一邊給她衝着熱‘奶’,一邊詢問道:“今天和伍程程見面了?”

    “嗯。”南紓輕聲應道。

    江瀝北端着牛‘奶’走了過來,遞到她的手中之後緩緩的坐了下來,靜靜的望着她,輕聲說道:“你在多想什麼?”

    “我沒有。”

    “你真的沒有嗎?”江瀝北不容南紓閃躲,就那麼沉聲問道。

    南紓擡眸望着他,說道:“暮年還有一個孩子,爲什麼不告訴我?”

    “現在你知道了,你想怎麼辦?”南紓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江瀝北爲什麼要告訴她,告訴她之後,她又能怎麼辦呢?

    許久之後,南紓都沒有回答,只聽江瀝北反問道:“告訴你了,你就像現在這樣東想西想,然後心中還猶豫着要不要和我結婚?是這樣嗎?”

    江瀝北的話落,南紓猛然擡頭,她有這樣想嗎?她只是覺得滿心的愧疚,爲什麼江瀝北就不懂了呢?

    南紓看着江瀝北,抿了抿‘脣’,終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出來,緩緩的把那一推照片拿出來,放在了‘牀’上:“這是你們的全家福,你拿去‘弄’個相框裝好放着保存吧!”

    江瀝北看着‘牀’上的那些照片,就是伍程程和他還有那個孩子的照片,回頭只聽屋‘門’砰的一聲響,南紓的聲音已經消失在視線中,他拿着照片,大步走了出來,有些生氣的說道:“南紓,你這是......”本來想說你這是胡鬧什麼,可終是不忍一句傷害她的話來!

    本來已經進屋的南紓聽到

    他的話,猛然的看‘門’,站在‘門’口望着他,說道:“你想說我這是胡鬧什麼嗎?我有胡鬧嗎?我說得不對嗎?”

    江瀝北微微蹙眉,這樣尖銳的南紓,他還是第一次見,第一次對他發那麼大的火,對着他大聲嚷嚷着,發現她存在心口的情緒。

    江瀝北拿着那些照片,敲着南紓的‘門’,南紓也不開,這就是所謂的分房睡了,江瀝北壹夜無眠,南紓一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才睡着,一覺睡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江瀝北早就去了公司,有一個設計師比賽,南紓曾經參賽了,就在3點多的時候接到了通知,所有入圍的設計師,在巴黎有一個統一的培訓,長達三個月,最後纔是終極比賽。

    參加這個比賽的時候已經是‘挺’久的時間了,現在才接到通知,南紓差點都忘記了。

    她需要和江瀝北商量一下,畢竟要去那麼久的,給江瀝北打電話過去一直沒有接,心想着等他回來再說吧,誰知那一天晚上江瀝北都沒有回來,第二天的綠光報紙上那麼一半的版面上都是伍程程和江瀝北的身影。

    她當時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和江瀝北經歷了那麼多,還有什麼是不能走過去的呢?也就是媒體吃飽了沒事幹一樣,可是江瀝北的電話一直是關機狀態中,她忽然間帶着無數的挫敗,她訂的是下午的機票,因爲培訓很着急,明天上午就是,所以,她來不及,迅速給valery打了電話,說要去巴黎三個月,設計稿還是valery幫忙投的,他知道,所以很輕快的答應了南紓乖乖的上學,誰知道這幾日跟着傅安安,玩得不亦樂乎,傅安安對valery是真的很好。

    她和鬱清歡說了一些事情,直接拿着行李去了機場,給江瀝北發了短信,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夠看到!

    從南褚去世,她的心中就一直缺了點什麼東西,她很想很想回一趟曼谷,她會找出那個殺了父親的兇手,碎屍萬段!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所以,她忍。

    從坐上飛機的那一刻,很多東西就在不知不覺中逆轉而行,軌跡也漸漸的改變,江瀝北晚上12點左右纔回家,可是回到家中陳瑾才說南紓去法國了,給他打了電話,一直沒有打通,陳瑾還說,南紓看到了他和伍程程的照片,看着臉‘色’不是很好。

    江瀝北的臉‘色’纔是真的不好,猶如狂風暴雨來臨前的烏雲,被一陣‘陰’霾覆蓋!

    他的心中帶着五味雜陳,他伸手‘摸’了一下手機,才發現手機不見了,整整的忙了一天,沒閒下來一刻,手機不知道是掉在車裏還是辦公室了,他匆匆的跑回車裏找手機,真的在車裏,充電開機之後,無數個未接電話,都是南紓的,她發了一條短信,信息上說:“江瀝北,我等你送我登機可好?”

    隔了一個多小時,南紓接着發了的另一條:“要去巴黎培訓三個月,因爲時間很緊,所以,我直接走了。”

    簡單明瞭的說了她要去做什麼,其他的話語什麼都沒有,江瀝北的心中恍惚升起了一股悶氣,不知道該氣誰!

    這個時候,他根本走不開,也‘抽’不出身,沉沉的閉上了眼睛,隨她去吧。

    給南紓回了一個信息,說道:“好好照顧自己。”等他忙完這幾天,最多半個月就好,半個月之後,所有的東西都塵埃落定!

    南紓下飛機打開手機之後,看到了江瀝北發來的信息,簡單的六個字,好好照顧自己。

    她擡頭看向天空,陽光很好,空氣也很好,只是沒有了熟悉的氣息,走出大廳,機場口接機的人喊道:“anne”

    到了培訓基地,南紓沒有想到的是,安七此次被請來當評委,見到安七的那一瞬間,南紓只覺得,似乎隔了好久好久的時間不曾見面了。

    隨後的時間很快的進入了緊張的學習中,南紓再顧不得其他的事情,她和valery每天晚上會煲電話粥,而她和江瀝北卻感覺淡了很多,南紓有時候會多想,這是不是就是別人所說的,時間久了,就變成了左右手,慢慢的就沒有感覺了?

    很久沒有聽到江瀝北的聲音,只是收到他的信息,都是簡單的‘交’代。

    半個月的時間一晃就過去,南紓在這期間,感覺有些奇怪,總是在休息的時候去洗漱,刷牙,晚上總是每天都洗頭洗澡,15天,安七看着她至少洗了6次‘牀’單被罩!

    是休息的時間,安七和她坐在屋內聊天,兩人喝的清茶,喝完茶之後南紓起身就要去刷牙,安七有些奇怪的望着她問道:“你剛纔飯後不是才刷過牙嗎?”

    “剛纔喝咖啡了。”南紓的話更是讓安七微微蹙眉,我們剛纔喝的是茶,不是咖啡。

    南紓似乎是猛然驚醒,看着桌上的兩個玻璃杯,還剩點點的茶葉,才反應過來,安七有些不放心的說道:“你最近的狀態都不是很好,是不是有些緊張。”話這樣說出口,可是安七自己都覺得解釋不通,因爲南紓不是一個容易緊張的人。

    “沒有,估計是我休息不太好。”南紓的臉‘色’也有些不對勁,只聽安七說道:“你和江瀝北是不是吵架了,也沒有看到你倆打電話

    。”

    “沒有吵架。”

    “你的‘精’神狀態一直不是很好,這周有一天的休息,到時候去醫院看一下。”安七有些擔心的說道。

    “嗯,我知道。”

    安七走後,南紓卻意外的接到了來自曼谷的電話。

    是瑪莎的。

    接通電話的瞬間,只聽瑪莎問道:“在忙嗎?方不方便接電話?”

    “有什麼事情,你說。”南紓回道。

    “南紓,好歹我們姐妹一場,當時你帶着南叔叔出去的時候還記得我是怎麼說的嗎?出了事情之後,和我們再無關係,你也是答應了的,爲何?現在忽然變卦?”瑪莎的話語中帶着急切,估計是發生了大事了。

    “我有什麼可變卦的,不過我不會善罷甘休的,瑪莎,你們政權是你們的事情,你們欠我的,何止是爸爸一個人?當年葬身車海中的人,你替我問問我的親叔叔,他還不急不急的事情經過和他當時的心情!我在忙,掛了!”南紓掛了電話,打開了電視,國際頻道上正在播着曼谷經濟崩盤,無形的力量介入了泰國的經濟市場,一大清早,股市忽然開始爆跌,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就超過了20%,卻還在繼續往下跌!

    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有13個投機者自殺身亡,感覺就在一瞬間,泰國的整個股市市場崩盤,換手的股票長達1496459股,這一場災難對於平常人來說,是毫無徵兆的,可是瑪莎來說,這是一場有預謀的,對方的條件是‘交’出殺害南褚的兇手,還原當年車禍的真相!--aahhh+27048273--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