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時光輪下的記憶你幸福就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時光輪下的記憶你幸福就好字體大小: A+
     

    時光輪下的記憶,你幸福就好

    南紓開着車,一路狂奔,右手還放在方向盤上,左手微微的覆上了額頭,眸光中的那一抹殤。透出了淡淡的愁緒。

    還是中午,外面的陽光炙熱,她卻覺得全身都是冷的。

    認識江暮年,是一個美人救英雄的故事,其實也是緣分,江家二少在曼谷走失了,其實就是他自己調皮想要單獨跑了玩,結果後來沒有找到路,反而被人綁架梅!

    當時南紓正跟着鬱清歡和南褚逛街,正巧看到被人帶走的江暮年,當時他一口一個叔叔的喊着人家,像個傻子,那人抱着他,他看着南紓畫了一個sos,南紓開始還以爲他是和家人在一起,到後來看到求救的信號,最後纔跟着他走了過去!

    被人販子發現,還發生了惡鬥!差點死了!

    江暮年被救了之後,推脫着說不知道家在那兒,想不起來了,家人的電話也找不到,江家都是在私處找人的,若是登報了那得是多麼轟動的事情,就算孩子沒有被綁架,只是走失了,但若是遇到了壞人,那就是雪上加霜!

    江暮年很聰明,也很乖巧,被南褚和鬱清歡帶回家之後就和南紓生活在一起,鬱清歡開始的時候不太喜歡,誰知道這孩子是誰家的,就這樣帶回家不好,可是南紓當時說:“媽媽,帶他一起回去吧,等他的家人找來了,咱們再讓他走,就這樣放他在街上,晚上他可就露宿街頭了,還會不會遇到像剛纔那樣的壞人呢?對不對?”

    鬱清歡那個時候很寵愛南紓,只要是她的所求,她幾乎都會答應,沉默了片刻,又看了看江暮年,許久才說道:“那就走吧。”

    長達快半個多月的時間,江暮年就是生活在南家,一開始的時候鬱清歡還總是覺得這個孩子會不會什麼規矩也不會懂,可是江暮年出奇了有禮數,餐桌上,有客人,還是一言一行,這是長時間形成的舉動,鬱清歡才覺得江暮年可能是哪家富人的兒子,淘氣的走失了侃。

    家裏面的哪一個鞦韆,南紓經常坐在了上面一個人盪鞦韆,江暮年總是站在後面輕輕的給她蕩着,偶爾南紓跟隨着南褚練拳,江暮年也蠻有興趣的跟隨着一起練,在江暮年的心中,南紓是公主,南褚就是偶像!

    他在南家相處愉快,就越發的不想走了!

    可是半個月之後,江家的人還是尋來了,就接走了江暮年,隨後每過一段時間,江暮年就會偷偷的來找南紓,南紓就會領着他走遍曼谷的大街小巷,還記得那個陶瓷家,可是他們的根據地,每一次兩人都會去學做一個,做一個自己最喜歡的東西,南紓的早已經不在了,當年南家變故的時候,就已經丟棄了,可是江暮年的,到現在都還在,江家有一間屋子是專門存放江暮年東西的,她初來南城的時候,江暮年還滿心歡喜的給她看過。

    南紓還記得,第一次在南城見到江暮年,江暮年說,這些年你去哪兒了?爲什麼我都聯繫不到你!

    從離開曼谷之後,他們就失去了聯繫,南褚消失了,她給江暮年打了電話,江暮年就什麼都不管不顧的去了北城,要帶着她來南城,她拒絕了,卻不曾想到,到最後她還是會去到南城,和故人重逢,和新人相戀!

    一直以來,所有的人都以爲江暮年愛着南紓,可是那樣的愛戀是從青梅竹馬來的,不知道是不是真正刻骨銘心的愛情,還是隻是留存在心底的親近?

    一路走來,相守有度。有時候南紓覺得在傅家絕望的時候,看着江暮年還在,她還會有些安心,雖然安心,但是很多的事情,很多的話語都是不能說出口的,就如她不可能告訴江暮年南褚已經是一個殘疾人了,她也不想告訴江暮年鬱清歡拋棄了她一個人來的南城,她更不想說她現在只是鬱清歡帶進傅家的拖油瓶,可是江暮年永遠都沉浸在她來到南城了,以後就不用很久才見一面,想要見一面,還有偷偷的去。

    南紓當時也會忽然的覺得,她是愛着江暮年的,至少心安。

    後來不知道是因爲什麼事情起的頭,江暮年想要帶着她離開南城,問了她走不走,她鬼使神差的就點了點頭,可是她等了一晚上也沒有等到江暮年的到來,卻等來了江瀝北。

    也就是因爲那一次,江暮年和她的關係淡了許多,就是感覺還是原來的模樣,又感覺似乎是漏了什麼東西一般。

    不過日子還是一樣的過,江暮年對她還是不錯的,後來南紓才明白,她們那麼多年的感情,不算青梅竹馬,也算是後天的親人了吧,這樣想想的話,也就想明白了!

    南紓坐在車內靜靜的想着,漸漸的覺得恍惚,有些事情,早已經註定了!伍程程說得很對,她是殺人兇手,是她殺了江暮年!是她害了江瀝北,她南紓也只是一個膽小鬼!

    江暮年葬在了天海墓園,南紓從回來還從沒有去看過他,若不是因爲她,江暮年也會娶妻生子,幸福的活一輩子,可是如今那個孩子沒有了父親,那個女人沒有了丈夫!都是因爲她。

    南紓抿了抿脣,給江瀝北打了一個電話。

    “瀝北,我有點事情出去一下,下午回公司。”南紓儘量的

    tang調整了聲音和江瀝北說話,可是江瀝北還是聽出了她淡薄的情緒。

    “嗯,吃飯了嗎?”

    “還沒有呢,你先吃吧,別等我了。”南紓說。

    “有什麼事情,你也先吃了飯再去,早點回來,我等着你。”江瀝北說完聽到了電話中傳來嘟嘟的聲音,臉色暗沉。

    南紓開着車去了花店,要了一束白菊,去了墓地。

    江瀝北掛完電話之後撥通了言清的電話,問南紓剛纔見了誰?

    “伍程程!”言清說完之後,許久都沒有聽到江瀝北的迴音,問道:“怎麼了?”

    “她怎麼回來了?不是集訓中嗎?”

    “很快下一季度的發佈會就要開始了,所以她和周靖媛都回來了。”言清在電話中說道。

    “我知道了。”就在江瀝北即將掛電話的時候言清說道:“有時間我們一起吃個飯,有點事情想要和你說。”

    “嗯。”

    知道南紓見了伍程程之後,江瀝北的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安,他的目光狠戾,這個該死的女人!

    他給南紓回了電話過去,可是電話一直都不在服務區,他不知道南紓去了什麼地方,也不知道南紓到底是聽到了什麼。

    快速的吩咐邵凱調了咖啡廳的視頻,南紓和伍程程對面而坐,兩人一直在說話,許久之後伍程程拿了一摞照片給南紓,放大了照片纔看清了人影,是他當年抱着那個孩子照的照片,主要是還有三個人一起照的,南紓之所以什麼都不問,一定是多想了,想要一個人靜一靜,所以才把手機關機了。

    南紓在墓園呆了一下午,給鬱清歡打了一個電話,說起了江暮年,鬱清歡說:“不能怪你!”

    “可不能怪我,該怪誰呢?”她的聲音低沉,帶着頹廢的感覺。

    “南紓,你要想着,這些事情都過去了,要向前看。”鬱清歡難得的苦口婆心,南紓一陣沉寂,說道:“你今晚出來陪陪我好不好?”

    鬱清歡聽着南紓的話語,心中微沉,問道:“你在哪兒?”

    “時光輪。”南紓說的地方是一個酒店,一個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地方。

    鬱清歡聽到這個名字,蹙了蹙眉,應了句好,就過去了。

    南紓走在搖椅上,輕輕的搖晃,旁邊還有一把空的搖椅,微風中,她閉上了眼睛,鬱清歡去得很快,一會兒就到了,南紓窩在搖椅上,鬱清歡坐在了一旁,兩人就這樣靜靜的看着外面的陽光,和被風颳動了的樹葉。

    “我去看江暮年了。”

    “所以你心情不好。”

    “就是覺得歉疚!”南紓輕聲應道。

    “嗯。”鬱清歡沒有表態,沒有勸說南紓。

    “我只是忽然間想起了在曼谷的時候,所以也想起了你和爸爸。”南紓提起了南褚,鬱清歡的眼眸浮現着一些悲傷,卻讓人看不清。

    “雲琛他爸爸對我很好。”這是鬱清歡的回答,南紓的心中微堵,這樣躲避的回答,說明鬱清歡的心中還是在意的吧。

    “嗯,你幸福就好。”這是南紓第一次對鬱清歡說你幸福就好,若是在以前,鬱清歡會覺得意外,可是經歷了南褚的死,忽然間兩人的關係就近了很多!

    鬱清歡曾慶幸,她去了,若是她沒有去,南褚死了,南紓估計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她了吧。

    “你是我女兒,你幸福了我也纔會安心。”

    “媽,你知道嗎?暮年有一個孩子,比valery還大些。”

    ps:搬了一天的家,累慘了,宣傳一下新文《盛寵》,大家不要被簡介嚇到了哦,雖然是姐妹篇,可看書名就知道是寵文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