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23 濃情蜜意之後等待着的便是黑暗的地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23 濃情蜜意之後等待着的便是黑暗的地獄字體大小: A+
     

    123.濃情蜜意之後,等待着的便是黑暗的地獄

    早上兩人一起吃過早餐纔去的公司,光明正大的走了進去,經過那麼多的事情之後,誰都知道江瀝北情繫傅家大小姐傅南紓,可是今天一早來公司的時候,便鬧得沸沸揚揚,昨日裏還是濃情蜜意的兩個人,江瀝北第二天就幽會陌生女子,還被綠光的拍到了,曝光了出來。

    一見到兩個人走了進來,都紛紛好奇,南紓難道還沒有看到嗎?還是說她知道了還裝作不知道?

    於是看着南紓的目光變得複雜了許多,可是江瀝北臨上去的時候,還吻了南紓的額頭,兩人分明是什麼問題都沒有啊!

    這倒反而讓人猜不透了跖。

    江瀝北上去之後,南紓走進了辦公室,肖允竹看着南紓什麼事情也沒有的模樣,微微蹙眉,把拿來的東西都放置在一旁,一本正經的望着她問道:“你還好吧?”

    南紓猛然擡眸,不解的望向她,問道:“我不應該好嗎?”

    “不是,總裁他......”肖允竹的話語讓南紓微微蹙眉,今起來就趕着吃了一點早餐,就來公司,報紙什麼的都沒有看,難道真的有什麼事情?

    “給我一份今天的娛報。拗”

    肖允竹匆匆跑了出去,拿了一份進來,放在了南紓的桌子上,南紓望着江瀝北牽着一個女子的背影,被處理得有點模糊,讓南紓大跌眼鏡的是一旁的標語,江大少攜陌生女子購物,舉止親暱,傅大小姐情歸何處!

    她瞪着眼睛望着報紙,肖允竹站在一旁,以爲南紓收到了刺激,只得安慰道:“anne,你也別在乎,媒體有些時候就是說風就是雨,或許他們沒有什麼關係!”

    “不,他們很熟的,同吃同住!認識很久!”南紓的話落,肖允竹聽着南紓的語氣,忽然間有些不安。

    南紓看着上面寫的話語,想起了今天清晨她剛下樓的時候,看到江瀝北似乎在看什麼東西,誰知見她下來江瀝北便朝廚房內走去,名曰是進去拿早餐,實際上就是把報紙送進去放着,只是他一早上心情似乎都不錯,嘴角隱隱的笑意,實際上就是看着昨日裏南紓自己作的,若是南紓正常的跟着江瀝北出去,或許別人就會寫兩人感情很好什麼的,偏偏南紓自己想要玩。

    南紓沉默了許久,肖允竹以爲南紓傷心了,輕聲安慰道:“anne,你別這樣。”

    南紓擡起頭,緩緩的收起了報紙,只露出了那一張圖,靜靜的看着肖允竹,嘴角微微揚起,望着肖允竹說道:“你真的沒有看出這個女人是誰?”

    肖允竹拿過報紙,細細的看着,呢喃道:“不認識啊,也不像徐....!”話還沒有落,她就擡眸望向南紓,一臉的歉意,南紓笑了笑,說道:“不是什麼不能提的事情,不過這個你都沒有認出來,看來我的形象在你們的心中真的根深蒂固了。”

    南紓說完,肖允竹一臉驚愕的望着南紓,指着南紓笑道:“是你自己啊,anne,我跟在你身旁這麼久,從沒有見到你穿成這樣。早上公司裏的人還在議論你這就是嫁入豪門之後,很快就被拋棄了的那種。”

    “就讓他們去猜吧。”據南紓瞭解,綠光和念安國際的人關係匪淺,念安國際是西家的,所以和江瀝北的關係更是不言而喻,所以這些事情,沒太多的關係,按照江瀝北的性子,沒有白給別人消費的道理,所以她不用想這些事情。

    一上午南紓都在製作樣衣,不知爲何,站的時間久了,她的腦袋有些眩暈,休息了一會兒,南紓看到微博上的那個北城以北和四爺在網上掐起來。

    北城以北說:某些賣友換錢的人,最好是自己乖乖上交點。

    四爺說:北爺,莫要生氣,賣友不算什麼的,只要不是去賣身,那就是很好的,特別是賣身的時候還被女朋友逮到,那真是一個沒法形容啊!

    霍爺等着你回覆說:四爺,記憶猶新哈哈哈!

    南紓念着這句話,賣身的時候被女朋友逮到,這個場景怎麼會那麼熟悉?南紓望着這幾個人的名字,江瀝北?西衍是老四,還有霍子翌?南紓一直瞬間就都明瞭了!接着在下面回覆道:北爺,你告訴他們你娶了.....

    一會兒,下面炸開了鍋。

    忽然間冒出啦了一個我不是gay給四爺回覆了一個:四哥哥,你告訴他們,你也嫁給我了.....

    隨後那個四爺直接是一陣暴怒:臭小子,我知道你皮癢癢了!

    江瀝北在下面發了一個狂笑的表情,霍子翌也是,一會兒就樂翻。

    南紓忽然間接到了一個私信,發來的人是我不是gay,他直接發來了一個:美女,約不!

    還不待南紓回覆,南紓就看到了肖允竹推開門進來:“anne,有人找你。”

    南紓走出去的時候就看到了站在迴廊裏的女人,她依舊是紅脣烈豔,一身寶藍色的燈籠裙,南紓望着她,只聽她清脆的說道:“有時間聊聊嗎?”

    南紓點了點頭,回頭會肖允竹說道:“一會兒若是有人找我,就說我有事出去一下。”

    “好!”

    藍調咖啡廳內,南紓靜靜的坐着,望着眼前的女子,曾經南紓在紐約,和他們的接觸更是少,唯一一次正面交鋒,就是那次在會場,其實他們本應該認識的,可是不是同一個系的,加上南紓自己曾經孤僻一些,便走得不近。

    她的目光靜靜的看着南紓的手指,應該是說南紓手上的戒指,她的目光漸漸的迷失在了南紓的手心裏。

    “瀝北和我說你們近段時間就會舉辦婚禮。”伍程程望着南紓無頭無尾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南紓微微一滯,卻也只能答應是。

    “南紓,我就一直想要問你一句話,只是每一次話到嘴邊都沒有問出。”

    南紓看着她,不知道她今日裏是存了什麼樣的心思來到這裏,又是有什麼樣的話想要和自己說,南紓都一概猜不透。

    “你說,你想問什麼你問便是!”

    “這麼多年,你心安嗎?”伍程程目光凜冽的看着南紓,似乎要將她凌遲了一般,南紓的心中微滯。

    “你有什麼話就直說,何必問我心不心安?若是說到心安,那麼多人都能夠心安,我爲什麼不能?”南紓的嘴角微微的牽出一抹笑意,她的面不改色,讓伍程程的心中微微的虛了起來。

    “心安?至少別人沒有殺人,你怎麼能夠和別人相比!”她的笑容燦爛,南紓這才細細的端詳起了她來,明眸皓齒,她不屬於那種小巧的女子。

    “殺人?間接的殺人嗎?”南紓不但不答,還朝她反問道。她的心中就如被什麼堵住了一樣,除了江暮年還能有誰?伍程程和江暮年有關係,這倒是讓南紓意外!

    “難道不是嗎?暮年之所以會死,江瀝北的腿之所以會受傷,難道不是因爲你嗎?”

    南紓緩緩的端起了面前的咖啡,輕輕的抿了一口,望着伍程程沉聲說道:“我就算是滿心的愧疚,你又是以什麼樣的身份來質問我呢?亦或者你有什麼資格來質問我?”

    南紓不信一個人前來的時候不會帶着有利於自己的東西,所以伍程程出現在她的面前的時候,她就知道,這個女人,肯定是有目的的。

    “資格,論起資格,你問我有什麼資格?那麼我倒是想要問你一句,傅南紓,你又是以什麼樣的資格以女主人的姿態自居的呢?”她的嘴角染上了一抹嘲諷的笑意,南紓笑道:“我?既然是你找的我,主動主動權就是我手裏!我以什麼樣的姿態自居,是我的事情,與你何干?”

    伍程程倒是沒有想到南紓避重就輕的就繞開了她的問題!

    “傅南紓,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據我所知,你和瀝北並沒有領證,只是瀝北說忙完這些天就辦婚禮,所以你也並不是那麼有底氣!”

    南紓眸光緊聚,伍程程和江瀝北是什麼關係,南紓從沒有過問,也不曾聽江瀝北提及,但是那一次江瀝北對她的維護,南紓至今都還記得!

    “我自己倒是還沒有擔心,反而是伍小姐替我先擔心起來了,這倒是讓我不知該如何感謝了,經過你提醒,我是應該回去和瀝北說是婚禮的事情!”南紓起初以爲,伍程程是爲了江暮年抱不平,可是來來去去的話語都圍繞着她和江瀝北,倒是讓她有些反感了起來!

    “都是女人,何必爲難?傅南紓,說起資格,我比你有資格!”她目光怔怔的望着南紓,絲毫的不退縮,南紓挺直了背,靜靜的望着她輕笑着。

    “是嗎?”南紓端着杯子,目光平淡的望向她,那眼中皆是一片風輕雲淡。

    伍程程說完從包裏拿出了一摞照片,照片中有一個孩子,大概比valery大一些,眉眼間和江瀝北甚是相像,有伍程程和孩子的合影,還有江瀝北抱着孩子的合影,甚至是有三人一起,一人牽着孩子一直手的合影!

    南紓低垂着眼眸,心中似乎就像是被什麼攪了一般,破碎不堪,許久之後,她緩緩的擡起頭望着伍程程,問道:“你想要什麼,明天把孩子帶來吧。”說完快速離去,留下了伍程程一個人看着那遠去的背影,一陣失神......

    ps:猜猜下面的劇情,桐紙的新文出來了,書名是《盛寵》是畫地的姐妹篇,很多人物都是通的,在畫地中的人物有誰大家是想要看番外的,亦或者是想要讓在新文中繼續的,大家評論區留言....最後還是一句俗話,希望大家繼續支持桐紙,支持《盛寵》http:///a/1045406/喜歡的加入書架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