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22 少攜陌生女子購物舉止親暱傅大小姐情歸何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22 少攜陌生女子購物舉止親暱傅大小姐情歸何處字體大小: A+
     

    122.少攜陌生女子購物,舉止親暱,傅大小姐情歸何處

    一個星期之後,南褚下葬了,江瀝北帶着她們回到了南城,南紓變了很多,又似乎什麼都沒有變,她的心中一直想着南褚交代的事情,不回曼谷,可是這件事情沉甸甸的就這樣壓在她的心底!

    回到南城休息沒有多久,就回到上班了,從她最初來到現在有一年多的時間吧,很多人看她的眼神變了,誰都知道她是江瀝北最愛的人了。

    南紓看了一下下期時裝發佈會的詳細資料,主打的復古,南紓忽然間覺得很累。

    南紓看着肖允竹,說道:“最近好嗎?”

    肖允竹看着她,淺淺的笑着:“還不錯,你再不回來,我感覺我休假都要休不下去了。”

    南紓當時走得太着急了,本來肖允竹就是她帶着來的人,都沒有想到後來給她安排後續的事情,若是其他的設計師來了,她去不合適,就算是真的去了,肯定也會很不好做!

    南紓的心中生出一絲歉疚:“對不起啊,當時事出緊急,我就忽略你了。跖”

    肖允竹其實一直以爲帶薪休假等到南紓回來是南紓的主意,到後來從言清的口中知道是江瀝北的主意,不過就算不是南紓的主意,此時此刻她聽到南紓的這句話,也覺得很欣慰。

    “anne,其實你一切都好就好,我都沒事,況且江總給我帶薪休假等你回來,也就是你的主意了,不分那麼清。”

    南紓沉沉的嘆了一口氣,帶着愁緒說道:“感覺像是做夢一樣,這一年發生了太多的事情。”

    “都過去了,以後也會好好的就好了!”

    “對,一切都好,所以迴歸工作!”南紓笑道。

    “那我先把資料送到市場部去。”

    “嗯。”

    肖允竹剛剛出門,南紓就接到了江瀝北的電話。

    “在幹嘛呢?”江瀝北問道。

    “沒有,剛看完下一季的時裝發佈會需要的資料。”南紓緩緩的起身,泡了一杯清茶。

    “中午想吃什麼?”

    “沒有太想吃的,你想吃什麼?我去買。”南紓心想着,江瀝北最近似乎都很忙,特別是晚上睡着的時候,眉間總是帶着淡淡的愁緒。

    南紓有時候想,人和人之間,你愛的人若是不懂你,你會覺得委屈難受,還會覺得若是他懂我多好,可是這樣懂了,就互相心疼着,南紓小心翼翼的隱藏着悲痛,總不想讓江瀝北看穿,這樣的話一個人痛就好了。

    可是江瀝北怎麼會不知道呢,一個痛總比兩個人好,在外人面前,南紓已經毫無異樣了,可是在江瀝北面前,就是支離破碎的存在,可見,不是她隱藏的不夠好,而是江瀝北心疼她。

    想着他最近回來,這麼長的時間沒有怎麼管工作的事情,這會兒,肯定是很忙。

    半晌都沒有聽到江瀝北的聲音,南紓看了看時間繼而說道:“我下去買了給你送上去。”

    話還沒有落盡,只見江瀝北提着東西推開了她的門,揚了揚手裏的東西,說道:“已經買了。”

    南紓望着他,眉眼淺笑:“你都去買了,才問我吃什麼?”

    江瀝北推門而入,緩緩的走到了南紓的身旁,牽住她的手,說道:“是你喜歡吃的,看你這幾天胃口不太好,給你帶了你最愛喝的玉蘭花熬的粥。”

    南紓望着他,見他微微的蹙眉,緩緩的伸手撫平了他的眉心,說道:“不要皺眉,以後容易老,我恰好也餓了,上去吃飯?”

    看着南紓的淺笑,一直手緩緩的覆上了她的頭上,輕輕的順着南紓的秀髮,門半掩着,有人見到江瀝北進了南紓的辦公司,都紛紛好奇,假裝從那兒走過,就見到兩人溫情的場面,江瀝北牽着南紓走了出來,門外圍觀的人還來不及散去,一臉驚恐的看着江瀝北和南紓,只見江瀝北如沐春風的看了看外面的人,又擡手低眸看來一下時間,說道:“大家都不去用午餐嗎?”

    “總~總裁,我們這就去,這就去!”笑着一衆人一鬨而散。

    南紓隨着江瀝北去到他的辦公司,兩人面對面的吃着午餐,接到了valery打來的電話。

    “媽咪,你和爸爸是不是就面對面的坐着?”

    “是啊。”南紓笑道。

    “你們在吃什麼

    ?今天學校的東西好難吃!”valery在電話中打滾賣萌的撒嬌道。

    南紓挑了挑眉,說道:“我怎麼看到安安今天做了好吃的,還曬了微博,說是今天難得休息,給我小外甥送點好吃的去?難道你小姨只是曬圖沒有給你送去嗎?”南紓說這話的時候,江瀝北差點笑噴,他能夠想象到valery在電話那端的模樣。

    valery拿着手機,整個小臉都擰成了一團,低聲呢喃了一聲:“做就做了嘛,怎麼還曬什麼沒事啊!”

    南紓聽得真真切切,笑道:“valery,下次記得對上口號。”

    valery在電話那端說道:“媽媽,人艱不拆。”

    “好了,我吃飯了,你好好上課哦!”南紓是帶着一臉的笑意掛了電話,江瀝北也是。

    江瀝北挑了挑眉,看着南紓心情不錯,問道:“你還真看微博了,我看你一直都沒有上線啊。”

    南紓笑道:“就是昨天安安和我打電話的時候問我valery在哪一所學校,我就告訴她了,她最近休假中,正和媽媽學廚藝,valery很可憐,就是那個小白鼠,不過聽valery並沒有抱怨傅安安送的東西難吃,看來廚藝學得很成功啊。”

    江瀝北說着給南紓夾了些菜,兩人迅速的吃完,南紓收拾着東西,只聽江瀝北說道:“今天邵凱他們會安排一下,你上來辦公,辦公室就在我旁邊。”

    “幹嘛這麼搬來搬去的,多麻煩,就在下面也沒什麼。”南紓一邊收拾着東西一邊說道。

    “這樣近一些。”江瀝北說了,但最終還是沒有搬,反而是江瀝北去她辦公室的次數多了很多。

    南紓回去之後,江瀝北接到了傅雲琛的電話。

    “怎麼樣?”江瀝北問道。

    “一切都在順利進行中,不過宋懷錦的態度很不明確的,若是我們擾亂了曼谷的經濟秩序,對他是很不利的。”傅雲琛的話語中透着淡淡的漫不經心,江瀝北的神色冷峻,厲聲說道:“不管他是什麼樣的想法,這一次,傾盡所有都要做的!”

    “我知道,所以我們纔會聯手!江瀝北,我們並沒有和好!”

    江瀝北聽完傅雲琛的話,回道:“記住機不可失!”

    “你......”還沒等傅雲琛的話說完,江瀝北就已經掛了電話了。

    江瀝北和南紓還沒有領證,可是從江瀝北迴來,南紓還有孩子,以及鬱清歡都一起回來的時候,當時被記者拍到,看到兩人無名指上面的鑽戒的時候,都猜測兩人在國外已經註冊結婚了。

    下午的時候南紓有些無聊,就上了微博,只見有一個北城以北的人關注了她,她煩了看看,目測應該是一個已婚男人的,因爲他在上面說:“今天小不點給她媽媽打電話了,反而被將了一軍,本來是一件小事,可是忽然間覺得有她們娘倆真好。”

    南紓的微博名叫南城以南,所以看到這樣的名字纔會繼續看一下,下面的回覆還挺多,一個叫四爺的人說道:“你家那個臭小子,不應該只有這點戰鬥力啊!”

    北城以北:戰鬥力這種東西,女人是隨時外掛的。

    霍爺等着你:小心曬幸福不能得永生啊!

    北城以北:你就一個人去永生吧,不送!

    四爺:最近總是遇到開外掛的女人,好傷不起!

    北城以北:你不是也要一個人永生的嗎?要不你倆一起算了,不送!

    南紓看着下面的對話,覺得好幼稚,她忽然間就回了好些個省略號。

    沒過多久,就看到有人回覆她是四爺:“哇塞,你倆情侶名!”

    南紓微微蹙眉:“南轅北轍!”

    江瀝北見南紓在微博下面回覆,想着她現在應該不忙,回道:“南心北安。”

    南紓見到回覆微微皺眉。只見肖允竹拿回來了圖稿,她便專心看圖稿了。

    南紓再次見到徐子薰,是在的停車場,身旁還有言清,再次見到,彷彿很多東西都已經洗盡鉛華一般,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她們之間的關係,她站在車旁,南紓只是靜靜的看着她,沒有開口打招呼,她側眸望着言清,只聽言清說道:“好久不見。”

    “嗯,好久不見。”她說着頓住了腳步,靜靜的望向

    南紓,南紓面目平靜的看着她,她一直緊緊的盯着南紓的手,起初南紓沒有感覺,後來才知道徐子薰在看的是她的戒指。

    “你們結婚了。”

    她的話語冷清平靜,甚至是帶着死灰一樣的氣息,南紓知道,這句話問的是她,南紓點了點頭。

    她就在那一瞬間就笑了起來,“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還是爭不過你!”

    “我從來就沒有要和你爭!”

    “你是從沒有要和我爭,可是你爭鬥沒有爭,原本是屬於我的東西一下子就全部都成爲了你的,你不覺得你自己更加無恥嗎?”徐子薰穿着一身紅色的風衣,及肩的長髮披在身後。

    “我都沒有爭就屬於我了,這樣說明你也從來沒有得到過,不過什麼是擁有,什麼是失去,我倒是比你更加清楚一些,到底是你自己偏執,固執的認爲都是你的,還是說你只是想要和我爭,徐子薰,你自己比我更清楚,是你陷入位置,這麼多事情,我不想再和你理論。”南紓說着就坐進了車內,言清笑了笑沒有說話,坐到了南紓的身旁,很多事情已經過去,是愛是恨,還是怨,都會被一一的忘記,可是他們和徐子薰,怕是一輩子都過不去了吧,畢竟讓人三番兩次的傷害南紓,江瀝北只是封殺了她,並不是真的殺了她,已經是天大的仁慈了!

    南紓想着徐子薰的眼神,她的事業一落千丈,和江瀝北的事情鬧得衆人皆知,聽說她和溫瑜的關係還是很好,溫瑜心疼她,所以收爲了乾女兒。不過無論如何也是挽回不了江瀝北不愛她這個事實。

    言清望着南紓,問道:“若是她這個時候和你道歉,你會原諒她嗎?”

    南紓微滯,側眸望着言清:“道歉,沒必要,原諒,她也不會需要我原諒,所以沒有如果這一說。

    其實同學一場,以前經常在一起,言清多少對南紓的性子有些瞭解,若是多年前的她的話,她大回答可能是,我原諒她,果然,時間還是議案儈子手,很多東西都會隨着時間一點一滴的變化。

    言清的沉默,南紓輕輕一笑:“那麼你呢?唐御塵希望你原諒他,你爲什麼不原諒他?”

    提到唐御塵,言清的面容都變了:“好好的,提他做什麼?”

    “這麼多年過去了,該釋懷的釋懷,該斷就斷,在這麼蹉跎下去,已經沒有必要了,我只是聽說他最近都經常找你,所以說一下,總要和一個人結婚,不是他也會是別人,你自己還是好好考慮吧。”南紓一邊開着車一邊說着,她的眼睛望着前方,言清從她的身上看到了塵埃落定的感覺,忽然間思緒也變得說不清道不明瞭起來。

    “你和瀝北呢?”

    “我和他很好啊,就這樣結婚,然後生活,沒有什麼其他的問題。”南紓幾乎是沒有想什麼的就回答了言清。

    “瀝北的爸媽呢?你們真的就能夠這樣一直兩個人生活在一起嗎?”

    南紓忽然笑道:“我們是三個人,其實這樣很好,溫女士不喜歡我,我對她也喜歡不起來,看瀝北的選擇,我無所謂!”

    言清也知道,江瀝北現在根本就不回那個家,溫瑜有些時候總是被江嫿三言兩語的刺激,也不知道合適開始,兩個人開始那麼的不對盤,以前也沒有覺得她們倆相處得不好。

    在言清的心中,當然是向着江瀝北的,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可是有些時候,她就在想,她和唐御塵爲什麼就過不去那一個關卡,而南紓和江瀝北卻可以,他們之間,有的,可不是一星半點的隔閡!江暮年的死,江家人的反對,江瀝北的腿......可是如今她也見到了,江瀝北和南紓之間,很好,特別是從這一次回來之後,兩個人的變化更是很大。

    言清聽到南紓的三個人,恍惚纔想起來,他們之間還有一個孩子,那是永遠都切割不斷的紐帶,而她和唐御塵,什麼都沒有,從相愛到分手,都只是她一個人的獨角戲。

    兩人很久不見,出去走走,倆個人散了散步,江瀝北還在公司,南紓給他打包了晚餐,兩人靜靜的坐在廣場的水池邊,透着燈光,噴泉一陣一陣的涌出,又歸於平靜,言清細細的看着,輕聲說道:“只是忽然間覺得很累,唐御塵也好,邵凱也罷,我現在都不想了。”

    邵凱喜歡言情,江瀝北和南紓都知道,當年言清追着唐御塵跑,可謂是轟動了很多的人,有些時候,那個時候的言清陽光明媚,沒有什麼不可能,沒有多長時間,唐御塵就和言清在一起了。

    本來這幾個世家公子哥有很多的不對盤,特比是

    和唐御塵,結果也因爲言清的關係緩和了些,可是到最後兩人分手,所有的關係又回到了零點,像江瀝北和唐御塵,可算不上什麼所謂的朋友!

    而邵凱和他們都是一起長大的,比起什麼唐御塵,邵凱連言清睡覺是什麼姿勢都更爲清楚!

    坐到一半的時候,天空的上方忽然間禮花綻放,燦爛的煙花佈滿了整個上空,曾經他們就是這樣的坐在這兒,靜靜的看着塵世煙火,說着一生一世不分手的諾言,時隔十幾年的時間,南紓不枉然。

    天空上漸漸的出現了幾個字,言清,我愛你,嫁給我吧!

    南紓的嘴角微微一笑,望着前面走來的唐御塵,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手中抱着一束鮮花,南紓沒有提醒言清,緩緩的起身離去!

    剛回到公司的時候遇到邵凱下樓,他看到南紓就問道:“見到言清了嗎?”

    “在廣場呢。”

    聽南紓說是在廣場,邵凱的臉色微微一變,朝樓下迅速走去,南紓推門而入,江瀝北坐在辦公桌前,前面堆着一堆的文件。

    “不是讓你先回家嗎?怎麼又回來了。”看到南紓,江瀝北放下了手中的東西,擡頭問道。

    南紓看着他,揚了揚手中的東西,指了指牆上的時鐘:“再忙也要吃飯,你還在公司,我回家做什麼,等你啊。”南紓的聲音在屋內微微的迴盪,聽着她帶着輕微怨氣的聲音,嘴角微微的捲起,笑意滿滿。

    “聽這聲音,好弄的煙。”

    南紓一邊擺着東西,一邊回道:“終於問道煙火的氣息了,說明你也餓了,過來吃飯吧,吃完再弄!”

    南紓就打包了幾個簡單的小炒。

    “這幾日估計都會有些忙,你不用天天都等我,看你,都出黑眼圈了。”江瀝北一邊說着,一邊伸手輕輕的指了指她的眼窩。

    南紓微微一愣,拿出了手機,看了看臉,說道:“有黑眼圈嗎?我上午起來的時候看了,沒看出來呀。”

    話着麼說,她擡頭望向江瀝北,他這些日子纔是真的覺得累,微微蹙眉,問道:“多久才能忙完,明天休息一天,陪我出去走走。”

    江瀝北微微一愣,南紓讓他休息一天,陪她出去走走?還是第一次,恍然間就笑了起來:“想要去哪兒?”

    “沒有固定的地方,就是閒逛就好,回來南城很久都沒有出去過,明天恰好週六。”

    江瀝北瞥了一眼桌上的東西,點了點頭,說道:“嗯,好”

    以至於當天晚上加班到了很晚,等江瀝北弄完的時候,南紓已經靠在沙發上睡着了,身上蓋着他的外套,已經很晚了,valery最近放學總是會被鬱清歡接走,因爲南褚去世的緣故,鬱清歡和南紓的關係緩和了很多,鬱清歡不忙的時候,總是會把valery接到家中住,然後上午又送他去學校。

    翌日裏,江瀝北被鬧鈴吵醒,看着南紓還緊逼着雙眼,他輕輕的掀開了被子準備起牀,可還不等他起來,南紓猛然翻一個身子,雙手就抱上了他的胳膊。江瀝北微微蹙眉,望着她半睡半醒的模樣,輕聲喚道:“阿南,起牀了。”

    “別說話,再睡會兒,困。”南紓輕聲囈語道。江瀝北失笑:“你不準備出去逛逛了嗎?”

    “睡醒了再去。”她抱着他的胳膊,儼然是不讓他起牀。藉口說自己要出去散心,她知道他一定答應她,等到第二天,她卻賴在牀上不起來,他看着南紓的面容,緩緩的躺了下來,雙手圈着她,沒多久就睡着了,再次醒來的時候,南紓已經不在牀上了,他坐起來,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換了衣服洗漱下樓,

    他下樓的時候,整看到她和陳瑾在廚房學做菜,陳瑾的廚藝很好,可是南紓的就很不敢讓人恭維,事實證明南紓不適合進廚房。

    他站在樓梯上看了許久,她在裏面純屬搗亂了,弄得陳瑾哭笑不得。

    江瀝北的嘴角帶着淺淺的笑意,眉目間都是暖。南紓感覺到身後的目光,緩緩的轉身就看到了站在玄關處的江瀝北,他穿着一身休閒的灰白色v領衫,下面搭着同顏色的休閒褲子,南紓靜靜的看着,微微蹙起了眉頭,雖然蹙眉,可是卻掩蓋不了她眼中的欣喜,江瀝北緩緩的走了過來,站在她的面前,輕輕的覆上她的眉心:”怎麼了?";?";沒有,沒有。“南紓急忙擺了擺手說道,以至於江瀝北靜靜的看着她,她臉色一陣微紅,推開江瀝北碎步朝客廳走去,陳瑾膩了他倆一眼,說道:”你倆出去坐會兒,馬上就

    可以吃了。”江瀝北才追着南紓走了出去,南紓想笑,若是她告訴了江瀝北她在心裏誇他的,他自己肯定會自戀一番。

    吃了吃午飯,就已經是下午的時光了,南紓有些慵懶,蜷縮在沙發上看泡沫劇,江瀝北看着她,說道:“出去走走嗎?";

    “不想動。”南紓慵懶的靠在江瀝北的腿上,手指輕輕的挽着髮絲,眸光平靜。

    “累了?”江瀝北輕笑着呢喃道。

    “也沒有,有點困。”

    “那就上樓睡一會兒?”江瀝北的抱着她,下顎抵在她的頸窩處。

    江瀝北的話落,南紓從他的身上爬了起來,看着外面陽光明媚,笑道:“等我換衣服去。”說着蹭的從沙發上起身,朝樓上跑去。

    南紓在樓上換衣服,江瀝北接了一個電話,沒說幾句就掛了,他的臉色很不好,似乎在生氣,轉身走向屋內的時候看到南紓從玄關處走了出來,江瀝北瞬間就愣在了哪兒,一件白色的t恤,一個牛仔的吊帶七分裙,白色的襪子,白色的球鞋,長長的墨發被束於腦後,紮了一個簡單的馬尾,揹着小包從路上一蹦一跳的下來。

    陳瑾簡單江瀝北愣愣的站在哪兒,以爲看到了什麼,回眸一看,竟是南紓走下來的身影,她顯示微微皺眉,隨即噗嗤一笑,這麼多年,很少會見到南紓穿成了一個俏皮的模樣。

    待南紓走到了江瀝北的身旁,看着江瀝北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望着她,南紓伸手推了推他,說道:“走吧。”

    江瀝北噗嗤的笑了出來,說道:“你確定要穿成這樣和我一起出去?”

    南紓仰頭望着江瀝北,璀璨的眸子中帶着茫然,說道:“我覺得很好啊,這樣別人肯定不認識我。”

    “可是別人認識我,好像是叔叔帶着孩子逛街一樣。”江瀝北看着南紓的模樣,笑意炸開了來,明媚璀璨!

    南紓忽然間笑道:“這樣好,快走吧。”

    江瀝北穿得休閒,南紓卻穿了一身學生裝,江瀝北倔不過她,兩人開着車從江苑裏出去之後,直奔步行街。

    南紓勾着江瀝北的手指,晃悠晃悠的走過街頭巷尾,然後去逛服裝店,其實南紓不是要買衣服,只是想要逛逛,打發一下時間。

    兩人剛逛了一會兒,就被人認出是江瀝北,但是沒有認出她,看了一件長裙,江瀝北讓去試試,南紓聳了聳肩,不想試。

    “乖,聽話!”江瀝北輕聲說的話也落入身旁人的耳中,只覺得驚愕,江家大少不是和傅南紓在一起的嗎?怎麼這麼幾天就帶着新歡出來了?難道是婚變了?

    看來這豪門中的老婆也不好當,隨時還要面臨着老公出軌。

    “叔叔,我不想試,走吧。”

    南紓的這一聲叔叔出來,雷得江瀝北外焦裏嫩,懲罰似得颳了刮她的鼻尖:“淘氣鬼!”

    “包起來。”江瀝北指了指剛纔的那一件衣服,對着店員說道。

    “好的,您稍等。”但是店員望向南紓的目光感覺怪怪的,就像是看着你是小三的模樣,只見一個年齡長一些的女子走了過來,對着南紓說了一句抱歉,拉着那個店員走了過去。

    南紓和江瀝北走出去之後,女店員才感嘆道:“真是小三遍地是,這江家大少和傅南紓,估計是沒戲了!”

    “以後長點眼力勁,你沒仔細看,其實那姑娘就是傅家大小姐,就是江少的妻子!不小心得罪了,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女店長的話落,恍惚纔想起來,她們對南紓的記憶淺,出鏡中的她都是長髮長裙,似乎那就是她的風格,獨秀一枝!

    那一天,南紓玩得開心,江瀝北看着她開心,心情也不錯,明知道有人跟蹤,卻也沒有去管,只是翌日裏,綠光版面上有着江瀝北和南紓的身影,有些模糊,標題是:江大少攜陌生女子購物,舉止親暱,傅大小姐情歸何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