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21 可是媽媽沒有爸爸了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21 可是媽媽沒有爸爸了呀字體大小: A+
     

    121.可是媽媽沒有爸爸了呀

    南褚去世了,最後一句話南紓都沒有趕上。

    那一天,似乎天空都是灰色的,南紓一直坐在地上抱着南褚的身體不願意放手,她雙目無神,她沒有哭,似乎南褚只是睡着了一般。

    當天鬱清歡來了,可是已經晚了,江瀝北當天帶着他們一起回了北城,南紓說,那兒是家,所以回北城。

    南紓靜靜的看着南褚的面容,恍惚他真的還活着。

    三天之後,江瀝北收到了一個包裹,包裹裏面有一個箱子,收件人是南紓,但是她一直都關在屋內,誰也不見。

    包裹是南褚生前的東西,被帶往寺廟的,如今被寄了過來,上面寫的是南紓的名字跖。

    上面有一個日子本。

    【1982年1月3日,如果說讓我用一個字來形容這一年的話,那就是亂!很亂,心情很亂,事情也很亂。皇室中的亂讓家族有了波及,若是沒有清歡,我可以一個人逃得遠遠的,可以和這些都沒有關係,可是不能改變的就是清歡的姐姐是儲王的王妃,所以這一切都沒有選擇。因爲王位的紛爭,導致很多東西都會在不經意間萬劫不復。清歡和姐姐說她不想要孩子,我當時正在屋外,默認了她的選擇。】

    【1982年2月初,儲王和二殿下發生了爭執,兩人的關係鬧到了最僵,老太王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儲王性子弱一些,二殿下強勢一些,其實兄弟倆本是光胞胎,可是立王位選大,所以二殿下心中的偏執越來越深,再很多的事情分歧越來越大,金察和二殿下是摯友,在這一點上沒有任何的意義支持了二殿下,也因爲如此,金察和我的關係淡了一些。清歡總是說,姐姐最近心情似乎很不好,忽然間我有些厭倦了這些生活,父親忽然間說要我去做儲王的警衛長,我不去,和父親爭吵不斷,我們搬了出來】

    【1982年3月2日,下了很大的暴雨,外面颱風不斷,忽然間接到了家裏的電話,父親病重,我和清歡急急忙忙的趕着去醫院。就在當天晚上,父親要求我和清歡離開曼谷去美國八個月左右的時間就好,我不知道父親的用意,想要和清歡說的時候,清歡自己已經收拾好行李了,好沒有意義的去了美國。】

    【1982年12月,我們迎來了儲王殿下的祕書長,他抱着一個嬰兒,那是他們的女兒,剛出生的嬰兒,當時的曼谷雖然一切都風平浪靜,可是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已經是戰火不斷,形勢已經嚴峻到了要把這個還沒有公諸於世的孩子這樣送走,我忽然間意識到了很可能記載這些日子裏,整個曼谷就會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聖誕節,紐約下雪了,孩子躺在沙發上很乖很乖,清歡忽然間接到電話,是王妃和儲王去屎的消息,聽說是今天出巡在路上出了車禍,兩人都葬身車海,她哭得泣不成聲,孩子就那麼靜靜的看着她,然後眼角就緩緩的流下眼淚來,我當時就那麼看着這個孩子,這就是親情吧,心與心之間的感應,我那天晚上就那麼靜靜的抱着他們倆,外面的煙花綻放在整個上空,紐約的那一天幸福飄滿了整個上空。】

    【後來我才明白,這個孩子以後就是我們的孩子,我們得陪她長大,我給她起名叫南紓,紓字分開來就是給予的意思,我只盼她是個善良的孩子,以後的一聲幸福平安!】

    【1983年年初,我們回到了曼谷,我們給南紓辦了滿月酒,其實家中瀰漫着悲傷,特別是鬱家,在王妃的那一場車禍中,鬱家幾乎就在曼谷敗落了,車禍之後,泰王去世,二殿下繼承王位!】

    【12月3號是南紓的生日,1990年,她正好七歲,前一天因爲有一場比賽沒有趕回來,那天清晨趕回來的時候,她披在斗篷坐在假山上看日出,當時天氣微涼,心中有些責怪清歡是怎麼看孩子的,這樣坐一上午,她會被凍感冒了,剛可是剛準備過去的時候,清歡端着早餐走了過去,和她並肩坐在了假山上,母女倆有說有笑的吃着早餐,我只得回屋給她們拿上一條毯子,不知何時起,我們都漸漸的忘記了她本是公主殿下,本應該生活在宮中,泰王帶着瑪莎來家,她和瑪莎的關係很好,似乎天生就是姐妹,無所不說,可是瑪莎走了之後,她和我說,爸爸,真慶幸我只是你和媽媽的公主,不是所有人的公主。我當時心想,這個孩子有一顆很靈透的心,她會很有智慧,很會懂得取捨,以後的路途中會恨坦蕩,這也是我對她所有的期許。】

    【1992年4月7日,瑪莎忽然間請求南紓進宮陪她,我和清歡都是一百個不願,可是太多的反對就會引來猜忌,主要是南紓,她帶着一顆善心,她希望能夠幫到瑪莎,也希望自己以後是一個有用的人,畢竟要有能力的人才能夠站在泰王府中點化天下!所以,最後她去了,有些時候,有些人,一切都是命運!】

    【1993年的賽事上,我忽然間被摔成了重傷,在那一場比賽中,我低落了人生的低谷,其實不僅僅是一場比賽的失利,而是有人傳出當年儲王被害,泰王殺害哥哥的傳言,軍政的關係變得很緊張,那一場比賽只是一個拖,本來想要查明真相的,後來才知道很多東西越牽扯越是深

    ,本來還在調查當中,可是那天清歡帶着南紓去逛街,意外發現了有人跟蹤着他們,那人拿着槍,我看得清清楚楚。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比她們娘倆更加重要的了。】

    南紓靜靜的翻看着,這本日記上面的紙張都泛黃了,她的淚水滴落在了字跡上面,漸漸的變得模糊。

    【1998年,很久很久沒有記東西了,今天我看到阿南手臂上的針眼,忽然間覺得把她留在身邊是一個錯誤的選擇,我的腿疼一直不好,看病需要錢,她揹着我去買血了,本來她就身體不好,加身這樣朝不保夕的,她還年輕,這樣可如何是好?】

    【今天是7月13號,清歡來了,南紓不在家,她變了很多,似乎還是當年愛曼谷的模樣,她說她結婚了,那個男人對她很好,我說,幸福就好。她說要把南紓帶走,可是我深深的知道,那孩子倔強,她不會跟着她走的,於是我毫無預兆的消失,我眼睜睜的看着她站在雨中發着傳單,走遍大街小巷的找我,不知道是淚水還是雨水,我的心開始疼,疼得無以復加,我真怕鬱清歡出來的晚,我就堅持不到那個時間了!】

    【.......她高三那一年,我去南城看她,結果出來車禍,差點就沒有活下來,清歡不讓我和她見面,其實我本也不打算和她見面的,我只是想要看看她生活的好不好,最近總是心口疼,腦子也疼,我生怕自己熬不過這一年,就怎麼也見不着她了,我看到她的時候,她跟着一個穿着白襯衫的男孩子,笑得很開心,那孩子似乎對她很好,兩人去逛街,後來阿南累了,他揹着阿南走了很遠很遠的路,隨後阿南睡着了,他揹着她回了家,那個男孩子溫文儒雅的模樣,阿南長大了,都有喜歡的人了.......】

    “嗷!!!”的一聲嘶吼的哭泣聲,穿破了屋內的屋頂,門還是鎖着,江瀝北很擔心她,撞開了門,她哭得像一個孩子,抱着江瀝北,像是找到了一塊浮木,似乎是找到了一個出口,父女這麼多年,他們聚少離多,她的一切幸福都是因爲有他,可是他的一切不幸都是因爲有她,上天真是不公平,他明明可以平安的享天年,享天倫之樂,可是到後來她才知道,這個世界上太骯髒!

    “阿南,別哭。”江瀝北抱着她,輕輕的抱着她。

    “瀝北,瀝北!瀝北!”南紓一聲一聲的喚着,她的話語中帶着絕望,曾經或在鬱清歡的謊言中,這麼多年都是視南褚已逝!

    valery看着南紓哭得撕心裂肺,緊緊的抓着鬱清歡的手,忽然間就撲了過去,抱着南紓說道:“媽媽,你還有我和爸爸。”

    “可是媽媽沒有爸爸了呀!”

    從前的南紓很少哭,她恨會忍着眼淚,似乎她這樣忍着就代表着堅強,在鬱清歡的記憶裏,更是沒有,這些天,一次都沒有聽到她哭,忽然間找到了這樣的一個缺口,她再也忍不住眼淚,哭得那麼悲愴,鬱清歡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子,忽然間眼淚模糊了眼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