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暗涌背後是撕裂的疼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暗涌背後是撕裂的疼痛字體大小: A+
     

    暗涌背後是撕裂的疼痛

    南紓忽然間心一驚,那南褚呢?到底是因爲什麼?

    “爸爸的事情,你也是提前就知道了,對嗎?”

    “阿南,爸爸的事情,我提前不知道,他只是給我交代了些事情,其他的並沒有多說,而你,是爸爸最牽掛的人。”江瀝北幽深而平靜的眼眸,讓南紓的心就那麼的靜了下來。

    南紓收回目光,剛纔那一槍穿過車窗之後,後面又發生了兩聲槍響,南紓知道不是來自同一個方向,望着江瀝北沉靜的面容,她大概明白了些什麼!

    到機場,江瀝北抱着valery,牽着南紓的手迅速的朝機場大廳內走去,南紓看着江瀝北的身影,從他的手中拿過了手提包,邵凱取了票,迅速過了安檢登機,當坐在座位上的時候,江瀝北看着從一直安靜的南紓,平靜的目光中帶着誰也不知的東西。

    就在最後飛機即將起飛的時候,南紓飛奔着下了飛機,江瀝北準備追着出去,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歡。

    看着飛機就要起飛,南紓小跑着出機場,剛走出大門,她的心中緊繃着一根弦,忽然間響起了瑪莎所說的話語,我並不是囚禁了他,而是再保護他,瑪莎,到底是護着自己還是護着南褚?

    機場的人那麼多,進進出出的不計其數,南紓總感覺背後一直有一雙眼睛盯着自己,她木然轉身,四處張望着想要周邊有沒有可疑的人員,她什麼都沒有發現,但是她卻很確定有人在跟蹤她們,剛纔走過機場大廳的時候她就感覺到了,江瀝北和valery留在這裏,會更加的危險,她只能如此做。

    正準備邁出步子,手機忽然間響起,是短信的提示音,她的手心一緊,遲疑了片刻,就打開了手機,上面是陌生號碼發來的信息。

    “你在找我嗎?看你四十五度方向的樓下,一個穿着灰色運動衣的男子,據我所知,當年和公主殿下出遊的你,還是孩童,那個時候遇到了殺手,你槍法一流,重要的是你當年跑酷的視頻我到現在看到都還覺得很興奮,那個人是個高手,南小姐,比一下誰先到達南褚的所在地,如果你贏了,這場遊戲就到此爲止!”

    南紓遠遠的望去,那棟大樓下面穿着灰色衣服的男子,遠遠的站着,她根本看不清他的長相和神情。

    “遊戲結束,你的主子允許你說結束嗎?雖然不知道你的主子有多信任你,不知道她是否告訴你,我並不是南褚的親手女兒,你跟蹤我的時間應該不短了,你也應該清楚我們斷絕了父女關係,想知道,我爲什麼會從飛機上下來嗎?”

    許久之後,那個人都沒有回信息,南紓面色平靜,卻整個心都是緊繃的!

    “真不好意思,這場遊戲的主導者是我,接不接就是南小姐的事情了。”

    南紓站在原地,似乎在想着什麼,遠遠望去,那個灰色衣服的男子接起了電話,他一邊接電話一邊朝高架橋那邊走去,南紓知道,他若是過了高架橋,她這邊就看不到了。

    南紓當時站在四樓的機場出口,在衆目睽睽之下,驀然從四樓的跳了下去,驚得路人目瞪口呆,不少的人匆匆跑到了欄杆處,就看到年輕女子滾落在地,快速的起身朝另一個高架橋奔去。

    西藏的陽光太炙熱,從偏僻的機場到市中心,南紓竹子和那名灰色衣服的男子在高低錯落的屋頂上,快速的越過一個又一處的高樓。

    街上的行人駐足而看,皆是目瞪口呆,只見一男一女進行着一連串眼花繚亂的動作,讓人應接不暇!

    不少的年輕人更加是興奮,暴力街區中的那一場場跑酷已經讓人慾血沸騰了,如今見到了真人版的,而且還有一個女子,兩人的動作用飛檐走壁來形容都不爲過了,灰色男子飛身翻上了屋頂,緊跟着一個凌空翻身輕盈落地,像一陣風一樣消失不見。

    緊隨其後的女人,速度很快,面對前方兩米多高的障礙物,三步並兩步的架勢,腳上以低矮的東西爲支點,瞬間就跳了覆在兩米多高的牆壁上,依靠着手臂的力量,閃身躍到了頂端!

    追隨着灰色衣服男子的方向,消失在了街頭!

    江瀝北把valery交給了邵凱,在最後的關頭給打開了機艙門,追着南紓離去!他坐在車內,還沒有到底南褚在的地方的時候,就看到了網上有人發出的視頻,裏面的女子就是南紓!

    就在這個時候,西衍的電話也如約而至。

    “人被我們帶走了,但是情況不是很好,他的背部中槍,目前正在搶救,瀝北,迅速的把南紓帶過來,準備着最壞的打算!”

    南紓趕過去的時候,南褚已經不再了!

    她的牽掛,她的怒火,就如同源源不竭的狂風,站在布達拉宮的廣場上,大風吹過,她的髮絲在風中四處飛竄!

    眼看就要追上了那個男子,卻忽然間一聲槍響,那個灰色衣服的男子就那麼死在了她的面前,噴出的鮮血濺到了地上,一陣慌亂,一聲殺人了,響徹整個廣場!

    南紓迅速的離開,想做什?陷害她殺人然後關入大牢嗎?她剛從熙熙攘攘的人

    tang羣中穿過,江瀝北就站在遠處,看到他的身影,南紓忽然間有些酸澀!她轉身,朝相反的方向飛奔而去!

    江瀝北拿出電話,撥通了南紓的手機。

    “阿南,爸爸在臨安!”

    南紓忽然那就頓住了腳步,轉身望向江瀝北,說道:“你怎麼知道?”

    “是我們的人帶走的,但是爸爸受了傷,正在搶救,其他的都不重要,你現在要跟着我先去臨安!”

    槍響之後,一個穿着黑色紗衣的神祕女子消失在屋頂,她下樓之後迅速換了衣服,揹着大提琴離開,剛走不遠,就接到了電話:“誰讓你開槍的!”

    女子的脣邊捲起了一抹笑意,冷漠的說道:“你自己辦事不利,就沒有資格質問我!”說字的話語中帶着冷漠,說完迅速的掛斷了電話。

    男子的眼中帶着震怒,死一個人不算什麼?卻讓他浪費了最好的機會!

    南紓跟隨着江瀝北迅速的趕往臨安,這樣的處境,是南紓一輩子都沒有想過的,爲什麼要步步緊逼?就那麼容不得她存在嗎?

    臨安的市醫院中,搶救室的燈還亮着,穿着一件白色襯衫和黑色西褲的男子站在門口來回走動,真不知道江瀝北和南紓趕到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情況!

    中彈的位置是胸口,取出會傷到大動脈,會有片刻就死亡的危險,搶救一直在繼續,延續了四個多小時!

    江瀝北和南紓剛下飛機就接到了西衍的電話,是問他們到了沒有,讓她們快點!

    黑色的車子在高速路上一路狂奔,南紓知道情況可能很是嚴重,給鬱清歡打了電話。

    剛接起電話的鬱清歡就是劈頭蓋臉的質問:“你到底是什麼情況?爲什麼發有那樣的視頻傳到了網上?還覆上了文字,傅家大小姐!”

    南紓並沒有立刻和她爭執,冷聲說道:“這些不用你管,但是請你迅速的來一趟臨安,一定要來,我怕......”南紓沒有勇氣說出那幾個字,可是那卻是事實!

    鬱清歡沒有回答,只聽南紓繼續說道:“爸爸在搶救當中,就當我求求你了!我們在臨安!”

    南城和臨安,離得並遠,鬱清歡臉色慘白,拿着電話的手微微的顫抖着,她快速的上樓,換了一身衣服,下來的時候正看到傅政戎站在門口,靜靜的望着她,她忽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傅政戎的那雙眼睛中帶着看透一切的清洌,她張了張嘴欲要解釋,只聽他先開口說道:“我讓老馬送你過去,不要着急。”

    鬱清歡的眼眶在那一刻溼潤,失聲說道:“對不起!”

    Wшw¸ ttκǎ n¸ ¢O

    “這有什麼對不起的,過去之後有沒有事情給我電話,報一聲平安。”

    鬱清歡走了過去,撲進了他的懷中抱着她,緊緊的。

    傅政戎看着遠去的身影,忽然間響起了那些年,這個什麼東西都沒有帶就來應聘他的助理的女子,當年的她穿着窘迫,一件雪紡衫的襯衫,一條黑色的牛仔褲,一雙平底的布鞋,長長的頭髮挽成了一個簡單的髮髻。

    他見她的第一眼,就深深蹙眉,甚至連簡歷都不是很好的她,遠遠什麼都不符合他助理的標準,不是經歷人事的篩選,而是她在一家咖啡廳逮到他就被他帶來過來。

    同意他當助理,可是鬱清歡卻問能不能提供住宿。

    當年的她已經是孩子的母親了,可是自己都還依舊像一個孩子,他破天荒的把她帶回了家,傅雲琛和傅安安都冷眼對她,可是她卻耐着性子哄着兩個孩子。

    她說,她的丈夫去世了她一無所有,所以來了南城!朝夕相處,他愛上了這樣的一個女人,因爲愛了,所以想要明白。

    他後來調查了她的背景,才知道,她的丈夫不但沒有死,而且還有一個女兒,那個女兒死都不肯跟隨着她來南城,她也從沒有說要把女兒帶過來。

    她滿口的謊言,他逼問她,她才承認自己有過一個女兒,她滿口的謊言,他卻依舊慣着她,她想要的東西他都給她,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和傅雲琛以及傅安安搞好關係,他忽然間就原諒了她那滿口的謊言和虛榮。

    這多年都寵過來了,不在乎這一次,再者這一次恐怕也是最後的一次!

    南紓趕到醫院的時候,大夫剛剛從急診室中出來,那一句很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猶如五雷轟頂,轟炸着南紓的大腦,她張了張嘴,幾次都沒有說出一句話,江瀝北看着她,急忙扶住即將摔到的她,她猛然的推開了江瀝北的手,朝大夫的放向奔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