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1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19字體大小: A+
     

    119

    那一天晚上南褚一晚上都沒有睡,南紓和江瀝北睡去之後,他坐在書房靜靜的不知在記錄着什麼東西,江瀝北看着身旁的南紓熟睡,躡手躡腳的起來去到了書房,黑暗中,南褚坐在書桌前,沒有開燈,只有暗黃色的檯燈照射在桌上,他的身影在黑夜中一片寂滅,帶着無數的蒼老。

    江瀝北的心思一沉,推門進去之後輕聲喚道:“爸爸。”

    南褚望着進來的江瀝北,並沒有回話,只是輕聲說道:“你怎麼起來了?”

    “我過來陪爸爸說說話。”江瀝北說着泡了兩杯清茶放一杯在南褚的身前。南紓望着暗光中的江瀝北,他的神情似乎不是很輕鬆,詢問道:“你有話想和我說嗎?”

    “我確實有很多的話想要問爸爸,也想知道是怎麼回事。拘”

    “你說,我能告訴的,都告訴你!”南褚的話語中總是帶着一股滄桑之意,就如千帆過盡後的平淡,本應該是歸屬的季節,卻不知身後的人窮追不捨,那個盡也永遠都沒有盡頭。

    “其中有一年,我看到您去南城了,可是卻發生了車禍的。”江瀝北的話落,南褚停留在杯口的手指微微一滯,沉默了良久之後,才說道:“是。罩”

    江瀝北聽着南褚的話語,不知該如何往下說,許久之後只聽南褚說道:“當年,南紓的母親走了之後,我的腿犯病,阿南犯傻,去黑市打黑拳,她的青蔥歲月,不應該是在那樣的環境中的,可是讓她跟着她的母親去南城,她又不肯聽話,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只有我不見了,她才能好好的跟着她母親,儘管關係好,但是我也知道她至少可以好好的學習生活。”南褚的話語落下,江瀝北迴道:“所以,當年你是因爲想要送走阿南纔會消失的。”

    “是。”

    “可是後來呢?發生了什麼?”

    南褚扶着輪椅,緩緩的走了過來,面對着江瀝北,沉聲說道:“我把阿南交給你,永遠也不要讓她回曼谷了,後來發生的事情,實在了太多了,三十年前,那就是禍根,不是爾虞我詐,是鮮血的教訓!你應該會關注政治時報,你也應該很清楚,當前泰國的局面很不穩,稍有不慎,就是顛覆性的局面。”

    “阿南和瑪莎是什麼關係?”江瀝北簡潔明瞭的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南褚望着他,回道:“姐妹。”

    “親姐妹?”

    “不是,瑪莎的父親是阿南的叔叔。”南褚說完,江瀝北的心一驚,還有下午接到的那個電話,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預感,再看南褚今晚交代的事情,眉心緊鎖。

    “我們明天就走,天一亮就離開這裏。”

    江瀝北說完,南褚卻笑了起來,說道:“我很喜歡這片土地,我也想留在這裏,當年就是因爲來到這裏遇到南紓的母親,如今多年後,我們都不是原來的模樣了,有些事情,過了就過了,想着不後悔,卻還記得。”

    江瀝北看着南褚,沉聲說道:“爸爸,爲了阿南,你必須跟我們走,並且,這麼多年,阿南唯一的親人就只有你了,我不想看見她傷心,您放下,我一定把事情處理妥當。”

    南褚的笑,帶着塵世的落幕。

    江瀝北迅速的給邵凱打了電話,江瀝北是溫文爾雅的人,人前人後,幾乎從不暴露他的狠戾,但是隻有一個人,他傾其所有,誰都不能觸碰,那就是南紓。

    翌日清晨,邵凱便趕到了西藏,南紓和江瀝北準備去領證,可是還沒有到民政局,就接到了邵凱的電話,說南褚去寺廟了,出家!

    南紓怎麼可能會同意,沒有領證,便匆匆趕了過去,過去之後,南褚已經是紅袍加身,他依舊坐在輪椅上,南紓跪在他的面前,她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我已長大,你還未老,我有能力報答,你依舊健康!可是如今,你都不告訴我,不和我說一下,你就自己做出了這樣的決定,爸爸,你不覺得會讓我很傷心嗎?”

    南褚望着她的目光平靜,眼神更是平波無瀾,在他的眼中已經找不到了寵愛的影子,南紓的心中一陣滯痛,她想不通啊,想不明白啊,南褚爲何會做這樣的決定,這麼多年,她有多少日子是靠着記憶生存,是記着他的話一步一步的走過來的,他還活着,卻要做出如此殘忍的割斷。

    南褚告訴南紓,只有覺悟,纔可以給那些無處安放的日子找到歸宿;只有覺悟,才能改改給斑斕破碎的生活,找到依靠!他話裏話外,就是告訴南紓,這纔是歸屬!這纔是歸屬!

    南紓看着那些金光閃閃的佛像,忽然間覺得很諷刺,前些日子,她還在這裏許願,惟願歲月安好,親人健康無恙。

    是,如今一切都好,只是南褚皈依佛門,並且斷了父女關係!

    南紓最痛的是南褚說:“以後,我便不是你的父親了,你有任何事情,都與我無關,而我,就是這佛門中人了,斷了一切紅塵。”

    “親情,是可以斷的嗎?”南紓噙着眼淚,淚眼婆娑的望着南褚問道。

    南褚說:“我們本無血緣關係。”

    她的眼

    tang淚就伴隨着南褚的話語撲通的就掉了下來,砸在了地上響徹了整個大殿!

    是啊,她不是他的女兒,卻因爲她的緣故,他從神壇上摔下來,下身癱瘓,一輩子都再也回不到舞臺上去,卻也因爲她,他帶着一家人躲躲藏藏,甚至被人逼得一無所有,清貧如洗!

    這麼多年,他們的不幸,都只是因爲她這個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女兒。

    那些年,那麼苦,那麼痛,都沒有把她丟棄,如今一切安好,南褚卻說,他們沒有任何關係。

    南紓怎麼會相信,可是站在一旁的大師卻來到了南紓的身前說道:“女施主,先生多年前就曾來過了,只是那時你還小,如今看到你幸福了,不用他擔心了,他做出這樣的選擇也是跟隨着自己的心的,女施主應該要諒解。”

    南褚信佛,南紓一直都知道,可是如今這樣的情景,南紓是一千個一萬個,都不曾想到!

    那一天,南褚留在了那兒,江瀝北帶着南紓走了,可就是從寺廟回到住處,坐在車內,受到了槍擊,擊碎了車窗,江瀝北的眼疾手快按下了南紓的腦袋,手臂上有了擦傷。

    此時的南紓,還在悲痛中沒有走出來,卻差點丟了命!

    valery坐在南紓和江瀝北的中間,邵凱在前面開着車,一瞬間,南紓只聽到車窗爆碎的生意,還有外面人羣凌亂的嘶吼聲,其他的再也聽不見。

    “快走,直接去機場!”江瀝北把南紓和valery護在了懷中,valery輕輕的擦去南紓臉上的淚,靜靜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江瀝北的神情,帶着陰狠的寒冷。

    南紓猛然擡頭說道:“護照什麼都沒有帶,去哪兒?”

    “我已經帶了,東西會有人收拾,我們得快速離開。”他的話語中帶着說不出來的沉穩,似乎是一切都竟在掌握之中。

    邵凱開着車,飛一樣的直奔機場,幸好,江瀝北先有安排,南紓望着江瀝北有條不紊的喊着邵凱直奔機場,看着一切都放在包裏的東西,她看着江瀝北,問道:“你是不是早知道?”

    “我只是感覺要出事,來人是誰並不清楚!”

    “我已經帶了,東西會有人收拾,我們得快速離開。”他的話語中帶着說不出來的沉穩,似乎是一切都竟在掌握之中。

    邵凱開着車,飛一樣的直奔機場,幸好,江瀝北先有安排,南紓望着江瀝北有條不紊的喊着邵凱直奔機場,看着一切都放在包裏的東西,她看着江瀝北,問道:“你是不是早知道?”

    “我只是感覺要出事,來人是誰並不清楚!”

    “我已經帶了,東西會有人收拾,我們得快速離開。”他的話語中帶着說不出來的沉穩,似乎是一切都竟在掌握之中。

    邵凱開着車,飛一樣的直奔機場,幸好,江瀝北先有安排,南紓望着江瀝北有條不紊的喊着邵凱直奔機場,看着一切都放在包裏的東西,她看着江瀝北,問道:“你是不是早知道?”

    “我只是感覺要出事,來人是誰並不清楚!”

    “我已經帶了,東西會有人收拾,我們得快速離開。”他的話語中帶着說不出來的沉穩,似乎是一切都竟在掌握之中。

    邵凱開着車,飛一樣的直奔機場,幸好,江瀝北先有安排,南紓望着江瀝北有條不紊的喊着邵凱直奔機場,看着一切都放在包裏的東西,她看着江瀝北,問道:“你是不是早知道?”

    “我只是感覺要出事,來人是誰並不清楚!”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