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愛到空氣中有沒有你都不一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愛到空氣中有沒有你都不一樣字體大小: A+
     

    愛到空氣中有沒有你都不一樣

    南紓的心情最近都很好,她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媽了,可是還依舊像一個孩子,江瀝北只得把她帶離廚房,她走到了陽臺上,推開了窗戶,趴在窗上,微風吹過,她的髮絲在風中飄揚,陽光灑在她的身上,一動一靜都形成了一副畫。

    南紓望着白雲脫離了藍天獨自漂浮,此刻的她站在離天堂最近的土地上,呼吸着稀薄的空氣,路過一座座寺廟,看到了最純真的笑容,江瀝北就在身後,永遠都不會走開,沒有過去,沒有傅家,沒有江家,沒有繁碎的工作,沒有了城市的浮華,似乎一切都歸於了平靜,她的心一點一滴的定了下來,原來這就是有家的感覺。

    男人三十而立,女人三十該歸家,這似乎是鬱清歡的道理,可是南紓在這一刻忽然間有了這樣的感覺。

    從來到西藏,這麼久的時間,他們從不理會工作上的任何事情,就像是過着與世隔絕的生活。

    忽然間接到柳傾白的電話,南紓恍惚了一下,其實,她應該和江瀝北商量一下,畢竟江瀝北知道這樣的生活,所以肯定不會說回去的事情腑。

    南紓緩緩的轉身,背靠着牆壁,望着江瀝北在廚房中的身影,她的眼角帶着淡淡的笑意,這樣的場景,暖了所有餘下的時光。

    江瀝北準備好早餐,兩人面對面的坐着,南紓幾次欲要說話都有些不忍說出口,她真的很貪戀現在的時光,她也害怕回去之後,一切都變了模樣,江瀝北看着她有些出神,問道:“怎麼了?取”

    “沒有。”吃完早飯,江瀝北收拾碗筷,她卻小跑上樓,走進了洗浴室刷了牙。

    兩人一起坐着看了看電視,電視中正在播放佳期如夢,一個臺灣言情劇,平日裏,江瀝北是不會看這類型劇的,不過南紓偶爾會看看,就權當是陪着她了,南紓躺在沙發上,頭靠在江瀝北的腿上,她雙腿蜷縮,靜靜的看着電視,正在播放到南紓得了絕症的那端,她的眼淚打溼了江瀝北的褲子,江瀝北輕輕的把手放在她的肩上,靜靜的摟着她。

    有些愛來得太快,帶着毀滅的氣勢壓倒了一切,誰也不知是誰入了誰的局內,畫地爲牢,固步自封。

    南紓難得感性,她認爲最美的事情就是相守,只要愛還在,只要你們還能呼吸着同一片空氣,就要珍惜。

    南紓嗜睡,忽然間變得有些不正常的愛乾淨,她經常會做了重複的事情,江瀝北總覺得她這麼愛睡覺和這裏的氣候有關,應該去醫院看看。

    不知是什麼時候睡着了都不知道,醒來的時候,她的腦袋有些眩暈,看了看時間,起身朝外面走去,屋內沒有了江瀝北的身影,走到了外面的陽臺上,看到了江瀝北在院裏拿着水管給那些紫鳶花澆水。

    南紓看着掛在一旁的衣服,是江瀝北洗的吧,南紓靜靜的望着他,他換了白襯衫和黑色的西褲,赤着腳走在石板上,褲腿被捲了起來,儘管如此,依舊是優雅的,不過多了一絲淡淡的平凡。

    南紓雙手環胸,身子微微傾斜,靠在一旁的窗櫺上,呆呆看着江瀝北的眼神中不知什麼時候覆滿了氤氳。

    手機上有消息響起,她打開一看,是柳傾白更新了微博,她說:“看着你專注的背影走在這擁擠的人羣裏,我的心忽然間被觸動,突然間想愛你。”

    南紓輕輕的念着,心中忽然間無數的感傷,這是許茹芸的一首歌,在她綿長空靈的聲音中,帶着難以形容的觸動,被柳傾白改了順序,就這樣說了出來,可是南紓忽然間有些心悶,就想起了那句愛到空氣中有你沒你都不一樣,千頭萬緒的涌上心頭。

    江瀝北感覺到南紓的目光,緩緩的轉身,就看到她站在陽臺上,目光中帶着柔和的眷戀。

    “醒了?”江瀝北問道。

    “嗯。”南紓應着,緩緩的轉身朝樓下走去。江瀝北見南紓下來,也收拾了東西,走了進去。

    一直到下午,南褚和valery都還沒有回來,南紓給打了電話,可是手機一直都是關機狀態,她耐着性子等着,只是心中泛起了不安,這才幾個月的時間。

    等到了下午五點多,江瀝北接了一個電話就朝外面走去了,南紓遠遠的看着他的神情似乎是有些不對勁,繼續打着電話,還是關機。她根本不知道南褚要娶禮佛,也不知道要去那一座寺廟。

    江瀝北掛完電話走過來的時候,見南紓望着他的目光怪異:“怎麼了?爸爸打電話來,他們六點多才能到家。”

    “剛纔電話是爸爸打得嗎?”

    “對,說是手機沒電了,公用電話打的。”

    江瀝北的神情話語,沒有一處不對,只是南紓的心卻隱隱的不安了起來,瑪莎的話語還在她的耳邊響起,或許,他們不應該繼續住在這兒了。

    只是心中想着,江瀝北看着她心緒不寧,沉聲安慰道:“在想什麼呢?一會兒就到,別擔心,咱們去路口等。”

    說着彎腰拿起了沙發上的外套,給南紓披上,牽着她緩緩的朝十字路口走去,南紓的手指冰涼,江瀝北微微蹙眉,輕輕的牽過另一隻

    tang手,合在手心,呼着氣輕揉着她纖細的雙手。

    南紓靜靜的看着他,猛然放開他的手,撲在他的懷中,低聲呢喃道:“也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裏感覺空空的,似乎是什麼東西消失不見了一樣。”

    她的話落,江瀝北的十指緊握,在南紓看不到的地方,眼中的狠戾一閃而過。但他還是話語溫和得毫無異樣的說道:“你是覺得無聊了吧,明天找點事情做做就好了。”

    南紓輕輕一笑,或許是吧,可是那樣的感覺真的太強烈,強烈到她覺得心中窒息。

    在黃昏中,站在十字路口,等待着。微風襲來,帶着透心的涼,江瀝北輕輕的擁着她,直到看到南褚和valery出現,遠遠的看着遠處的身影,她忽然間掙脫了江瀝北的手臂,朝南褚的方向飛奔而去。

    南褚看着飛奔而來的身影,他那雙飽滿滄桑的眼睛有些溼潤,他身爲父親,給她的太少太少,所以,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他都是那麼心疼這個女兒,竟然她和他毫無血緣關係,可是他知道,他的這一輩子,只有這麼一個女兒。

    valery看到南紓,眼睛中閃過一絲光亮,大聲喊道:“媽媽。”喊着就撲進了她的懷中,南紓抱着valery,在看着坐在輪椅上的父親,嘴角微微的揚起,輕聲喚道:“爸爸,我推你。”她一隻手摟在valery,一隻手推着南褚,江瀝北急忙迎了過去,抱過valery。

    那一天晚上,valery睡下了,江瀝北和南紓就這樣靜靜的坐在客廳,南褚忽然間開口說道:“你們倆,明天去把結婚證領了吧。”

    南紓微愣,這事情本是在自己的計劃之內,不曾想到會被南褚提了出來,江瀝北點了點頭,說道:“好的,爸爸。”

    “我今天去順便給你們看了看日子,明天不錯,阿南,你性子倔,以後成家了,你看valery都這麼大了,要學會退步,有些時候,退一步才能走得更遠。瀝北,我把阿南交給你,你要一輩子護着她,愛着她。”南褚的話說得簡單明瞭,可是南紓卻蹙了蹙眉,這像是交代什麼似的,於是說道:“爸爸,我知道,再說,就算是嫁人了,我也還是爸爸唯一的公主不是!”

    “是,一直都是。”南褚輕聲說道,江瀝北說去泡茶,端着杯子走開,南褚望着南紓,目光深切的說道:“阿南,爸爸對不起你,若是知道,後來的你吃了那麼多的苦,爸爸絕不會讓你離開,是爸爸的錯。”

    南紓抿着嘴脣,回道:“爸爸,是我的不好。”

    “有些事情,難得糊塗,不用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我看他很心疼你,也很愛你,爸爸對你很放心,結婚之後,好好的生活,我知道,你到現在對你母親心中都還存有怨,但是這是她的選擇,這麼多年了,她很幸福,這就很好了。”提到鬱清歡,南褚的目光中總是一片寂滅,說不出的悲涼,南紓的心忽然間就像被刀割了一個口子,血淋淋的,說道:“可是爸爸不幸福。”她的聲音低沉,淡着薄涼。

    “爸爸能夠看到你和她都幸福,也就一切都好了。”南褚說完看南紓的面容,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以後好好的,爸爸就放心了,關於曼谷,就不要回去了吧,爸爸知道這對你不公平,可是你要知道孰輕孰重,就算得到了名和利,最後還是歸於平凡,何必要去走那一遭,所以那兒沒有什麼可留戀的。”南褚的話裏有話,南紓卻感覺要出了什麼事情一般,所以心中的感覺太難受。

    “以後爸爸在那兒,我們就跟着爸爸去哪兒,女兒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所以爸爸不用擔心,要是我想要,我早就留下了。”南褚聽着南紓的話語,點了點頭,說道:“記着你說的話。”

    “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