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15 瀝北我們結婚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15 瀝北我們結婚吧字體大小: A+
     

    115.瀝北,我們結婚吧

    兩兩相望,盡在無言,南紓的目光當中多了太多看不清的東西,但是江瀝北明白,她在心疼,在愧疚,可是這一切,都是已經註定了的事情,便再也沒有辦法去改變。

    日子平瀾無波,但是valery總能在任何的場合看到南紓總是在不經意間發呆,癡癡的看着江瀝北的背影,他總感覺是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是又不好問詢,其實這樣也好。

    南紓和鬱清歡打電話的第三天,南紓接到了宋懷錦的電話。

    她看來屋內的三個男人,緩緩的退出了屋門,站在陽臺上,接起了電話。

    電話中的男子,似乎是變了不少,他的話語帶着陰沉,她和宋懷錦之間,永遠都不知道到底是誰欠了誰。

    “瑪莎今天把文件給我了。”宋懷錦說。

    南紓沉默了許久,回道:“那就麻煩宋先生簽完之後給我的律師。”聽着南紓的話說得沒有任何感情,他披着黑色的大衣,靜靜的坐在了鞦韆上,失神的看着遠方。良久之後,南紓聽到他說:“好!”

    就那麼的一個字,讓南紓驚愕了片刻,似乎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宋懷錦就這樣的同意了,甚至沒有問任何一句話,南紓心想,按照宋懷錦的性子,南紓以爲會多一番糾葛的,特別是他一定不會爲了成全她而放手的。

    “謝謝。”南紓脣角蠕動,淡淡的說出了這樣的兩個字,飽含了太多的意思在裏面。

    宋懷錦看着遠方,忽然間很想問南紓,若是沒有江瀝北,她會選擇他嗎?可是他深深的明白,他一分一秒都不曾在南紓的心中,南紓身旁的任何男人,都比他的分量中,傅雲琛欺負她,但是同時也保護她,江瀝北棄了她,但是她愛江瀝北,就連那個沐雲帆,短短的兩年,他也是南紓心中的親人,只有他,什麼都不是,他又很想問她,恨不恨他?可他終究是沒有問出口。

    只聽南紓輕聲說道:“我不恨你,但是也不愛你,宋先生,就當我們從來沒有認識過。”

    他沒有問,可是她已經說了,宋懷錦此刻才感覺到心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疼得無以復加。

    不恨亦不愛,那就是陌生人,還有什麼比你愛了十多年,找了十多年,等了十多年的人說就當我們從沒有認識過更殘忍跫?

    南紓許久都沒有聽到宋懷錦的回話,看着夕陽就要落下,餘暉透過玻璃灑到她的身上,不知爲何,南紓的心中彷彿被染上了塵埃一般,如今就是塵埃落定,就這樣走到了盡頭,歲月依然安好,他們卻都是斑斕破碎,僅剩餘生要拿來療傷和溫暖彼此。

    南紓緊緊的握着電話,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感覺背後一陣溫熱,是江瀝北給她披上了外套,他靜靜的看着她,沒有說話,南紓微微一笑,對於任何的祝福,南紓都從不吝嗇,可是關於宋懷錦,既然當了陌生人,那就很多話都沒有必要說了,南紓知道,她以後會有江瀝北,江瀝北也有她,想了片刻,欲要開口,就聽到宋懷錦說:“祝你幸福。”話落,只聽見電話那端嘟嘟嘟的聲音,她不矯情,可是心中卻有些南紓,轉身環住江瀝北的腰,緊緊的抱着他。

    她聽見江瀝北說:“我們會好好的。”

    宋懷錦掛了電話,看着夕陽西下,他的傷還沒有好,只是能夠起身了,能夠慢慢的活動,看着手中的文件,他的眼睛酸澀,人生有幾個十年可以蹉跎?有幾個十年可以等,曾經以爲有一絲希望,就可以強求,總有一天,她會愛上他,會把留在心中的人換成他。他那麼不顧一切,不擇手段的只爲了留下她,可是就算有了那一紙婚書又如何?還不是依舊於事無補!

    他恍惚記得第一次遇見南紓,是因爲她被傅雲琛欺負扔在了路邊,他想送她回家,她卻沒有告訴他真是的地址,送她到了江家大宅外面,隨後跟隨在她的身後看着她走進那間小小的旅店,他總以爲守着她,等她長大,那個時候的她總感覺還是那麼小,可是從不曾料到,她還未長大,就已經被別人牽走,她愛的那個男子,沉默寡言,看着那麼高傲無比,他更相信自己能夠給她溫暖,只是無論那個人怎麼傷害了她,她還是依舊不曾改變過。

    本以爲,那一張照片能夠帶她回來,卻從不知,她本不弱小,只是習慣了隱藏自己的棱角,發起狠來,絲毫不必男人,她對他沒有絲毫的情,所有下手也不留任何餘地,他長着麼大,也從沒有被任何人打過,可是那天的南紓手中拿着槍,她甚至恨得想要殺了他。

    都已經這樣了,她這麼想走,就走吧。

    他緩緩的在那份文件上籤下了宋懷錦三個字的時候,感情似乎是有一樣東西永遠都回不來了一樣,用很的缺失,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填補。

    瑞麗第一次看着宋懷錦坐上那個鞦韆,但是他受了傷,整個人看起來都異常的落寞,平日裏意氣風發的男子,出去了一趟回來就全然改變了,雖然很多的東西都本不是她的奢求,可是她卻心中泛酸。緩緩的走了過去,宋懷錦簽完文件,便把文件遞給了她,說道:“送去給公主殿下吧,若是你想回宮裏,也就回去吧,這裏已經不需要等任

    何人了。”

    也就是此時,瑞麗看到了不遠處站着的那個女子,穿着接近十五釐米的恨天高,上面穿着白色寬鬆的襯衫,下面穿着緊身的牛仔褲,一頭酒紅色的長髮紮成了一個馬尾,手上拎着一個大大的包,有些不修邊幅的模樣。

    瑞麗有些心驚,這個女的是怎麼進來的,待她走進了細細看去,才知道爲什麼這人能夠走進來。

    晚餐已經準備好了,江瀝北牽着南紓緩緩的走進屋,南褚看着眼前的來那個人,眉眼間都是笑意,吃過晚飯,valery在看電視,南紓收拾了碗筷走進廚房,準備洗碗就被江瀝北搶過:“我來洗,你去陪爸爸。”

    南紓也沒有爭執,就讓他洗,只是聽着水嘩嘩的響聲,還有瓷碗碰撞的清脆聲,這纔是生活的聲音,南紓忽然間抱住了江瀝北的後背,輕輕的靠在他的背上,呢喃道:“瀝北,我們結婚吧。”

    江瀝北拿着盤子的手微微一滯,屋內的空氣似乎都停止流動了一般,就只剩下了流水的聲音。

    南紓心中有些不安,她這樣忽然間和江瀝北說這樣的事情,江瀝北肯定會感覺到突然,畢竟前幾天她還是那麼牴觸,如今忽然間說要結婚,他會怎麼想。

    他放下了手中的盤子,緩緩的回過身子,說道:“去外面等我。”

    江瀝北的話語有些嚴肅,南紓的心中忽然間有些忐忑,他這是不打算答應她嗎?雖然心中想,可是看水池內的水都流滿了,還是走了出去。

    江瀝北收拾好廚房,慢步走了出來,南紓坐在沙發上回頭望着她,目光有些滯然,只見江瀝北走到她的跟前,牽起她的手,對着南褚說道:“爸爸,我們出去走走。”

    南褚點了點頭,笑道:“去吧。”

    南紓起身跟在江瀝北的身後,緩緩的走了出去,出門一陣涼風襲來,江瀝北把外套給她披上,兩人緩緩的朝廣場那邊走去。

    江瀝北一路都沒有說話,南紓的心中一陣緊張,他什麼意思?不答應嗎?

    “言清給我打電話了。”沉默中江瀝北的聲音緩緩的響起。

    南紓的腳步一滯,說道:“是讓你回南城嗎?”

    “不是。”

    南紓抿着脣,低下了頭,眼睛一陣酸澀,她就知道,言清肯定會和江瀝北說。她站在原地,越發的覺得心疼了起來。

    江瀝北拉着她,沉默了許久才說道:“求婚這樣的事情,還是讓男人來做纔好。”

    她猛然的擡頭看着江瀝北,他幽深的眸光中泛着暖,是她一輩子都依戀的顏色,漫天的星空下,沒有鮮花,也沒有煙花,但是她聽見江瀝北說:“阿南,嫁給我好嗎?”

    南紓看着單膝跪下她面前的江瀝北,看着他拖在手中的鑽戒,南紓忽然間被難以言明的情緒籠罩,眼淚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散出淡淡的氤氳。

    一個人需要隱藏多少祕密,才能巧妙地度過一生,這佛光閃閃的高原,三步兩步便是天堂,卻仍有那麼多人,因心事過重,而走不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