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11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11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9字體大小: A+
     

    111.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9

    夕陽,總是帶着落寞,也有人說,這是回家的徵兆。南紓以前從來不覺得這是回家的徵兆,以前她總是喜歡坐在假山上看夕陽,喜歡一個人呆着,鬱清歡就遠遠的看着她,手中拿着攝像機,給她拍了很美很美的照片,看向落日不見,她會拿着一件外套披在南紓的身上,隨後說道:“天黑了,我們回家吧。”

    在南紓的記憶中,南褚也會拿着一件披肩,溫柔的披在鬱清歡的肩上,然後牽着她的手回屋,看會兒電視劇,或者看着她跳會兒舞蹈,練會兒鋼琴,然後美美的睡去,那樣的日子已經是埋在記憶深處的夢。

    南紓跟隨在瑪莎的身後,瑪莎的步伐不快不慢,南紓自己卻帶着莫名的恐慌,不知道是什麼作祟,這麼多年,十年前鬱清歡告訴自己南褚已經去世了,十年的荒蕪和孤獨和疼痛,化作無數的希冀存入了眼中和心裏,十三年,應該是十四年了吧,南紓細細的想,從南褚消失不見了,她在北城那麼無助的找他,從那個時候起,她後來就再也沒有見過南褚了,捏着手中的照片,南紓的手心漸漸的溢滿了汗漬,一陣潮溼。

    十四年後,父女重逢,南紓心中的感覺無法形容,她都想過無數的話放在嘴邊,她又很多很多的話想要和他說,她有很多的話想要告訴南褚,她想要告訴他他已經當姥爺了。

    可是當後來,瑪莎頓住了腳步,回頭看來南紓一眼,就轉身離去,南紓看着湖岸邊上坐在輪椅上的男子,他的頭髮已經半白,南紓就那樣的看着他的背影,眼淚啪嗒的就掉了下來,原來一切都只是她的想象,當她親眼見到的時候,她發現什麼話她都問不出來,也說不出來播。

    南褚應該是感覺到了身後的目光,他緩緩的轉身,瑪莎說要帶一個人來見他,問他見不見?南褚說:“在這個世界上,還能來見他的人已經是沒有了的吧。”

    瑪莎說,叔叔,她應該是很想你的跫。

    那個時候南褚就知道,南紓來了。

    十四年的不見,南褚看着站在遠處亭亭玉立的女兒,十四年前,她很瘦,很小,可是如今,她只是比以前高了一些,還是那麼瘦,還是那麼小,面容還是記憶中的模樣,南紓靜靜的看着南褚的面容,就那麼無聲的看着,南紓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緩緩的蹲在了南褚的面前,失聲喊道:“爸爸。”

    一聲爸爸,她的淚水就像是破了堤的河水,一涌而出。她趴在南褚的腿上,南褚輕輕的拍着她的背,就像小時候一樣,這樣的動作就能夠讓這麼都年的孤單都消逝。

    南紓不知道哭了多久,當天晚上,瑪莎送着他們去到了曼谷機場,南紓訂了機票,當夜離開。離開之前,她請律師擬了一份離婚協議書,簽了字留給了瑪莎,讓她代爲轉交給宋懷錦。

    南紓離開得太快,讓桑雅感覺有些措手不及,南紓還在候機室,就接到了桑雅的電話,南紓看着手機屏幕,本來還不想接,卻聽到南褚說:“接吧,有什麼事情說清楚的好。”

    南紓接起了電話,聽見桑雅說:“怎麼這麼快就走了?決定好了嗎?”

    聽着她的話語,南紓有些意外,平靜的回道:“我想和爸爸出去走走,我們分開了那麼多年。”南紓話語的一絲很清楚,就只是出去走走,她沒有告訴桑雅,她不會回來了。

    桑雅是一個聰明的人,她很清楚南紓的個性,就算南紓不說,她也會知道南紓離開就不想回來了,可是命運讓她們糾纏到了一起,所以南紓會回來的,她篤定。

    “也好,陪着親人很重要,南紓,希望你幸福。”桑雅的話語中帶着淡淡的平和,似乎對南紓說的這些話都是真心話。

    “桑雅,我幫不到你了,很抱歉。”南紓想了又想,才說出這句話。

    “那是我的事情,本就和你們無關。”桑雅說的這句話是真心話,

    南紓的心中涌出一股異樣,不管是什麼樣的感覺,她都不用去理會,就在此時,聽到廣播裏面開始播着開始檢票登機。

    “對不起,桑雅,我走了。”南紓說。

    “嗯。”

    南紓掛了電話回頭,看着南褚正目光平和的看着她,她的嘴角微微上揚,南紓曾想起那麼一句話,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是,我已經長大,你還未老,我有能力報答,你仍然健康。這一刻,南紓的眼角有些酸澀,輕聲說道:“爸爸,我們走。”

    是飛往西藏的航班,南紓在那兒安置了一處房產,是想要自己療傷所用,從沒有奢望,會和父親一起回到那個聖潔的地方,那個充滿了藍天百雲,那個乾淨祥和的地方。

    南紓推着南褚的輪椅,緩緩的檢票登機,南紓細心的照料着南褚,南紓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南紓回頭緩緩的一笑,但這安靜的幸福感。

    “爸爸,你累嗎?你先休息,到了我喊你。”南紓說着把手中的溫水遞給了南褚,南紓接過,伸手給南紓捋了捋落在額頭前的髮絲。

    “阿南,你長大了。”他的話語中帶着寵愛,是父母對兒女天生的寵愛。

    南紓仰頭,看着

    南褚的目光還依舊像一個孩子:“爸爸,我還是你的小女兒,還是你掌心的公主。”

    父女間的話語平淡溫和,長輩眼中的寵溺和晚輩眼中的依戀。讓身旁的很多人都看癡了,不知爲何,他們的眼角溼潤,可能也是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或者自己的兒女。

    南褚望着南紓的面容,心中苦澀,聽聞了很多南紓的事情,他爲人父,卻沒有照顧好南紓,甚至缺席了那麼多年,若是南紓知道當年是因爲鬱清歡讓他躲起來,爲了讓她知道她沒有了家人只能跟着鬱清歡走,他只是想着南紓跟着鬱清歡會過得好一些,畢竟這個年齡裏,她需要上學,需要好的生活,需要朋友,而不是每日陪着他藏在那個平民窟,她才十幾歲。

    南紓一直沒有問,但是南褚知道,她的心中有很多很多的話想要問,只是害怕了而已。

    父女並排而坐,南紓撒着嬌,輕輕的握着南褚的手,靠在南褚的肩上,她靠得很輕,只是想要依戀父親。

    南紓睡着了,嘴角微微的揚起,夢很美,現實也很美,她夢見了小時候,夢見了鬱清歡和南褚,都是美好的,夢見了江瀝北,和傅家的人,夢見了青蔥歲月,那個好長好長。但是她覺得一切都好。醒來的時候還天剛剛亮,日出還未來,南褚靜靜的看着她,輕聲喚道:“丫頭。”

    “爸爸,天亮了,我睡得好沉,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一切都好。”

    南褚的嘴角倒着笑意,回道:“爸爸希望你永遠都好。”

    “有爸爸陪着我,一切都很好。”

    這麼多天,南紓一直都在靠吃安眠藥入睡,唯一一次,是因爲南褚在身旁,坐在飛機上都睡得這麼沉。

    父女倆就這樣靜靜的看着日出的到來,看着陽光灑進機艙,南紓聽到南褚說:“爸爸聽說你把孩子留在了南城。”

    南紓微微一滯,點了點頭。還沒有開口,就聽到南褚說:“可以的話,喊着他帶着孩子一起過來,爸爸還沒有親眼見過他。”南褚口中的這兩個他,不是同一個人,是valery和江瀝北。

    南紓點了點頭,說道:“好。”

    下了飛機,安置好一切,南紓給傅安安打了電話,讓幫忙把valery送到西藏來,傅安安說她最近有新戲要拍,恐怕來不來,江瀝北會送他過來。”

    南紓雖然不想再和江瀝北有太多的牽扯,不知道他會不會來,想要告訴南褚她和江瀝北的事情,卻總是左右不知道怎麼開口,她總覺得南褚會很失望很失望,所以一直沒有說。

    所以當南紓做好了早餐,南褚推着輪椅緩緩的走到了桌椅旁,屋外的門鈴聲響起,南紓小跑而去,以爲是隔壁鄰居的阿姨纔會這麼早,沒有想到打開門的瞬間,南紓就看到站在面前一大一小的人兒。她微愣着,卻聽到南褚喊道:“是他們爺倆到了嗎?怎麼還不進來?”

    聽到南褚的聲音江瀝北微微一滯,擡眸望着南紓,卻也看到了那個坐在輪椅上的老人,看到南褚的面容的時候,江瀝北整個人都呆住了,他不相信的,人死了怎麼可能復活呢?怎麼可能呢?除非當年來南城的不是南褚,亦或者,這個男人不是南褚?

    可是,南紓自己的父親,她還認不出來嗎?眼前的人就是南褚,如假包換!

    “媽咪!”valery輕喚的聲音中帶着淡淡的委屈,南紓的心中微疼,蹲下去抱起了他,對着江瀝北說道:“進來吧。”江瀝北是帶着行李過來的,他可不打算送valery過來就一個人打道回府了!

    江瀝北把行李放在一旁,跟着南紓一起走了過去,南褚望着江瀝北和valery,當真很像。

    “valery,這是姥爺。”

    valery嬉笑着,從南紓的懷裏下去,走到了南褚的面前,說道:“姥爺好,我是valery,這是我爸爸,江瀝北。”

    江瀝北挑了挑眉,心中卻嘀咕,艾瑪,兒子,這個可不用你帶着介紹的。江瀝北想歸想,對着南褚微微頷首,很正經的說道:“爸,我是江瀝北!”

    他斗膽喊了爸,南紓蹙眉,valery驚奇,南褚卻是神色平淡的望着江瀝北,說道:“大早的趕過來累了吧。”

    “不累,爸。”

    南紓不確定南褚是不是知道她和江瀝北的事情,可是眼前的情況,她似乎不好解釋,也就這樣吧,過些天再說也沒事。

    桌上只放了兩套餐具,南紓看了一眼,就朝廚房那邊走去,只見江瀝北拉住她的手說道:“我去弄,你坐着。”

    南紓也沒有說什麼,valery還拉着她的小手指,她看來江瀝北一眼,只見他已經踏出去了腳步,留下了背影,南紓蹲下身子,抱起了valery坐在南紓的身旁,放下valery,南紓給南褚盛粥,valery帶着些好奇看着南褚,只聽南褚輕聲問道:“可有什麼不同?”

    “有,就是媽媽很開心。”

    valery的回答和當年南紓的回答一樣的,當時南紓這樣看着南褚的

    時候,南褚也曾問過南紓這樣的話語,當時鬱清歡在插花,南紓說,就是媽媽看着很幸福!

    這就是親情,不能捨棄,也丟棄不了,想起鬱清歡,南紓不知道父親的心中還會不會有波瀾,當年在哪深諳的巷子裏看着鬱清歡什麼都沒有帶的走遠,當時目光,讓南紓記憶猶新。

    如今,那麼多年過去了,父親的心境是怎麼樣?

    吃過飯,四個人起了融融的,這纔像是一個家,江瀝北的目光竟然圍繞着南紓,可是南紓總是視而不見,南褚都看在了眼中。

    那一天,大抵是興奮導致,都不累,valery要南紓帶着他們出去逛逛,南紓推着輪椅,只見江瀝北走了過來說道:“你拉住valery,我來推爸爸。”

    “我來吧。”南紓輕聲說道。

    江瀝北靜靜的看着南紓,手已經放在了輪椅上面了,南褚回頭看了看女兒,說道:“讓他來吧。”

    南紓點了點頭,錯不上前牽着valery走在南褚的身側,一家人看上去很祥和,南紓對西藏還是熟悉的,走着的時候,南褚忽然間說:“丫頭,你帶valery去買點零食。”

    南紓先是微愣,隨後便看到了身後的江瀝北,她點了點頭,大抵是南褚有話想要和江瀝北單獨說。

    南紓走了之後,南褚說道:“你應該有很多的話想要問我?”

    江瀝北頓住了腳步,隨後又緩緩的走了起來,回道:“我想問爸爸,是不是多年前去過一次南城?”

    南褚點了點頭,說道:“是。”

    “可是那天出院之後,就回到曼谷了,再也沒能見到阿南。”南褚的話語中帶着的是沉沉的遺憾,江瀝北之所以誤會,是因爲他沒有聽全所有的話語,他也將他所有的疑惑說了出來,南褚說:“那天,我是受了重傷,也因爲如此,雙腿更是嚴重了,以前右腿還是有些知覺的,幾乎都有恢復的可能性,只是那一次車禍,斷送了所有,這些你不要告訴阿南,她倔強,肯定會刨根問底的,你也不要問我了,那些事情都過去了,我也知道你們的一些事情,她是當着我這個老頭子的面,所有什麼都沒有說,一切還得靠你自己。”

    “謝謝爸爸。”

    “我只是希望丫頭幸福一些,我欠她的太多,我也相信以後你不會再負她了。”南褚的話語帶着沉重感。

    “我會努力的,爸爸,不會讓您失望!”

    “好。”南褚的話落,便看到了南紓帶着valery回來了,“姥爺,這個給你。”valery挑了食物放在了南褚的手中,只聽南褚說道:“丫頭,我帶valery去那邊走走,你們不用陪着我了。”說着他轉動着輪椅就朝前面走去,valery跟在身後喊道:“姥爺,我推你。”

    “好。”

    南紓和江瀝北站在了原地,南紓想要追上去,江瀝北猛然的拉住了她的手,說道:“爸爸的意思你還不明白嗎?”

    “是我爸爸哎,江瀝北!”南紓瞪着江瀝北說道。

    江瀝北看來她一眼,說道:“你的不就是我的嗎,我們什麼時候分過彼此?”

    南紓瞪了他一眼,她怎麼會不明白南褚的意思,只是,她真的要這樣嗎,做人這樣反反覆覆的,怕是不好的。

    江瀝北看着她的目光,輕聲說道:“走吧,一起走在。”

    南紓不動,江瀝北霸道的牽過她的手,緩緩的朝上面走去,走到大殿之內,酥油燈在昏暗的大殿內輕燃着,喇嘛在殿內誦經,旁邊一個導遊說這日是釋迦牟尼的生日,許願會百願百靈。南紓雙手合十,亦虔誠的跟在人羣后跪拜磕頭,卻是內心一片空白,一個願望都未曾許下。

    江瀝北就站在身後,他的目光深遠流長......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