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10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10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8字體大小: A+
     

    110.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8

    南紓跟隨着烏恩去到泰王行宮,第一時間去見了瑪莎,南紓來過這個王宮無數次,曾某一刻她以爲,她的一生都不會離不開這個王宮的,因爲她答應了瑪莎,要陪着她一輩子的,可是一輩子那麼長,又那麼的短。

    如今看着熟悉的路,是她們一起走過的年少時光,她早已淪落天涯多少年了。

    瑪莎在玻璃屋內等着南紓,屋內的都是一些花,都是南紓認識的種類,不過這些花都不太好養,南紓微微一笑,這裏是王宮,什麼樣名貴的花會沒有?

    南紓走進門的時候,瑪莎正在拿着剪刀修剪着花葉,其實南紓很難想像瑪莎會是一個有閒情逸致的人,她又太多的事情要做,有太多的事情是必須經過她的手,若不是那些恩恩怨怨,南紓不會不喜歡瑪莎的,相反,她又她自己的責任和擔當,南紓就這一點還比較佩服她,帶着這股子佩服也會帶着心疼,畢竟,不是任何一個女人都需要這麼的辛苦。

    可是在這樣的辛苦上,在這些壓力中,並不一定要做一個狠毒的人,就算是走投無路,她也應該是心存善良的,每一個國民都是她的親人不是嗎?

    南紓發呆的瞬間,瑪莎收起了剪刀,緩緩的走了過來,把剪刀遞給了身後的烏恩,眼看着南紓說道:“來了。”

    南紓點了點頭,嘴角帶着淡淡的弧度:“嗯。”

    “南紓。”

    “嗯。”

    “你恨我嗎?”

    “公主殿下,你呢?”南紓說完許久之後,瑪莎都沒有回答,她背對着南紓透過玻璃看着落日,身形落寞。

    南紓沒有聽到她的回答,繼而說道:“你是恨我的,我知道。雖然我不知道你的恨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可是瑪莎,你就算再恨我,我不會和你搶什麼,我只要他平安喜樂就好,爲人子女,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對不對?”

    “是,爲人子女,這個要求不過分。”瑪莎說着緩緩的轉身,她的目光一片清澈,只是帶着的那股淡漠,深入了南紓的心,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職業裝,看上去幹練利落,南紓穿着一身長裙,帶着休閒的氣息跫。

    “這世間的癡男怨女太多,你母親是,我父王是,可是他們都身不由己。”瑪莎說着輕嘆了一聲望向南紓。

    南紓既然進來了,就確定她一定會聽到事情的真相,會知道那個答案。小時候只是和瑪莎關係好,只是覺得友誼長存,到後來才知道,她們那一股子自來熟的感覺不是來自其他,只是來自血緣關係。

    “你想不想聽一個故事?”瑪莎問道。

    “公主殿下說的故事,我當是洗耳恭聽。”南紓緩緩的應道。

    瑪莎走到了南紓的面前,拉着她緩緩的走出了花房,在花房的外面有着兩個鞦韆,小時候的時候,她們倆累了的時候,總是喜歡牽着手緩緩的來到這裏,坐在鞦韆上,緩緩的蕩着,晚風襲來,帶着微涼,小時候總是瑟瑟抖一抖,然後看着對方淺笑,繼續坐在那兒,如今再涼的風吹來,他們都不會再有曾經的感覺了。

    坐在鞦韆上,兩人都陷入了沉思,南紓在想,這個故事的背後有着什麼樣駭人的祕密,這個王宮帶着什麼樣的血腥才鑄成了如今的光鮮亮麗?

    瑪莎在想,若是沒有當年的那些鮮血,南紓不會顛沛流離,成爲南褚和鬱清歡的女兒,她本應該是公主,是錦衣玉食,是含在手心的掌上公主殿下。

    “你知道嗎?我從沒有想過我忍了這麼多年,我還是會把這個故事告訴你,在我告訴你之前,我曾無數次的想要斬草除根,若是沒有你,我便是唯一一個身上留着王室血液的人,南紓,我曾想着讓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你聽到這個我說這個話的時候,是不是覺得我很陰狠?”瑪莎說得漫不經心,可是南紓扶着鞦韆繩子的手似乎瞬間就變得無力了起來,風漸漸的變得有些大,刮到她的臉上是那麼生疼,她知道她的心中撕裂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傷口,不見鮮血,卻是疼得她幾乎是想窒息,呼吸頓窒。儘管南紓來的時候化了淡妝,可是此時此刻聽到瑪莎的話語,她的臉色還是慘白一片,她微微抿脣,神情漠然,她傷心嗎?她最多也就是以爲瑪莎會恨她,沒想到她真的動了殺了她的念頭。

    許久之後,南紓的耳朵嗡嗡作響,只聽到刮過耳邊的風聲,其他的都不在存在。

    “你恨我嗎?南紓,你告訴我,你恨我嗎?”瑪莎望着南紓的身子,一遍一遍的問着。

    南紓最近微微上揚,自嘲道:“我該恨你嗎?我到底是什麼地方威脅到了你?讓你如此狠心,就是因爲我們長得像?就是因爲.....”南紓沒有把後面的話說出來,畢竟不是聽到南褚的親口承認,她是不會說出那樣的話,她的父親只有一個,就是南褚,她的母親只有一個,就是鬱清歡。畢竟,她和鬱清歡是那麼的相像的,難道是鬱清歡和泰王有什麼關係,亦或者是其他的東西,南紓怎麼能夠猜得到?

    “是因爲什麼?你心中有答案了嗎?”

    “我心中有得只是猜測,算不上答案,公主殿下讓我來這兒

    ,不會只是想要告訴我您曾經對我起了殺念,後來又是因爲什麼讓您放下了殺唸的事情吧?”南紓的話語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冷了幾分,想起來怎麼能夠不夠殘忍,多少年的感情啊,最後她的父親被囚禁,最後她就要淪爲她的槍下物,怎麼能不駭然?

    夕陽的照射下,不少的女傭警衛排成排站在遠處候着,烏恩也在,夕陽灑在南紓和瑪莎的側臉上,烏恩遠遠的望着,夕陽下鞦韆上的兩個年紀相仿的女子,像極了兩個親姐妹一般,那麼相像。

    “南紓,我說我不是囚禁南叔叔,我只是在保護他,你信我嗎?”瑪莎忽然間定定的看着南紓問道。

    “信?是雙方面的,也要公主殿下給我信服的理由纔可以的。”

    “說到底,你還是不信的。”

    “公主殿下有些好笑,說了準備殺了我的,又說是保護我的父親,難道不會讓別人聽了笑掉大牙嗎?你覺得我該信你嗎?你就不要和我兜這些圈子了,直接告訴我今天我能不能帶走我的父親就好了,我雖然好奇我和你是什麼關係,你細細看到沒有,我們真的很像,特別是眉眼間。”

    “是,我們很像,但是我們都不像我們的父親,我們像奶奶,所有人都佩服的奶奶。”瑪莎忽然間接過了南紓的話語說道。南紓有些愕然,瑪莎說的話她沒有聽錯,是她們的奶奶。

    整件事情,就算瑪莎還沒有說,南紓其實心中已經有了大概的輪廓,可是就算她不是在皇宮中長大,就算她是被遺棄的哪一個,可是南褚已經給了她公主的身份了,已經給她一個家了,已經給了她太多的感動了,她能夠承認的父親也只有一個,就是南褚,關於身份,公主也好,平民也好,只要瑪莎能夠放過她們,讓她帶着南褚離開,其他的都不重要,她可以什麼都不知道,也可以什麼都不要,就裝作從來沒有來過曼谷,所以南紓沉默了片刻,繼而說道:“公主殿下不用告訴我我們像誰,你只要告訴我我能不能帶走我的父親就好了。”

    瑪莎對於南紓的冷漠,她心中有些冷,看來她說出那些話之後,南紓當真是對她失望至極了,也好,她本就是需要一個人走下去,無論什麼都是她必須要扛下來的,沒關係,沒有必要去上一秒還告訴她,我要殺了你,下一秒卻說,我們是姐妹,我要你留在這裏陪我,天下本就沒有這樣的道理,況且,若是南紓不想知道當年的事情,也罷。

    “你真的不打算知道了嗎?就只是準備帶走南叔叔?”

    “是!”南紓的回答,沒有任何的停頓,是那樣的堅定。

    “好,但是南紓,人我給你帶走了,但是能不能走遠,能走多長的時間,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走出泰王宮之後,再也和這裏沒有任何關係,以後所有的事情一筆勾銷!”瑪莎忽然間說着從鞦韆上下來,走到了南紓的面前,南紓也站了起來,兩人就這樣對峙的看着,似乎是此番下去南紓就要帶着南褚亡命天涯的架勢。

    “不過我還那句話,我並不是囚禁了南叔叔,我只是保護他,總有一天你會懂,但是懂不懂已經沒有關係了,因爲你選擇了他是你的父親,你有了選擇,我就支持你,機會也只有一次,以後你再回來翻舊賬,我可能就不會認了!”

    瑪莎說着踏上了花園的小徑,緩緩的朝前面走去,南紓跟隨在她的身後,看着地上的影子拖得很長很長,就此,有一個了結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