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5字體大小: A+
     

    爲你,畫地爲牢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5

    周邊的安靜,讓瑪莎看着南紓的面容越發的覺得喉嚨中被什麼卡住了一般,她的臉色很難看。

    “禮服是你送我的?”

    “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離開了這麼多年,我都還記着你,不料你也還記着我,只是用不一樣的方向記住,我很想知道,若是事情不成,公主殿下是不是準備殺了我?”南紓的話語沉重,帶着很多瑪莎難以解釋的意思。

    “你想要做什麼?”瑪莎問。

    南紓斂去了笑意,說道:“這話應該是我問公主殿下,您想做什麼?況且,我需要聽聽公主殿下的解釋!媛”

    “一切都只是一場誤會。”

    南紓緩緩的起身,拉來了簾子,窗外的陽光明媚,南紓很是喜歡,她站在那兒,輕笑着:“敢問公主殿下是什麼樣的誤會?讓你和我開這個玩笑?反”

    瑪莎看着南紓的背影,擡眸望着遠處,竟然看到了一道刺眼的光閃過,那個人,就站在那棟樓頂,瑪莎那一瞬間才感覺到,面前這個瘦弱的身影,也早已不是她記憶中的模樣。

    南紓緩緩的轉身:“公主殿下難道不應該先帶我去見見他嗎?”

    “南紓,你說的我不懂。”瑪莎看着南紓輕聲說道。

    南紓卻在這一刻笑了,她的笑意中帶着殺意,是啊,是一個鷹一樣的眼神,看着瑪莎,嘴角微微上揚:“公主殿下,還是不要做愚蠢的事情爲好!”

    南紓的話已經很是明顯,她們之間要是談不清楚,那就只有撕破臉了。

    “我倒是想知道,南紓你的身後站着的人是誰?”瑪莎的目光,和南紓的太像,其實瑪莎在這個時候不太適合和南紓談條件,可是,誰讓她的身份在那兒,有些事情,需要她破釜沉舟,那是她的責任。

    就在此時,屋外忽然間傳來了聲音,是烏恩的。

    “桑雅小姐,公主殿下在屋內談事情,還請不要打擾!”烏恩的聲音帶着冷漠的疏離,隨後聽到桑雅的聲音響起:“祕書長,我既然能夠走到這裏,當然是有人希望見到我的,況且,公主殿下恐怕不止一個人!”她的最後這句話說得很小聲,就在烏恩的耳畔,烏恩響起和南紓相像的面容,心中生出了更加不安的預感!

    桑雅是伊家最小的女兒,她有一個了不起的哥哥,若是說起這個哥哥,可能就和多年前南褚的雙腿殘疾,和南家敗落有太多的原因。其實烏恩對金察是很佩服的,所以也連帶着喜歡着桑雅,可是桑雅最後嫁的男子,卻是與皇室有爭鋒相對的人,桑雅曾陪着丈夫做了太多的事情,所以烏恩那些年的喜愛早已化爲烏有,其實烏恩大概已經猜到了南紓身後的人是誰?她本以爲會是金察。雖然差了些,可是很多意義上就再也不一樣了。

    很多年前伊金察創立了伊氏公司,當時的主要業務是軟件市場營銷。一年後,他與pacifictelesis合作經營尋呼業務,但是很快雙方產生了矛盾。合作終止後,金察決定創立自己的尋呼公司,這就是後來大獲成功的伊氏尋呼。這家公司後來又逐漸發展了移動電話業務以及其他先進的信息服務,很快成長爲泰國最大的移動運營公司。

    與此同時,金察開始對商業衛星產生了興趣。他相信,泰國應該擁有自己的商業衛星,而不是從其他國家的商業衛星上租用空間。商界的成功並沒有讓金察滿足,而是增強了他從政的信心。後來,儘管財力還並不雄厚,金察決定斥資200億泰銖,獲取當時泰國國有電信企業tot公司20年的運營權,其中包括一項衛星計劃。這一大膽的決定轟動一時金察1984年進入政界,同年10月擔任泰國外交部長。1985年7月至1987年11月,兩次出任泰國副總理。金察聲稱自己的目標是清潔泰國政治,而個人的資產積累在他看來只是從政所必需的物質準備。他認爲傳統的泰國政治模式無法解決泰國的問題,於是1988年,他創立了泰愛泰黨並任主席。1989年1月,泰愛泰黨在議會選舉中獲勝。當年4月12日,金察成功當選爲泰國第21任總理。

    出任總理期間,泰國經濟保持穩步增長;在消除貧困、泰南問題、窮人看病等方面,金察政績斐然。有人稱金察是當今泰國政壇上難得的領袖人物。

    金察沒有一般政客的官僚作風,雷厲風行,辦事果斷有魄力,工作務實有效率。他主張進取性靈活外交、致力於區域合作,大大提升了泰國的國際地位和形象。

    當年很多人都知道,他和警衛長南褚是很要好的哥們,政要人員,誰都是有手段的,很難想象,那樣的地方,會出現一個南褚,金察也從沒有想到過。

    1990年2月的選舉中,金察在全部500個議席中得到了377個,成爲了在下院選舉史中首次個人得到超半數的支持。金察再獲連任。

    從經濟上來看,金察的成績是令人印象深刻的。自1990年2月上臺以後,泰國經濟就在他的主持下穩步發展,泰國也一躍成爲東南亞地區經濟增長最快的國家。金察上臺第一年,泰國的gdp就增長了5.2%,出

    tang口和國內消費欣欣向榮,泰國股票市場在1993年初已經上漲了67%,城市房地產達到了當年亞洲金融危機後不曾出現過的繁榮程度。

    1996年12月,泰國出版大亨林明達公開指控泰國總理金察貪污,指金察爲了收取三十五億泰銖的回扣,迫使軍方購買不合泰國國情的舊式俄羅斯戰機。林明達並號召國民當晚出席反金察集會,結果有逾四萬人響應參加,成爲泰國近年來規模最大的示威活動之一。金察第二天承認國內的局勢正在升溫,但他指控反對他的人只是爲了1997年大選而對他作出攻擊;爲日後倒金察示威埋下伏筆。

    1997年1月下旬,由金察家族控股的伊氏集團以約合18.8億美元的價格將該集團49.6%的控股權出售給新加坡國有企業淡馬錫。伊氏集團擁有金察和他的女兒泰國國多個行業頂尖公司的股份,包括泰國最大的電信、移動通信業務公司和泰國衛星通信公司。這樁泰國有史以來涉及外資最大的企業併購案,在泰國社會引發廣泛爭議。儘管金察本人在這件事情中並沒有太多可指責的地方,但是這一交易本身讓很多泰國人感到沮喪,因爲這家最大的電信公司控制權被出售給了外國。許多人指責,金察涉嫌利用政治權力爲家族牟利,同時收購過程缺乏應有的透明度。對金察不滿已久的反對派乘此機會大做文章,在首都曼谷組織大規模羣衆遊行,要求金察下臺。

    但金察則執意堅持自己的民~主授權,不屈服於抗議活動的壓力,金察表示,自己是民選總理,絕不允許泰國的烏合之衆執掌泰國政權。他說:“一旦泰國遠離民~主道路,也就是說,任由一幫烏合之衆踐踏民~主的話,那麼誰還會相信自己的國家?我在此提醒大家,一旦國家的民~主受到威脅,那麼泰國將面臨一場新的危機。所以我不能輕易倒下,要爲泰國的民~主而戰。”

    面對反對派連日不斷的聲音,泰國總理金察決定押下政治前途,宣佈解散下議院,提前三年舉行選舉,但反對派人民民~主聯盟揚言會杯葛是次大選。

    1997年3月底,即大選前三日,反對金察的人民前往選舉委員會的辦公室,投訴泰國總理金察選舉犯規,要求選舉委員會取消金察的參選資格。

    1997年4月2日的大選,泰國總理金察宣稱,他領導的執政黨“泰愛泰黨”取得五成七的票數,但是泰國首都曼谷及南部人民,大部分響應反對派的呼籲,投下棄權票,使棄權票佔大多數。4月3日,泰愛泰黨在人口密度大的北部和東北部獲得高達70%的支持率,但在飽受***亂之苦的泰國南部,反對黨鼓動選民投棄權票來抵制大選。

    僵持中,金察終於贏來了棄權率創下空前記錄的大選勝利。1997年4月3日上午,當泰國選舉委員會公佈初步選舉結果時,泰愛泰黨已經在人口密度大的北部和東北部獲得約200個席位。該黨在這兩個地區的支持率高達70%,爲金察贏得了整個“大北方”地區的競選勝利。

    然而,在飽受***亂之苦的泰國南部,反對黨鼓動選民投棄權票來抵制大選,所謂的“參加投票但投棄權票”運動大行其道。不少選區的選民都響應了反對黨抵制大選的呼籲金察·伊氏,在選票上選擇了棄權一欄。因此,泰愛泰黨遭遇慘敗,普遍未獲得20%的支持率。有的選區將因此而無法選出議員,而新的議會將因此缺乏代表性和權威性。

    這是泰國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棄權率”,也是首次出現了泰國曆史上多個政黨同時抵制大選的情況。面對棄權票衆多的尷尬局面,金察呼籲:“雖然我們存在分歧,但是這次選舉對這個國家的方向至關重要。”他還呼籲說:“我希望有關各方各黨派尊重法律法規和人民的決定,現在是恢復法律和秩序的時刻。”但是政治僵局仍然未解。反對黨希望通過抵制大選造成議會中的500個議席中出現大量空缺,從而使新的議會喪失其代表性和權威性。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大選獲勝的金察已經難以挽回敗局。

    1997年4月4日下午,金察乘坐直升機,前往泰國國王位於南部海邊的行宮,覲見國王。晚上,泰國總理金察與泰王見面後,接受泰國國王的建議,宣佈辭去泰國總理一職,並且由副總理奇猜擔任看守總理,直至新的總理選出爲止。當晚,金察出現在電視裏,幾度哽咽,熱淚盈眶,他宣佈自己將不再出任新一屆政府總理。他說:“這個國家發生了許多事情,我想,是維護團結的時候了。如果每一方只想贏,那麼輸的就是國家。”他向支持他的選民道歉:“抱歉,我將不接受總理職位。我們沒時間吵架我希望看到泰國人民團結,忘記發生的事情。”泰國感受到了震動。4月5日下午,他繼續告訴泰國公衆,他將把聯合政府交給副總理奇猜管理。他所做的這些決定都是自2月底解散議會以來,反對派一直要求他做的。在離開前,金察向支持者說:“我願意當蠟燭,燃盡自己,照亮人間,流淚並非好事。我雖離去,但仍將繼續爲民服務,以對得起投泰愛泰黨票的1600多萬選民。”可能包括金察本人都沒有想到,其家族企業伊氏公司的出售竟然成爲他政治生

    涯最大危機的導火線,並最終導致他不得不以辭職來尋求全國和解。反對派對於金察終於下臺表示高興,表示抗爭最終取得最後的勝利。

    儘管金察宣佈辭職,但結果是仍成立不了新政府。泰國法律規定:國會下議院選舉共選出500名議員,其中政黨名單制議員100名,單區單選制議員400名;必須所有500名議員都選舉產生後才能召開新一屆國會下議院並推舉總理;任何政黨在1個選區內如果沒有競爭對手,須獲得至少20%選票才能合法當選;有權分配政黨名單制下議員席位的政黨得票率不得少於5%。

    然而,泰國選舉委員會在此次選舉前宣佈,由於不符合選舉法,已有多達320名來自小黨派的候選人被取消候選人資格,從而使全國共400個選區中多達271個選區內只剩下泰愛泰黨的一名候選人。

    因此,無論是政黨名單制還是選區制,均將無法產生足額議席,4月2日選舉後一直無法召開國會,也就無法推舉新的總理和組成新的內閣金察本人儘管可能下臺,可泰愛泰黨仍把持着國家機器,這引起了泰國各方的強烈不滿。1997年5月8日,憲法法院判決大選無效。

    1997年9月19日深夜,泰國陸軍總司令譜瑛突然發動政變,率領軍隊進入曼谷市中心,包圍政府總部及總理辦公室,宣稱推翻當時在美國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的金察。譜瑛指金察執政期間貪污不絕,無能領導國家,而政變則得到泰國國王瑪頌鋆支持,金察流~亡至英國。

    南家應該是跟隨着金察的起落有着很大的關係,桑雅笑了金察十八歲,當年發生政變的時候,和南紓的年紀不相上下,在發動政變的那段時間,南紓曾連着好多個月沒有出現在家裏,到處都是抗議的聲音,南紓當時站在假山上,對着日出給南褚許願,願爸爸平安歸來。

    一直南褚雙腿殘疾,帶着一家人落魄的離開曼谷的時候都沒有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的雙腿會變成那樣,最後政府封了南家,所有的財產凍結,南紓懵懵懂懂的感覺,當年南褚帶着他們離開,其實是逃命,躲躲藏藏,最後生活到了平民窟中,這期間的艱辛,誰人又知?

    有人說,當年的金察是被陷害的,南紓只想安全的把南褚帶出來,但是憑她一己之力,怎能做到,如今,桑雅是她最好的選擇!

    聽到了桑雅的聲音,南紓緩緩的繞過瑪莎的身側,打開了屋門,桑雅就站在門口,南紓微微一笑,她從頭到尾的掃視了南紓一眼,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很漂亮。”

    “謝謝夫人的秒贊。”南紓也回以同樣的笑意。說着桑雅也走了進來,瑪莎看到桑雅,附在身後的雙手緊握在了一起。骨骼都早已泛白,可是她還是笑意吟吟的和桑雅打招呼,桑雅微微行禮:“桑雅伊氏見過公主殿下。”

    “好久不見夫人了。”瑪莎看着桑雅,目光中透着冷意,政治的敵對,桑雅的丈夫一直是軍方的人,而泰國~軍政之間的戰爭這麼多年,從未停止過!

    瑪莎許久之後緩緩的把目光看向了南紓,她的眼中透出了失望,南紓卻佯裝沒有看到。

    桑雅和南紓是互相利用,可這樣的結局,壓力卻是傾向瑪莎的,暫且不說兩人是否是真的親姐妹,就在泰王身體不行,即將退位,瑪莎繼位的時候,帶着的壓力,不是一星半點,若是南紓和桑雅這邊鬧了起來,對於她來說就是雪上加霜,所以南紓篤定,她會想辦法吧南褚送出來的,至於之後該做什麼,那應該是後來的事情了!

    瑪莎是腹背受敵,她總以爲宋懷錦能夠把南紓帶回來,至少在她的控制之內,可是誰知,那一張本該掌控全局的照片卻讓一切都失了控!

    “公主殿下,我一直在等你的答案,我也相信,看着小時候的情誼上,你不會傷我的心。”南紓看着瑪莎,笑顏如花的站在桌旁,她的指尖緩緩的劃過桌面。

    瑪莎斂了笑容,只是靜靜的望着南紓,回道:“那你,是不是也會看着小時候的情誼上不會傷我的心?”

    “當然!”南紓回答的果斷堅定。

    瑪莎拿起手包,說道:“我會給你你想要的答案,但是我要一點時間。明天晚上我告訴你答案。”

    “那就麻煩公主殿下了,我一直在這裏等着。”南紓說完,緩緩的做了下去,瑪莎大步的離開了包房,烏恩站在外面看着瑪莎出去,緩緩的行禮。

    “殿下!”烏恩看着南紓的面容慘白,擔憂的喊道。

    “沒事,回宮!”

    在回去的路上,瑪莎的神經一直都是緊繃的,烏恩看得出她的壓力,從下到大,她經歷過不少的風浪,金察倒臺的那一年,她已經有印象了,但是卻沒有能力阻止,她的母親,是一個強勢的人,當年父王能夠繼承王位,沒少了母親家族的幫忙,關於南褚和南紓,瑪莎是無數的歉疚和愧疚,可是當年那些愧疚卻在時光的滾輪中碾碎夷平,此時此刻,她孤助無援,她忽然間想,其實有一個能夠替你分擔的姐妹也不錯,但是她最信任的女孩,她曾對她動了殺機,所以到如今,

    南紓和她爭鋒相對,牽着她的敵人的手,笑顏如花的威脅着她,她覺得她堅硬得心正在被一點一滴的摧毀。

    一場陰謀,讓那麼多人受到牽連,當年的她無力阻止,如今的她沒有任何立場翻案,她沒有選擇,沒有選擇!

    瑪莎離去之後,桑雅看着南紓的面容有些疲憊,沉默了片刻問道:“你想怎麼做?”

    “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年的總理已經去世了,當年經歷這場政變的特工官員,議員,早已經全部消失了,就只剩下我父親一個人,我尊重父親的決定,但是我有權利知道他受傷的真相。”南紓的話落,桑雅的目光漸自迷離,南紓忽然間心中有些恍惚,到底選中桑雅是對還是錯,但是再也沒有比她更好的人選了。

    “那麼夫人您呢?你想要得到的是什麼?”

    “我,替哥哥翻案,我想要結束當前的局面!”桑雅的直言不諱,讓南紓有些微滯。

    “既然如此,合作愉快!”南紓緩緩的站了起來,伸出她纖細白皙的手。兩個女子的雙手緊握,就這樣走向了一個意料之外的結局.....

    桑雅離開之後,南紓接到了來自南城的電話,她正坐在陽臺上俯瞰着整個曼谷,緩緩的接起了電話,只聽電話裏熟悉的聲音說:“現在陽光很好。”

    南紓緩緩的擡眸看着天空,藍天白雲,陽光明媚。

    “嗯,只欠歲月靜好。”南紓輕聲說完,卻聽見耳畔的聲音緩緩說道:“你低頭看.......”

    ps:374852637歡迎大家來,麼麼噠。下面會揭曉南紓的身世,會牽扯了一些政~治和人物,雖然地名是實地名,但人物只是杜撰,純屬虛構,請大家不要去考證,謝謝。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