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06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06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4字體大小: A+
     

    106.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4

    南紓一直想,一直想,想過千萬種可能,千萬種方式,都有一個最終的結論,就是無論因爲什麼,南褚已經去世了播。

    在這個世界上,最愛她的男子已經走了,並且此生都不可能再回來。

    她看着手中的照片,還印上了日期,洗出這張照片的人是什麼樣的目的,真的只是幫助宋懷錦帶她回曼谷嗎?大錯特錯。

    坐在飛機上,在三萬英尺的高空上,她掩着面,眼淚不停的往下掉,未來會發生什麼,她真的不能夠想想,走出酒店時候,江瀝北追出來的身影,他站在她的面前,她最後給他的話,就是我曾深深愛過你,可是以後我們將所有的愛都擱置,各安天涯。她的話還未說完,江瀝北就說,我等你回來。

    等,是遙遙無期的等,還是可以有時間的限制?南紓自己都不知道,江瀝北怎麼能等?

    走到現在,南紓對年少時光裏的那些愛情多少有些釋懷,儘管還是一陣一陣的疼痛。

    三天後,曼谷某報社曝光了一組照片,是公主殿下和神祕女子看拳賽,遊街道的照片,神祕女子的身影模糊不是很清晰,可是瑪莎的面容清楚,此時的宮內,瑪莎站在窗前,拿着政治日報,站在身後的祕書長的神色可謂不輕鬆,平日裏的新聞日報,政治時報,經濟日報等,每日必備,今天的政治時報上多了一點,就是看泰拳的那插曲,重點是還沾染上了政治的色彩,上面言辭犀利的提及了王位繼承的事情。瑪莎的臉色有些難看,眼看泰王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了,她沒有兄弟姐妹,軍政兩黨的力量太懸殊,她一個人一直在堅守,可是越發感覺孤掌難鳴。寫這篇報道的記者在最後一句話上寫道誰纔是這場政變中最無辜的犧牲品。

    祕書長烏恩看着瑪莎的臉色陰沉,微微行禮說道:“殿下,智囊團的成員已經在會議室等待着了。”

    “宋先生還沒有消息回來嗎?”瑪莎問道。

    “殿下,南城的傅家被傳出酒會上面有人被送進了醫院,但是沒有人知道是誰,沒有人見到宋先生,但是南小姐現在在曼谷。”烏恩回稟完,瑪莎迅速轉身,說道:“她此刻在哪兒?”

    “大使宮殿。跫”

    “馬上備車。”瑪莎說着把報紙放置在了桌上,迅速回到了換衣間,烏恩站在外面聽到瑪莎說道:“通知會議延後。”

    烏恩很想說可以召南紓入宮中,可是她在泰王府這麼多年,關於這位南紓和瑪莎的事情,多少是知曉一些的,她只能迅速的安排警衛,陪同瑪莎出去,恐怕泰王那兒又得出一些事情。

    她一直不明白爲何這些照片會在這個時候出來,其實和軍政兩黨的人都沒有關係,只是南紓找瑪莎的一件託詞罷了,可是這個拖未免大了些,南紓曾是小時候在曼谷,後來離去之後,這個地方她應該是已經沒有任何的人脈了,放在這裏挑撥了這麼一下,南紓的背後,肯定有一個不容小覷的人。

    安排了車子,瑪莎帶着的警衛不算多,但是烏恩卻不敢放鬆,提前安排特工全部住入酒店,南紓坐在酒吧的吧檯前面,人不算多,可是稀稀落落的還是坐下了不少的人,起先她沒有怎麼注意,後來才覺得這些人都是單人坐在座位上,南紓坐在椅子上緩緩的轉身,目光冷冽平靜的掃了一眼大廳,這些人,身高,體型,還有一點,就是他們的手指的某個地方都是一樣的繭,南紓恍然就笑了,嘴角的弧度越發的擴大,她把酒杯放在吧檯上,優雅的從椅子上下來,高跟鞋的聲音啪嗒啪嗒的響着,見她走了出去,那些人並沒有動靜,南紓看了一眼手機,朝屋內走去,來得還真快,希望她還有換一套衣服的時間,這纔是真正的好久不見!也纔是真正的故地重遊。

    南紓從小就很少穿泰國的服飾,也很少穿禮服,除了特殊的情況,覲見泰王的時候,跟隨南褚和鬱清歡出席重要酒會的時候,她纔會穿上。

    她回到屋內,換上了衣服,拉開窗簾,便看到了酒店門口多出了幾位穿着黑色便服的男子,她緩緩的轉身,拿起了手包,擡起手腕看了一下時間,十指緊握,她緩緩的走出了屋子,朝旋型樓梯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她的目光看着下面,瑪莎就那樣擡眸望着她,烏恩站在瑪莎的身後,看着南紓一步一步的朝下面走去,南紓的長髮很美,從未見過南紓挽發,可是此時的她,長長的墨發挽成了一個髮髻,帶上了黃色的珠花,白皙修長的脖頸,帶着簡潔大方的項鍊,重點就是她身上的那一件衣服,和瑪莎身上的一模一樣,素白色的底衫,稍微蓬鬆的七分袖是黃色的泰絲編織而成,腰部微收,下襬爲綠黃色的錦緞,兩色相接的地方鑲上了小小的鑽石,下身的裙子,白黃相扣,從來沒有覺得這件禮服可以穿出這麼美的韻味,可是此時此刻在南紓的身上演繹得淋漓盡致,瑪莎訂了這件禮服的時候,曾是全世界獨一無二,因爲全世界確實也只拿出來了一件,的負責人說是送給她的成年禮,她當時還安排了人回禮,但是那人沒收。如今兩人撞衫,還是一模一樣,讓烏恩深深蹙眉。

    南紓的笑顏如花和瑪莎的面容平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兩人一高一低,

    烏恩的心中發狠。

    大堂內站着的不少客人,原本是看中從門口走進來的瑪莎覺得全世界都失了顏色,可是此時,衆人都看着樓上搖曳身姿走下來的女子,一顰一笑都帶着美感,相同的禮服,相同的髮飾,幾乎全部一模一樣,有眼尖的人還發現,兩人的眼睛和鼻子竟然是格外的相像,甚至是說神色,有不明所以的人都以爲這是一對姐妹。

    因爲樓上走下來的女子笑得似乎格外的開心,樓下的人也靜靜的看着,然後嘴角微微卷起,這裏面不能拍照,也只能深深的留在腦海中。

    瑪莎心中泛起的漣漪不是一星半點,她是那麼快的換了衣服出來,竟然能和南紓撞衫了,瑪莎沒有說話,烏恩也看不清瑪莎的心思,可能是她看着南紓的面容也決定和瑪莎的相似,所以心中暗忖了些什麼事情吧。

    只是片刻,就有經理出來維護了秩序,圍觀的人紛紛散去,大門掛上了停止營業,大門緊閉,整個大堂內只剩下了面面相對的兩個人。

    “好久不見。”瑪莎說着緩緩的走上前。

    南紓走下最後一個階梯,站在了瑪莎的面前,柔聲笑道:“這纔是真正的故地重遊,確實好久不見了,上次離開之後就從沒有想過我還回到這裏來,公主殿下!”南紓的話語輕柔,卻帶着難以言明的剛勁兒。

    “既是故地,肯定有帶不走的回憶,想要回來帶走,也是情有可原的。”瑪莎說着話,靜靜的望着南紓,目光中飽含了太多南紓不易看清的情緒。

    “回憶是帶不走的,因爲那是留給留下的人的,走了的人當然是要一身輕鬆的離開,但是,有些人被迫留下了,我就很想問一下公主殿下,爲什麼?”南紓說着緩緩的轉身,朝提前準備好的包房走去,瑪莎走在南紓的身側,她以前從未覺得南紓有一天她們會玩繞指柔,而且幾乎是要撕破臉的局勢。瑪莎是聰明的,但是烏恩一直都知道,瑪莎很少會藏,南紓不一樣,她看着什麼都不會感覺太有光芒,可是細細想來,那個看着什麼都漠不關心的女子比瑪莎更具有智慧,她的那雙漫不經心的眼睛中藏有太多別人看不清的東西。

    瑪莎的神情依舊,兩人緩緩的走進了包房,烏恩站在門口,外面圍滿了層層警衛,不怕突發意外,就怕有人居心不軌。

    面對面坐着的兩個人,南紓似乎看着比瑪莎輕鬆很多,若不是因爲她把照片給了宋懷錦,就不會引來南紓,其實瑪莎猜錯了,她原以爲南紓什麼都不知道,可是眼看着眼前的女子就這樣不顯山露水的坐着,目光平波無瀾的說道:“小時候,我們說好要做一輩子的好姐妹,所以給公主殿下設計了這套禮服,送給公主殿下做成年禮,我也給自己留了一套,如今一模一樣的服飾,我才恍惚發現,我和公主殿下竟然是如此的相像,我就在想,難道真的連人的容貌也會被心裏所想影響到嗎?”

    瑪莎看着南紓的笑顏猶在,她的臉色緩緩的暗沉了下來......

    ps:374852637再看的親們,留個言撒~~~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