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05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05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3字體大小: A+
     

    105.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3

    南紓走了,她的轉身那麼決絕,帶着誰都無法阻擋的氣息,寶藍‘色’的禮服裙襬拖得那麼長,修長的身影越走越遠,直至消失在衆人的視線內,鬱清歡追了出去,傅安安緊緊的拉着valery,她完全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以至於南紓會把孩子‘交’到了她的手中,她們是什麼關係,很要好的姐妹麼?無話不談的朋友嗎?都不是,她們是仇人,吵不完的話題,爭不夠的寵愛!所以她是怎麼也沒有料到南紓把valery‘交’給了她。本小說手機移動端首發地址:。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w. 。

    她看着江瀝北和鬱清歡追了出去,看着南紓的背影消失,腦中一遍一遍的浮現着南紓剛纔說的話語,我把valery‘交’給你了,我回來之前,不允許任何人把他帶走,那個任何人應該是包括江瀝北吧。若不是和江瀝北再也沒有未來,她想,南紓那麼驕傲的人怎麼可能會回到傅家來。

    沒多久,就看到鬱清歡走了進來的身影,沒有南紓,她甚至也不知道鬱清歡到底有沒有追上南紓,只是她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傅安安緩緩的蹲下身子,抱起valery,對着鬱清歡說道:“媽,我先帶着valery回去了。播”

    鬱清歡看着她,她第一次從鬱清歡的眼中看出了悲痛,不知爲何,這麼多年,她是第一次覺得和這個‘女’人,和南紓,他們還是一家人,帶着難以言明的情緒。

    鬱清歡點了點頭,看着valery說道:“先和小姨回家。”

    valery安安靜靜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傅安安從他的眼中看出了擔憂,這麼小的孩子,南紓和江瀝北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受傷的總是他,這些恐怕是他們怎麼都彌補不了的,valery都懂得,所以從不多問,也正是因爲如此,傅安安纔會更加的心疼valery。她抱着valery走到了‘門’口的時候看到了有急救車停在了‘門’口,因爲帶着valery,她並沒有湊熱鬧的去看到底是誰受了傷?賓客都被維護在內,宋懷錦被送進醫院急救,傅雲琛跟在身後,是他們傅家承辦的酒會,宋懷錦出了事情,這件事情恐怕會有不少的東西會被掀杆而起。

    傅安安從不會顧及這些,因爲有一個無所不能的哥哥,儘管他們經常吵架,還有傅政戎,所以她從不去管理傅氏的任何事情,安心的演戲,安心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本小說手機移動端首發地址:

    抱着懷中的孩子,傅安安覺得心中流淌過一絲悲傷,不知是爲了誰的,那天江瀝北說的話她都聽到了,才恍然覺得她們都已經不小了,以前看中的那塊古‘玉’,後來被做成了三條項鍊,一條要一千多萬,她後來知道valery生病的時候,就去買了,去佛山拍戲還特意去請大師開了光,是保平安的。

    傅家不缺錢,可是傅安安並沒有向那些千金小姐一樣必須是什麼名牌加身,除了出席活動,在家的都是隨便的,‘花’一千萬買了那塊古‘玉’佛,她是真的很心疼valery跫。

    急救車從她的身旁擦身而過,不遠處,江瀝北背對着她們,似乎整個人都被擊碎一般,看着江瀝北的背影,感覺他的身上被濃濃的悲傷籠罩着,傅安安和江瀝北的關係開始是好的,小時候他們兄妹和江家兄妹,幾乎是經常在一起的,只是後來多了一個南紓,就變了很多了。

    傅安安開着車,到了江瀝北的身旁停下,打開車窗說道:“聊聊?”

    兩人多年從沒有什麼往來了,還是傅安安自己先低頭說出了話,臉上有些微的不自在,江瀝北沒有說話,卻看到了坐在後面的valery,打開車‘門’坐了進來,說道:“去江苑。”

    傅安安沒有答話,直奔江苑而去。

    關於江苑,關於過往,還有那麼的一段故事,他們是好朋友的時候知道江瀝北有一處金屋,但是那個時候誰都不好奇,因爲當時裏面沒有所謂的阿嬌,江瀝北也很少去江苑。但是後來他們發現江瀝北去江苑的次數多了,而且自己還經常閉口不提,他們就開始好奇裏面的人到底是誰?但是那個時候,江瀝北卻不讓他們進,傅雲琛還和傅安安抱怨說江瀝北自從那裏面藏了一個‘女’人之後變了很多,西衍也說江瀝北不厚道!都不帶出來認識一下。

    到後來,他們知道那裏面是誰的時候,就誰也不再提去江苑的事情,偶然間,傅雲琛去找江瀝北看到穿着江瀝北白‘色’襯衫的南紓躺在木椅上曬太陽,他整夜整夜的宿醉,南紓就算不是他們的親生姐妹,可是他們的父親娶了南紓的母親,這是不能改變的事情了,傅雲琛對南紓的心思,傅安安早就有些知曉了,就是因爲知曉,纔會更加的討厭南紓,那麼多的千金小姐,傅雲琛見得還少嗎?偏偏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南紓,傅雲琛費盡心思的關注,這樣不齒的事情,她心中的牴觸,怎麼會是一星半點。

    而此刻,這麼多年之後,傅安安再次想起那些過往,只覺得若是當年的她們沒有鬧成那樣,現在是不是就會有不一樣的結局,奈何,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

    去到了江苑,陳瑾還在,看到valery進來,急忙迎了上去,以爲是南紓,可是轉眼看到是傅安安,她的眼神微變,臉‘色’依舊。

    傅安安第一次進江苑,看着江苑

    內的場景,一草一木,每一處的風景,白‘玉’蘭,鞦韆,木椅,那都是南紓喜歡的,難怪以前南紓總是不回傅家,甚至有時傅雲琛在校‘門’口堵人都堵不到。

    這些年過去了,在江瀝北的心中還有南紓,他們的這一路,走得太辛苦。

    valery被陳瑾帶了上樓,客廳就剩下了傅安安和江瀝北,就這樣面對面的坐着,忽然間不知道很多話該從何說起,又該先說什麼?

    江瀝北親自到了一杯水放在她的面前問道:“最近檔期不滿嗎?”

    傅安安輕笑着回道:“最近什麼都沒有接,想要休整一段時間。”

    “休息一下也好,錢總是賺不完的。”

    “嗯。”

    話落皆是沉默,傅安安躊躇了許久才問道:“剛纔在外面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江瀝北擡眸望着傅安安,眼眸中盡是疲憊:“宋懷錦威脅她,我和雲琛出去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所以,她朝宋懷錦開了槍?”

    “不是,兩人扭打的過程槍走火了。”江瀝北輕聲說道。

    傅安安微微一驚,所以最後是南紓把宋懷錦打成了重傷擡出去的?想起南紓那消瘦的身子,總是弱不禁風的模樣,怎麼也難以想象。她到底是有多生氣纔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傅安安靜靜的看着江瀝北,問道:“能問一下你們以後會怎麼樣嗎?”傅安安其實很想直接問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有些話語畢竟是不好就這樣問出口的,所以她只能問以後怎麼樣?

    江瀝北的沉默,在她的心上輕輕的刺了一刀。許久之後他擡眸望着傅安安,壓低了聲音問道:“這麼多年,你已經放下了是嗎?”

    話落,傅安安的心頭一陣,有些時候,真的是時間不對,地點不對,什麼都不對,就這樣就‘亂’了套,誰也難以挽回,她知道江瀝北說的是誰,這麼多年了,怎麼可能不放下,早就該放下了,當一個男人對着另一個‘女’人永遠都不死心,還似乎是着了魔,她怎麼可能不放下,就算不放下也是放在心底,讓它被灰塵掩埋。

    原本是傅氏和宋氏聯姻,她不想嫁,鬱清歡便讓南紓嫁,偏偏有些時候,命運就是這樣的喜歡捉‘弄’人,她遇見宋懷錦的第一眼就喜歡了,可是後來想要和鬱清歡他們說這個事情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因爲宋懷錦要的人是傅南紓!

    這麼多年,不是江瀝北一個人得了魔咒,還有宋懷錦。

    她佯裝釋然的一笑,說道:“都這麼多年了,說什麼都要放下了,不是嗎?”

    江瀝北也微微一笑,說道:“放下了就好,路還那麼長,我記得上次和你傳緋聞的那個,我聽雲琛說他似乎對你也不錯,年齡也不小了,合適就考慮考慮。”江瀝北說出這樣的話,傅安安的心中生出了很久違的感覺,江瀝北之所以這麼說,也就代表和他們之間的那些所謂恩怨都已經釋懷了,畢竟從小一起長大,江瀝北對她和言清都是不錯的。

    “那你們呢?”傅安安看着江瀝北輕聲問道。

    “我等她,一直等到她回來爲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