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04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04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2字體大小: A+
     

    104.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2

    照片的時間,照片中的人,是南紓心中念着,想着,可是這一輩子都見不到的人。

    宋懷錦看着南紓失魂落魄的模樣,站在迴廊的盡頭,笑容依舊,看着南紓的反應,他似乎是很滿意!

    南紓從不承認自己是脆弱的,可是那一刻,她感覺自己是那麼不堪一擊,恍然間,她就明白了鬱清歡爲什麼會生氣,爲什麼會怪她和宋懷錦結婚了,一切都是因爲這張照片咼。

    她整個人似乎是掉入了寒冰地窖中一般,冷得瑟瑟發抖,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是真實的?

    她還有誰可以相信?

    宋懷錦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南紓承認這段婚姻,跟着他回曼谷。但是他預估錯了南紓的反應,看到南紓這樣被擊倒的場面,他的心也隨着微微一滯。

    他走到了南紓的面前,緩緩的蹲了下去,望着南紓一字一句的說道:“你有什麼想問的嗎?只有你問,我知道我都告訴你。”

    南紓看着他,這個人,她在這一刻,是那麼的恨。

    “你哪兒得到的照片?”南紓望着宋懷錦,目光駭人醣。

    宋懷錦並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只是輕聲說道:“我們做一筆交易如何?”

    又是交易!南紓瞪着宋懷錦,厲聲道:“什麼交易?”

    “南紓,我很清楚你想要離婚,我也很清楚,我騙你結了婚你恨我,你當着所有人的面承認我們的婚姻,換我帶你見到他如何?”宋懷錦的話落,南紓猛然的起身,目光狠戾,面容扭曲,厲聲吼道:“宋懷錦!”話落,伴隨着的是南紓打到宋懷錦臉上的巴掌聲!

    她在憤怒,前所未有的憤怒!爲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這樣對她,是因爲覺得她好欺負?

    宋懷錦同樣目光陰冷的看向南紓,冷聲道:“怎麼?這樣就憤怒了?南紓,我曾被你耍得團團轉!”

    “說!他在哪兒?”南紓嗜血的目光,她站在那兒,宋懷錦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南紓,從來沒有。

    “我說過了,你承認我們的關係,我帶你去見他!”宋懷錦低估了照片中的人在南紓心中的地位,以爲威脅到南紓就會忍氣吞聲的同他一起會曼谷,就會感激涕零的感謝他幫南紓父女相見!

    這麼多年,南紓問過鬱清歡無數遍,南褚是因爲什麼去世的?可是鬱清歡一次一次的騙着她,時隔這麼多年,她心中想着念着的父親,竟然還活着,只是人不人鬼不鬼的被圈禁着,這麼多年了,她到底是有多恨自己,恨自己沒有親眼看到南褚的人就相信了鬱清歡,她是有多恨鬱清歡明知道南褚沒死還騙她!

    宋懷錦完全不知道,一個平日裏看着瘦弱不堪的南紓,完完全全可以勝任一個殺手,她的眼圈通紅,目光中帶着殺氣,宋懷錦忽然間心中凌冽,只見南紓緩緩的走到門口,把門反鎖,緩緩的轉身打開了手中的包。

    “宋懷錦,我只有你一句話,他在哪兒?”

    宋懷錦緊眯着雙眼,他不知道鬱清歡曾經騙南紓南褚死了,他不知道事情太多,以至於如今事情失控,他卻百口莫辯。

    “我還是那句話,我帶你見人,你跟我回曼谷!”

    南紓忽然間笑了起來,“是嗎?你說要是你死了,我能不能找到這照片的所在地?”

    宋懷錦看着南紓的手緩緩的從包裏伸出來,手中黑色的東西讓宋懷錦心中一驚,南紓竟然會隨身帶着這樣危險的東西,這些年她到底是變了多少?

    南紓一步一步的朝他走了過去,槍口緊緊的指着宋懷錦的胸口:“知道嗎?我曾經爲了陪瑪莎練習,射擊槍法都是一流的,雖然很多年沒有用了,但是我還是很相信我自己,宋懷錦,從我在米蘭被人跟蹤的時候我就想到是你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們怎麼能欺人太甚!”

    到此刻,宋懷錦看着南紓的目光變了又變,只是再也沒有嬉皮笑臉和玩味:“女孩子玩這個東西,似乎太危險了。”

    南紓目光陰冷的看着他,說道:“你以爲很多年前你弄出我那些照片的時候我不恨你嗎?你以爲,你騙我走進教授的屋內,讓人拍照我不恨你嗎?你以爲你騙我結婚我不恨你嗎?宋懷錦,你口口聲聲說着愛我,可是你一次一次的讓我難堪,讓我遭世人唾棄,你怎麼就沒有想過,我是那麼恨你,甚至看到了你都覺得噁心作嘔!”

    就在南紓說話的瞬間,宋懷錦忽然出手奪槍,見宋懷錦伸手奪,南紓反轉身子,雙腿朝宋懷錦橫掃而過,宋懷錦閃躲的瞬間手已經伸至南紓的手腕之處,南紓的左拳擊向宋懷錦的喉嚨,右手卻被宋懷錦擒住,砰!的一聲響,驚動了大廳內的所有人,鬱清歡猛然想起南紓還沒有進來,而槍聲竟是從迴廊裏傳來的,在場的不少人都清楚的聽出那是槍聲,江瀝北和傅雲琛紛紛朝後門跑去,但是後門被反鎖了。

    宋懷錦驚愕的看着南紓,她真的開了槍,差點就從他的胸膛穿過,那一刻,他是憤怒的,他愛南紓,愛到想要毀掉她,可是這個女人,對他從來不留半分的情,他步步爲營,還是得不到!

    南紓藉助腕力,雙腿着地,左手半握成拳擊中宋懷錦的小腹,右腿向宋懷錦的小腿橫掃而過。

    江瀝北他們撞開門的時候,一眼便看到迴廊上的狼狽,那一抹藍色矯健的身影和宋懷錦你來我往的廝打着,傅雲琛看到眼前的場景,看到身後跟來了不少人,他猛地關上了門,這樣的場景讓人看到,恐怕又是軒然大波!

    宋懷錦有些發狠,被一個女人打,他還是第一次,南紓出拳的速度之快,讓他有些應接不暇,他閃躲着南紓的攻擊,左右橫移,阻擋着南紓的進攻,南紓忽然間化拳爲爪,朝宋懷錦的喉嚨襲擊而去,她的手指纖細,此刻更是骨骼分明的伸出,宋懷錦聽說過殺手有一招殺人的方式就是鷹爪扣住喉嚨直接扭斷,看着南紓的目光,沒等他多想,那隻帶着殺氣的手已經到了跟前!他沒有辦法,只得整個人朝下仰,與地面形成了平行線,卻不知這樣正中了南紓下懷,只見南紓騰空而起,膝蓋形成彎曲之狀,整個人用盡全力跪了下來,宋懷錦不是武術的出生,他反應再快也快不過南紓,只是瞬間就被南紓墜落下來的身子擊倒在地上,江瀝北和傅雲琛眼睜睜的見到南紓單腿跪在宋懷錦的胸脯上面,大概兩邊的肋骨都斷了,宋懷錦頭落地的瞬間臉色慘白,大概因爲疼痛,面容扭曲,當時的慘狀,傅雲琛從沒有想過曾經被他欺負到不敢吭聲的女孩會把一個男人打到躺在地上起不來。

    南紓聽到骨折的聲音,看着宋懷錦嘴角的血跡,南紓就那麼靜靜的看着他,冷聲道:“你知道嗎?宋懷錦,若是沒有你,我的人生就會是另一種模樣,你毀了我,還來說愛我,你可知讓我多麼的作嘔?”

    宋懷錦在清醒的時候,看到了南紓含在眼中的淚,口中的血腥味衝擊着他的大腦,在他昏過去的那一刻,看清了南紓離去的身影。

    南紓起身,撿起地上的包,把那東西和手機都裝回包裏,看到門口的傅雲琛和江瀝北,山窮水盡之後,他們的結局就是隨風飄零。

    南紓看着江瀝北的身影,想起了他問她,若是他來南城帶你走,你會跟着他回去嗎?

    她回答會。

    江瀝北,你又知道什麼?爲什麼會問出那樣的話語?

    “發生了什麼?”

    看着走過來的南紓,江瀝北和傅雲琛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問出了這句話,南紓身上的戾氣還絲毫未減,就那麼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兩個人,說道:“從今以後,我們再無關係!”

    南紓打開大門,所有的賓客都站在門口,見到南紓走了出去,紛紛都是探究的目光,鬱清歡急忙迎了上去拉住了南紓問道:“怎麼回事?”

    南紓只是靜靜的望着她,不語。擡眸望向傅安安,valery牽着傅安安的手,安靜的站在那兒,南紓心疼,但是她沒有選擇。

    她緩緩的走到了傅安安的面前,說道:“我把valery交給你了,我回來之前,不允許任何人把他帶走!”

    傅安安眉頭深鎖,點了點頭。

    南紓緩緩的蹲了下去,靜靜的看着valery說道:“聽你小姨的話,等媽媽回來。”

    valery點了點頭,他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南紓,此時的他,大概也不會想到,南紓這一走,就是很久很久,久到傅安安忘記了南紓的囑咐,久到江瀝北說:“只有我們等,她就一定會回來。”

    ps:真的很不擅長描寫武打的場面,大家腦補腦補。。。。桐紙的企鵝羣374852637歡迎親們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