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03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03 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1字體大小: A+
     

    103.我們漂泊在人海,像一顆塵埃-1

    當南紓看着站在面前的宋懷錦,她才發現,對着一個不在乎的人的欺騙和背叛,並沒有那麼的痛,只是覺得眼前帶着笑意的這張臉太卑鄙,讓她作嘔!

    南紓的反應在宋懷錦的意料之中,除了眼中的寒冰乍現,其他的並無異樣,他站在她的面前,許久都沒有開口說話,他害怕自己的失控,也害怕瞬間的就顯露出他的不平靜咼。

    沉默了許久,南紓終於聽到了傅雲琛的聲音響起:“宋先生,好久不見。”南紓緩緩的轉眼忘過去,傅雲琛並沒有看她,宋懷錦聽到傅雲琛的話語也微微轉身,和傅雲琛虛與委蛇,南紓鑽了個空子,緩緩的轉身走開。

    沒有人會發現,她的背挺得筆直,帶着麻木的堅硬。

    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傅雲琛,沒有誰知道南紓和宋懷錦已經有了那一紙婚書,沒有誰知道他們已經是名義上的夫妻,南紓轉過身子走了幾步,想到了此處,忽然間覺得心中作嘔,然後心裏,眼眶都充滿了酸澀脹痛之感,南紓的臉色忽然間有些蒼白,她微微的伸手捂着胸口,朝衛生間的方向走去,腳上的節湊忽然間就快了些,衆人的目光也隨着南紓的離開微微散開而來,本想着兩人面對面的說不定會出什麼事情,沒想到,被傅雲琛的出現打散。

    走出大門,南紓小跑了起來,衝進衛生間,關上門,就嘔吐起來,許久之後,黃疸都吐出來了,眼淚也隨之掉了下來,她擡起頭望着鏡子中的自己,臉色難看到不能再難看,她這是怎麼了?

    打開包,緩緩的補着妝,她需要再堅持一會兒。隨後拿起包準備出去,打開門的瞬間,她看到了站在外面的男子,手還停留在門把手上面,就這樣靜靜的看着,帶着說不出的孤寂,江瀝北靠着牆,靜靜的看着南紓,眼中包含了太多的東西,腦中嗡嗡的的聲音不斷的響着,她想要開口說話,可是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閉口不言,兩人就這樣相對而立,南紓聽着外面似乎有人走進來的腳步聲,微微的回神,關上門走了出來,僅僅是一天,彷彿是隔了很久很久,南紓知道,她早該死心了,自江瀝北平靜的給她繫好睡衣帶,平靜的給她整理凌亂的衣服,大步離去的時候她就該死心了。

    可是,談何容易,眼前的這個男人,她愛了那麼多年,十六歲到三十歲,愛與恨的糾葛,笑和淚的交織,疼痛染指了她的心臟,三十歲的女人不年輕了,南紓心想,這一場愛情經歷的時間真長,爲什麼不再長一點,或者是再短一點,這樣她就有更多的勇氣去抉擇,剪斷也好,延綿不絕也好!

    南紓看着他,最後忍住了一切,平靜的看了他一眼,隨即邁出了步伐,江瀝北看着南紓轉身的瞬間,心尖似乎被深深的刺痛了一樣,他猛然伸出了手一把拉住南紓的手臂:“阿南。”

    話語一出帶着深沉的沙啞,南紓的背微微一滯,抿着薄脣,頓住了腳步醣。

    “放手。”她強壓着心中的煩躁,佯裝平靜的說道。

    江瀝北緊緊的抓着,似乎這就是最後的浮木,許久之後,南紓沒有聽到江瀝北的迴應,甩了甩手臂,她就這麼揹着江瀝北,她沒有勇氣回眸看他,她害怕江瀝北裝出滿目傷情的模樣她會心軟,會忍不住!

    江瀝北拉着南紓的手臂微微一帶,南紓的身子不受控制,被帶進了他的懷中,他緊緊的抱着她,很緊。

    南紓沉沉的輸了一口氣,熟悉的懷抱,熟悉的味道,扯得心中發酸生疼。

    “不要走好不好?”他的話語中帶着祈求的味道,南紓覺得有些諷刺,是誰要走,是她嗎?是她嗎?她一遍一遍的問自己。

    她回過神,伸手推着江瀝北的胸膛,奈何,她根本推不動他。

    “江瀝北,放開我!”

    “我怕這一次我放開,以後就再也找不到你了,再也不想去浪費下一個七年。”

    南紓聽着江瀝北的話語,忽然間笑了起來:“江瀝北,再也不要裝出一副深情給我看,忽然間覺得倒胃口!”

    南紓的話深深的刺痛了江瀝北,南紓是尖銳的,可是她很會顧及別人的感受,很少會用自己身上的棱角去傷害別人。

    江瀝北心中的矛盾,他心中的苦楚,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說出?或許他永遠也不會說,他可以毫無顧忌的把南紓禁錮在身旁做一個行屍走肉,可是他比任何人都心疼南紓,所以陷入這樣兩難的境地,他活該!

    江瀝北欲要說什麼的時候,卻看到了門口站着的宋懷錦,他面不改色的走了進來,似乎什麼都沒有關係一樣,走到了他們的面前。

    “江先生,你這樣抱着我的妻子,您覺得合適嗎?”

    其實江瀝北很清楚,南紓不愛宋懷錦,他一直以爲就算多了那一紙婚書,他們之間還是什麼都沒有改變,可是冥冥之中,很多東西都變了,這樣的事情若是攤開了,對南紓是最不利的,他和她之間就只能越走越遠!

    南紓就算要離開江瀝北,也不會選擇在宋懷錦的羽翼下生存,所以,就算此刻要掙脫江瀝北的禁錮,她也不可能和宋懷錦連成同一戰線!

    她擡眸看着江瀝北,話語平靜的說道:“出去吧,我進來好一會兒了。”江瀝北看着她,緩緩的放手。

    南紓沒有理會宋懷錦,微微錯身,走了出去。

    江瀝北看着南紓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處,看着宋懷錦的目光漸自狠戾了起來,宋懷錦斂了嘴角的笑意,同樣的看着江瀝北。

    這兩個男人,幾乎是同樣的社會地位,同樣不容忽視的容顏,卻南轅北轍的處世態度,因爲南紓,江瀝北在多年前就和宋懷錦交過手,這一次,恐怕更是沒有選擇的餘地。

    一個遠在曼谷,一個在南城,本是毫無瓜葛的,可是有南紓的存在,便不可能相安無事。

    兩個男人相視無言,最後是宋懷錦的一笑打破了平靜,“一直聽聞江家和傅家爭鋒相對,今日是傅家承辦的酒會,怎麼也沒有想到江先生會出現在這裏。”

    江瀝北噙着嘴角的嘲諷:“宋先生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不是嗎?”

    江瀝北的話落,宋懷錦的臉色微變,心中微微堵着氣,看着江瀝北氣定神閒的模樣忽然間心中帶有莫名的怒火,他明明看出了南紓和江瀝北的鬧矛盾,可是他那樣幫着南紓脫困,南紓的心還是向着江瀝北的。

    “江先生對什麼事情都是這麼勝券在握嗎?”宋懷錦神色變得有些凜冽的看着江瀝北。

    “難道無所不用極致的宋先生會害怕輸不起嗎?”

    宋懷錦完全的變了臉色,是啊,在這一場逐鹿中,他是輸家,他不是輸給了江瀝北,是輸給了南紓,輸給了她的鐵石心腸!

    捏了捏手中的照片,轉而笑道:“只怕今晚,江先生要失望了,我不但會帶着阿南,而且還是她心甘情願的跟我走。”

    江瀝北看着宋懷錦勝券在握的模樣,心中微微一滯,若不是當初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宋懷錦怎麼會有機會介入他們之間,又怎麼會出現這樣的局面,南紓把這一切都歸結於了命運,可是江瀝北偏偏懂得,他們都不是認命的人。

    江瀝北和宋懷錦一同從門外進來,倒是讓不少愛看熱鬧的人更加的歡喜了起來。

    南紓端着一杯紅酒,站在角落,陳珊緩緩的朝她走了過來,她的心中煩悶,看着眼前這一抹鵝黃色的身影,依舊是說不出來的感覺。

    陳珊看着南紓的神情,她們都不年輕了,隔了很久很久的時光,她欠她一句對不起,就算是南紓不屑,可是如今她什麼都有了,只是會在午夜夢迴的時候夢見那個清瘦的身影,夢見孤寂的背影,夢見那個冷清的女子曾經給過她溫暖,只是到最後被她弄丟了便再也找不回來,身旁再也沒有像她的女子,有得也只是虛與委蛇的客套,待她什麼都不是的時候,還能夠站在她身旁的恐怕再也尋不出來。

    曾經的她,自卑,膽怯,她什麼都不是,別人的一個眼神,一句話,就讓她無所適從,可是記憶中的那個女子面無表情的站在她的面前說,你就是你,沒有任何人能夠代替,做獨一無二的你,只要你不在乎的人,她說什麼,做什麼,和你又有什麼關係?

    她看着眼前這個消瘦的女子,她的身旁沒有什麼朋友,永遠都是我行我素,似乎她永遠都不害怕自己被孤單淹沒一般,可是她呢,她得學會討好身旁的人,得給別人歡喜纔會得到一個不排斥的眼神,她這麼做又是爲了什麼?

    陳珊當時在想,南紓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相仿的年紀,卻彷彿帶着能夠抵禦萬千風塵的心,堅硬得永遠都催不毀。

    以至於到最後的放肆和任性,都成爲了她的藉口,走在南紓的身側,她看着南紓筆直的背,漠然看着衆人的目光,她的心中忽然存了深深的妒忌,因爲她的漂亮,因爲她的成績好,因爲她的家庭好,她便有了漠視一切的心!

    陳珊錯了,南紓之所以那樣不是因爲她又這些,但是她明白得太晚太晚。

    眼看着南紓站在衆人鄙夷的目光下奪門而出,她的嘴角帶着的那一抹笑意,如今還依舊記憶猶新,她曾想,看南紓以後還有什麼臉這麼不屑一顧的看着別人。

    翌日推門而入,很多人都在討論她,都在說她,那些話語不堪入耳,可是她就坐在那兒,她們的座位離得很近,身後的兩個女孩討論的話語很是難聽,她知道,南紓當時聽到了,可是她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她的心中生出了邪惡的想法,她很想知道南紓卸下這樣的皮囊是什麼樣的,可是當最後南紓失望的望着她的時候她才知道,她是真的錯了,大錯特錯。

    每一個人都有保護自己的方式,南紓也不例外,沒有誰會希望自己受傷,她想不明白爲什麼自己會那樣,在很多年之後,在她拉着那些所謂的好朋友到處炫耀的時候,卻在背後聽到別人在背後討論她,嫌棄她,鄙視她的時候,她才明白,有些人並不是如同你看到的那般冷漠,而有些人,心口不一,她用了很久很久的時間,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才明白了這個道理,卻再也回不去。

    她看着南紓的目光,帶着深深的歉意,走到了南紓的面前停下,強裝

    平靜的問道:“怎麼一個人站在這裏?”

    南紓望着她,目光平靜,但是她不清楚這樣的平靜背後,南紓可曾是那麼恨她,她不知道,但是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怨不得別人。

    “想要一個人靜一靜。”南紓話落便不在說話,目光迷離的看着舞池裏面的衆人。

    陳珊忽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一句對不起,怎麼可能彌補的了?

    “你還恨我嗎?”陳珊鼓起了所有的勇氣才問出了這句話,目光定定的看着南紓,南紓看着遠處,目光迷離渙散,她似乎裝作沒有聽到一半,嘴角的笑意越發的絢爛。

    “南紓。”

    眼看着柳傾白朝他們走了過來,陳珊接着喚道,卻沒有得到南紓任何的答案,她緩緩的直起身子,朝另一個女子走去,“你還恨我,對嗎?”

    南紓忽然間頓住了腳步,回道:“我爲什麼要恨你?”南紓的言外之意就是你和我是什麼關係?

    是啊,她們什麼關係都沒有,陌生人而已!

    對於她,南紓終究還是失望的。

    柳傾白看着南紓的目光有些不對勁,詢問道:“怎麼了?她和你說什麼了?”

    “沒事。”南紓輕聲回道。

    “你啊。”柳傾白輕嘆。

    南紓微微一笑,帶着淡淡的愁緒。

    鬱清歡找了南紓一晚上,許久之後纔看到和柳傾白站在一起的南紓,她快步的走了過來,柳傾白看着她微微頷首。

    “你跟我過來一下!”

    南紓望着鬱清歡的眼睛,似乎是很重要的事情一般,但是鬱清歡很生氣。南紓漫不經心的跟隨在她的身後,走到迴廊上,南紓停頓了腳步,說道:“什麼事情,這兒可以說了吧?”

    “宋懷錦說你和她結婚了?是怎麼回事?”鬱清歡的眼神凜冽,南紓微微一滯,問道:“他說的嗎?”

    鬱清歡緊緊的眯起了雙眼望着南紓:“意思是真的?”

    “真的假的不重要,離婚就好!”

    “你真是......”鬱清歡在生氣,她生什麼氣呢?南紓忽然間覺得諷刺,說道:“你有什麼可生氣的?多年前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我嫁給他嗎?” 爲你,畫地爲牢:

    鬱清歡瞪着南紓,回道:“今日和昨日相同嗎?你再看看,你還是曾經的你嗎?你是孩子的母親!!”

    南紓嗤笑一聲,“不用你提醒我,我比你知道自己是一個母親,不過你當年用我換來了傅安安喊你一聲媽,換來了傅政戎的心疼,應該也算是值了,在你鬱清歡的眼中,所有的東西都是有價的,包括我!”

    南紓眼中的嘲諷之意深深的刺痛了鬱清歡,她嚴重的陰霾越來越深,看着南紓說道:“你打算怎麼辦?就這樣跟着他走嗎?”

    “你希望我跟着他走嗎?”南紓問道。

    “我希望你考慮好,南紓,你已經三十歲了,這個年齡你應該能夠分得清楚是非黑白,不用我們去說,對嗎?”鬱清歡似乎話裏有話,南紓忽然間有些讀不懂了?難道宋懷錦做了什麼事情會威脅到傅家?就算南紓兩耳不聞窗外事,可是她還是很清楚傅氏的實力的,會被宋懷錦威脅的能有什麼事情?

    “你在害怕什麼?”南紓一針見血的戳中了鬱清歡的心事,她的臉色慘白,只是匆匆說了一句:“總而言之,你儘快和宋懷錦離婚,律師我會給你找好,但是你告訴我事情的始末!”

    鬱清歡的話落便聽到了那邊傳來了喊聲,鬱清歡匆匆的趕了過去,而南紓看着她的背影,眉頭緊鎖。也就是此時,她的手機響起,她打開手機一看,是宋懷錦傳來的照片,裏面的人讓南紓猛然的倒退了一步,手機砰的一聲響掉落再地!宋懷錦到底是哪兒來的照片.......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