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02 再不願讓你一個人1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02 再不願讓你一個人10字體大小: A+
     

    再不願讓你一個人 10

    南紓回來了,這個消息一直轟炸着南城的不少人,多年前被傅家趕出了家門,被江瀝北遺棄,到被江瀝北從紐約帶回來,成爲空降到的名設計師,這期間長達七年咼。

    衆口皆說,七年之癢,過不去的話,多少恩愛夫妻勞燕分飛,可是七年後歸來的南紓,帶着一個六歲的兒子,江瀝北依然愛她,爲了她孤注一擲!

    那個孩子是江家的孫子,江瀝北發出的聲明還歷歷在目,江啓恆因爲兒子的聲明氣得病倒,南城的人都紛紛驚歎這些華麗外表下面,這些親和笑容中,帶着多少陰狠和歹毒的算計。

    晚間,他們還在傅家,南紓一直以爲傅安安真的不會來了,亦或者她會直接去酒會,南紓正在換衣服的時候聽到了樓下高跟鞋的響聲,valery輕聲喚道:“小姨回來了?”

    “嗯,你媽媽呢?”

    “在樓上化妝呢。”

    話落,便聽到了傅安安上樓的腳步聲,鬱清歡坐在一旁,聽到腳步聲之後緩緩的起身朝屋外走去,她走出的方向是與樓梯相反的方向,此時化妝室內便只有化妝師和南紓兩個人呢,南紓微微蹙眉,不知道鬱清歡是什麼意思。

    南紓朝鏡子裏望去,只見傅安安穿着一身連體的黑色裙子,黑紅相間的恨天高,她手中拎着精緻的手提袋,緩緩的走了進來,南紓望着她,每一次兩人這樣隔空對視的時候,南紓總有預感,她們要打一架纔可以平息硝煙!

    兩人都各不說話,化妝師看到傅安安客氣的打着招呼,傅安安走到身後問道:“快好了嗎?”

    “嗯,很快就好。”

    傅安安面無表情的看了南紓一眼,把手提袋遞給了南紓,說道:“晚上用的。”說完就坐到了一旁,開始補妝醣。

    南紓打開盒子一看,是一條項鍊,南紓擡眸看着她,沒有說話,傅安安瞪了她一眼,說道:“不要自作多情,我是爲了晚上看着能夠協調一點。”

    傅安安的話語從不會有一句好聽的,從南紓回來,至少沒有是真的惡語相向,大概是江瀝北說的那些話,還有valery讓傅安安有些微的改變。

    她不吵,南紓也不會吵。

    那一天,鬱清歡帶着南紓和傅安安,還有valery一起出現在酒會之上,傅家承辦的酒會,自然也是雲集了南城上流社會的淑女名媛,公子少爺,還有不少的商場大碗,還有不少是站在那兒當花瓶供人觀賞的模特,明星。

    傅安安穿着一身雪白的禮服,佩戴着寶石藍的珠寶,微卷的長髮挽於腦後,傅安安,已經是紅盡半邊天的電影明星了,近年來得了不少獎,已經是家喻戶曉,南紓細看着她,其實傅安安一眼算不上特別驚豔的,但是絕對是屬於耐看的,越看越有味道。

    身旁的南紓穿着一襲寶石藍的長裙,在朦朧的燈光照射下優雅動人,長長的裙襬如水般的鋪在地毯上,腰線收得極細,束腰上勾勒着銀白色的花紋,帶着中世紀歐洲宮廷的韻味,腰背筆直的緩緩走來,站在身側的傅安安和她,正好姐妹間相互輝映,valery穿着一身黑色的小禮服,完美得如同畫中走出來的小王子。

    南紓生得美,這是衆人皆知的,只是當鬱清歡帶着姐妹倆一起進入大門的時候,恍惚挺大屋內的人倒吸一口冷氣,南紓不知道這樣的反應代表着什麼,或者是她真的不應該出現在這裏,因爲不遠處熟悉的身影,讓她臉色微寒。

    傅安安看着南紓,緩緩的拉過valery的手,說道:“小姨帶你吃東西去。”

    valery看着南紓,南紓點了點頭,跟着傅安安離去了,鬱清歡站在南紓的身側,壓低聲音說道:“記住了,你今天只是傅家的大小姐,不少的媒體記者都在,我怕有人生是非,免不了問多年前的事情,到時候你不要說話就可以了。”

    南紓嘴角微微的揚起,帶着絕世之美的搖曳生花:“若是有人問了,我當然會給他最滿意的答案!”

    南紓的話語,帶着說不上來的感覺,不知是好還是壞!

    她笑着,一步一步的朝衆人走去,嘴角的笑,目光的柔,如同春日裏的陽光,款款深情,風姿卓越!

    南紓看着從前面一起走過來的兩個女子,陳珊和柳傾白。兩人的臉色不是很對勁兒,不知道剛纔談了什麼,只是柳傾白看到南紓的時候,微微的伸開手臂,給了一個擁抱的姿勢,南紓輕輕的擁住她,聽到她在耳邊說道:“歡迎歸來。”

    南紓囈語道:“想你。”

    兩人相視一笑:“你怎麼纔來?”

    南紓微微挑眉,擺了擺手:“兩個美女需要化妝,你怎麼到這麼早?”

    柳傾白笑了:“因爲內部活動得早,所以就來得早。”

    南紓恍惚纔想起來,柳傾白是傅氏集團的法務。

    一旁的陳珊,穿着一身鵝黃色的禮服,長髮及肩,比起很多年前在南紓面前裝柔弱的模樣,多了幾分硬朗,大概也是被磨出來了,或許她本來就是這個樣子,是南紓看走眼了。

    “好久不見!南紓。”她端着酒杯,靜立在南紓的面前,南紓的心中再也不會添堵了,陌生人而已,沒所謂的,南紓斂了嘴角的笑意,望着陳珊回道:“好久不見!”南紓雖然沒有太多的笑意,但是目光平靜,讓陳珊的心中微微一滯,彷彿脖子被什麼東西卡主了一般,難以呼吸,就算是如今站在這樣金碧輝煌的酒會上,就算是世人皆知她是大牌設計師陳珊,什麼名,什麼利,她都有了,可是看着南紓和柳傾白挽着走上前的背影,她的心中還是什麼滋味都有。

    南紓自始至終都只是用那樣的眼神看她,沒有質問,沒有責怪,或許南紓的心裏有的只是可憐,她偷了南紓的設計圖,最後被選中出國深造,南紓當時和江瀝北爭吵,和宋懷錦又是牽扯不清,鬱清歡知道南紓想要出國,邊找了她,以爲是好姐妹,讓她幫忙勸說,她沒有選擇,南紓什麼都有了,缺了這麼一次機會無關緊要的,便悄悄改了設計稿的名字。

    當教授拿着被選中的作品來的時候,南紓望着她的眼神,似乎是想要把她殺死一般,南紓終究是仁慈的,她沒有揭穿她,沒有讓她難堪,甚至是所有人都在鼓掌的時候,她也是那麼的平靜。

    只是從那一天開始,南紓便不和她說話了,有同學問她,“你們吵架了嗎?”

    “沒有啊。”

    “那你們怎麼沒有說話了,我看南紓似乎很不高興!”那個同學這麼說道。

    她看着眼前的人,沒有說話,而另一個同學接着說道:“她什麼都那麼優秀,或許是陳珊得了這一次的機會她心裏不舒服唄。”

    “大概是吧。”她記得她這樣回答的時候,南紓就站在對面,這一次她看都沒有看她,就像是什麼都沒有聽到一般。大抵是很失望的。

    從那以後,不說漸行漸遠,後來南紓出了事情,她也是冷眼旁觀,一直到南紓離開都是。

    剛纔的一句好久不見,已經是格外的恩賜。

    柳傾白看着南紓,問道:“不生氣了?”

    南紓釋然一笑,自然是知道她指的是什麼,回道:“不失望是沒有的,生氣也是當時,到如今早就決定沒有必要了。”

    “是啊,沒有必要了,對了,我聽說宋懷錦也來了。”柳傾白漫不經心的說道。

    南紓微微一震,若是來了,大概就免不了遇到吧,也好,早解決一天是一天,總要面對的不是嗎?

    酒會上,南紓想大概是不會見到江瀝北的,就江家和傅家現在這樣的局勢,江瀝北大概也不會來,若是因爲傅雲琛的話,恐怕還說不定。

    此時的門口一陣***動,伴隨着無數的鎂光燈閃爍,前呼後擁走進來的男子,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裝,帶着邪魅的笑。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宋懷錦真的來了。

    南紓只是靜靜的站着,帶着合宜的笑容,眼睜睜的看着宋懷錦走到她的面前,沒有移動一下腳步,多年前就已經傳出兩人有婚約,如今這樣又是演得哪一齣?衆人都抱着看好戲的目光看着。

    宋懷錦看着多日未見的南紓,穿着禮服立在那兒,美得不食人間煙火,他心中的惱怒,似乎在見到南紓的瞬間就消了,只是揣在褲兜裏的手,緊緊的捏着那一張照片,那是他此刻唯一能夠指望的籌碼......

    ps:接下來會有大的轉折,所以這兩章寫得比較柔和。。。感謝大家支持~~麼麼噠,另外桐紙建了一個羣374852637歡迎大家光臨...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