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01 再不願讓你一個人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01 再不願讓你一個人9字體大小: A+
     

    101.再不願讓你一個人-9

    清晨籠罩的南城,帶着薄霧的朦朧,機場的人不算很多,南紓拿着行李,江瀝北走在身側,兩人沒有說話,也沒有眼神的交流,像是陌生人,又像是兩個格外熟稔的人。

    走出機場大廳,外面站着的人傅雲琛和鬱清歡,言清和valery。

    南紓倒是沒有料到鬱清歡會起這麼個早來機場等她,轉念一想,總歸是母女一場,也算是難得。

    valery看到南紓身影的時候,眼睛一亮,大聲的喊道:“媽咪!”南紓遠遠的看着他,嘴角微微的揚起,眸光溫暖。

    看着飛奔而來的兒子,南紓的心似回春的冬,漸漸變暖。

    南紓一把抱住撲入懷中的valery,把他抱了起來,他也不掙扎,將頭緊緊的埋在南紓的頸窩,南紓知道,他定是覺得心裏委屈。

    母子從來就沒有分開過,曾經的valery很少會讓南紓揹他或者抱他,特別是他一直都知道南紓的身體不好,更是從不會像其他的孩子一樣,只有偶爾會撒撒嬌,會賴着南紓。

    南紓抱着他,輕輕的拍着他的背,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媽咪想你。”

    南紓話語一出,valery輕輕的從她的頸窩處擡起頭,“媽咪下次不準丟下我。”

    “好。,以後都不會了。”

    江瀝北和南紓錯開了一步,稍微的靠後面一些,valery擡頭就看到了江瀝北,他的神情落寞,況且和南紓兩人都沒有說話,感覺氣氛很不對勁,他輕聲喊道:“爸爸。”

    “嗯。”江瀝北應道。“對了,昨晚走得着急,給你帶的禮物還在路上。”江瀝北給valery買了禮物,卻是在提前就給寄出來了,原本沒有想到會這麼快就回來的,可計劃趕不上變化。

    _ тт κan_ CO

    南紓嘴角微微揚起,不知道是帶着何種的心情醣。

    “謝謝爸爸。”valery的話語在南紓的耳邊響起,江瀝北輕笑着,看着前面的母子目光寵溺,周邊的人少,幸好的是沒有媒體,不然這可是南紓離開後第一次在南城露面,很多的問題肯定如同橄欖枝一樣。

    鬱清歡和傅雲琛肯定是來接南紓回家的,言清和他們站的位置幾乎是挨着的,南紓走到跟前朝言清輕輕的頷首,並沒有多說什麼,江瀝北走到言清的面前,說道:“走吧。”

    言清看了看沒有開口說話就朝鬱清歡走去的南紓,又看了看江瀝北,到底又發生了什麼,兩個人一起回來,卻形同陌路?

    “你們......”

    江瀝北的臉色微沉,帶着些許的陰霾,“走吧,回家。”

    南紓看着鬱清歡和傅雲琛,鬱清歡今日裏穿着一身休閒的衣服,帶着點民族風味,她看着南紓手裏的行禮,伸手去接,傅雲琛開口說道:“媽,我來。”

    南紓看着她,久久的那一句媽媽都沒有喊出來,聽到傅雲琛的話語,南紓有些恍惚,也沒有計較什麼,傅雲琛伸手來拿,南紓也就遞給了他。

    鬱清歡見南紓沒有言辭激烈,也沒有冷嘲熱諷,只是靜靜的看着她,她忽然間有些不自然,看着南紓問道:“餓了嗎?”

    南紓望着她,回道:“還好,在飛機上喝了一杯牛奶,你們等很久了麼?”

    “沒多久,接到valery的電話纔過來的,雲琛說來接你回家。”鬱清歡說完又恍惚覺得有些不對,緩緩的朝南紓望去,南紓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說道:“嗯。”

    傅雲琛開着車,鬱清歡坐在副駕駛上,南紓和valery坐在後面,鬱清歡很清楚傅雲琛的心思,過了這麼些年,他們的那些事情,鬱清歡看得一清二楚,傅政戎三番兩次的給傅雲琛介紹了不少的女孩,可是傅雲琛匆匆來都沒有去過,爲此,兩人還大吵過不少次,鬱清歡,站在她的立場,是不好和傅雲琛什麼的,只能勸勸傅政戎,畢竟是父子,吵了也沒有必要。

    如今,傅雲琛一句話都不說的看着前面,南紓低埋着頭似乎是和valery細細的說着什麼,她嘴角淡淡的笑容,耳畔旁的長髮順流而下,露出白皙的側臉,時光並沒有在南紓的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跡,除了多了一絲成熟。

    但是他們都不明白,南紓的沉寂的目光後面佈滿了滄桑。

    走到傅家的大門口,看着沉重高聳的大門緩緩的打開,南紓看着窗外的場景,有些微的恍惚,穿過長長的花園,繞過亭榭,傅政戎就站着大門口,傅家的傭人都在各自做着自己手裏的活,但是她們都見到鬱清歡和傅雲琛是去接大小姐回來,等到南紓和傅雲琛他們一起出現的時候,還是止不住看過來,紛紛行禮。

    “夫人好!”

    “大少爺好!”

    “大小姐好!”

    南紓看着他們,沒有說話,有些人還認識,有些人早已不是原來的面孔了,見過曾經的南紓的人,早已是寥寥無幾了,南紓牽着valery走過,傅政戎和鬱清歡說着話,看着南紓進門,說道:“坐了那麼久的飛機,累了吧。”

    紓望着他,說道:“還好。”

    “回來了就好。”傅政戎看着她,目光中帶着平靜,南紓不會去從他的目光中去分辨有沒有什麼慈愛,她也不需要,拉住valery說道:“valery。”

    “外公好!”valery還沒有等南紓說出話來,就已經開口說道,傅政戎輕輕一笑,摸了摸他的頭,應道:“嗯。”

    valery是一個多麼聰明的孩子,在南紓的心中又一個結,她還沒有帶valery去祭拜南褚,也還沒有讓valery開口喊過姥爺,心中總是有點膈應的,奈何valery自己開口喊道,他稱呼了什麼,也是孩子的親暱方式,總歸不失禮數也不讓南紓心中難受。

    傅政戎是知道,當年南紓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況且那時在這個家,南紓一直都是有牴觸的,加上和傅安安傅雲琛的相處不愉快,她不喜歡這個家。

    回去之後,鬱清歡帶着南紓上樓,南紓回來也只是辦完事情就會離開,有沒有房間,有沒有安排?準備?都不重要。

    去到二樓,南紓的屋子還是原來的位置,裏面的東西全部是嶄新的,鬱清歡回頭看着南紓說道:“東西我都全部換過,你這麼多年沒有回來,以前的東西我都收起來了,全部在櫃子裏面,想要找什麼,自己找。”

    南紓點了點頭,“嗯,謝謝。”

    南紓的話落,鬱清歡的臉色很不好看,怔怔的望着南紓問道:“你對我就只有這兩個字嗎?”

    不知爲何,只要鬱清歡這麼問的時候,南紓的心中總是容易噴起一股莫名的火,回道:“你還想要我跪下來,拜謝嗎?”

    “你......”鬱清歡頓時氣結,本來看着她一直從機場回到家中,無一處不是,似乎是變了不少,只是此話一出,鬱清歡才知道,她的這個女兒,什麼都沒有改變,或許剛纔只是幻覺,或許剛纔只是她有些累了不想說話而已。沉沉的輸了一口氣,說道:“不想和你吵架,休息一下,下來吃早飯。”

    說着就朝下面走去了,南紓收拾了東西,和valery在上面墨跡了一會兒,兩人才從樓上下去,剛走到樓梯轉角處,便聽到傅安安的聲音:“啊,我快累攤了。”

    接着傅雲琛的話語想起:“你敢那麼早回來幹什麼,自己先回去睡一覺再來也沒有人逼你!”

    南紓只見她把包和行李都甩在了傅雲琛的身上,虎聲虎氣的說道:“要你管。”

    “誰管你,把你這些垃圾拿遠點。”傅安安剛從劇組趕回來,一身的狼狽,南紓只是靜靜的看着。

    “回來了麼?”傅安安問。

    “什麼回來了?”

    “你....”傅安安因爲傅雲琛的裝作不知道有些氣惱,正準備說出南紓的名字,擡眸就看到南紓和valery站在樓梯口,她的臉色瞬間轉變,一把從傅雲琛的手中把東西奪回來,抱着懷中,目光漠然的看着南紓,南紓心中自嘲,不吵架已經算好了,不說話算什麼,她興沖沖的衝了上來,南紓看着她似乎要打人的架勢,南紓就那麼站着,沒有側身,沒有讓步,傅安安側身大步跨了上去,都上去了幾步才恍惚喊道:“喂!”

    南紓纔不會回頭,曾經他們就站在這個樓道口吵得不可開交,多少次早已經數不清了。

    那一句話落,valery緩緩的擡頭看着傅安安,valery想起了和傅安安的第一次見面,那叫一個糟糕,第二次還是這麼糟糕,可是看着這麼狼狽,穿着骯髒的戲服,鞋子都沒有換的傅安安,valery忽然間覺得沒有那麼討厭。

    “你喊我嗎?我叫valery。”

    “嗯,就是你。”傅安安一邊說着,一邊把她的那個大包放在了地上,開始在裏面掏了起來,當時的valery真害怕傅安安從裏面掏出一堆垃圾來,掏了好一會兒,她終於如釋重負的拿出來了一個吊墜,大概是掉到了泥裏,根本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

    她遞給了valery,說道:“我拍戲的道具,一個小玩意,給你玩。”

    valery提着那根紅繩,抿着脣笑道:“小姨,你可以洗一下再給我嗎?”

    傅安安嘴角微微抽搐,說道:“准許你洗一下再玩。”

    “行,謝謝小姨。”

    南紓看着半晌了才從樓梯上走下了的valery,他的手中拿着一個小物件,但是被泥土護着根本看不清那個是什麼東西。

    “你手裏的什麼東西?”南紓微微蹙眉,問道。

    “媽咪,這個得用火眼才能看到,兒子也不知道是什麼,小姨說是拍戲的道具。”valery說着就朝那邊澆花的傭人那邊走去。

    南紓遠遠的看着他,他笑着和傭人不知道說着什麼,那個傭人給他倒水,他輕輕的洗着手裏的東西,沒有過一會兒,傭人彎腰要去拿valery手裏的東西,應該是要幫他洗,不過valery拒絕了。

    沒多久,valery就洗好了拿着過來了,對於

    珠寶,南紓做這一行,就必須懂一些,是一塊玉,況且在世面上還少見,南紓有點印象,可是總是想不起來再哪兒見過,南紓細細的看着,很久之後纔想起來,去年在法國的時候,展覽出來一塊古玉,價值上千萬,後來被神祕買家買走了,南紓看着valery手裏的這個玉佩,緊緊的蹙起了眉頭.

    正當南紓思索的時候,鬱清歡走了過來,喊道:“進屋吃飯了。”

    南紓牽着valery走了進去,傅安安也正收拾了東西走進下樓來,她換了衣服洗漱了一下,沒有了剛纔的狼狽,不然就剛纔的模樣,是真的很像乞丐的。

    都坐下來之後,傅安安看着valery說道:“valery,小道具是開過光的,可以帶的,你弄乾淨帶着,我排最後一場戲弄髒了,沒來得及洗。”

    “嗯,我洗乾淨了,謝謝小姨。”valery其實從南紓的眼中已經知道那東西價值不菲,但是南紓沒有說話,再加上南紓和傅安安的關係,實在是不好說什麼,只好先拿着。

    桌上的氣氛其實很怪異的,特別是當南紓和傅安安同時夾着一塊青筍的時候,兩人第一次正視着對方,兩人都夾着,說起來,傅安安只比南紓小几個月,也是快三十的人了,事情一帆順水,就是一直還沒有結婚,兩個三十歲的女人還像兩個孩子一樣爭執一筷子菜,怎麼看怎麼都幼稚。

    valery看着都不放手的兩個人,緩緩的起身,伸着筷子過去把兩人夾着的青筍夾到了自己的碗中,傅雲琛面無表情的看着valery,valery白了他一眼,只見他的眼角隱隱的藏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南紓的目光變得溫和。

    傅安安瞪了南紓一眼,說道:“你就只知道和我搶,我看中的你都喜歡嗎?”

    “到底是誰先看中的?你自己搶,何必找藉口,再說了,誰稀罕你的東西。”南紓也絲毫都不顧及的叫反擊了過去,傅安安正準備反擊,就聽到傅政戎咳咳,的兩聲,兩個女人大眼瞪小眼的開始安靜的吃飯,鬱清歡給南紓夾過兩次菜,南紓什麼話也沒有說。

    “恰好今天,阿南也回來了,明天有一個就會,兄妹三人都去一下。”傅政戎一邊吃飯一邊吩咐道。

    “我明天有事。”

    “我明天有通告。”

    “我明天要去valery學校。”

    話語說出來,幾乎是異口同聲,第一句是傅雲琛,接着是傅安安,最後南紓的話語出來,幾乎是有點愣住了,能不要這麼同時嗎!

    “沒事,白天有事的都去,晚上回來就行了,是公司年會,你們都出席一下!”話落,傅雲琛沒有說話,反而是傅安安有些求助似的看着鬱清歡,想來這些年,鬱清歡對他們還是好的吧,他們的相處也是愉快的。

    鬱清歡看了看傅政戎,微微挑眉,沒有說話的看着傅安安,看樣子是不去不得了。

    只得低聲說道:“我看情況,趕通告回來趕得上就去,趕不上就不去了。”

    南紓沒有說話,便聽到傅政戎說道:“阿南,你到時候和你媽咪一起過去,帶着valery。”

    南紓一直都不願意開口喊傅政戎,傅安安和傅雲琛都喊鬱清歡媽了,她要是喊叔叔,鬱清歡會不高興的吧,但是爸爸兩個字,對着這個男子,她是真的喊不出來,目光的平靜的望着鬱清歡,點了點頭,回道:“好。”

    此時的傅家,算是一片祥和,雖然不是其樂融融,至少也是平靜溫暖,而江家,則是兩不相同的景象,江瀝北一個人回去的,valery還被南紓帶到了傅家,溫瑜想起南紓又回到了南城,臉部都扭曲到了難以形容的地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