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97 再不願讓你一個人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97 再不願讓你一個人5字體大小: A+
     

    97.再不願讓你一個人-5

    宋懷錦全世界的找南紓,南紓的手機設置了他的黑名單,再也打不進去,不知道她在那兒,也不知道江瀝北是不是和她在一起。

    此時的宋家,都被一片烏雲籠罩着,宋懷錦站在那兒,緊緊的抿着薄脣,站在身旁的中年女子,穿着一身幹練的白色工裝,不是貴婦太太的模樣,可是卻目光狠戾,帶着狠戾,猶如是鷹的眼神。

    “爲了女子,你大動干戈,你瘋了你!”女子的話語嚴肅,夾雜着怒氣咼。

    “我說過,這一生要麼就一個人一輩子,要麼只能是她。”宋懷錦穿着一身白灰色的西裝,可是臉色的陰鬱之色完全掩蓋了那一點點僅存的溫暖。

    女子似乎是氣急,話語說出來也就難聽了很多:“一個破敗不堪的女子,當年要不是傅家還有利用價值,怎麼會讓你和那樣的一個女子在一起,她的那些豔照門,還有那噁心的師生戀,倒是被媒體翻出來,整個宋家都跟着你一起遺臭萬年!”

    “閉嘴!”宋懷錦忽然間轉身,看着中年女子厲聲說道。

    “怎麼?我還說不得了嗎?她若是沒有做那些噁心的事情,怎麼會一個人消失這麼多年,別以爲我們一而再再而三的縱容你,你就無法無天了,宋懷錦,你可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人了!什麼重要難道你不清楚嗎?”

    “什麼重要?你和父親這樣的貌合神離重要?整個泰國不知道你們是模範夫妻,你怎麼不讓他們來看看,你們分房睡有多少年了?到底是什麼重要?恰如你說,我已經是三十歲了,很清楚什麼重要。”宋懷錦從來都不是善茬,作爲母親,她當然清楚,可是,一個男人怎麼能夠如此?那個女人真的就那麼重要嗎?重要到甚至是不顧一切的使用手段,卑鄙的把她綁在身邊?

    “你放肆!”女子被宋懷錦的話語刺激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早已經扭曲不堪醣。

    宋懷錦看着她,說道:“我早已經放肆慣了,現在才知道已經是有些晚了,還有,我這麼放肆不是因爲你們的縱容,這個宋氏,我要他生,他就生,要他忘,他就忘,難道宋夫人您忘記了嗎?是你們教會我得不到的東西,不管是美好還是醜陋,既然得不到那就是沒有用的東西,毀掉便是!”

    宋懷錦說完之後大步離去,他的腳步堅定,背影挺拔,站在迴廊裏的傭人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夫人身體不舒服,記得不要讓她出來,如果她出來了,着涼了,你們知道的!”他說得漫不經心,可是一字一句中,都帶着嚴厲的警告之意,宋夫人在屋內聽到宋懷錦的話語的時候,急忙去拿手機,可是打開包一看,手機早已經不見了,就因爲她阻攔了他找那個女子,他便把她軟禁了起來,這樣的好兒子,可是她養的?

    宋懷錦回到別墅,瑪莎還在那兒等着他,他的臉色陰沉,或許是從南紓離開之後,他就沒有過好臉色。

    “你怎麼來了?”宋懷錦問道。

    “就是來故地重遊!”聽到瑪莎的這一句話,宋懷錦想起了南紓離開的那一天,她和瑞麗說的話語就是故地重遊。

    同樣的一句話,在兩個不同女人的口中說出來,讓宋懷錦的心中咯噔一下,瑪莎怎麼會帶着南紓去看泰拳,瑪莎當時又是爲了什麼給他打的電話,讓他把南紓帶了回來,到底是因爲什麼東西,他還從未想過。

    後來聽瑞麗說,瑪莎和南紓那一天並沒有任何的爭吵,這兩個女人到底是在搞什麼?

    “故地重遊?公主殿下來我這兒,應該還算不算故地重遊吧!”

    瑪莎回頭微微一笑,搖了搖頭,說道:“不,小時候,我就是這兒的常客!那個鞦韆,我坐了很多很多次,那個假山,我也坐在上面看過很多次日出,這兒的男女主人,和我很熟很熟!”

    瑪莎的話語,讓宋懷錦緊緊的眯起了眼,眼中帶着難以明瞭的警惕和緊張。

    宋懷錦許久的沉默,似乎是在思索着什麼,似乎又是在等待着瑪莎的下文,“公主殿下是什麼意思?”

    “早些年,住在這裏的那一家人,也是曼谷赫赫有名的大家,男主人帥氣,女主人漂亮,小女兒美得不可方物,這可是曼谷議論最多的話題,宋先生買了這房子,難道就沒有詢問一下原來這裏住了什麼人嗎?宋家來曼谷的時間不夠長,當年在這裏的神話,也早已經煙消雲散了,人一走,茶就涼,這就是現實!”

    聽到瑪莎這麼一說,宋懷錦的心忽然間似乎就有了答案,南紓當時之所以會坐在那個鞦韆上癡癡的看着遠方?是因爲這裏有她最悠久的記憶。

    他還記得那一次南紓病好之後,躺在那個角落裏,他用全部的攝像頭才找到她的隱祕藏身之處,可見她的熟悉程度,她所說的這兒有很多的紫鳶話,也不是什麼失言,而是這裏曾經是她的家!

    宋懷錦不知道這樣到底是什麼樣的孽緣,當年他之所以會買下這裏,就是因爲她喜歡南紓坐在鞦韆上當着鞦韆,靜靜的看着遠方的模樣,那樣的場景,那樣的畫面,或許最重要的是當時的那種心情,並不是任何一個女孩坐在上面都

    能夠給他那樣的感覺。

    南紓的眼神空靈,宋氏失神,發呆,一靜一動,一顰一笑,就讓他着了魔一般,再也難以忘懷,夢中夢見她的身影,都會癡癡的笑醒,大概是真的中毒了吧。

    就因爲如此,他把這兒買了下來,希望這兒以後會是他們的家,這個家中有那麼的白玉蘭花,當年在江苑,南紓看着江瀝北說的那些話,宋懷錦如今都還記得,這個家中有南紓喜歡的一切,他什麼都不計較,不計較她又孩子,不計較南紓的心裏有其他的男人,總有一天,她會感動,時間久了她就會習慣,習慣他的照顧,習慣他的愛,習慣有他的日子,再也難以分開!

    可是就在這個夢快要實現的時候,南紓走了,全世界的找她,都找不到,終此一生,他只愛這一個女人,所以,不顧一切代價,都要找到! ωwш◆ttk an◆¢O

    瑪莎看着宋懷錦沉思的模樣,輕聲問道:“想不想聽一個故事?”

    “是一個家族隕落的故事嗎?”

    “不,是一個姐妹情深的故事!”

    宋懷錦聽着瑪莎的話語,他有直覺,瑪莎生在皇室,不可能單純的來找他聊天,甚至說是帶着一個很大的祕密,或者是更大的目的,若有所思的看着瑪莎說道:“宋某竟不知道公主殿下還有姐姐或者妹妹?”

    “小時候,還是有的,不過後來長大了,就各自淪落天涯了,第一次在這兒,是父親和母親帶着我來到這裏,這兒有一個女孩,她從小聰慧,我們能夠成爲好朋友,並不是因爲我們年齡相仿,而是因爲我們有共同語言,那一天我說:“父王只有我一個孩子,所以我說我是公主,你父親只有你一個女兒,所以你也是公主。”

    當時我們都是各自父母的掌上明珠。

    後來我說:“南南,我上禮儀課腳好疼,我能不能不上了。”

    她捏了捏我的鼻子,說道:“你又任性了,這是不能不上的。”

    “那你陪我進去一起練習好不好?”我當時拉着她撒嬌道。

    她微微的蹙眉,笑得很美,當時只是覺得很好看,並不知道那樣的美到最後是能夠毀掉一個人的。她說“難道她進去陪你,腳就不疼了嗎?”

    我當時心裏想,有人陪我,我就不會這麼孤單了。

    那一年,我們才五歲。

    後來,我說,我們要一起學習,要一起長大,我要她陪我一起到老,以後我當政,她也一樣,所以我學習什麼,她也學習什麼,我們兩個累了的時候可以互換。

    她當時失笑,她說,我是公主殿下,她可不是,一天這麼累,她可不跟我一起學習,若是真的有一天我當了國王,是一位爲國爲民的國王,她可以保護我。

    我當時就站在鞦韆後面,她坐在鞦韆上,我輕輕的推着,她蕩着,過一會兒又換過來,我蕩着,她推着。當時,我們曾想,似乎就這樣便能夠一直陪伴到老去。

    那一年,我們九歲,依舊還是幸福的人。

    也是因爲這樣的誓言,她開始履行承諾,跟着她父親學泰拳。那個時候,南紓還不知有一天,她會飄落天涯,再也不是能和我並肩的人,再也不是。

    “說道這裏,宋懷錦,你知道南紓的父親是誰嗎?”

    “泰國永遠不敗的拳王南褚,得過無數的獎,得到無數的榮耀,他是泰王的私人保鏢!”宋懷錦的話落,瑪莎咯咯的笑了起來,說道:“幫我把這個好姐妹找回來,我要履行我當時的諾言,我要她陪我一輩子。”瑪莎說着遞給了宋懷錦一張照片,可是照片中的人,卻是從懷錦從未意料到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