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96 再不願讓你一個人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96 再不願讓你一個人4字體大小: A+
     

    96.再不願讓你一個人-4

    江瀝北輕聲接起電話,電話中傳來了一個女孩的聲音:“anne,謝謝你陪我走過那麼一段時光。”

    “anne還沒有醒,你是?”江瀝北的聲音壓得很低很低,可是南紓還是聽到了。迷茫的睜眼就伸手去拿枕頭下面的手機,沒有摸到才緩緩的看向江瀝北,此時江瀝北正拿着她的手機,不知道誰打來的電話,她問道:“誰啊?”

    江瀝北還沒有問,便聽到電話中的女孩說道:“不要給她,我忽然間沒有了和她告別的勇氣。”

    江瀝北當時只覺得腦子轟的一聲響,看着南紓的眸光微變,緩緩的把手機遞給了她,“意大利的來電顯示。”

    南紓瞬間接過電話問道:“洋洋,是你嗎?”半晌沒有聽到迴音,南紓的語氣中忽然間有些着急:“洋洋,你說話。咼”

    那端傳來了若有若無的抽氣聲,許久南紓才聽到電話中傳來徐洋的聲音:“anne,謝謝你。”

    南紓聽到了她的聲音,繼而說道:“洋洋,我馬上訂米蘭的機票過去看你,你等我。”可是南紓說這個話的時候,聲音都是顫抖的,她的眼中存着水霧,江瀝北望着她,給邵凱打了電話,墨爾本到米蘭需要三十多個小時,南紓在接電話,江瀝北就在收拾東西醣。

    “anne,我等不到你了。”

    “你一定能等到我去看你的,一天而已,很快的,很快,我現在就出發。”南紓說完這句話之後,便再也沒有聽到徐洋的聲音,那邊有的只是一片兵荒馬亂的哭聲,嘶喊聲,南紓聽着,靜靜的聽着,手機還放在耳邊,可是她形成了一個永恆的姿勢,她就那麼安靜的坐着,目光呆滯,江瀝北帶好了一切的東西,出來的時候看到南紓就是那樣的一個姿勢。

    江瀝北看着她說道:“南紓,南紓你說話。”江瀝北坐了過去輕輕的搖晃着她的身子,她緩緩的轉身,平靜的看着江瀝北說道:“瀝北,她說等不到我了。”

    江瀝北拿過她手中的電話,電弧還沒有掛斷,裏面的哭聲,喊聲,一片片,他不清楚這個人和南紓是什麼關係,只是看得出來,他們在彼此的生命中有重要,或許是心心相惜。

    “沒事,我們去看她。”

    南紓從始至終都沒有掉一滴眼淚,就是這一點,讓江瀝北一次一次的心疼。

    從墨爾本到米蘭,邵凱定的從迪拜中轉的票,南紓輕輕的靠在江瀝北的肩上,她說:“你爲什麼不問我她是誰?”

    “不管她是誰,我知道是你在乎的人就足夠了。”江瀝北的話落,南紓心想,這大概就是愛屋及烏的說法,江瀝北愛她,所有連着信任她,難道以前他不愛她嗎?

    到達迪拜的時間是凌晨6點45,外面在下着小雨,因爲中途等的時間有些長,兩人在休息室裏休息,南紓靠在江瀝北的身上,她說:“真想每一次醒來都可以見到了你,真想就這樣依靠着你。”南紓有些倦,她只是心生感嘆這麼說,若是她的心中也這麼想的話,她可能就不會說出來了,這就是南紓,說明她此刻的心中很清醒的知道她不可能依靠,並且她一直都會在心中提醒自己,不能依靠,她纔會這樣說。

    江瀝北安靜的看着她,指腹輕輕的覆上她的眉眼,呢喃道:“什麼都不要想,好好睡一覺,時間到了,我喊你。”

    如今在看着江瀝北的一言一行,似乎都和當年有了天差地別,他變得有些沉默寡言了,那是因爲南紓知道,他曾千萬次的後悔因爲一時衝動的話語說出來傷害了她,南紓也不知道江瀝北看着滿身傷痕的她,久久都說不出話來,對不起沒有用,他再也不知道該如何說服自己,說服南紓。

    身旁有着江瀝北在,南紓總是會多一份心安,壹夜沒有閤眼,在安靜了下來,她終於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江瀝北望着她的面容,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她都回來快一年的時間了,一年前他在米蘭的時裝週上他坐在t臺下面,看着她攜着模特謝幕,七年的兜兜轉轉,七年,他一遍一遍的撥打她的電話,從最初的失望到最後的絕望。

    從米蘭輾轉到紐約,在紐約的就會上正式相遇,她忘記了一切,包括他,江瀝北總是以爲,只要把南紓帶回南城,他們總會和好,總會在一起,只要他還愛她。

    可是後面的一切,讓江瀝北措手不及,聽不到外面的雨聲,可是朝窗外望去,雨滴打在外面的憑欄上面,濺出的水花,江瀝北想起了南城,在南城,若初春日裏下雨還好,秋日裏下着淅淅瀝瀝的雨,到雨停,必定會很多花瓣落入泥土中,南紓有一個樂趣,就是埋落花,她會在泥水中撿起那些花瓣,在樹根挖一個小坑,把那些雪白的花瓣全部埋進去,她很少戴手套,滿手的泥土,江瀝北第一次見的時候覺得很是神奇,那些女人,在他的面前,總是小心翼翼,唯恐妝容不夠精緻,爲害怕穿着不夠美,可是當他清晨起來,看到南紓穿着木屐,腳趾凍的發青,還帶着泥水,在裙襬上面打了一個大疙瘩,怎麼也不像是平日裏冷清的模樣,她埋好落花,緩緩的站了起來,拿着噴花的水管朝腿上,腳上噴去,那裏面都是涼水,他急

    忙喊道:“你做什麼?”

    南紓聽到他的話語,總是會呆呆的扔下水管,愣在那兒看着他,彷彿是做錯了什麼大事一般,他指着她說道:“進屋坐下。”

    “我腳髒。”

    江瀝北看着她,一言不發,大步走了過去,橫暴起她,匆匆的跑到二樓的洗浴室,放滿浴缸,讓她坐在浴缸邊上,然後挽起袖子給她洗腳,看着她滿手的泥,眉頭緊蹙,說道:“下一次不允許用涼水洗腳,還有,不允許玩泥,都多大了,也不羞。”

    南紓也不怪他,瞪着小眼睛說道:“你玩過泥土嗎?”

    “那麼幼稚,誰玩!”

    南紓輕輕的用腳拍打着水,說道:“小時候不敢玩,長大了倒覺得沒大人所說的那麼骯髒,因爲比泥土骯髒的東西其實太多太多了。”

    江瀝北捏了捏她的鼻子,說道:“就你會找藉口。”

    她傻傻的聳着肩,眸中帶着淡淡的愁緒,江瀝北給她洗乾淨,找衣服給她換上,鞋子也是,這樣的天氣,還起着霧,或許不用多久又會是一陣雨。

    確實,那一天下午的時候,一陣迷霧籠罩之後,天空又下起了雨,然後一下午,兩個學霸都學習,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看到的那些瓊瑤劇,她躺在他的腿上,江瀝北一邊剝葡萄皮,剝一個,她張嘴吃一個,許久之後,獎勵再伸手去拿的時候,發現從冰箱裏拿出來的那三串全都沒有了,他只得愣住,靜靜的望着她問道:“你不撐嗎?”

    她一臉無辜的望着他,回道:“不啊,你繼續。”

    “拿出來的,你全部吃了。”江瀝北的話落,南紓蹭的從他的腿上起來,說道:“這麼多,你不看着點,我明天鬧肚子怎麼辦?我就知道,你看香香公主喜歡得不得了,眼睛看着電視,手動着,都全然不看我的。”

    江瀝北聽着南紓的話,他確實擔心她明天鬧肚子,可是聽到南紓的話語,這怎麼就扯到香香公主的身上去了,南紓這漸漸耍無賴的潛質,正在一點一點的出來,江瀝北沒有生氣,反而笑道:“怎麼會,香香公主就是再美,我抱着你的還是你!”

    南紓拿着抱枕,微微撅嘴,抱枕就扔到了江瀝北的身上,“你以後抱香香公主去吧。”

    “香香公主不是別人的麼?”江瀝北也是,忽然間覺得逗南紓生氣,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哪隻此話一出,南紓瞬間轉身,差點就從沙發上掉下去,掉地上還好,可是磕到後面的桌子可就不得了了,江瀝北已從閃身,接住了摔下去的她,可是他的後背卻磕到了桌角上,整整紫了一大片,半天都沒有起來,南紓是真的嚇壞了,急忙從他的身上爬起來,着急的問道:“你怎麼樣了?”

    江瀝北望着她,良久沒有說話,問道:“我要是殘了,你還會要我嗎?”

    “你還貧嘴,到底有沒有傷到哪兒?”南紓着急,眼中都是薄薄的霧氣,他又怎能讓她擔心,微笑着說道:“沒事,我嚇唬你的。”

    шшш¸ тTk Λn¸ CO

    “江瀝北,你討厭!”話語一出,帶着點點的哭腔,他順勢一把拉住她抱在懷中,下顎抵着她的頸窩,說道:“不要哭,我沒事,你還在,我怎能留你一個人!”他幾乎是秉着氣說的,很久之後,他都沒能從地上坐起來,剛纔摔下去的那一瞬間,骨頭咯吱的一聲響,不知道是斷了還是錯位了,越來越疼,儘管他真的很想不讓南紓看到,可是她就在他的身旁。

    後來去醫院檢查就是閃到腰,當時還是南紓陪着他去打,大夫看着他們的眼神總是那麼的異樣,江瀝北的臉色鐵青,可是南紓知道不算很嚴重之後,在看到大夫的眼神,她的嘴角掩着隱隱的笑意,江瀝北瞪她一眼,她越發的笑得開心,人有時候就是這樣賤賤的,江瀝北也不例外,南紓的笑容很美,江瀝北是那麼的喜歡,可是當那個男醫生看着南紓的笑容重重的按着他的痛處的時候,他真想把南紓弄個不倒翁裝起來,好在他撕的一聲倒吸氣,引起了南紓的注意,她大步跨了過來,看着那個大夫說道:“大夫,你是要把我男朋友按死嗎?”

    大夫有些尷尬的笑笑,說道:“對不起,對不起。”

    她斂了笑容,站在他的身旁,看着擦藥的大夫說道:“你輕點,要是被你治壞了,你可賠不起我一個這麼好看的男朋友。”

    這句話,江瀝北是苦笑不得,她心疼他,可是說出來的話,卻又讓人想要她把話咽回去,感情他這個男朋友只有一個用處,就是好看!

    可是她說歸說,半夜他還給他擦藥,江瀝北從來沒有覺得南紓這麼會照顧人,開始的時候,看到她那麼忙前忙後的照顧他,心中像是灌滿了蜜糖,可是後來就漸漸的開始心疼她燒水燙着手,早上爲了在他醒來的時候去買早餐,晚上還要等着給他換藥,她給他洗頭,看着她像一個小小的女主人,這樣的念頭一發不可收拾,所以每天她醒來的時候,他都裝作睡着,然後抱着她繼續睡。

    他們一起走過的時光,是那麼多得數不勝數,江瀝北看着熟睡中的南紓,平靜的面容,他在博客中這樣寫到: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個落花的天氣,繁華

    一場,雲水千年,換來的是片片無言的嘆息,都說人生是一場棋局,如若可以,讓我賭你一生的相依,哪怕典當擁有的一切,變賣人生,都在所不惜,無需問尋前世今生留下了什麼,就算隔了生生世世的光陰,我命中註定的人,還是你!

    認識那是江瀝北號碼的人沒有幾個,就是西衍,霍子翌,還有傅雲琛以前玩得比較鐵的哥們,當看到江瀝北更新博客,本就覺得驚奇,可是再看,還是凌晨七點,沒有顯示地址,可是卻難不倒他們,一查,迪拜,西衍急忙給霍子翌打電話,說道:“賭一塊錢。”

    “賭什麼?”

    “江瀝北和南紓在一起。”

    “滾!賭他們能不能一起回來!”霍子翌回道。

    “賭就賭!”西衍有些忐忑,他沒有那麼大的把握,不過沒機會呢可以創造,不然人活着做什麼!

    “我賭他們不會一起回來。”霍子翌在電話那端說道。

    “賭你妹啊!”西衍大罵一聲掛了電話,每一次,他心中越是擔心什麼,霍子翌越是說什麼,隔着電話,也總是一說就中!

    江瀝北遠在迪拜,九點的時候,江瀝北輕聲喊醒了南紓,兩人簡單的吃了早餐,準備登機。

    兩人到達米蘭徐洋母親家的時候,已經臨近下午,整個屋內都瀰漫着悲傷,徐洋的母親看着南紓,再也沒有當年眼中的恨意,大概是徐洋把一切都告訴她了,或許也是她如今過得很幸福,早已不去糾結過往的曾經對與錯。

    南紓微微頷首,輕聲說道:“請節哀。”

    “感謝你能來送她最後一程。”徐洋的母親看着南紓,又看了看身旁的江瀝北,南紓輕聲說道:“我愛人。”

    她望着江瀝北,有些審視的味道,江瀝北輕輕的伸出手,說道:“夫人,請節哀。”

    當江瀝北話語出來的時候,她總算是有些印象,想起了眼前的這個男人,大名鼎鼎的江瀝北,他也有無數的設計作品被拿來當教程,只是他很多年都不曾設計過東西了,他還是的總裁,從走出來過無數的設計師,都已經功成名就了,一開始的時候聽說他孤注一擲的把anne挖角帶去了,後來聽到他的聲明,雖然感覺他本人站在面前有些像是做夢,可就是事實!

    “快,請進!”

    那天傍晚,是徐洋的葬禮,南紓和江瀝北一起參加完葬禮,便離開了徐夫人家,走了很遠的路程,江瀝北都能感覺到縈繞在南紓身上的愁緒和淡淡的憂傷。

    “累了嗎?累了咱們先去休息。”

    “坐在公園休息一會兒吧。”南紓指着不遠處的長椅說道,江瀝北點了點頭,牽着她的手緩緩的走過馬路,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修長的身材,英俊不凡的面孔,南紓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兩人緩緩的走過街頭,大概是路人很少看到東方人可以長得那麼的美吧,有些人甚至還拿出手機拍照,江瀝北拿過手機,說道:“不好意思,我們的私密行程,不想要被人打擾,所以,還請把照片刪掉。”

    女孩看着江瀝北,在看着南紓的目光,終究是不忍心的刪除掉照片,緩緩離去,走了很遠都還回頭看去,涼風微起,只見那個男子脫下了身上的外套,替那個消瘦的女子擋住了涼風,女子忽然間有些感動,還是拿出了手機,拍下背影,世間的女子,都希望有一個男子能夠這樣爲你遮風擋雨,大概是這樣的男子也不多吧。

    坐在長椅上,南紓一直沉默,江瀝北知道她的心中有事,或許就是和這一家人都有關係,江瀝北這樣想。

    在分開的這七年裏,是他的空缺,她有着生活圈子,是沒有他的,可就算是這樣,也沒有接下來南紓所說的話給他震驚大。

    “你知道我和他們家是什麼關係嗎?”南紓的話語出來,雖然是問話,可是江瀝北知道,她接下來會繼續說。

    “剛纔那個女人,是因爲我要和她的老公結婚,所以她纔會被離婚,這個女人和她的女兒,恨了我很多年,江瀝北,我來到墨爾本之後,結過婚!”南紓沒有看着江瀝北,可是她明顯的感覺到了江瀝北的身子微微一震,她經濟的聽着江瀝北的呼吸聲,他緊握着雙手,身子微微的彎曲,似乎整個人都被由內而外的擊破,脆弱到沒有人能夠給他治傷。

    可是他一言不發的就那樣安靜的看着南紓,南紓輕輕的咬了咬脣,接着說道:“那個時候,我被驅趕出境,被一箇中年男子救了,隨後她爲了留下來,他爲了逼走妻女,我們一起上演了一場幸福的婚禮!後來妻子走了,女兒走了,再也沒有回來過,而他,我眼睜睜的看着他一個人被病痛折磨,死去,我看到他去世的時候,我知道,大概他是後悔了,到最後也沒有見到最愛的女人和女兒!”南紓平淡的訴說,江瀝北的心像是被針刺着一般,南紓平靜的話語,就像是拿着那根針在上面攪了幾圈,一陣一陣的刺痛。若是他沒有聽到下面,他又是怎樣的心情?

    “所以,後來你找到了他的女兒,爲了告訴他們真相。”

    “對,可是真相知道得太

    晚,她明白這一切,明白父親的苦心,想要珍惜生命的時候,她已經是無力迴天了,幸運的是,她的母親還愛着她,到最後走得也算是少了一些遺憾,江瀝北,有人守着真好!”南紓的目光飄散,看着遠方,她的鼻子微微酸澀,有些想哭。

    江瀝北聽到南紓最後的這一句話,說道:“你要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人都守着你,有你的父親,有我,有valery,有暮年,還有你的朋友。我們都互相守着,一直到最後。”

    南紓微微的閉上眼睛,微風吹過,帶着泥土的芳香,她有些倦倦的靠在江瀝北的肩上,天色漸漸的暗了下去,江瀝北揹着南紓走過長長的街角,似乎就這樣就能夠走到遲暮之年,無數的路人緩緩的回眸,南紓的淺淺的呼吸聲在江瀝北的耳邊,她越來越嗜睡,嘴角也是越來越容易疲憊,可是江瀝北還看到她帶了安眠藥,或許他應該帶着她去看看,這樣的情形,似乎不是一個很好的預兆......

    ps:374852637桐紙的羣號~~歡迎大家來~~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