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91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91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7字體大小: A+
     

    91.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7

    3月15日,是她在麗江的第二日。清晨收到valery的信息,他說:“媽媽,我等你回家。”南紓回他好。

    她走在青石地板上,抱着相機,手腕上搭着小外套,她依然偏執的不願在鏡頭內看到人影,哪怕她自己,對着鏡頭便會百般不然,故作微笑抑或擺出多愁善感的小女兒之姿,那都已不是她這個年齡的事情,她對着天空,對着花草,對着穿着民族服的老人,對着那些天真無邪的孩子,對着街道上懶洋洋的小狗。

    暮年曾和她說過,從一個人所拍的照片可以窺視到一個人的內心世界,那麼她是有多蒼老,有多悲涼還是說有多麼希冀?

    一個人爬很高的臺階去遙望遠處若隱若現在雲間的雪山,整座古城都入了視線,青色的屋檐錯落在青色的天空下,悠遠而幽遠,有青色的風自天邊吹來,天青色等煙雨,而她卻依然無人可等牙。

    就這樣,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兒,做了什麼?開不開心,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中這些來來往往的陌生人,他們會給你暖心的笑,會好心的問你,去哪兒,我們一起,只是她清楚的知道,她永遠都同不了她們走的路,永遠都不會有他們臉色那單純的笑容,如同明媚的春色。

    夜幕下的麗江,酒吧的音樂在燈火旖旎的夜色中盪漾着,標識着“豔遇”二字的店鋪才真正熱鬧起來,這纔是一些年輕人喜歡麗江的原因吧,足夠的小文藝,足夠的讓一個人放開自己,忘記生活的原樣,盡情去放縱。而她的清冷終究入不得這繁華。

    她一遍一遍的重複着那些路,夜深時候回到青旅大廳昏暗的燈光下寫下日記,將她的愛情寫進夢裏,或許餘生她都還是續夢爲生的孩子,也註定將永遠活在夢裏才能溫存。

    大廳裏,五湖四海的人聚在一起講述他們的故事,她在暗黃的燈光下看着他們出神,大多是雙十年華的年輕人,她在想,他們的這個年紀,她在做什麼呢?她在墨爾本,她的肚子中孕育着寶寶,她在街頭行走,孤苦伶仃。她在做什麼?她也不在去想,唯一知道所有事情的人,就只有安七和沐雲帆,她想,大概以後都不會再有人清楚的知道她曾經的故事了吧酢。

    不知道也好,這樣可以平靜安然。

    不知過了多久,她發着呆,目光卻是落在了那些年輕人的身上,許是別人發現了她的目光,漸漸的停下了討論聲,看向她。

    南紓猛然驚醒,回已危險,一個穿着藍色衝鋒衣,帶着帽子的女孩走了過來,站在她面前輕聲問道:“姐姐怎麼不過來坐?”

    南紓輕笑,她目光清澈的望着南紓說道:“過去嘛,一起聊天。”

    南紓點了點頭,起身坐到了他們中間,許是南紓身上的這一股冷清勁兒傳染了他們,忽然間氣氛變得有些不一樣。

    “你們好,我是anne。”她的與平淡,透着淡淡的從容。

    “我認識.....你.....”忽然間對面蹭的站起來了一個女孩,似乎是看到了自己的偶像一般,只是話語說道最後,所有人都看着她,她看着南紓的淺笑,緩緩的坐了下去。

    衆人蹙眉,有另一個女孩接着說道:“很眼熟哦,姐姐你是不是明星?”

    南紓搖搖頭,笑了,我不是什麼明星。

    聽到南紓沒有承認,那個女孩抿着脣,但是看着南紓的目光還是散散發光,南紓心想,這個女孩估計是真的喜歡她設計的衣服。

    這樣的插曲僅是片刻便過去了,開始玩遊戲,玩真心話大冒險,玩殺人遊戲,這些遊戲,那些年就已經很多人在玩了,只是年少的時候,她沒有朋友,沒有玩伴,便從沒有玩過。

    真心話大冒險的時候,她選擇了真心話,問問題的時候那個女孩,問了南紓,此生你最愛的人是不是你的初戀?

    南紓看着她善意的目光,點了點頭,說道:“是。”

    女孩試探的看着南紓接着問道:“是他嗎?”遊戲而已,南紓本不用回答,可是她猶豫了片刻,還是回道:“是。”

    周邊的人開始好奇南紓是誰,肯定是個某方面出色的人,不然這個女孩怎麼會認識,然後大家紛紛猜測,感覺越來越熟悉。

    這一天晚上,幾乎是沒有睡覺的,所有的你都在講自己身上的故事,有一個男孩說:“他只想一直走一直走,因爲他無家可歸。”

    有一個女孩說,她得了癌症,晚期,她的母親嫁人了,她的父親娶了別的女人,她走到哪兒算哪兒,若是那一天撐不下去了,她就讓路人幫忙把她葬在路旁,話語出來的時候,南紓的心微微的疼,只是靜靜的望着,大家的臉上都出現了傷感,只有南紓淺笑着仰起頭,說道:“這樣很好。”

    那個女孩聽到了南紓的話語,微微仰頭,說道:“你呢?其實你應該不比我們大幾歲,是吧?”

    “我.......我的故事,一句話很難說清楚,因爲很難評判,我只知道那些傷害了的人,再也不能傷害我。”南紓話落,女孩微微笑了起來,說道:“剛纔你坐在那兒,看着我

    們發呆的時候,我們就在賭,你有很多很多的故事,我們還說,你今天晚上會和我們說這個故事。”

    南紓淡淡一笑,說道:“若是還有一起走下去的路,我告訴你們。”

    後來窗戶邊出現了微光,天就快要亮了,想不到這樣坐了整整壹夜,南紓伸了個懶腰,脖頸有些酸,大姐一鬨而散,紛紛回屋睡去,醒來時候已經是陽光明媚的午後,那個昨晚認出她的女孩坐在門檻上等着她。

    南紓衝她笑着打招呼,她說:“昨晚失態了,很抱歉,你好,我叫薇微。”

    “沒事,你應該是學服裝設計專業的吧。”南紓一邊鋪牀,一邊問道。

    “嗯。”薇薇點了點頭,倒是沒有太多的拘謹,大抵是南紓的笑容清和吧,走在路上,南紓她笑得暖暖的,不過眸子中的冷清和薄涼,卻始終斂不去。

    3月17日,還是那些人,說了一起出去走走,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仗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穿過一片荒涼的草坪去爬山,山的另一邊是幾個古樸的小村落,想來比束河會更原生態寂靜一些,山腳下部隊大院的戰士們正在辛苦操練,南紓想,他們的青春隱在這純淨的雪山下,是更欣喜還是更寂寞?有多人的夢想是擇一山而隱居,而多少山裏的孩子夢想着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別人羨慕的,恰是她們擁有的,只是更多時候,她們想要擁有的更多一些。下山的時候逢了一場小雨,徐洋和微微兩個人興致很好,南紓一時興起便想起了東坡君這首詞,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中午,三個人商議定了明日前往瀘沽湖的事情,蒼茫的夜雨中,南紓和這幫天南地北的人融合了在一起,或許她的此生也只能有這樣的一次機會。她從不知青春的誒道是這樣的,她的青春裏有的都是疼痛,疼痛。

    深居簡出,人世抽離,縱然內心有千山萬水的波瀾壯闊,卻也是不動神色的過活着。

    3月19日,南紓接到了安七的電話,當時她正坐在大廳內捧着一本古老泛黃的書籍。

    安七問她,還回不回紐約,她說還不知道,此刻的她是真的不知道該去哪兒,該做什麼。

    安七聽到她的回答,溫和的說道:“anne,你知道,有時候我很羨慕你,羨慕有人等你,即使你永遠都回不去,至少,你不會感覺心在塵世中一點一點的沉淪,知道最後忘記了愛恨和悲喜,麻木不堪,所以,不要讓自己流浪太久。”

    “我知道。”南紓輕聲應道。

    南紓剛掛完電話,門口走進來一個看着狼狽的女孩,她的衝鋒衣已經髒了,頭髮有些凌亂,揹着的包已經看不出來是什麼顏色和什麼品牌,老闆和她熱情的打招呼:“回來了。”

    她笑着爽朗的回道:“我要回到這兒來定居。”

    南紓知道,這是一個走了又回來的人。

    隨後便出發開始去往瀘沽湖。坐在一個彝族男子的車上,看着眼底的萬丈深淵與道路上從天而降的碎石,心中到底還是微微的緊張了,活着,便還有千萬種可能。在金沙江的觀景臺,司機停車讓她們拍照,眼前那一灣碧透如玉的江水,使她鼻尖發酸,如果不是艱難的堅持,又怎能遇見這樣的美好?

    走過這裏,她搭車去到了寧蒗,徒步很長一段路後,又搭上了一位少數民族大哥的車,大哥的樣子有些冷,不願意過多的交談,卻不聲不響的將她們送到了瀘沽湖,在他調轉車頭回去的那一瞬間,徐洋和薇薇的內心都是被深深感動以及溫暖着,從此,她們的內心便多了一份感恩。南紓的心中卻多了一絲苦澀,這是,那些素不相識的人贈與的。而當年她就那麼站着,陌生人會給予你溫暖,熟悉的人卻給你最刻骨銘心的傷害。

    從始至終,從她離開到現在,鬱清歡不曾給她打過一個電話,不曾問詢,或許她這個女兒真的是可有可無。

    深夜,電話響起,她接了起來,裏面只有沉重的呼吸聲,一直沒有聽到開口說話,南紓便知道,是江瀝北。她聽了片刻,說道:“我掛了。”便掛斷了電話,有些人,走走停停,便再也找不到。

    雨紛紛,舊故里草木深,她聽聞,你始終一個人。

    清清淡淡的歌聲迴盪在客棧的大廳內,窗外是水天一色,煙霧輕饒的瀘沽湖,略略帶着那麼些傷感。客棧的老闆有頭漂亮的長髮,笑起來很好看。

    鄰湖,聽雨,發呆,這是屬於她的美好時光。

    她對這個無父無夫神奇的女兒國充滿了好奇,一個保留至今的母系氏族,女子撐起的一個世界,她們會耕田會織布,用辛勤的雙手養育兒女,她們不依靠男人也能精彩的生活。摩梭族的男子也是極英俊的,從裏格回來的路上,見到一個摩梭族男子,他站在屋檐下,樣子冷酷犀利的掃了她們一眼,如老鷹一般的眼神讓徐洋禁不住打了個冷顫,最後還是沒抵住帥哥的誘惑,和微微一步三回頭看了他幾眼。好奇歸好奇,可當納西族帥哥阿拉依佐邀請她們參加篝火晚會感受一下

    摩梭族“走婚”的時候,微微還是嚇的將頭搖成撥浪鼓,這婚可不是哪家姑娘都敢走的。

    徒步了半圈兒瀘沽湖,從大洛水到裏格,從昆明來的那個男孩撿了一條很沒有貞操的小狗,返回時半路攔了一輛皮卡車,她們三人利落的爬上皮卡車的後車鬥,想着風吹起秀髮沿湖看風景的感覺肯定更不同,司機大哥一臉無奈的告訴她們,車斗是不可以拉人,微微和徐洋傻傻的樣子逗笑了路過的一幫驢友。

    南紓心想,若是那些年,她不是被困鎖,她也如她們一樣勇敢的走在路上,會不會有所不同?

    瀘沽湖兩日,因了陰天,雖沒看到滬沽湖最美的風景,卻是她內心最安寧的兩日,這纔是真正的也無風雨也無晴。

    離開的瀘沽湖的時候,天色有些陰暗,天公很不作美的下起了小雨,車輛越發的稀少,她是走走停停,不像她們是想要出來旅行的,還做了攻略,她來了才知道,瀘沽湖這條路下雨走起來是很危險的,她們站在路口眼睜睜的看着車一輛又一輛的在眼前呼嘯而過,終於在有些心灰意冷的時候一輛吉字頭的車停了下來,車上坐了一位中年大叔和一位阿姨,他們詢問了她們幾句,帶着歉意說,天氣不好怕出了危險承擔不起責任。她微笑着表示理解。他們開出一點後又緩緩的將車停下,大抵是不忍心將她們三個女孩在丟在雨中,說願意將她們帶到分岔路口,那裏車會比較多一點。她們感激的上了車。交談了幾句後,得知她們都是一個人出來玩,大叔感嘆道,自己的女兒平時晚點回家便着急的不成樣子,怕是太過保護的厲害了,也應該讓她出來鍛鍊鍛鍊。開出一段路程後又告訴她們同意將她們帶回麗江,她現在都清晰的記得他對她們說:“我今天對你們好些,以後她女兒出門在外是不是也會有人對她好些。”

    南紓的心裏泛起濃濃的酸意,扭頭看着車窗外,因爲她的眸子泛着淚光,她比微微和徐洋都大些,這樣落淚很糗,可憐天下父母心,他們總是想把孩子保護的好些更好些。

    南紓想起了南褚,便是無數的感傷。

    搭車六輛,第一次搭漢族人的車,相比那些在山裏的少數民族人,也許是城市的鋼筋水泥和灰濛濛的天讓人們的內心更沒有安全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越來越淡薄,她們爬到電腦上看到的更多的是世界陰暗的一面,一路上其實有很多的不安全因素存在,南紓聽到微微和徐洋說的話,她說:“親愛的,其實我想告訴你,你不必太失望,這世上還是好人多,還有那麼多美好。”

    徐洋生着病,還是絕症,她走這一路,大抵是和她一樣心生絕望,再也無處可去。

    3月23日,你有沒有那樣的經歷,幾個相互不認識的陌生人,坐在昏暗的屋子,聽着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聊天到天光,談路上的故事,分享旅途的心情,總有那麼一句話會讓你隱隱覺得自己懂得了生命的意義。

    他們玩遊戲結束的時候,已經快凌晨一點,大廳內彈吉他的唱歌的喝酒的都已散盡,南紓也收了電腦準備回房間睡覺,卻被一個雲南小孩和歐陽的談話吸引了過去,他們聊的是關於西藏的事情,以及小孩驚險傳奇的出藏經歷,她聽着感興趣便湊了過去。歐陽說要替一個去世的女孩完成最後的心願,將一些衣物送到德欽的希望小學,又講到他進墨脫的事情,她才知道他是一個老麗江、老西藏,也是一個資深戶外教練,爬過許多雪山,穿越過許多無人區,歷經過幾番生死,受過很多傷,三十歲的年齡便看過別人窮其一生或許都看不到的景色,他說他見過最美的麗江,十年前的麗江可以吃到正宗的麗江粑粑,晚上和一幫朋友在四方廣場吹簫,與納西族的老人姑娘們跳舞,那時的豔遇是也是心靈上的,他們在麗江開酒吧開客棧做戶外,當文藝青年,轟轟烈烈的揮灑着最精彩的青春年華,然後在時光中目睹了麗江一點點成爲今天的樣子。

    大廳的燈光有些昏暗,下着雨的夜裏氣溫有些低,她抱着雙臂聽着他的故事,想着旅行以及生命的意義,歐陽拿來一張毯子,她們坐成一排將毯子搭在腿上取暖,幾個萍水相逢的人,一直聊到天亮。

    想不到徐洋犯病暈倒,急忙送醫院,南紓一路跟隨,南紓給她付了醫藥費,她要給南紓,南紓說:“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再走了,你得住院。”

    徐洋看着南紓,艱難的從牀上爬起來,說道:“錢不重要,七年前你爲何要嫁給他?”

    南紓手中端着的被開水杯子,只聽砰!的一聲響,變成了無數的碎片,她擡眸望着徐洋,說道:“你是他的女兒。”

    “是啊,沒想到吧,會在這裏遇到我,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你,還這麼諷刺,一起走了這麼多天,暈倒還是你送我來醫院。”徐洋慘白的面容帶着莫名的諷刺,南紓的心是那麼疼,千絲萬縷,她還是逃不掉。

    沉默了許久,南紓緩緩的蹲下,收拾着那打碎的玻璃杯,她抿着脣,站了起來,說道:“你認爲我是爲了錢財嫁給了他嗎?”

    “不然是爲什麼?”

    “大概你和你母親就是看到我們站

    在一起之後,便再也沒有聯繫過他了吧,若是你們去看過他,就知道我生下了一個兒子,而他一個人留在了一個冰冷的地方。你有多久沒有和他聯繫過,他給你寄過一封信,心中有一張銀行卡,密碼是你的生日,他所有的資產,都留給了你和你的母親。有些時候,眼見到的並不一定是真。”南紓淡淡的想起了那個中年男子對她說的話:“我愛她們,所以寧願自己痛也不願意她們疼。”那個時候的她,全身是傷,滿心的絕望......

    “在這個世界上,若是親眼見到的都不是真的,那還有什麼是真的,他親口和我母親承認,他愛上了年輕美麗的你,你知道當時我有多恨你嗎?當我獨自去,你坐在小洋樓的屋頂,煮着茶,陽光那麼美好,你穿着長長的白色裙子,你那麼安靜,我當時就在想,也難怪他會被你迷惑。我多想撕碎你的一切,可是看着你發呆的神情,我心生一種幻覺,你大概也不快樂,那一絲不忍,直到今天,我都沒有回去過!”徐洋坐在牀上,淚水緩緩的留下來。

    南紓安靜的望着她,想起了那麼久遠的過往,然後五味雜陳......

    ps:374852637歡迎大家來~~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