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90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90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6字體大小: A+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6

    WWW ☢ttκā n ☢co

    等待,是一件殘忍的事情,因爲沒有答案,沒有結果,不知道她還會不會來,在這七年之內,多少個日日夜夜,無數冰冷而孤寂的日子,只有等過的人才明白。

    曾經言清看着江瀝北日漸緊鎖的眉,越來越深的眼眸,曾問過江瀝北:“若是她一直不來,你是不是一直要等?”

    他說是,那個字,沒有絲毫的猶豫,沒有片刻的思考,言清目光怔怔的看着他。許久之後,江瀝北說:“也有很多次我想要放棄了,但是它在我身體的某個地方留下了疼痛的感覺,一想到它會永遠在那兒隱隱作痛,一想到以後我看待一切的目光都會因爲那一點疼痛而變得了無生氣,我就怕了。”他的聲音沙啞,帶着哽咽,言清收回看他的目光,起身離去,就在轉身的瞬間,她哭了。

    她哭,因爲江瀝北的那一句我怕了,從江瀝北的口中說出,帶着多少疼痛和不忍,從唐御塵的口中說出來,卻是帶着無數的利刃插進心裏,鮮血淋漓,卻視若無睹。

    手中的泥軸在飛快的轉動,泥土和肌膚的摩擦,江瀝北的眼神漸漸起了氤氳,看到南紓和valery打鬧的身影,若沒有那些年的誤會和阻隔,他們現在會不會更加的幸福?她會是他的妻,他是她的夫,他每天睜開眼就能夠看到她,他能夠每天晚上吻着她的額頭說晚安,我最愛的人。

    他可以帶着她去他們曾經說過想去但是沒有來得及去的地方,去見那顆曾經一起種下的姻緣樹。

    他能夠聽見她囈語的念着他的名字,瀝北,瀝北......

    陰雨天氣,便泡一壺茶臨牀聽雨,看她躺在長椅上看書,聽她念着那些散文,聽她說,江瀝北,我想要一直靠着你的肩膀。

    天放晴了,兩人不顧一切形象的一起衝向樓頂,只想看看有沒有出現彩虹,雖沒有看到彩虹,卻能夠看到她仰着頭,閉着眼,張開雙臂呼吸新鮮空氣的模樣,白色長裙在風中飄,她微微回頭,說,帥哥,我做你老婆好不好?

    她曾經這麼說的時候,江瀝北笑而不語,心卻在所有的甜蜜中沉淪,他那個時候曾幻想,他們永遠的在一起,就這樣過到地老天荒。

    可是,那一天帶着滿心的懊惱,帶着陰霾的心情走出來,回到學校,打開電腦,所有的計算機上面都是那些污穢不堪的照片,學校炸開了鍋,那個與之有關的教授,一下子成爲了過街老鼠。

    所有的人都看着他,他當時腦中一片空白,只有想要殺人的衝動,不知是誰,還印成了彩色的照片,學校的路上,教室裏,宿舍,無處不在。

    當時上着計算機課,所有的人都開着電腦,她也是,江瀝北到現在都不知道當時她是怎樣的心境,上課的老師喊着關掉!關掉!可是當時就像是中病毒了一般,鼠標更本不管用,“全部的人都會自己的教室,全部回去。”那一堂課,就是這樣的散場,但是當時老師說完這些話的時候,沒有人動,所有的人都在看着電腦上的照片,一張接一張,千變萬化的姿勢,看得那些女生臉紅耳赤,有些男生開始尖叫,階梯教室裏面一團亂,只有她就那麼坐着,沒有憤怒,沒有說話,沒有爭執,所有的人望着她,有得女生還是謾罵,許久之後,聽到老師的話語,她便緩緩的站了起來,穿過所有人,朝教室外面走去,她看着他,他也看向她,他能夠想象自己當時的眼神是什麼樣的漤?

    她看到他的神情之後,本是毫無鬆動的表情,微微一變,帶着數不盡的委屈和落寞。傅安安闖進教室門,揚起手一巴掌就打在了南紓的臉上,“你個臭不要臉的賤~人,怎麼能無恥到這個地步,被老男人操是不是很爽?你拍什麼片子,拿出來這樣噁心人?”

    她站在那兒,一動不動的承受着那一巴掌,然後獨自離去。

    教授被停課檢查,很多事情不斷的襲來,她消瘦孤寂的身子,在霧雨朦朧中離去,江瀝北知道,從始至終她都沒有掉一滴眼淚,只是看着他的目光越發的薄涼。

    有些人說照片是合成的,也有些人說照片是真的,因爲後面還有黃昏的時候南紓從教授家走出來的照片。

    他再也忍不住問出了口,“你去他家做什麼?”

    “江大少不是已經見到證據了嗎?還要問我去做什麼?”南紓的話語就像一根針此在他的心尖上,看着她死灰一般的神情,更加的心痛。

    “傅南紓,我們是不是就這樣了?”

    她的嘴角微微上揚,自嘲道:“我們怎麼樣?不是已經分手了嗎?我怎麼樣和你又有什麼關係?哦,我知道了,你是覺得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我們已經分手了,所有別人看你的目光都噁心到了你,沒關係,別人不敢問你,傅南紓的牀上功夫怎麼樣的。”

    他看着她,心痛到了極點,可是,他越是和她靠的近,江家的人肯定會找上來,他不想她到最後還依舊要承受着與他有關的人的攻擊。

    似乎也是那一天之後,走在校園的小路上面,都會有人遠遠的離開她,或許是迎着她的身子撞了上去,然後還罵道,不要臉!

    他站在路那

    tang端,看着撞着她走過來的那兩個女生,他是第一次打人,還打得是女生,他要忙着找到原圖,那張照片的原圖,所以那兩個女孩被他送給了西衍,西衍有的是辦法折磨人,聽說是先被送去了坐檯,後來被折磨夠了,西衍把他們扔進了精神病院,從那以後,這兩個人徹底的消失了,後來聽說,已經死了。

    教授解僱,因爲作風問題,他和南紓,前段時間剛因爲宋懷錦的事情鬧矛盾,隨後出了這樣的事情,宋懷錦每一天都來接南紓,然後要帶着她去泰國,當時他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開始懷疑一切有問題。

    爲什麼偏偏是這個時候?

    他想了很多辦法終於找到那張圖片的原圖,找了攝影師做了對比和報告,澄清了這一切都是別人的誣陷,但是那個人卻一直都不能給說出來,他是真的真的不想傷了她的心,她若是知道真相該有多絕望,那樣的絕望大概會把她強裝出來的堅強擊得粉末都不剩。

    她的心中對他應該是最絕望的吧。

    “爸爸,媽咪欺負我。”valery的一聲驚呼聲,打斷了他的沉思,看着滿臉都是南紓弄的泥,笑道:“誰讓你是男子漢,她是我們家的唯一女人。”

    valery聽着江瀝北的聲音說道:“你重色輕友。”

    江瀝北抿着脣,淺淺的笑着,隔着點點的距離,南紓望着他,也微微一笑,江瀝北一時不知道那樣的笑容中帶着什麼樣的意思,釋然,釋然過後呢?是不是就兩不相見,各走各的路?

    玩累了,南紓過來嚯泥,然後開始捏,捏了三個,就是他們一家口,valery在中間,江瀝北和南紓分別在他的兩側,江瀝北和valery都靜靜的看着南紓嫺熟的模樣,再想起剛纔進來老闆給南紓東西,心想,她會不會和這家老闆是舊識?

    捏完之後,開始烘烤,三人就那麼靜靜的圍着爐子,江瀝北看着低垂着眼眸的南紓,她的目光看着火爐,紋絲不動的看着。

    valery玩累了,靠在江瀝北的身上就睡着了,沉寂的氣氛中就只剩下南紓和江瀝北的呼吸聲。總不能一直這樣沉默。

    “困嗎?”

    南紓沒有看他,回道:“還好。”

    “累了就先休息一會兒,我看着,好了我喊你。”江瀝北看着她微微蹙起的眉頭說道。

    她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就這樣的沉默再沉默,或許都不知道該向對方說什麼。

    南紓動了動身子,擡眸望着江瀝北說道:“回南城後給valery找一個合適的學校吧,他雖然懂很多東西,但是在什麼年齡階段該做什麼事情,在那個環境裏面,他或許也能夠收穫更多的東西。”

    “嗯,我已經找了,回去就可以去,是私人辦的學校,就是我們以前說過的那個。”江瀝北說。

    南紓微微一怔,是啊,他們大學了,在江苑的時候江瀝北說以後孩子都是天才,不用上學,南紓說,還是去學校比較好,還會學習到其他的東西,兩人從這兒開始討論,便討論到了哪一家學校,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他們都在討論。

    到此刻,他們真的有了孩子,南紓纔是感覺心中各種五味雜陳都有。

    “嗯,那就好。”

    南紓話落,江瀝北的心中很忐忑,她似乎是準備和他們一起回去,似乎又是交代着他什麼事情,讓他的心中出現了恐慌。

    通紅的火爐,南紓的心中泛起一絲酸澀,聲音低沉的說道:“瀝北,爲何我們會成這個樣子呢?”

    江瀝北看着她蜷縮在一起的身子,眼睛酸澀,抿了抿脣,“我們才30歲,等我們70歲,80歲,我們都還能夠這樣坐在彼此的身旁,所以,未來,還很長很長。”

    “我們早已回不去了,很多年前不知道珍惜,總是真吵,是那個時候我們不懂,不懂長大之後遠遠不是一句我愛你就能夠在一起。”南紓的話語輕柔漫不經心的盪漾在江瀝北的心中,一陣一陣的抽搐。

    “我們都要走向未來,回不去的,我們就不回,向前看就可以,一定可以。”江瀝北的聲音中帶着點點的哽咽,從紐約歸來到南城,他一邊希望南紓記得他,一邊希望南紓忘記曾經的往事,他是那麼的偏執和不切實際。

    “那些溫暖,以及純真,在歲月的侵蝕下,已成虛妄。唯一的感恩,是在我們初初相見的那一刻。江瀝北,謝謝上天讓我遇見你。”南紓望着江瀝北,目光平靜,眸光悠遠流長。

    “既然遇見了,怎麼能輕易走遠?”

    聽見江瀝北的話語,南紓的淚水就如裹了絲的雨滴,撲通的一聲滴在了膝蓋上,她睜着眼,滿是疼痛。

    “其實我到今天才明白,我們就這樣的走遠也不錯,我們有各自的家庭,有各自的路,我們沒必要把那些往事捆綁,若是我一輩子都沒有出現在你的面前,大抵我們都是像我所說的這樣生活,只不過我們多了這麼一個圈,又轉回到了原點,那麼的愛而不得,並不是只有我們。瀝北,希望你幸福。”

    p江瀝北的身子微微一怔,十指微縮,緊緊的握在了一起,他咬着牙沉默了許久,說道:“但是你已經出現了。”

    “我聽到了你說的話,你說你相信我,不管是真話,假話,我都接受,就如漫天飛舞的裸照事件,到最後我才明白,傷我最深的不是你,你不說,我不懂,這是我們的距離,你不說,我懂了,這是你和我的距離,我只是去給教授送文件,就被拍了下來,我從不知道他們會那麼的心狠,也從不會知道有一天,我會成爲所有人都鄙夷的對象,我一直秉承着我一個人安靜的走過,總不會驚擾了別人,不料,最後還是驚擾了,宋懷錦要帶着我回曼谷,鬱清歡和他一起幫忙做了那些事情,江瀝北,我有一個好父親,卻不知道母親是不是親的!”南紓的話語,帶着絕望,是啊,絕望。

    江瀝北也從不知道,他小心翼翼隱藏了這麼久的事情,南紓一直知道,想想也是,若是她不知道真相,怎麼會他一道歉,她就原諒他了呢?

    他們都對親情絕望,所以想要一起互相取暖,共度餘生。

    “那些都過去了,不喜歡南城,那我們就換一個城市,總有喜歡的。”江瀝北說。

    南紓久久的沉默,江瀝北也沉默,兩人的心中都早已裝滿了苦水。

    時間過的很快,如同指間泄落的流沙,不經意間迅速流逝,待到驀然驚醒的時刻,才方然憬悟,原來,那時便是歡欣了吧。愚笨如他們,從不懂得將幸福吝嗇支配,憑着任性肆意揮霍,直到兩手空空,悔不當初。

    南紓此刻相信了鬱清歡多年的話語,愛情從來都沒有兩全其美,只有兩敗俱傷!

    已是凌晨4點左右,終於弄好了陶瓷,江瀝北揹着valery,把外套披在南紓的肩上,兩人慢慢的走在月光下,影子被拖得很長很長,才顯得越發的孤寂。

    南紓看着江瀝北的身影,曾經在墨爾本無數個時候,白天或者夜晚,身邊有人還是沒人,她都會不由自主的陷入對江瀝北的想念和追憶,那些年的流光溢彩,他牽着她在路上踢着石子走,不懂得回頭看看,也不懂得想想未來,他對着她笑一笑,看一看彼此緊握的手就以爲完成了所有的天長和地久。

    到後才明白,那只是曇花一現。

    兩人一起帶着valery回到了酒店,南紓看着江瀝北,說道:“睡吧,我有點累了。”

    在同一個屋檐下,江瀝北一直睜着眼睛,南紓也是,響了片刻,她緩緩的起身,到了兩杯牛奶,遞了一杯給江瀝北,喝完牛奶之後,兩人都沉沉的睡去了,清晨最先醒來的是valery,

    他醒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恍惚的感覺南紓回來了,然後直直的坐了起來,喊道:“媽咪。”

    牀上早已沒有了南紓的身影,這一聲喊聲也沒有聽到南紓的應答,valery赤着腳就跳到了地上,找遍了整個屋內,都沒看到。

    他急忙回到牀上,拿起手機準備給南紓打電話,卻發現有南紓的短信,“valery,醒來之後不要找媽咪,媽咪有事情需要處理一下,和你爸爸回南城吧,等我處理完事情之後,我會回來的。”

    valery看着短信,驚慌失措的喊醒了江瀝北,當江瀝北知道南紓走了的那一刻,想起了昨日裏的那些話語,她本來就想一個人走吧。

    “她會回宋家嗎?”valery問。

    “不會。”

    江瀝北試着打了她的電話,關機。便開始收拾着東西,他們真的要回去,因爲南紓若是清晨的飛機的話,她已經離開曼谷了。

    此時的南紓,確實已經是在飛機上了,曼谷飛昆明的航班上,她想要出去散散心,還想要去一趟納木錯。

    你都如何回憶我,帶着笑或很沉默?

    南紓曾經無意中看到傾白在日記中這樣記憶着她,當年古城那場紛飛的大雪中,南紓立在空無一人的古城牆上,清孤而蒼遠,遇見是她們城最夢幻的事情,雖然只有一個下午的時光。

    南紓愛打鼓,飄逸的墨發,民族風格的長裙,南紓站在那兒,是那麼的美。

    春城昆明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冷上許多,米線店的保安大哥看到她微冷的樣子說,剛下過一場大雨,氣溫有些低。她感激的笑笑,隨後在車站附近潦草的走了一圈兒,還是對這個城市生出些好感,大抵是因爲它足夠的冷清,要知道,她是怕極了熱鬧繁華的場合。

    在空闊清冷的候車大廳翻揹包,試圖找出件可以禦寒的衣服來,一個男孩走過她身邊問:“要去大理麼?”她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待收拾好揹包回頭見他一個人坐在對面的椅子上,方覺得自己剛纔有些不禮貌,便告訴他她要去麗江。後來那個男孩改了路線,又去了麗江,以至於很多年以後,他還說,他是被南紓撿到的。其實他不懂,南紓更願意做那個被撿的。她希望遇到很好的一些人,肯帶着她一起翻過雪山、走過草地、趟過清透的河流,邊走邊唱一起流浪。

    3月12日中午,她到了麗江,當年灑滿陽光的課桌上,她

    將流浪的夢用指尖劃過,即使那時只是想想,也是眼角眉梢看得見的笑意,沒有故意隱藏的蒼涼,也看不到細細碎碎的魚尾紋,那是她夢裏的古城,遙不可及卻給了她心念不息的嚮往。

    如今,她瘦立在這座古城充斥着濃濃商業氣息的陽光下,卻是,多年後的一個人。她在想,如果當年他們一起來了,亦或者現在他們一起,心境,會不會,有所不同。

    她本是訂了酒店,臨時退了,她想要在塵埃當中,她不想晚上是一個人坐在陽臺上看夜景,晚間便入住老謝車馬青旅,八人間,很便宜,房間有扇破舊的窗戶,可以看到院子裏青翠的竹葉和投在地上破碎的竹影,以及牆角錦簇鮮豔的三角梅,陽光裏還有男男女女的歡笑聲,麗江的柔軟時光到底能撫平多少人心中的傷痕,而心中的那份蒼涼,又如何交付與時光。很長時間以來南紓都在再思考。到底要用一種怎樣的放肆才顯得從容。才能夠瀟瀟灑灑的說聲互不相欠。關於諾言,江瀝北給過的。但是他沒有兌現,於是她就不肯承認那是諾言。以後都只好當成戲言。

    她的眼角溼潤,她想,其實她可以很快樂........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