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89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89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5字體大小: A+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 5

    總有回不去的故園,總有等不到的春天。

    有些人,你想要抓住,想要留在身邊的時候,用盡全力也抓不到衣角,就算抓住了衣角,最後撕破衣襟他都會走。

    南紓曾經想遇一人,擇一城,就這樣終老,那個人可以平凡,可以沒有名利心,但是一定要愛她。

    江瀝北的話語還在繼續,他說了那麼多,話語中都是絕望,都是心痛,爲什麼所有人都會犯這樣的錯誤?都會在離開後,在傷害過後,再去不顧一切的找回來,不顧一切的去修補曾經的關係,就算是修補,還是會有痕跡,每每觸碰,都會是刺心的疼。

    南紓看着手機上的淚水,模糊了江瀝北的臉龐,聽着江瀝北的話語,想起了言清說的,她可以恨,可以怨,那麼江瀝北呢?那是他的父母,他又能如何?就這樣帶着valery來到了曼谷,不管不顧江啓恆的死活,他的心,又該有多疼?

    有些人之所以能給你窒息的痛,是因爲他曾經給了所有人都給不了你的暖,江瀝北就是酢。

    她看着,就那樣靜靜的看着,想起了剛纔從酒店出來的時候,江瀝北看到她和宋懷錦的結婚證的瞬間,他緊握的十指,微微顫抖的雙手,他絕望的眼神,一遍一遍的回放。

    言清的話一邊一邊的在耳邊響起,當年他曾瘋了一般的找過她,這七年,他可以對周邊的一切都視若無睹,爲他守身如玉,只爲等着她回來。

    言清說他愛她,怎麼會娶其他的女人?

    她該怎麼辦?

    千變萬化的是人生,紋絲不動的是命運,她清晨都還帶着烈焰的仇恨,帶着不顧一切的毀滅,想要歸來,緊緊隔着短短的時辰,給她的便是天地顛倒的變換,便是噬心之痛。

    想起昨日的種種,她終究是蜷縮着身子坐在地上,失聲痛哭。

    人們常說,若時光可以倒流,我們怎麼怎麼樣?可若時光真的可以倒流,我們還會犯相同的錯,會走同樣的路,會愛相同的人,留下同樣的遺憾。

    此時此刻,她難道就可以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的回去嗎?江瀝北也可以當作沒有看到她手中那紅似鮮血的結婚證嗎?

    屋外的雨聲很大,valery站在門口,隱隱的聽到南紓的哭泣聲,他給江瀝北發了信息,他說,“爸爸,媽媽哭了。”

    江瀝北此時正和言清爭吵完,他站在陽臺上,背對着屋內,言清坐在沙發上,眼圈發紅,看着江瀝北的手機屏幕亮起,上面的信息顯示:“爸爸,媽媽哭了。”

    言清不知爲何,忽然間噙在眼角的淚水就滾落了下來,在這場掙扎的愛很重,最讓人心疼的還是這個孩子,言清能夠想象此時此刻,南紓在哭,他站在屋外給江瀝北發這條信息的心情。

    她第一次和江瀝北吵架,幾乎是從小到大都不曾有過,就在剛纔,因爲她去找南紓,江瀝北責怪了她,因爲這樣的情景下,兩人都帶有情緒,所以一時言語過激。

    她回頭看來江瀝北一眼,微微咬牙,還是拿着他的手機走了出去,“valery給你發信息來了,他從我這兒拿到了你發聲明的視頻,估計他給南紓看了。”

    “看了又如何?”

    “江瀝北,傅南紓不喜歡宋懷錦,難道你不知道嗎?”言清望着江瀝北,有些生氣的說道。

    “這一切,不是回到了當年的那個軌道上了嗎?這纔是最初的路,就是那個起點。”江瀝北話語淡漠,言清難以窺探他的心中所想。

    雨還在下,言清和江瀝北並肩站着,說道:“還記得當年站我們去玩的時候經過的獨木橋嗎?”

    江瀝北沒有說話,卻緩緩的浮現了當年的場景,她站在江暮年的身側,幾個人在一起相處,她幾乎和他不說話,可是每每不小心的眼神碰撞,大姐都會不約而同的微微轉開,不去看對方。

    可是那天分分開行動走獨木橋的時候,她站在那兒,久久都不敢上去,江暮年並沒有發現她的不對勁,他站在他們的身後,微微的看到了她的手緊了緊,臉色都白了。

    那天江瀝北說換個路線吧,從這兒過去不方便,獨木橋沒有過,還饒了一大段的山路。

    那天南紓和言清說了什麼,她不清楚。

    只聽言清說道:“那天,她和我說,人在愛的時候,依舊是孤獨的,唯獨不同的是,沒有懼怕。當時她說話的時候看着你的背影,我似乎就明白了什麼。這也是後來你們一起再去那兒的時候,你在那邊,她能夠強壯鎮定的走過長長的獨木橋。”

    江瀝北微微一滯,他和南紓開始,遠在這件事情的後面很久,言清再告訴他,南紓愛得人是他。

    一陣雨,沒有多久就停了,不過還有三三兩兩的雨滴,南紓擦乾了眼淚,補了補妝,起身打開門,看到valery就在屋外。

    看到南紓走出來,valery看着南紓微紅的眼睛,他的不安在心中一點一滴的擴散,他看着南紓安靜的模樣,便不知道南紓

    會不會就這樣回去,或許是不會回去的。valery知道。

    “雨停了,一會兒我們出去用餐,然後去逛夜市,看電影,好不好?”南湖看着valery問道。

    “好。”

    泰國曼谷,伴隨着夜幕降臨,夜市裏人山人海,從這裏望過去,廣場上的人們載歌載舞,無言的訴說着開心和幸福,江瀝北坐在房間的陽臺上,雙眸如同黑夜一般靜謐而神祕,神祕優雅的眼神深處,透着一股讓人難以捉摸的冷傲無情,英俊的臉部線條僵硬。

    valery的手機開了定位,綁定的是他的,valery在微博上曬出了照片,是母子兩人用餐時的照片,美食,還有南紓和他,他說,很開心,就是還差一個人。

    南紓是很少上微博的,自然不知道valery發了,還被江瀝北看到了。她帶着valery用餐之後,兩人一起去逛夜市,今日的她,外套掛在手臂上,穿着白色亞麻刺繡上衣,小腿褲,黑白色相襯,在這燈紅柳綠的夜晚,越發顯得容顏絕代。路人紛紛投向的目光,曼谷的街道,她走過一遍又一遍,是那麼的熟悉。

    江瀝北通過valery的手機追尋着她,躊躇了很久很久,他終於起身拿着外套,迅速的從酒店裏走出來,去到夜市。

    尋尋覓覓,或許終究是能夠遇見。當南紓拉着valery在街頭轉角之處看到站在前方面對這自己的男子時,她呆呆的站在那裏,忘記了動彈。

    江瀝北站在那兒,周圍攤販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他,唯有南紓平靜的站着,對周遭的一切視而不見。

    江瀝北自有成爲焦點的本錢,無關乎他的身份和地位。

    英俊不凡,氣宇軒昂,剪裁合體的黑色西裝襯托出他高大挺拔的身材,自信沉着,但是眼眸深處卻多了幾分凌厲的氣勢。

    她看着他,她該是什麼樣子的呢?又該說什麼話?平常打招呼?還是漠然走開?她不知道。

    他站在她的面前,他說:“總算找到你。”

    那麼平凡的一句話,轟炸着她的大腦和四肢百骸。南紓心中苦澀,揚起了淡然的笑意:“我一直都在。”這句話的後面還有一句,就是隻是我早已不是我,她的話語冷清,沒有一絲絲溫度,或是愛,或是恨,江瀝北從她的眼中看不出來一點一滴。

    這一天的大起大落,夠回味半生,這一天的所有變故,讓她們都夜不能寐。南紓的手機一遍一遍的響,南紓拿出手機直接關機。

    “我可我還認識。”江瀝北說着朝着valery伸出了手,valery看了看南紓,南紓沒有反對,他輕輕一笑,牽住了江瀝北的手。

    俊男靚女,還有一個那麼可愛的孩子,讓路人羨煞不已,但是漸漸的,便有人認出了江瀝北,雖然沒有見過南紓,可是那麼轟動的聲明,很多人都知道了,再看南紓,雖然沒有穿着刺繡的長羣,可是她的上衣上面,確實帶着刺繡,可以確定南紓就是江瀝北聲明中的女子。

    其實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江瀝北看着南紓的眼神,帶着寵溺和心疼,南紓在外面,不會帶着負面的情緒面對別人,她的嘴角帶着淺淺的笑意,別人都以爲南紓這樣淡淡恬靜的笑容很美,才能夠南紓的身上,能夠看到一個女人的溫和和靜美,江瀝北知道,這樣的笑意只是南紓的保護色而已。

    他曾因爲聽到她的一句我沒有家,便每隔兩三天就去一趟超市,購買好了零食和食材,存在江苑,以備不時之需可以帶她回去,雖然這樣的舉動很幼稚,就算南紓不想回家,也不一定就會找他不是嗎?

    但是那個時候,他就想要給她一個家,但是每日看着她和江暮年走得那麼近,嘴角帶着若隱若現的笑意,她似乎是開心的,快樂的,可是他依舊能夠坐在桌上看着她望着窗外發呆,她的心中在想什麼?

    那個時候,他也不曾有勇氣挑破那層關係去問她開不開心。

    一家三口在在茫茫人海中,穿過川流不息的人羣,江瀝北輕輕的用手腕護着她和valery,valery很開心,指着一旁捏糖人的攤子說道:“媽咪,那個挺有意思的,我們去看看。”

    江瀝北看了看南紓,三人一同朝那邊走去。攤販見到眼前的絕色男女,微微一愣,valery俏皮的喊道:“老闆,回神啦。”

    老闆有些微微愣神,說道:“三位是要糖人嗎?”

    江瀝北迴道:“要兩個。”

    “三個。”南紓接着說道,江瀝北微微擡眸望着她,她的眼神平靜,很平靜。

    “您看看想要什麼樣子的?”

    是valery挑的,都是小動物的模樣,老闆遞了過來,南紓伸手接過,第一個給valery,朝江瀝北也遞過去一個,江瀝北微微一笑,接過。

    夜色闌珊,燈火閃爍,他們都是塵世中的歸人,江瀝北和南紓中這樣的相處,最開心的莫過於valery。

    可是南紓和江瀝北的心中都已經是歷盡千帆。

    這一天,有時候是別人一生都不會經歷的事情,南紓面對着這個越來越緊的結,心生悲傷,其實一切都有因果。

    三人吃着糖人,valery要拍照,江瀝北一路都給valery和南紓拍,到後來夜色有些晚了,南紓從江瀝北的手中要過相機,江瀝北說:“我給你們照。”南紓沒有說話,從他的手中把相機拿了過來,說道:“你和valery一起。”

    不知爲何,江瀝北從沒有想過南紓今晚會這麼平靜的和他說話,這樣的平靜算不算是暴風雨的前奏?江瀝北不知道。

    許久,有一個帥氣的男子經過南紓的身旁,微笑着和她打招呼,手中捧着鮮紅的玫瑰花,遞到了南紓的面前,南紓望着眼前的年輕男子,有回眸看了看valery和江瀝北,微微一笑,說道:“那兒的兩個人,是我的孩子和愛人。”

    年輕男子看着江瀝北和valery,彬彬有禮的和南紓道歉,南紓的話語雖然不是很大聲,可是江瀝北和valery都已經聽得真真切切,江瀝北牽着valery的手微微一緊。

    南紓本來是要請一個路人給他們拍一張三人的合照的,誰知本來要請的那個年輕男子,竟然向她告白,讓她有些尷尬,又找了一個路過的中年女子幫忙拍了張三人的合照,她的笑容很燦爛,是她所有的照片中笑得最開心的照片。

    valery走得累了,趴在江瀝北的背上,他其實有點小偷懶,被南紓帶到之後,嘴角掩着笑意,把頭扭到了另一邊,看着valery開心,南紓也不知不覺的就開心了,一切都等過了今晚再說,就今晚,應該不屬於貪婪纔對。

    “這條街上有很好吃的泰國小吃,valery要不要吃?”南紓輕聲問道。

    valery點了點頭,南紓便帶着他們朝記憶中的巷子走去,早已經不是原來的模樣了,不過原來的那些老店鋪翻了新名字,幾個人過了點東西出來,夜已深了,valery站在南紓的面前,拉住南紓的手,說道:“媽咪,你不是說在曼谷有一家捏泥人的陶瓷店嗎,要不要帶我們去,好不好?”

    南紓看着他,微微蹙眉,說道:“現在已經很晚了,估計關門了。”

    valery有些微的失落,江瀝北說道:“去看看吧,關門了就明天再過來。”三人沒有在走路,攔了一輛的士,迅速的朝那家店鋪趕去,趕到的時候人家店鋪正準備大洋,南紓放開valery的手,快速的就走了過去,不知道和那位老年人說着什麼,那人進屋去,許久之後走了出來遞給南紓一樣東西,南紓失神的看來片刻,放在了包內。

    南紓朝他們招了招手,說道:“進來吧。”

    老闆走了,江瀝北和valery都看着南紓問道:“沒有師傅,誰教我們捏陶?”

    “這不是還有我嗎?”南紓輕笑着和說道。

    “爸爸,你以前見過媽咪會捏陶瓷嗎?”valery養着頭,話語聲帶着輕快的語調。

    江瀝北淺笑,“不曾見過。”

    南紓望着江瀝北,說道:“那是沒有工具,過來洗手,拿東西開始了。”

    她說着捲起了袖子,開始弄泥土,指揮着江瀝北和valery幹活,不一會兒,似乎所有的煩惱都忘卻了,只見中間的軸不停的轉動,江瀝北和valery的兩雙泥手,刷刷的轉着,南紓看着泥土四濺,也是醉了。

    valery越來越有興致,說道:“媽咪,以後我們弄一個回家,我以後專門做這個。”

    “可以。”

    “我不想給你洗衣服。”

    同時出口的兩句話,前一句是江瀝北答應的,後一句是南紓說的,valery聽到的時候笑道:“以前的衣服也是洗衣機洗的。”

    南紓一聽,厲聲道:“你個臭小子,洗衣機不是我買的嗎?”

    話語一出,valery笑道:“媽咪,我錯了,洗衣機是你買的,相當於衣服也是你洗的。”

    南紓聽到他的打趣,把手中的泥土扔了過去,頓時出現了泥土大戰,江瀝北也備受牽連。

    他輕輕的捏着泥人,看着遠處奔跑的女子,長長的髮絲在身後飛揚,消瘦的身子還是一如既往。

    最初,他還不知道她是鬱清歡的女兒,聽說過南城的很多人提起過鬱清歡,說是傅家的夫人,是一個溫婉高貴的女子,看着一顰一笑都是傾城傾國,重點的是在南城,很多豪門的夫人小姐,和鬱清歡的關係都還不錯,便耳目有染的聽到江嫿他們提到。

    那一天下課,所有的人都在走廊上休息,傅雲琛忽然間衝進教室,站在南紓的面前說道:“你這麼多天不回家?是以後都不回去了嗎?”

    南紓當時沒有擡頭,許久之後便聽到傅雲琛生氣的聲音響起:“傅南紓,我問你話呢?”

    她慵懶的從桌椅上做了起來,眉目冷清的說道:“和傅大少有關係嗎?”

    “爸爸讓我問你怎麼不回家,怎麼沒關係?”傅

    雲琛的聲音很大,以至於班裏的很多人都聽到了,傅雲琛說的是爸爸讓我問你怎麼不回家?

    難道傅雲琛和南紓和有關係嗎?一個爸爸?傅家的私生女?還是傅雲琛的未婚妻?各種猜想絡繹不絕的涌出來,傅安安一句話就平息了所有的想想。

    “又不是親妹妹,傅雲琛,你緊張什麼?她愛去哪兒去哪兒!”傅安安抱着書本,趾高氣揚的走進教室,帶來的也是勁爆的消息,她是鬱清歡的女兒,鬱清歡曾經嫁過人。

    開始她是一個人,後來依舊是一個人,似乎什麼都不曾改變,但是很多東西還是在無形中被改變了,有些人會用有色眼鏡去看她,有些人會在背後指指點點,會說冷言冷語。

    但也有些人,還是依舊和她在一起,就是暮年。

    七年前,他喝醉的那一晚,一覺醒來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房間內只有徐子薰在,江瀝北怎麼也不會想到那一天晚上陪着他上樓來的是南紓,當時他們正在吵架當中,吵到了要分手,原因很簡單,鬱清歡讓她去陪宋懷錦吃飯,她去了,年少輕狂,他不懂得剋制,言語衝動傷害了她,想到後來她解釋過,其實他應該明白的,只是後知後覺得太晚,

    她一直都很倔強,又很缺乏安全感,這要是一個眼神,她或許都會思考許多,何況是那麼多話說出口,她就會遠離,越來越遠,這樣的南紓,就算他喝死了應該也不會管得吧,何況是喝醉了。

    加上母親和鬱清歡向來不和,外帶着她也更加不喜,沒有緣由。

    他們吵過很多次架,每一次都是由於他等不到她回來而低頭認錯,然後又在一起,每一次他都在心底暗暗發誓,你不來找我,我也不會去找你!

    那個時候都年少輕狂,宋懷錦的三天兩頭獻殷勤,她總是那麼漫不經心的模樣,從不外露的情緒,讓他難以看清她到底在想什麼?

    可是世事難料,沒有想到後面發生的事情是那麼的讓他措手不及,也讓他悔恨至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