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88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88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4字體大小: A+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4

    那一天,valery和宋懷錦的談話並不愉快,valery每一句都是篤定,篤定南紓不會愛上宋懷錦,宋懷錦心中的氣也是難以下嚥。

    宋懷錦低估了這個孩子,他不但猜中南紓的心思,還一語戳中了他們的交易。

    “宋先生,我猜,我母親和你結婚的原因是因爲我,真是很感謝你願意這樣的付出幫我母親,只是,我想,這場交易不會需要了,還煩請宋先生高擡貴手,讓母親和我回家。”valery的話語說得誠懇,可是宋懷錦爲什麼會答應南紓那樣的條件,還不是因爲這樣會有一絲希望留下南紓嗎?怎麼可能就這樣答應valery旅。

    “或許,你是真的想要和你的父親生活在一起,但是當南紓和江瀝北只能選擇擇一個的時候,我相信你會選擇你的母親。”宋懷錦看着valery說道。

    “其實我更希望是他們一起生活在我身旁的。”

    “很抱歉,valery,你真的只有一個選擇了,今天早上你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我和南紓剛剛領完證回來,我也知道她還沒來得及來和你說。”宋懷錦的嘴角帶着笑意,可是valery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畢竟是孩子,臉色都變了。

    valery緩和了神色,說道:“宋先生覺得,這樣就可以做到留住一個人嗎?”

    “是否留得住,也要做了之後才知道,不是嗎?”宋懷錦此刻是深深的刺激了valery,以至於他握着杯子的小手都是那麼緊緊的,骨骼分明。

    “還有valery,我和你母親本來就是有婚約的,我們在很多年前就已經訂婚了,如今,也只是在做多年前沒有做完的事情,今天領證,後天我們的=舉行婚禮,在宋氏酒店。晏”

    valery在那一刻心中很難受,南紓嫁給了這個人,若是這個人是南紓心愛的人,或者是愛南紓的人,他都可以接受,可是短短的談話間,他就對宋懷錦很是反感了,和沐雲帆生活了這麼多年,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是,如果江瀝北和南紓只能選擇一個人的話,那個人一定是南紓,這個一定是不會變的,南紓爲了他吃了多少苦,多少個日日夜夜,他怎麼能夠不心疼,他的母親,心中太苦。

    那一天,說到一半,話不投機,valery揹着書包出門打了的士離開了,宋懷錦對這樣的一個孩子,心中又說不出的感覺,這個孩子很不一樣,他很聰明,所以,他害怕這個孩子和南紓再聯繫的時候,透出了什麼,就兩天,可不要出什麼事情纔好。

    valery走出咖啡廳,擡頭望着陽光,陽光溫熱,空氣甚好,他真的被宋懷錦氣壞了,這麼快的速度領了結婚證,宋懷錦不安好心,他應該怎樣才能幫到江瀝北和南紓,這讓valery很是苦惱。

    南紓想要等着valery回來,至少要見一面,她來不就是爲了見valery的麼,言清的話語,在她的腦中縈繞,陽光下,她安靜的站着,言清站在門裏面,邵凱站在她的身旁,不知道說着什麼,兩人似乎有點爭執。

    南紓沒有管,此刻她的事情都是一團糟,又怎麼管得了他們的事情,難道她上學的時候管得還不多嗎?到最後賠進去了一個自己,萬劫不復!

    她站在在街頭,熙熙攘攘的人羣中,有一中年女子牽着一個小孩慢慢的在人羣中蠕動,衣衫襤褸,那個孩子看着街頭的棉花糖久久不願離去,那女子看到了,矛盾了許久,終究還是顫顫巍巍的從兜裏拿出了錢,給孩子買了一個。孩子的臉上露出了笑意,卻躊躇的拿着不吃,南紓靜靜的看着,直到那孩子躊躇了許久之後,又將東西還給老闆。要把錢要回來。她的心裏一陣酸楚,正要走過去,只見那女子匆匆忙忙的拉着孩子走了。

    她的眼睛澀澀的。很多東西都在腦海中浮現,也是早已逝去卻無法忘卻。

    茫茫人海中多少人擦肩而過,她靜靜的駐足,她早已經是子然一身。陽光很暖,卻暖不了心。

    不知是陽光刺眼,還是風塵迷眼了,她一陣酸澀。

    貧窮或者富有,都有親人相依陪伴,總有一天,難過的日子總會過去,可是人沒有了,還會有什麼呢?

    言清還站在那兒,邵凱望着南紓還站在陽光下的背影,想起了多年前的很多事情,言清的一句兩句話怎麼說得清楚,他們當事人解釋不清,旁人能做的就只是勸。

    在言清的印象中,南紓孤寂冷清,熟了之後會稍微好一些,畢竟能夠看到她淡淡笑容的人就已經是很好的了。

    江暮年和江瀝北的第一次變化,就是因爲江瀝北抱着她出去了,後來兩人還一起消失了整整一天半,這可不是一個好的預兆,在言清的眼中,他們兩個總有一天會因爲南紓吵架。

    那天,在大宅的下面,本來是司機開車去學校接他們的,結果暮年說有事情,一會兒自己回來,言清就和江瀝北一起先回去了,回到家中,兩人剛準備洗手吃飯的時候,看到江暮年進來了,走過江瀝北的身旁,江瀝北還開口說話。

    tangp“暮年,飯好了,準備吃飯了。”

    江暮年沒有駐足,也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徑自的朝樓上走去了,當時江瀝北沒有怎麼在意,以外是他沒有聽到,但是到後來在飯桌上,江暮年坐在獎勵吧的對面,目光陰冷,江瀝北蹙了蹙眉,才真正的感覺江暮年的敵意。

    江瀝北本就是不善言辭的,他沒有說話,時候也沒有去問,吃完飯後,江暮年在樓下看電視,言清跑了下去,坐在他的身旁,問道:“你們怎麼了,怎麼和大哥不說話?”

    “你不是不知道?”

    言清瞪着眼睛,望着江暮年說道:“知道什麼,你們吵架啦?”

    “那天,他抱着南紓就走了,回來一句話都沒有,第二天他們還都不在,你讓我怎麼想?”江暮年些微稚嫩的面容上帶着孩子氣,言清微微一笑,說道:“其實吧,這個事情怪我,哥哥和南紓什麼事情都沒有,因爲我看到南紓難受,所以想要哥哥幫忙,因爲你坐的位置離得太遠了,第二天瀝北就去韓城了,西衍找他有事情,還是我送他去的車站,真的,沒騙你!”言清有些像是哄着孩子一樣的哄着江暮年,江瀝北極站在遠處,微微蹙眉,那個時候,江暮年是那麼的喜歡南紓,喜歡到就連平日裏關係很好的哥哥離得近一些都會吃醋。

    從那以後,江瀝北知道這個事情之後,幾乎是和南紓沒有任何交集,沒有交集,並不能就這樣的就忘記了,有些人,或許就是忘不掉的,就像種在心底的那一株血莎,越長越旺。

    和江暮年很好的南紓,言清也見到過她的笑容,每天放學,南紓總是一個人,她不說她回哪兒,她也不會說和誰一起,每一次江暮年都會在一旁站着等她,遠遠的喊道:“南紓,好了嗎?”

    “嗯。馬上就好了。”她就一邊收拾着東西,一邊微聲回道,帶她收拾好東西,朝江暮年走去的時候,她的嘴角會隱隱的藏着一抹笑意,帶着說不清道不明的暖意。

    言清見到江瀝北一次一次的忍讓和退步,開始覺得心疼,從江暮年回到江家開始,全家人都圍着他轉,就連江瀝北也說,要不是當年不小心,江暮年就不可能吃那麼多苦,可是若不是那樣,他就不可能認識南紓在先,也不會讓江瀝北這麼小心翼翼的把所有心思埋藏。

    言清看着南紓的背影失神,邵凱晃了晃手掌,喊道:“回神啦。”

    邵凱看着猛然回神的言清,清洌的眼眸中帶着一絲迷茫和心痛,到底是爲自己還是江瀝北與南紓,邵凱不知,但是那一刻,他的心也微微一滯。

    南紓等了許久都不曾等到valery回來,就打了valery的電話,valery接起電話的時候,聲音有些低落,“valery,你去哪兒了?”

    “我就是出來散散步,媽咪,你在那兒?”

    “我在酒店門口等你呢。”南紓輕聲說道。

    “媽咪,你等我,我很快就到。”valery說完就掛了電話,應該是匆忙的趕着回來了,南紓心想。

    過了半個多小時,天空開始變得被烏雲掩蓋,沒過多久,就開始下淅淅瀝瀝的小雨。

    南紓的心情忽然間便得有些煩躁不安,她就是這樣,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被記憶侵蝕着。

    那一天傾盆的暴雨,電閃雷鳴的午夜,無言的訴說着悲涼,那一晚,她給江瀝北打了無數個電話,一遍又一遍,她只是想聽聽他的聲音,想告訴他孩子是他的,一遍一遍之後的無人接聽,電話在撥出去的時候,那邊有語音提示,“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她本最喜歡下雨天,四月的紛飛細雨,她總是牽着他的手漫步在雨中,手涼了,可以牽着他,冷了,可以抱着他,累了,可以趴在他的背上,醒來定是在家裏。可在那一天之後,只要是下雨天,無論小雨還是大雨,她都是處於暴躁和厭煩當中。

    南紓撐着傘,因爲下雨,valery回來的時候,南紓就把他帶回了隔壁的酒店住下,valery給江瀝北打了一個電話,說的話很小心,這讓南紓微微心疼。

    valery的頭髮淋溼了一點點,回到屋內,南紓輕輕的給他擦拭着,兩人收拾好雨後的狼狽之後,安靜的躺在牀上,日隔許久,在見到valery,感覺都已經變了很多,心思微沉。

    “valery,對不起。”這是南紓開口說的最正式的話語,valery回眸望着南紓,說道:“媽咪,你真笨。”他說着這句話,人卻撲倒了南紓的懷中,是啊,很笨。

    “我每一次都答應你,每一次都說好等你出來,你睜開眼見到的第一個人一定要是我,可是媽咪食言了,所以對不起,媽咪妥協了,放棄了和你在一起,媽咪向你道歉。”南紓的話語溫柔,帶着淡淡的愁緒。

    “其實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現在好好的,以後就希望你和瀝北爸爸都好好的,就好了。”南紓聽着valery的話語,抿了抿脣,眸光微微的閃躲,帶着失落,許久之後,她緩緩地坐直了起來,很平靜的看着valery說道

    :“媽咪想要帶你回來,然後我們一起回墨爾本,亦或者去哪兒都行,只要你喜歡的地方,安一個家。”

    “媽咪,你還愛爸爸嗎?”

    南紓看着他的眼神,隱隱的透着期盼,他希望她和江瀝北在一起嗎?所以他會期待從南紓的口中聽到南紓還愛着江瀝北的話語,這樣的話一切都還有一絲希望。

    愛,南紓說這句話的時候,心情總是千迴百轉。

    鬱清歡當年是那麼的勇敢,不顧一切,不顧家族的反對,很多次的跟着南褚私奔,她不愛南褚嗎?

    很愛,很愛。

    可是到最後呢,到最後南褚雙腿癱瘓,鬱清歡開始也不離不棄,是那個時候南褚還有錢,到後來所有的家產都被查封,什麼都沒有的時候,當年的那些豪言壯語,當年的那些愛情,就在貧困交苦,茶米油鹽中變得一文不值,變成了不堪入耳的謾罵聲,變成了無休止的爭吵。南紓曾經是把他們的愛情當成這一生的供養,她以後無論遇到了什麼樣的人,受到了什麼樣的傷害,她可以想想鬱清歡和南褚,這樣就可以有信心走下去。

    鬱清歡和南褚在半夜爭吵不聽,吵醒了她,她聽着那些話語,她從未想過在她心中完美無缺,溫柔如水的母親,也會成爲那個樣子,醜陋的模樣。

    後來,她相信江瀝北,換來的卻是江瀝北冷漠無情的話語,一次又一次。南紓曾經會看情感糾紛的節目,節目有一對男女,南紓的印象深刻,那個男孩每一次打了那個女孩,囚禁她,但是他們分分合合還是一起走了六年,六年後,這個女孩想要離開,卻離不開了,男孩用自殺威脅她,她每一次的心軟,到最後給她的都是傷痛。裏面的導師說得很氣憤,他說,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你明知道每一次你留下他都會傷害到你,爲何你還要留下?

    那個女孩說,我走了,他要自殺,他以前吃過安眠藥,最後被搶救過來了。女孩的話語讓那個導師很痛心,當着所有人的面就罵那個男孩無恥,他總是能夠抓住女孩子心軟的心理,一次一次的肆無忌憚。罵過之後又說這個女孩,他問她。你還願意讓他無數次的傷害你嗎?女孩搖了搖頭,但是南紓從她的眼中看出了擔心,是啊,她還擔心那個人會不會死了。

    最後那個導師說了很多話,說得那個女孩捂着臉站在臺上失聲痛哭,南紓其實知道,是所有的委屈都一涌而出,所以悲痛。

    其中有一句話南紓記到如今都記得,如果你不給別人傷害你的機會,那麼誰也傷害不了你。

    她信了江瀝北很多次,可以到最後給她的就是千瘡百孔的傷痕,她累了,不想再這麼無休止的糾纏下去了,想起傅雲琛說的話,江家和傅家這麼多年的爭鬥,都是因爲江暮年的死,就算她還愛,愛又能夠代表什麼呢?

    南紓看着valery的眼神,說道:“我和他走過很長很長的一段時光,年少時光,疼過笑過,valery,愛也代表不了什麼,代表不了我們可以忘記過去,代表不了我們能夠放下心結。也代表不了我們能夠走下去!”

    valery小小的手指微微一顫,點了點頭,回道:“媽咪,你和宋懷錦離婚,我們離開這裏。”

    南紓有些驚愕的看着他,上午的電話是宋懷錦接的,所以他們約好了見面,然後讓她來見江瀝北。

    valery看着南紓的神情,微微的低下了頭,許久才說道:“媽咪,對不起,我去見了宋懷錦,他說你們結婚了,媽咪,我知道你是爲了我,才這麼做的。”

    “你既然知道,那你呢?”

    “我當然是和媽咪在一起,只是.....”

    “只是什麼?”南紓問道。

    “只是媽咪真的不原諒爸爸嗎?”valery目光中的那一絲期盼,璀璨的眸子帶着淡淡的薄霧,他是和江瀝北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有了感情,不捨。南紓的心就像是針刺到一般,她欠了valery那麼多,父親的這個角色,又怎麼是她能夠彌補的呢?

    “你覺得媽咪應該原諒他嗎?”

    “媽咪,你離開之後,我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他當時站在病房的窗戶口看着外面,我當時在想,爲什麼你和他都喜歡站在窗戶邊,就這樣安靜的看着遠方,似乎是沉浸在很久遠很久遠的回憶當中一般。後來,我知道了,當你最愛的人都不在身旁的時候,你就要找一個窗口看着來路,就像是希望一樣,總感覺他會回來。媽咪,以前你每一次做夢都在夢中哭醒,我當時是那樣的討厭他,雖然那個時候爸爸在我的心中只能是一個指代字眼。但是,當年你若是不愛他,又怎麼會一個人懷着我還去那麼遠的地方呢?我不知道你們曾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媽咪該不該原諒他,只是,至少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再決定原不原諒他好嗎?”

    面對valery的請求,南紓心中一陣酸楚,valery雖然很懂事,也像一個小大人,可是他還是有着孩子的心性。

    南紓沉默了片刻,說道:“我們可能真的走不下去了。”

    valery在那一刻,緊緊的抓着毛巾,垂眸抿着嘴脣,良久之後,他擡起頭看着南紓說道:“媽咪,我不想你後悔,所以我想要給你看個東西。”valery說着打開了電視,從書包中拿出了手機,他緩緩的打開了視頻,江瀝北的聲音從裏面傳來,valery把手機遞給了南紓,說道:“他的聲明,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他說着把手機放在南紓的手中,緩緩的關上門走了出去,或許,南紓真的需要一個人獨自看完。

    視頻是valery事後給言清要到的,裏面的江瀝北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修長的身材,冷俊清逸的面容,他的眼神陰冷,站在那兒。

    他說,他深愛着一個女子,從十七歲的青蔥歲月到如今的立身之年。

    他說,他可以看着她幸福而放手,卻無法做到讓她一個人無所皈依。

    他說,七年前的一場誤會,讓她遠走他鄉,整整七年都不回來,他欠她的豈止是一個曾經,一個七年,他欠她一句道歉,一句對不起,從始至終,他都沒有不相信她,只是有些時候,種種無奈,沒有辦法說出口。

    他說他從沒有想過會被逼迫站在這個婚禮現場,會被自己的親人逼到無路可走。

    他說,她叫南紓,相識的第一天,一不小心,撞掉了她所有的書本,撿到了她遺落的照片,或許這就是緣分。

    “.........”他說了很多很多的話,他說,針沒有刺到你的身上,你永遠都不知道什麼叫感同身受,也沒有資格說感同身受。原來他也懂得她的痛。

    他說,他和孩子在南城等她回家!

    南紓看着江瀝北一張一合的薄脣,聽着他熟悉的聲音,淚水無聲的滴落在手機屏幕上,模糊了愛恨,淡漠了悲喜......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