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87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87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3字體大小: A+
     

    87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3

    江瀝北說,我還在原地,你還會回來嗎?

    南紓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笑得眼淚都出來了,是那麼的諷刺,“江瀝北,你早已沒資格說這句話了!”

    江瀝北望着南紓,眼中的心疼,心痛,讓人一覽無遺。

    “我今天來是來看valery的,本來是想等到我辦完婚禮之後我會回到南城去,然後我們再談有關valery的事情,江瀝北,沒道理當年你不要的,我還不準要,我養大了valery,走過了多少絕望的日子,你們誰也沒有資格從我的身旁把他帶走。”南紓甩開了江瀝北的手,背對着江瀝北走到了窗戶邊,江瀝北緩緩的起身,頭疼得厲害,大概是被冷風吹了壹夜的緣故。

    “南紓,你要和宋懷錦結婚,想都別想,跟我回南城,valery的事情,一切都好談。”江瀝北的聲音沙啞,他站在南紓的身後,話語中帶着冰冷牙。

    南紓的心中的委屈匯積成了即將涌出來的淚水,可是此刻,她能夠把這些淚水幻化成怨恨,她怎能不恨?

    “江瀝北,回南城,我想大概,這一輩子,我都不會回去了吧?回去做什麼呢?回去做什麼?酢”

    江瀝北看着南紓的腳步一步一步的逼近,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南紓眼中的恨意。

    “不回去也好,但是跟我走,然後你想去哪兒,我們就去哪兒!”

    南紓微微蹙眉,仰頭細細的看着江瀝北的臉,從眼角,鼻子,嘴巴,細細的看着,她說:“小時候,我就聽說,生得薄脣的男子皆是薄情之人,以前不知道,也不信,現在知道了,江瀝北,你是最好的例子。”

    “南紓,我知道我不該把一切都瞞着你,可是valery是我們的孩子,只能我們共同去撫養。”江瀝北望着南紓說道。

    “江瀝北,這句話爲何我當初說我懷孕的時候你不說呢?如果那個時候你說了,我們會有兩個孩子,不會最後只剩下valery一個人,如果那個時候你說了,我不會一個人遠走他鄉,不會因爲工作繁重,還在街頭就早產,還大出血難產,差點失去了性命,差點失去了valery,江瀝北,你知不知道如果你當年說了這麼一句話,可能這一切就不會成這個樣子,而我,或者是我們就不可能像現在這個樣子了,江瀝北,難道你不知道現在說這樣的話已經很晚很晚了嗎?”南紓望着江瀝北,眼中一片平靜,江瀝北若是看到了她哭,看到了她委屈,心中或許還會沒有這麼難受,可是她的眼中平靜,平靜到讓人害怕,恐怖。

    “那個時候,我被我看到的衝昏了頭腦,對不起,阿南,孩子是怎麼回事?”

    江瀝北在這個時候,能說什麼?能解釋什麼呢?或許什麼都解釋不清楚了吧!

    “我們回不去了嗎?”江瀝北扶着南紓的肩,目光灼灼的望着南紓,帶着無數的悲痛。

    南紓的肩膀,依舊如同很多很多年之前一樣,消瘦的只剩骨頭,曾經想要杯子都生活在一起,想要把她養胖,想要她的身體好好的,可是,他帶她去抓補藥,帶她去看醫生,大夫說,她這是小時候落下的病,養不好的,除非看以後她生完孩子之後,能不能養好。

    可是她生孩子的時候,江瀝北不在,他不在!

    “江瀝北,你想回哪兒?你想回哪兒?”南紓說着猛然的推開了江瀝北,南紓看着他,想起了那個還沒有再她的肚子中長大,還沒有來得及來這個世界上看一眼的孩子,心痛得就要死去一般,誰都無可奈何,誰都有被逼無奈,可是沒有一個母親願意親眼看着孩子死去,沒有一個母親可以說,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不心痛!

    江瀝北被南紓猛然一推,退了好幾步,“我這一刻才覺得你虛僞,江瀝北,那一年你說我髒,說我破敗,我這樣殘花敗柳的女人,你又何必如此?我什麼都無所求,就是要把valery帶走,什麼樣的代價都無所謂!”

    “南紓,要怎麼樣你才能原諒我?”

    “原諒?江瀝北,就這樣吧,就這樣,你娶了別人,我也嫁了別人,以後都走回原來的路,唯一的就是valery,他是我生,我養,以後也還是跟着我,若是你不同意,那就去法院吧。”南紓說着拿起沙發上的包,就朝外面走去,她的步子堅定,噙在眼中的薄霧讓她看不清前面的路。

    江瀝北一把拉住南紓的手臂,說道:“想和宋懷錦結婚,不可能!傅南紓,你說過,你不愛他的。”

    “江先生,我愛你呀,那個時候我愛你。”南紓是那麼平靜的說出我愛你,是啊,她說愛他,而他卻一次一次的傷害了她,人都一樣,怎麼能一次一次的傻到被同一個人傷害多次呢?

    “南紓,我娶徐子薰只是權宜之計,我不愛她,真的。”

    “江瀝北,以前你說一遍,我信,說第二遍,我還是信,第三遍,我也信了!可是後來呢,你不愛她,你明知道車禍的主謀是誰,你爲什麼還留着她,江瀝北,你要弄死一個人,很簡單,爲什麼還要留着呢?雖然我從不指望你幫我復仇,因爲總有一天,別

    人欠我的,我會一點一點的全部拿回來!”南紓說着甩着江瀝北的手,可江瀝北緊緊的握着,一直不放,掙扎着,南紓的包掉在了地上,包裏的東西全部散落在地,紅色的本子掉落在江瀝北的鞋子旁邊,兩人都驚愕的看着地上的東西,南紓看着結婚證掉了出來,緊緊的咬着牙,只見江瀝北看着腳邊的紅色本子緩緩的蹲了下去,上面還寫着結婚證三個字,那一刻,他似乎就這樣的蒼老,蹲下去就再也站不起來,骨骼分明的手指,撿起了南紓的結婚證,指尖顫抖着翻開了來,南紓和宋懷錦的照片,就在那兒,鋼印就印在了上面,日期,就是今天。

    他擡頭望着南紓,他的眼神中帶着絕望,是絕望。

    南紓不知道他的絕望從何而來,他娶了別人,她嫁了別人,互不相干,他有什麼資格絕望?

    南紓緩緩的蹲下,把東西都撿了起來,放進包中,隨後就看着江瀝北,一言不發的看着,江瀝北的手在顫抖,似乎全身都很冷似的緊了緊衣服,面容鐵青,目光中帶着絕望,南紓的心中不知爲何,就那麼被針刺中一樣,疼得想掉眼淚。

    她沒有勇氣開口給江瀝北要,也沒有勇氣一把奪過來,江瀝北看着上面的兩人,嘴角帶着隱隱的笑意,這個男人,是她曾經最討厭的人,如今,卻並肩站在一起,結爲夫妻。

    江瀝北忍住心中的疼痛,輕輕的合上本子,看着上面的三個字,是那麼的刺眼。

    他擡眸望着南紓,南紓也就這樣與他對望,眼中沒有心疼,沒有怨,也沒有恨,“爲什麼?就這麼幾天你都等不了,是,我錯了,錯得那麼離譜。”

    南紓望着他,握着的手不知不覺就變緊了起來,儘量讓話語平靜的說道:“我還欠你一句,新婚快樂,江瀝北,同窗一場,我不想我們走到法庭上面去,我也不想讓valery受到傷害。”

    江瀝北緊緊的咬着牙,一步一步的朝南紓走了過來,“你是想我也送你一句新婚快樂嗎?傅南紓!”

    “不必了。”南紓望着他陰冷的雙眸,微微的朝後面退了一步,他就向前走一步,就這樣,把南紓逼到了牆上,他雙手杵着牆壁上,目光灼灼的望着她,南紓平靜的面容下面,早已是驚濤駭浪一般翻滾難安。

    就這樣僵持許久之後,南紓緩緩的擡眸望着他,清澈的目光中喲這江瀝北的倒影,曾經,他們的心中眼中都是彼此,爲何如今,卻變了?

    江瀝北的眼神通紅害人,溫熱的氣息撲在南紓的臉頰上面,她欲要張口說話,江瀝北卻猛然的低下頭,覆在了她的脣上,南紓扭過頭,密密匝匝的吻落在了她的臉上,脖子上,她推着他,拳頭打在他的身上,都沒有任何反應,南紓掙扎着,她的衣服已經被他扯到了肩下面,她忽然間就停止了掙扎,“江瀝北,你要強~奸我嗎?”

    南紓的話落,江瀝北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整個人似乎是癱軟了一般,他緩緩的放開了她,落寞的轉過身子,南紓低頭撿起紅色的本子,她迅速的拉上衣服,跑了出去,當聽到關門聲砰的響起的那一剎那,整個人瞬間癱軟,摔到了樓道上,江瀝北,江瀝北。似乎就是一個魔咒。

    很多時候,南紓都不着地爲何自己是這樣的一個矛盾體,明明那麼恨,爲什麼心還會疼?以前明明那麼愛,爲什麼最後還是會恨?

    也許我們每個人都是矛盾的結合體,會在愉悅時莫名的感傷,在喧鬧的街道中中無理由的失落,走過人生長長的一段路程,驀然驚覺,多少悲喜其實都繫住了前因,緣分是一把數據模糊的尺,任何時候測量都會有所偏差,南紓能夠記得住昨天那端過往的深淺,卻又無法丈量故事的長短,就如她和江瀝北,當江瀝北抱着valery站在門口,右手緊緊的牽着她,他說他們要結婚的時候,她曾想,或許某一天,所有的過去都會在生活中釋然,她能夠慢慢練習着把過去放下,儘管是那麼的難!

    她從地上扶着牆壁站了起來,斂了所有的情緒,走出酒店的大門,還沒有走遠,便聽到了身後傳來她的名字的呼喊聲。

    “南紓!”

    她頓了頓腳步,沒有回頭,“南紓,你等一下,我有話和你說。”

    南紓終究是停了下來,轉過身子,看着小跑而來的言清,她穿着一件鮮豔的長裙,看上去格外的美麗,停在了她的面前,“爲什麼要和宋懷錦結婚?”

    南紓望着她,反問道:“你爲什麼又和唐大少兩死不相往來呢?”

    “這根本就是兩回事,你知不知道,江瀝北這七年等你等得所辛苦,爲何還有這麼殘忍的對他,傅南紓,沒有誰可以隨便被傷害不留傷痕的!”

    南紓看着她的眼神,她知道,言清肯定聽到他們說話了,至於她在那兒,早已沒有關係。

    “言清,江瀝北是你的親人,你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心疼,所以你認爲是我傷害了他嗎?江瀝北那麼冷血,那麼冷漠,誰能傷害得了,如果說這七年,他等着我,就是我傷害了他,沒有這樣的道理,我沒有祈求他等,他願意,或許說,不是他願意,是因爲他覺得良心過不

    去,言清,七年,他過了七年,我也過了七年,並不是七年在我這裏很快。”南紓沒有望着言清,她的眼神渙散,看向了不知名的遠方。

    言清微微一滯,說道:“當年你那麼一聲不吭的離開,傾白慌慌張張找來的時候,說你剛做完手術就不見了,江瀝北沒日沒夜的找你,整個南城都被他翻遍了,還沒有找到你的身影,七年,他可以對身邊的一切視若無睹,只爲等着你一個人回來,找到你了,你忘記了一切,他費盡心機的把你帶回南城,因爲孩子,不得不和徐子薰結婚,南紓,或許你恨,你怨,都是理所當然,可是他能夠怨誰呢?那是他的父母,你被我舅媽逼得離開,你覺得恨,你又可知道,江瀝北一邊應付着那邊,一邊讓我幫幫籌備你們的婚禮,你們的戒指,你的婚紗,都是他熬夜沒睡覺趕着去法國拿回來的,一切都妥當了,你卻不在了,南紓,不在乎的人,你可以恨,可是他又該怎麼辦?殺了江啓恆和溫瑜嗎?他不想把這一切告訴你,他也早就知道他的配型不成功,他不想你擔心,不想你不開心,他那麼在乎你,又怎麼娶其他的女人?”

    南紓聽着言清的話語,反過身問道:“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難道沒有新聞嗎?江大少悔婚,徐子薰暈倒住院,江啓恆病倒,江瀝北坦白了一切!隨後帶着valery來了曼谷,南紓,爲何?在這個時候,你卻嫁給了別人?”

    南紓的身子似乎受到驚嚇一般,猛然的朝後面退去,“言清,我沒有想到,有一天,你也會和他們一樣的騙我,你以爲隨便說說我就信了嗎?難道我自己不會看嗎?我若是沒有看到新聞,我不會嫁給宋懷錦,可是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七年,這七年我是怎麼度過的,我不想再說,valery是我一個人的孩子,我怎麼可能讓他離開我?言清,我和江瀝北之間,我做了所有的努力,可是到最後,他一次一次的丟棄了我,是他的選擇,不是我!”

    言清以爲,她說出這些,南紓會感動,會心軟,會失控的跑回去,她想過很多種情況,就是沒有想過南紓說她騙她!

    “騙你,你覺得我在騙你嗎?所有的人都知道,不信你可以問valery。”言清不知道到底是誰很美地方出了錯,讓南紓變成這樣了。

    “我自然會問。”南紓的嘴角微微揚起,江瀝北會爲了她悔婚?笑話。

    只是一場笑話,她被當成笑話難道是第一次嗎?不是!

    valery和宋懷錦越到了一家咖啡廳見面,他其實想要見一下宋懷錦是一個什麼樣的男子,他曾想,就算南紓離開江瀝北,百分之好幾十的會和沐雲帆在一起,畢竟他也很喜歡沐雲帆,可是他不曾想到,南紓會嫁給了一個他從未見過面的男子,其實也不算從未見過,至少是在泰國的財經雜誌上經常見到他。

    他坐在咖啡廳內,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端着杯子中的白水,他的心中其實有些緊張,因爲他其實還沒有想好怎麼能夠和這個男人談好。

    或許這就是血緣關係吧,他面對江瀝北的時候,就算是陌生和緊張,他也不會如同此刻一樣,帶着一絲的忐忑。

    他端起水杯,輕輕的抿了一口,眼光平靜的看着門口的位置,周邊的服務員有些好奇的看着這個小男孩,穿着一身牛仔衣,帶着棒球帽,揹着海賊王的小書包,帶着圓圓的小墨鏡,推門而入,酒廠熟客一樣找到位置坐下,服務員走了過去,用英語問道:“請問您一個人嗎?”

    他摘下小眼鏡,放在包裏,擡起頭望着服務員,一口流利的英語回道:“i‘mwaitingfora?partner,?pleasegivemeacupof?whitewater,?thankyou。”他說的流利,服務員眼睛一亮,轉身對身後的人說道要一杯白水,說的是中文,valery看着他說道:“白水裏面麻煩您幫我放一片檸檬,謝謝。”

    因爲扮相可愛,說話又彬彬有禮,就像電視中的小王子一般,惹得衆人圍觀,明明他是小孩,可是面對着衆人的目光,他漫不經心的掃過,帶着說不出來的鎮定。

    valery等待着宋懷錦的到來,他的眼睛一直都不曾離開過門口,許久之後,他終於看到推門而入的宋懷錦,穿着一身灰色的西服,白襯衫的領口微微敞開,襯衫袖口捲到手臂中間,露出小麥色的皮膚,眼睛深邃有神,鼻樑高挺,嘴脣性感,尤其是搭配在一起之後,更是猶如上帝手下巧奪天工的作品,和江瀝北,沐雲帆,幾乎是可以匹敵的男子,他進屋之後,四處張望,可能是想看看valery在哪兒,僅是片刻,便發現了valery看着他的眼神,他緩緩的轉身,朝valery走來,嘴角帶着笑意,可以說是善意的笑容,可是valery就高興不起來。

    “您好,宋先生,我是valery。”

    宋懷錦看着他這樣打招呼的方式,完全是把自己放在大人的位置上,valery看到了宋懷錦的微微蹙眉,說道:“宋先生可以不用把我當成小孩子,若

    是我是小孩子就不會約您見面了。”

    宋懷錦緩緩的做了下來,看着他笑出了聲,說道:“我還不知道阿南有你這樣一個這麼可愛的兒子。”

    “想喝點什麼?”

    “抱歉,我剛做手術不久,只能喝白水。”valery望着宋懷錦,話語平靜的回道。

    “嗯。”宋懷錦應了一聲,問道:“你們來幾天了?”

    “剛到,宋先生,我也開門見山的說了,我不希望南紓嫁給她不愛的人。”valery王者宋懷錦的目光,帶着其他孩子沒有的冷冽,讓宋懷錦微微蹙眉,回道:“我愛她,總有一天她也會同我愛她一樣的愛我,愛情並不是走到最後的唯一。”

    “我其實很想知道,宋先生和我母親做了什麼交易,亦或者是宋先生騙了她?”

    宋懷錦望着眼前的這個孩子,眉眼間和江瀝北的都格外的相像,他是南紓和江瀝北的孩子,他難以喜歡得起來,可是因爲南紓,他可以忍受他的存在,甚至是嘗試着愛他,但是此刻聽到他一語戳中他和南紓這場婚姻的裂縫,他的心中很不是滋味。

    “你怎麼確定就一定是交易呢?她被江家逼得無路可走,是因爲你,她爲了你的病,不得不妥協,她那麼受傷,怎麼就不會同意我的求婚呢?”宋懷錦望着valery問道。

    “她不會,是直覺,她當時只是想要出來散散心。”

    “valery,那你說在泰國,熟悉的人只有我,爲何她要來泰國呢?”

    “宋先生說錯了,在我母親的心中,你一定不是熟悉的人,她之所以來泰國,是因爲想要故人遊,就是想要緬懷過去的一切,這樣想很簡單。”valery安靜的觀察着宋懷錦的一舉一動,就連低頭蹙眉動作他都不錯過,或許宋懷錦是一個很好的表演者,可是valery很會看一個人的眼睛,在宋懷錦的眼中,有得是薄涼和佔有,他是一個冷漠無情的人,是valery看出來的。

    而宋懷錦聽到valery的話語的時候,心中微微一滯,剛出門不久,便接到瑞麗的電話,他說南紓出去了,說的是故人遊,宋懷錦的心中微微不安,南紓留在泰國,或許還不止是因爲他答應幫她奪回valery,還有其他的目的......

    ps:抱歉,電腦壞了,導致更新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