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86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86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2字體大小: A+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2

    人的一生會做許多不同的夢,在夢中暢想着最美好的心願,可現實往往與心相違;南紓覺得她的人生如逆旅,她熱忱的沿着宿命的軌道一直行走,以爲可以看到想要的風景,可是風景卻永遠的將她辜負,當來時的路已經被落葉覆蓋,她的心中藏着無法抑制的悲傷。

    曾經,總是夢着南褚帶回來很多很多的獎盃,每一次出去比賽回來都給她帶來很多很多的禮物,裝滿了她的屋子;

    後來,總是夢着鬱清歡帶她去走鐵軌,她牽着她的手,母女倆一起走在雙行鐵軌上,伸張着手臂,每一次都像要飛起來一樣,攝影師跟隨在身後,他總是能夠派出她最喜歡的照片;

    後來,她總是夢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夠像父親一樣,站在舞臺上,讓汗水淋漓燃燒生命,鑄造永恆;

    後來,她總是希望瑪莎可以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就好,這個願望不成真的時候,她陪着她一天一天的練習各種樂器,學習各個國家的皇室禮儀,學習射擊,學習騎馬,她希望好姐妹可以一起長大,可以一起變老,她沒辦法替她承擔,可是可以陪她長大。

    再後來,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南紓的夢就醒了,從那以後,她以爲這一杯子她都不會再做夢,知道遇見江瀝北。

    她的夢裏夢外都是他冷峻的輪廓,淡淡的笑意,夢着他們的愛情能夠天荒地老,夢着有一天他們能夠廝守終生!

    都說是夢,自然就有夢醒的一天,南紓嚐到過夢醒後的疼痛感,從內而外的擊破了她的心,從天堂掉入地獄的感覺,就是那一瞬間,你會捂着心口,感覺呼吸都是困難。

    當坐到車內,回到別墅,宋懷錦竟然安排人在他們離去這樣短短的時間內,把整個家佈置得喜慶洋洋,車子剛進別墅的大門,便看到了滿地鋪着的紅色地毯,樹上三三兩兩的掛了紅色的姻緣結,似乎這真的是他們的大婚一樣。

    門口站着的兩排女傭,瑞麗站在最前面,見到宋懷錦和南紓的時候紛紛彎腰行禮,異口同聲的說道:“先生,夫人,中午好!”

    “嗯。”宋懷錦輕聲應着,南紓跟隨在身側,臉色難看,回屋之後,瑞麗端上來咖啡,“夫人,您的咖啡。”

    南紓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結果咖啡,南紓望着上樓了的宋懷錦,琢磨着怎麼推掉下午的婚紗照,她所有的心思都不在這婚禮上,她得先去見valery,又不想讓宋懷錦知道澇。

    手機響起,是valery發來的地址,她看來一眼,漫不經心的喝着咖啡,宋懷錦換了衣服,從上面走了下來,來到南紓的面前坐下,說道:“公司有點事情,我得過去處理一下,你就在家裏吧,一會兒我就回來了。”

    “嗯。”南紓看了他一眼,不再說其他的話語。她似乎不是很開心的樣子,宋懷錦微聲說道:“我很快就回來。”

    “沒事,你去你的,不用管我。”南紓說道。

    宋懷錦出門之後根本不是去什麼公司處理事情,而是去了和valery約好的地點。

    南紓見到宋懷錦走了,她也收拾了東西,準備出門:“夫人,您要出去?”

    “不用喊我夫人,想必瑪莎也和你說了。”南紓望着她輕聲說道。

    “公主殿下說,祝你們幸福!”這是瑪莎的原話,還是瑞麗代傳漏了什麼,南紓沒時間去追問,只是說道:“我想出去走走。”

    瑞麗站在身側,有些猶豫道:“可是夫人您對這邊不熟悉,要不要人陪您一起去?”

    “誰說我不熟悉,瑞麗,可聽說過故人遊?若是宋懷錦回來找我的話,你就告訴她我的話。”南紓說着匆匆離去,剛離去不久,瑞麗就把南紓出去了的消息告訴了宋懷錦,宋懷錦並不擔心她走了,可是她這麼出去有什麼事情呢?

    南紓出去之後打了的士,直奔valery說的酒店而去,站在酒店下面,valery說江瀝北出去了,不在,她沒有多想什麼,快速的朝樓上趕了上去。

    看着門牌v5203,她valery從出生到現在,都不曾離開過南紓的身旁,以前生病的時候,總是不能帶着他四處走,後來爲了治病,卻要離開他,人生總是有這麼多的不得已,總要那麼多的不得已。

    南紓本是伸手去按門鈴,可是發現門並沒有鎖,南紓想起了在墨爾本的時候,她有着多份工作,經常會半夜回家,valery怕她忘記了帶鑰匙什麼的,總是會鎖住臥室的門,把外面屋的門輕掩着,不細看看不出來未鎖,細細望去的時候能夠看得出來門沒有鎖,這是等待歸來。

    她鼻子微微一酸,推開門緩緩的走了進去,屋內安安靜靜的,江瀝北躺在沙發上閉着雙眼,轉眼卻沒有看到valery的身影,南紓才恍然醒悟過來,這是valery安排的。

    進退間,她腳步微微一滯,不知該不該朝前面走去,還是該推出去,短短的日子,江瀝北,卻如同很久很久了,比那七年還久。

    正在南紓猶豫的時候,聽見了江瀝北淺淺的呼吸聲,他睡着了,

    tang南紓不知道和他說了要結婚之後,江瀝北是怎樣的反應,不過都事到如今,又有什麼區別,還有什麼意義呢?”

    她的雙腿竟然不受控制一般的朝沙發旁走去,四處望去,valery並沒有再屋內,南紓細想,valery那麼聰明,若是他安排的就是爲了他們能夠私下說說話,肯定會不在。

    江瀝北躺在沙發上,臉色微紅,靠近了,感覺他呼吸微微沉重,很久很久,沒有這樣安靜的看着他,他的眉,他的眼,都是她深深刻在心裏的砧骨,

    屋內的安靜,她輕輕的在對面的沙發上坐下,江瀝北似乎是真的睡着了,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雙臂環胸,臉上的表情微微變動,南紓猜,他應該是做夢了,曾經他做夢的時候就會這樣蹙眉。

    南紓想要伸手撫平她的眉心,卻聽見他囈語,“南紓,不要離開我。”聽見話語的她,伸出去的手就那麼的停頓在了那裏,一動不動。

    江瀝北,你已經娶妻了,你說過不愛我了,爲什麼還要做這樣的夢呢?

    許久之後,南紓顫顫的收回手,緩緩的起身朝臥室走去,把屋內的毯子抱了出來,輕輕的蓋在了江瀝北的身上。那個時候她才發現江瀝北的的臉色是真的有些不正常,而且他一邊呢喃的喊着她的名字,身子還微微的顫抖。

    南紓微微蹙眉,伸手輕輕的覆在了他的眉頭上,感受到他的溫度的時候,南紓心中一驚,手心傳來了滾燙的溫度。

    “不要離開我。”江瀝北猛然的伸手抓住了南紓的手腕,力度是那麼大,南紓輕聲喚道:“江瀝北,江瀝北?”

    南紓輕喚兩聲沒有回答,她想要掙脫他的桎梏,替他去拿溫度計,可是江瀝北抓得很緊,南紓不知道一個人睡着的時候還有這麼大力,於是想起了很多年前江瀝北生病耍賴的事情,那個時候,已經放了寒假,本來是各回各家,什麼交集都沒有,南紓在家宅着,半夜接到電話,電話中的人什麼話都不說,大半夜,南紓只聽得到他沉重的呼吸聲,南紓問了兩句你是誰,都沒有聽到迴音,正準備掛電話的時候,聽到江瀝北的聲音響起,他說:“南紓,若是沒有暮年,你會不會愛我?”

    南紓本來還迷迷糊糊的睡意未醒,在聽到他沙啞聲音的瞬間,南紓一個激靈,就全無睡意了,許久許久都沒有回答,她想起了那天從江苑離開的時候,江瀝北對她說的,他很疼愛這個弟弟,所以不願意他受到傷害。南紓是那麼的懂得,所以收起那點點春心萌動,深深的埋葬。

    所以深夜聽到江瀝北這樣的問話,她的心似乎瞬間停止了跳動一般,還來不及回答,便聽到江瀝北的聲音再次響起:“你不用說了,我想我知道答案了。”說完便斷了電話,留下南紓獨自坐在黑夜中發呆。

    她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剛到凌晨,聽着江瀝北的聲音沙啞,她開始想他怎麼了,喝酒了麼?她平靜的心就在這樣的黑夜中被打亂,沒多久,言清發來了一條短信,她說:“爲什麼是你?”

    南紓蹙眉,撥了電話回去,言清接了起來,她問道:“還沒睡嗎?”

    “嗯,正準備去睡覺。”言清頓了頓說道:“是短信把你吵醒了嗎?不好意思,我剛纔發錯了,想給你打電話又怕你睡着所以把你吵醒了。”

    “言清,我不會做讓你爲難的事情。”南紓輕聲回道。

    言清聽到南紓的話語,心想南紓是一個多麼清醒的一個人,怎麼會因爲那麼的一句解釋就當真,沉默了片刻,她說道:“我那麼喜歡你,我發現瀝北拿着你照片發呆的時候,我很希望你能夠和他在一起,我一點兒都不反對,可是爲何,你和暮年認識在先呢?”

    南紓一陣沉默,許久才問道:“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從那次你被瀝北抱着出去,然後兩人都消失了兩天的那次開始,暮年就猜測瀝北喜歡你了,雖然瀝北一次都沒有承認,但是我知道。”言清和江暮年,江瀝北的關係都很好,或許是因爲小時候暮年被綁架然後消失了,找回來之後大家都疼他比較多吧,所以言清和江瀝北的關係比較好些。

    “我和江瀝北什麼都沒有。”南紓雖然解釋了,但是所有的一切皆是在事實的下面都變得蒼白無力。

    “暮年對外稱你是他的女朋友,瀝北又怎麼可能和你有什麼關係呢?今天我和暮年在說話的時候,被瀝北聽到了,然後他轉身就走了,南紓,下着雨他沒有打傘,而他還在重感冒中,我們都不知道他去哪兒了。”言清的話語中帶着淡淡的擔憂。

    江瀝北和她什麼關係都沒有,她也沒有問言清和江暮年談的什麼,讓江瀝北有這麼大的反應?許久之後聽到言清說:“你也早點睡吧。”

    “嗯。”南紓想着言清說的江瀝北生病,還是淋着雨走了的,她掀開被子緩緩的起身,打開窗戶,一陣冷風襲來,外面還在下着淅淅瀝瀝的雨。

    她迅速的穿好衣服和鞋子,快速的找了靴子和傘帶着,匆匆忙忙的下了樓,剛下樓的時候看到了傅安安下來喝水,看到南紓匆匆忙忙的下樓,瞪了她一

    眼,就沒有說在說話,跺着腳不理會南紓就匆匆回臥室去了,其實那個時候的南紓很感謝傅安安的不理不睬,這樣她就不用和任何人解釋她出去做什麼,也不會有人問她什麼。

    南紓出門之後,雨不小,也不算大,在這兒幾乎等不到出租車,她走了好長的路才走到24小時營業的藥店買了許多感冒藥,感冒的,消炎的,去火的,買了一大堆,還買了溫度計。

    出門在藥店門口終於等到出租車去到了江苑,她不確定江瀝北在不在那兒,畢竟這些有錢的公子哥,能夠去的地方實在是太多,就如傅雲琛。

    但是她猜測他在,入口的保安是認識南紓的,看到她大半夜的來,又想到江大少沒有進去多久,就沒有多問她什麼就讓她進去了,夜裏,除了雨聲和風聲,其他什麼都沒有,南紓不知道自己哪兒來的勇氣,就這樣的走出來了,其實她今晚不來,明天江家的人也一定會來人照顧江瀝北的不是嗎?

    江苑的大門沒有鎖,南紓不知道自從江瀝北帶着她住進來兩天之後,他就會偶爾來一次江苑,雖然是不在這兒住,偶爾還會去超市買點食材放在冰箱裏面。

    南紓推開大門進入院內,黑漆漆的一片,她點着手電筒,橫衝直撞的就去到了二樓客廳,門半掩着,南紓推開門的時候,江瀝北從沙發上緩緩的爬起來,就那麼靜靜的看着門口提着傘站着的人,透着微光,他看清了來人是南紓,整個人都呆滯的坐在了那兒,彷彿是做夢一般,有些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南紓靜靜的看着他,沒有說話。

    只見江瀝北揉了揉眼睛之後,便沒有在看,而是緩緩的朝沙發上躺了下去。南紓嘴角微微的揚起,慢步走近了去,打開了燈光,纔看到江瀝北身上的衣服都沒有換,還是溼的,因爲衣服溼的,躺在沙發上應該也有挺長的時間了,都是潮溼的。

    “江瀝北,你怎麼不把溼衣服換了?”南紓不去理會江瀝北望着她的眼神,就那麼一眨不眨的望着她,許久不說話。

    南紓把藥網沙發的角落一扔,匆匆忙忙的朝臥室走去,拉開衣櫥把他的衣服找了出來,抱着衣服走到了江瀝北的身旁。

    “我沒做夢,對不對?”江瀝北就那麼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看着她,呢喃道。

    南紓靜靜的看着他,說道:“先把你衣服去換了,言清說你感着冒呢?”

    “言清給你打電話了?”

    “嗯,說你生病了。”

    “所以....你。”江瀝北就那樣看着她,讓她一陣恍惚,當面對面看到他的目光的時候,南紓開始覺得她這麼做實在是太沖動了,可是都已經來了呀,就當時上一次他照顧她兩天,想着這樣,南紓的心中也平靜了不少。

    “你就當你是再做夢吧,先把衣服換了,然後量一下體溫,看看發不發燒?”南紓輕聲吩咐道。

    江瀝北望着她,緩緩的起身,拿着衣服朝臥室走去,換完衣服之後,很久都不見他出來,南紓敲了敲門,沒有聽到迴音,南紓推門而入,才發現他已經壇蓋牀上,睡着了,可是額頭滾燙,南紓必須把他喊起來,可是看他又睡得沉,便給他量了一下體溫,輕輕的關上門走了出來,給取了藥,端着溫水走了進去。

    “江瀝北,起來把藥喝了再睡。”南紓在他的耳邊喊道,“江瀝北,醒醒啊,先喝了藥再睡。”

    江瀝北睜開眼,緩緩的坐了起來,南紓把藥遞給他,“這是什麼藥?”

    “感冒藥。”

    江瀝北拿過藥,沒有說太多的話語,迅速吃了藥,南紓接過杯子,說道:“藥我放在桌上了,你睡一覺起來再吃,我會寫好分類,一天吃幾次都寫好,然後我回去了,你早點睡覺。”南紓說完就要離去,江瀝北聽到南紓要走的瞬間,他忽然想要找一個理由,讓南紓留下來。

    正想着開口,南紓忽然間停住了腳步,蹲了下來,回頭看着他問道:“你吃飯了嗎?”

    江瀝北當時只覺得上天開了一道門,說道:“我什麼都沒有吃。”

    “可現在外面沒有什麼地方可以買吃的了,又還下着雨,你有特別想吃什麼嗎?”

    江瀝北望着南紓,許久都沒有說話,南紓看着他生病,問道:“冰箱裏面有東西嗎?”

    “有。”

    “嗯。”南紓輕聲應着,帶上門走了出去,到廚房拉開冰箱裏面的東西都是新鮮的,南紓微微一愣,難道江瀝北一個人還會來這邊吃飯嗎?

    南紓看看,其實她也不太會做東西,簡單的給江瀝北煮了一個西紅柿雞蛋麪端了進去,南紓看到江瀝北坐在牀上。

    “我也不太會做東西,你也只呢個吃清淡的,簡單的煮了一個面,你先吃,吃了睡覺。”南紓說着把碗遞給了江瀝北,可是江瀝北沒有接,問道:“你爲什麼會過來?”

    南紓看着他,說道:“這個很重要嗎?”

    “很重要。”江瀝北遲遲不接過南紓手中的碗,南紓微微蹙眉,緩緩的把面低了過去,“再不先吃麪,面就沱了。”

    p許久之後南紓也緩緩的坐了下來,其實江瀝北知道,南紓肯來,不管是什麼原因,她來了就是最好的答案。

    江瀝北吃着吃着面,猛然擡頭望着南紓。

    “怎麼了?”

    “你的鞋子溼了,那兒有新的拖鞋,你先換上。”江瀝北說着指了指門口的鞋櫃。

    “沒事,你吃完我收拾好東西就走。”

    南紓現在想起來,還能夠記憶猶新,他們之間那天晚上的氣氛真的很奇怪,桉樹很矛盾,因爲江瀝北的逼問打亂了她的一顆心。

    南紓並沒有聽江瀝北的話語去換拖鞋,江瀝北吃了面,南紓收拾好碗筷,給江瀝北端進去一杯溫水。

    “水我放在這兒了,我回去了,你早點睡。”南紓說。

    江瀝北一把拉住南紓的手,然後整個人躺了下去,南紓望着他,他閉着眼。

    “陪陪我好不好?”

    南紓望着他,再看了看手錶,已經快4點了,微微蹙眉,說道:“放手。”

    “你不準走。”

    南紓望着他,說道:“我去換鞋。”那天晚上,南紓靠在牀沿上一直守着江瀝北,天亮的時候她發現自己躺在了牀上,江瀝北躺在一邊,中間隔着距離,但是江瀝北卻是牽着她的手的,她要起牀,可是怎麼也拽不開江瀝北的手。

    一個人睡着了的時候怎麼能有那麼大的力呢,後來很久很久之後,南紓才知道,自己傻乎乎的陪着江瀝北一直躺到了中午快12點。

    可是如今,南紓看着江瀝北同樣的抓着自己的手不放的時候,她其實很想說,江瀝北,若是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也像這樣緊緊的抓着我的手,我們又怎麼能夠走到如今這個地步?

    “江瀝北,你醒醒!”南紓一個手指一個手指的緊緊的頒開,江瀝北輕輕的睜開了眼睛,眼中帶着血絲。

    “我以爲你還會等我醒來。”江瀝北的話語平靜,南紓眼神微微閃躲,說道:“江瀝北,你還站在原地嗎?”

    “我還站在原地,你還會回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