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85 .085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85 .085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1字體大小: A+
     

    085 因爲信任了滄海的誓言,纔會被桑田冷眼相待 1

    南紓壹夜的夢,斷斷續續的,電閃雷鳴的午夜,雨滴打在肌膚上的疼痛是那麼的明顯,路上的積水越來越深,漸漸的淹到了膝蓋,她衣服全部溼透,臉上火辣辣的疼,鬱清歡的手掌打在她的臉色的時候,她木然的站着,沒有一絲的知覺。

    “瀝北,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她站在他的面前,目光僅有的那一絲浮木,終究在他的冷漠中沉到了海底,再也浮不起來。

    “這麼多年,還是你最狠,你把所有的人都攥在手心,卻誰都不在你心底,傅南紓,想想這些年我也陪你玩夠了,所有我們到此爲止!這天下的女人都一樣,比你有姿色的多之又多,不過是想看看你到底能夠裝得多清高,原來也不過是萬人睡的婊~子!”他冷若寒霜的臉,帶着刺的眼,她站在那兒,袖子下的手指微微的顫抖,看着徐子薰纏上他的胳膊,笑顏如花的面容:“瀝哥哥,我就說她對你不是真心的,你還不信,真是不要臉!”

    他轉身的那麼決絕,似乎就那樣離去,然後再也不回來!

    江瀝北的話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她可以解釋,她可以說,可是轉身看到不遠處的宋懷錦的那一瞬間,她都明白了,或許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他不信她,他只是玩玩她,從不曾愛過她!原來,她在他的眼中是一個這樣的人酢。

    就這樣分道揚鑣也很好,就這樣,很好。

    當她忽然間暈倒,然後在醫院查出懷孕的時候,她想過要逃,要走,卻在拿着驗孕單回來的時候撞到了他的身上,薄薄的紙張翩然墜地,落在了他的腳上,江瀝北提腳踩着走過,她低垂着眼眸,緩緩的蹲下身子撿起,上面的腳印是那麼的明顯牙。

    手中的驗孕單被一隻手奪過,南紓擡眸,江瀝北站在了她的面前,拿着驗孕單的手緊緊的攥在了一起,他的目光血紅,似乎是要把她撕碎一般,他一把驗孕單揉成了一團砸到她的身上,怒聲問道:“誰的,傅南紓!誰的!!!”

    南紓望着他嗜血的目光,緊緊的咬着牙,仰起頭,一字一句的回道:“江先生,請問你是以什麼身份問我的?”

    “傅南紓!是不是那個畜生的?是不是!”江瀝北瞪着眼睛,血紅一片,臉色都不能用漲紅來形容,鐵青一片,彷彿南紓說出答案之後便是死期。

    “我說的你不會信,我又何必要說?”

    “傅南紓,你不要逼我!”他說着一步一步的逼近她,把她逼到了牆角,她身子微微的顫抖,這樣的江瀝北,此生她只見過一次,還是對着她。

    “我說孩子是你的,你信不信?”她的嘴角帶着一絲嘲諷,明知道他不會承認,不會相信她,說了也只是自取其辱!

    江瀝北憤怒的眼中染上了失望,“傅南紓,你就這麼下賤?這麼缺不了男人?”

    那些污穢的話語從江瀝北的口中說出來,猶如萬千利刃,一點一點的刺中她的心,千瘡百孔!她緊緊的握着拳頭,低眸不語,錯開身子就要離去,江瀝北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帶了回去,摔到了牆上,“既然孩子是我的,那就跟我去醫院!”

    他緊緊的拽着她的手腕,任由她怎麼都掙脫不了,她彎腰,緊緊的咬住了他的手腕,直至血腥味充斥着她的口腔,江瀝北終於把她甩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傅南紓,你真以爲你說孩子是我的,我就信嗎,這麼髒,我還不屑於碰你!”

    就是這一句話,南紓擡眸望着江瀝北,目光中都是絕望,眼中喊着淚光,嘴角上的氤氳卻越來越燦爛,似一朵曼陀羅的花,嗜血的美!

    南紓轉身,早已經沒有關係了不是嗎?可是他掐着她脖子的手,越來越緊,越來越緊,他憤怒的目光,不屑一顧嫌棄的話語,南紓一陣窒息,低眸便看到他拿着冰涼的手術刀貼在她的肚皮上,“不要!”一聲尖叫在空曠的屋內響起,她猛然坐起來,屋內一片漆黑,額頭上密密麻麻的汗漬,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氣,黑夜中迷迷茫茫的赤着腳跳下牀,朝外面跑去,推開隔壁的屋子,裏面的牀上空空如也。

    “valery,你在哪兒?valery?”南紓喊了幾聲之後聽不到迴音,也沒有看到valery的身影的時候,她整個人都變得慌亂不安,跌跌撞撞的開口喊西荷!

    樓下值班的女傭被南紓的聲音吵醒,匆匆忙忙的趕上樓來,看到南紓站在黑夜中,似乎在尋找着什麼動,南紓見到她的時候,一把拉住她問道:“valery呢?看到valery了嗎?”

    “小姐,我不知道valery是誰?”

    “valery是我的孩子啊,他就在這間屋子內的!”

    “小姐,這間屋子一直是空着的啊,你來這兒的時候就是一個人,沒有什麼valery呀?”女傭看着南紓,說道。

    南紓甩開她的手,匆匆忙忙的就要下樓去找,女傭正好想要拉住她,卻看到迴廊裏走出來的宋懷錦,他搖了搖頭,輕聲喚道:“anne.”

    南紓瞬間轉身望着宋懷錦說道:“valery不見了!”

    南紓望着他,似乎在極力的想着valery在哪兒,沉默了許久之後,她才緩緩轉身,迷迷瞪瞪的也沒有再提valery的事情,慢步朝屋內走了進去,宋懷錦看來女傭一眼,說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你們應該知道?”

    “是,先生,我今天沒有見過南小姐,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女傭微微彎腰行禮,然後退了下去,可是越想越是想不明白,南紓那麼激動的找一個人,肯定是很重要的人,不過爲何宋懷錦輕輕的拍打着她的背的時候,緩緩的她便安靜了下來,什麼都不找就回屋去了,她下樓之後,緩緩的擡頭,樓上一片漆黑,她緊緊的蹙起了眉頭。

    接近凌晨的時候,宋懷錦才從南紓所住的屋內走了出來,回道自己的屋內,清晨南紓醒來的時候,坐在牀上一陣迷茫,昨天晚上她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似乎夢見了江瀝北,也夢見了宋懷錦......

    她坐在牀上,細細的回想,便想起了那些過往,窗外微光剛露,深藍色的天空中染上了日出的紅蘊,她掀開被子走了下來,赤腳走在地攤上,來到窗邊,輕輕的伸手打開了窗戶,從這裏望去,不遠處的假山上,停留着永恆的身影,小小的身子坐在那兒杵着下顎,靜靜的等待日出出來,不久後就會走來一箇中年男子,手中拿着毯子,披在小女孩的身上,說道:“清晨有點涼,以後自己出來的時候記得要多穿件衣服。”

    “爸爸,不冷。”

    “你現在滿心歡喜當然不冷,那是你的心都在日出上面,對其他的一切都沒有感覺,若是一會兒日出出來了,你看了,回到屋內的時候,你哪一次不是跺着腳喊着你母親太冷了?”男子說着話,手掌輕輕的撫摸着她的頭髮,在她的身側坐下,把女孩抱在懷中,溫暖的臂膀,女孩曾以爲是一輩子的倚靠。

    “爸爸.....”

    女孩撅着嘴巴,帶着濃濃的撒嬌的味道。

    “爸爸只是要告訴你,當你滿心歡喜的喜歡一樣東西的時候,不要只是專注着她,而忽略了其他事情,最後還傷害了自己。”

    女孩那個時候懵懵懂懂的聽着,到了很多年後的今天,南紓站在這兒,深深的明白了當年的那個道理。

    南紓的腦中想起了一句話,是當時女孩回答的話,“喜歡就要唯一,唯一就得專注,專注之後便再也容不下其他。”

    當日出升起,身後走來的女子搖曳生姿,“是誰說喜歡就是唯一,唯一就得專注?”

    女孩轉身,安靜的站在那兒,甜甜的喊道:“母親,那您覺得應該是什麼樣的呢?”

    女子沉思了片刻,說道:“其實,唯一就是什麼都沒有。”

    “唯一,就是什麼都沒有。”她曾經把江瀝北當作唯一,可到最後江瀝北拋棄了她的時候,她就是什麼都沒有,她只有一個母親,一個家,都是唯一,可到最後這個唯一拋棄了她,她一無所有。

    那一年,女孩怎麼也想不明白的問題,明明已經擁有一樣了不是嗎?怎麼還會是什麼都沒有呢?

    可是南紓在孑然一身的時候深深的懂了,原來,懂得很多問題,是需要時間,需要代價,這樣纔會成長,纔會懂得。

    若是她知道懂得這一切都需要付出這麼多,千瘡百孔,她寧願什麼都不懂,只做那個從凌晨4點就爲了等着日出杵着下巴坐在假山上等着看日出的女孩,她寧願一輩子只做那個坐在鞦韆上可以閉着眼睛隨意讓鞦韆晃盪的女孩!

    她抿了抿脣,輕微的動作,卻帶着淡淡的疼痛。

    恍然的拉上了窗簾,回去換了衣服,今日的她依舊穿着平日裏長穿的長裙,只是不再是素白刺繡的,是一件青衣。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南紓看着掩着的門,壓根沒鎖,她細細的想着,昨天夜裏她明明是鎖了門的,她怎麼可能不鎖門就睡覺呢?

    不會的,就如人要吃飯,要睡覺一樣,不會忘記的。

    可是還沒待她多想,便聽到了宋懷錦的聲音:“南紓,你起來了沒有?”

    “嗯,起來了。”南紓應着,快步朝門口走了過去,打開門的瞬間,看到宋懷錦就站在門口,穿着一身白色西服,他的眼角帶着一點點淤青,可是南紓沒有多想,問道:“協議呢?”

    宋懷錦揚了揚手裏的文件,說道:“先吃早餐吧,吃完早餐簽了,然後就去民政局把證領了,然後定的是後天的後天的婚禮,下午我預約了攝影師,我們去拍婚紗照。”

    南紓淡淡的看來他一眼,說道:“拍婚紗照就沒有必要了吧。”

    “都已經公佈天下了,不去照好像也說不過去。”

    南紓拿過他手中的協議,看來一眼,沒有什麼大的問題,她不再細看,便籤了下來,而領證,只不過是走一個過場而已。

    江瀝北在樓下的院中坐了壹夜,

    涼風吹來了多年的回憶,他們到底是怎麼樣走到了如今的地步,再也難以回去?

    看着太陽再次升起,他的雙腿都坐得有些麻木了,正準備起身回到屋內的時候,電話響起,是柳傾白的電話。

    “喂,瀝北。”

    “嗯,怎麼了?”

    柳傾白聽着江瀝北有些沙啞的聲音,微微蹙眉,接着說道:“她昨晚給我電話了,你知道vida是誰嗎?”

    江瀝北眉頭微皺,手指輕輕的覆上額頭,問道:“不認識,怎麼了?”

    “沒,沒有,你們什麼時候回來?”柳傾白忽然間轉了口風,問起來什麼時候回去的事情,江瀝北的知直覺,剛纔在柳傾白口中的人一定與南紓有關。

    “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江瀝北迴道。

    “嗯,早點回來。”柳傾白本想問一下,可是轉念一想,他們都要結婚了,其他人就不重要了,以後總會好的,便沒有什麼還要繼續追問的必要了,便速速的說了早點回來掛了電話。

    江瀝北起身,全身都凍僵了似的,麻木不堪。回到屋內,看到valery安靜的坐在牀上,呆呆的看着窗外,見到江瀝北推門而入,從牀上跳了下來奔到了門口,看着江瀝北臉色蒼白,眼睛血紅,心想着可能是壹夜沒有睡覺的緣故吧。

    “爸爸,你回來了?”

    “嗯,怎麼這麼早就醒了?”江瀝北一邊說着一邊把外套脫了掛在衣架上,valery看着他,說道:“睡醒了。”

    他看着江瀝北的神情,抿了抿小小的嘴脣,扶着門欄的手指微微的縮動,他似乎是有話要問江瀝北,猶豫了片刻他終於還是問道:“昨天媽咪和你說了什麼,她什麼時候回來?”

    江瀝北站在衣架旁邊,伸手掛號衣服,緩緩的轉身走了過來,拉着valery走到了沙發上坐下,他的面容嚴肅,“anne想要帶你走。”

    valery知道,南紓不會不要他的,心中正有點點的喜悅,只聽江瀝北接着說道:“可是她要結婚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瞬間,valery的手指微微一顫,許久都沒有說話,anne要結婚了。

    江瀝北看着valery的反應,說道:“valery,我不會讓anne嫁給別人的,相信我。”

    “我相信爸爸。”valery的心情很複雜,他不知道到底什麼地方出了錯,南紓怎麼會那麼着急的要結婚。

    江瀝北去洗漱了,他拿着電話在屋內躊躇不定,猶豫了許久終於下定決定打通了南紓的電話,電話一直在響,都沒有接通,正準備掛斷的時候,那邊一聲渾厚的男聲響起:“喂,你好!”

    “我找anne。”valery看着電話號碼沒有錯,直截了當的開口說道。

    “請問您哪位?”

    “我是valery,你就是要和anne結婚的人?”valery跟着江瀝北來到曼谷的時候,他在想,在江瀝北和南紓之間要他選一個人的話,一定是南紓,可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南紓會嫁給其他人,而他要和那個人一起生活,他聽着電話裏的聲音,忽然間很排斥這個人,所以心情也微微不悅,可是他話語平淡,並沒有表現出什麼來。

    南紓把電話放在了客廳,人在屋內吃飯,宋懷錦吃過了,走出來便聽到電話響,接了起來,沒想到是valery。

    “我是宋懷錦。”

    “我們見一面聊聊如何?”valery在電話中說道,宋懷錦微微一怔,問道:“不喊上anne嗎?”

    “是我想和你談談,也想見見你,畢竟以後我的母親嫁給了你,說不定我們還會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男人的對話,女人怎麼好參與?”valery想起在紐約的時候喊着江瀝北見面的那一次,那個時候,他是帶着滿心的歡喜,帶着點點的好奇,和此刻的心情是天差地別。

    “你現在在曼谷?”宋懷錦微微皺眉,詢問道。

    “在。所有很快就可以見到。”valery直接了當的說道。

    “江瀝北也來了?”

    “這好像沒有什麼關係,宋先生,約個時間吧,這樣,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下午吧。”

    宋懷錦今天一天的行程都安排的很滿,聽到valery的話語之後,沉思了片刻,應道:“好。”

    “那就這麼說定了,地點你來定,到時候你發我手機上,我去找你。現在麻煩宋先生把電話給anne,我有話想和她說。”valery說話的口氣,都讓宋懷錦微微皺眉,這完全不是孩子說的話,亦或許他要更加的謹慎一些,快速的把結婚證領了,把婚禮辦了,避免夜長夢多。

    “好,阿南,你的電話,valery打來的。”宋懷錦的話語平靜,喊着南紓的名字,讓valery產生了錯覺,他在話語中聽出了這個人對南紓的熟稔感,這一點讓valery很不安,這種不安來自心底。

    南紓聽到了宋懷錦的

    話語,猛然擡頭,動作有些微的祈起伏,起身微微的疏理了臉頰旁的髮絲,走了過來,全然沒有發現站在身後的那個女傭在宋懷錦說valery的時候的驚愕反應。

    南紓望着宋懷錦,想到他剛纔喊的那一聲阿南,噁心到吃下去的都像吐出來了,她瞪着他,宋懷錦卻嘴角微微的揚起,春風和煦,無一處不好,看着氣打一處來。

    奪過電話,快步的走了出去。

    “valery。”南紓站在庭院中,望着碧藍的天空,呢喃的喚道,帶着親捏和說不出來的眷戀,這就是母子吧。

    “媽咪,我們在曼谷。”valery說完,南紓有片刻的恍惚,詢問道:“你們?”

    “我和江瀝北,言清阿姨和邵凱叔叔,我們都來了。”valery輕聲說道。

    “在哪兒?媽咪去找你。”

    valery把他們住的酒店的地址給了南紓,說道:“你來的時候直接敲門,他下午有事出去。”

    “好.”

    valery看着江瀝北從裏屋走了出來,眸子微微一變,說道:“媽咪,那我先不和你說了,一會兒見。”說着急忙掛了電話。

    南紓掛完電話之後,轉身即將進屋的瞬間,看到宋懷錦就站在門口,嘴角帶着笑意,她恍惚的想起了和江瀝北在江苑的時候,他總是站在門欄旁邊,然後看着她緩緩的走去,就像是等着她歸來,陽光下的江瀝北,穿着白色的襯衫,永遠都是那麼好看,從十七歲到二十二歲,他在她的眼中,就不曾變過,可是後來爲什麼就成這個樣子了?

    她看着不遠處的男子,這個人,她本無交集,到底,她只是一個交易品,碎語鬱清歡是,對於宋懷錦是。

    宋懷錦站在那兒等着南紓,可是見她轉身看到他的時候,就那麼的愣在了原地,神情漠然,眼光渙散,似乎就是在回憶着什麼?他的臉色有些難看,看着這一切,他想起了多年前在南城,他千里迢迢的從曼谷去南城看她,可是她和江瀝北住進了江苑,陽光下的午後,兩人在花林中緊緊的相擁在一起,她迷離的雙眼,似乎是會說話一般,宋懷錦承認,從見到南紓的第一眼,他就喜歡她的眼睛,帶着前所未有的迷戀,就在那個時候,看到南紓眼中的悉數都是江瀝北,他站在外面,怒火中燒!

    她被江瀝北圈在懷中,他輕輕的親吻着她的鼻子和眼睛,南紓溫柔和煦的面容,他從來沒有見過,他總以爲,這樣清洌冷漠的女子,是不會對任何男子有這樣的神情或者眼神的,可是她在看江瀝北,這些都不是他所能容忍的。

    此時此刻,多少年後的今天,幾乎是同樣的場景,可是她看着他的目光中只有疏離和淡漠,看着白玉蘭花開得那麼盛,看着站在那兒,整個場景美得像一副畫,她永遠都是畫中人,只是從不見她笑。

    宋懷錦猜,南紓飄遠的思緒中肯定有江瀝北這三個字!他快速的走了過來,打斷她,“怎麼了?在發什麼呆呢,一會兒晚了,還沒吃完,快回去吃了咱們出發。”

    南紓一個激靈的回過神來,看到的是宋懷錦的面容,他生得好看,不似江瀝北,不似江暮年,本來這樣溫和的話語,這樣輕柔的笑容,和沐雲帆的是那麼的相像,可是不一樣的是眼底的深意,是嘴角揚起的弧度不同,和沐雲帆相處了兩年,沐雲帆對她的心思,她不是不懂,可就算懂了,說了,沐雲帆出現在她的身旁,她從不反感,而宋懷錦不一樣,她有時候會看着他那樣的笑容眼中就慢慢的浮現了反感。

    南紓望着他,眼神變了又變,此刻的宋懷錦臉色依舊沒有變,哄道:“快走路,發什麼呆呢?”說着扶着她的肩膀朝裏面走去。

    “不了,直接去吧,我也不想吃了。”南紓說着輕輕的掙脫了他的手,朝屋內走去,拿起包緩緩的走了出來,宋懷錦似乎沒有生氣,他站在車旁,問道:“東西帶齊了嗎?”

    南紓點了點頭,上了車,說道:“帶齊了。”

    一路揚長而去,似乎是沒有任何的想法,前面的司機安靜的開車,宋懷錦看着身側的南紓,靜靜的看着,似乎是要看出一個窟窿來,南紓緊緊的咬着牙,說道:“宋懷錦,你看夠了沒!”

    他收起那眼神,邪邪的一笑說道:“怎麼會看得夠,我想一輩子都看着你。”

    南紓因爲發現前面的司機似乎是微微的瞟向南紓,南紓抑制住了自己即將脫口而出的噁心二字,瞪了他一眼,不在說話。

    都說被美人瞪,會有不同的意思,南紓自己或許沒有發現,可是在被人的眼中是那麼的曖昧。

    其實南紓知道,就算她說了,前面的司機也聽不到,只是那麼一瞬間,她的自然反應而已,過了那一會兒,南紓也便沒有心思去同他計較了。

    她現在的心思都是一會兒怎麼樣避開宋懷錦去看valery,雖然說結婚是爲了帶valery回來,可是江瀝北也在曼谷,她永遠都不想單獨帶着宋懷錦去見valery,或許,在南紓的心底,江瀝北始終都是valery的父親吧。

    南紓微微的縮了縮身子,不知爲何,此時此刻她的心中一陣陰冷,坐在座位上的她也緩緩的朝下面縮了縮,靠近車窗,頭微微的靠在車窗的玻璃上,看着窗外的一切景物都在紛紛倒退。

    “瀝北,你說,我們畢業就結婚好不好?”

    江瀝北當時沒有回答,挑了挑眉望着她,她微微蹙眉,說道:“最好不過。”

    “你什麼意思嘛,要我求婚你才嫁啊!”她拉着他襯衫的衣袖,輕輕的搖擺,撒嬌道。

    江瀝北當時在喝水,一口水噗的就噴到了地上,南紓的臉黑了又黑,有這樣被嫌棄的麼?微微撅嘴說道:“不嫁就算了,本姑娘還不稀罕呢。”說着扭過身子不去看他。

    良久之後,江瀝北從身後環住她的腰抱住她,她微微的掙扎扭動着身子,他卻緊緊的圈住她,下顎抵在她的頸窩,溫熱的氣息撲在臉上,“生氣了?”

    南紓不理他,自顧自的玩着手指,只聽身後的男子說道:“我怎麼聽某人說過,大女人從不屑於和我們這些小男子生氣的?”他的話語溫和,帶着調笑的味道。

    “是啊,我們這些大女子,求婚都沒人答應。”南紓賭氣說道。

    “呃~誰說不答應了?只不過。”江瀝北說道此處頓了頓,微微探頭望着南紓,她還在耍着小性子,見到南紓不回頭,也不問不過什麼,某人也開始耍無奈,明知道南紓怕癢,他卻輕輕的在她的耳垂旁輕輕的吹着氣,若有若無的氣息,南紓咬了咬牙,猛然轉身,頭磕到了江瀝北下顎上。

    “傅南紓,你謀殺親夫啊!”江瀝北一臉笑意的看着帶着怒氣轉身的南紓,調笑道。

    “誰是親夫?我怎麼沒看見?”

    “我是。”江瀝北靜靜的望着南紓,眼裏心裏都是她的倒影,南紓欲要說話的瞬間,江瀝北卻輕輕的低下了頭,南紓望着他的目光,似乎被什麼蠱惑一般,已到嘴邊的話語也咽回到心底,他冰涼的薄脣帶着薄荷的氣息,軟軟的,她在他的懷中,許久許久都還沒有放開,他匍匐在她的耳畔邊,呢喃道:“我聽言清說你想出國,所有我準備我們一起去,所以裏畢業還遠呢,等畢業了,我怕某人到時候又說要等到再過幾年又結婚,我怕某人又耍賴,然後就走了,我比你還害怕。”他的話語低沉,在她的耳畔旁緩緩的想起,她安靜的站在那兒,望着夕陽西下,就是那個時候,南紓覺得,世間所有的阻難都不怕,就怕愛而不得。

    “江瀝北,若是以後和我結婚的人不是你,我就一輩子孤獨終老。”

    “傅南紓,若是以後和我結婚的人不是你,那我陪你一輩子孤獨終老。”南紓想着,輕輕的笑了起來,“都已經不是我了,你肯定就不愛我了,怎麼還會陪我孤獨終老?”

    “我愛你,所以這一輩子,你逃不掉。”他總是在她的耳邊囈語,他總是這麼像一個孩子一般,在她的耳邊說過無數遍這句話。

    江瀝北,若是有你相陪,結不結婚,老不老又有什麼關係?

    宋懷錦望着南紓失神的看着窗外,在不知不覺中忘過去,南紓竟然漸漸的雙腿蜷縮,形成了一個嬰兒還在母親肚子裏面的姿勢,是那麼的缺乏安全的姿勢,宋懷錦的心也微微一滯,帶着無數的不安和疼痛。

    他緩緩的把衣服蓋在了南紓的身上,南紓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不去理會,她害怕一睜眼,就抑制不住心中的悲傷,江瀝北,若是以後和我結婚的人不是你,我就一個人一輩子孤獨終老!此時此刻的她,深深的厭惡着自己,她是那麼的討厭宋懷錦,卻要結婚,要成爲夫妻,是她走投無路的選擇!

    江瀝北,不是說以後結婚的對象不是我的時候,就陪我一輩子孤獨終老麼?到底,誓言易碎,夢也易碎!

    她曾說,“江瀝北,你要陪我,就這樣靜靜的陪着我,我怕我一個人單薄的思想抵擋不了世間的萬千風雲。”他低眉淺笑,說:“好。”

    走過街道,一家店鋪播放着劉若英的歌曲,帶着淡淡的惆悵,是親愛的路人,南紓恰好聽到那句,所謂承諾,是分了手才承認的枷鎖,所謂辜負都是浪漫地蹉跎所以別問還差甚麼我們沒結果,淚水就不可抑止的從緊閉的雙眼中滑落。

    她的心是那麼的疼,那麼疼!

    許久之後,宋懷錦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阿南,別睡了,到了。”其實宋懷錦知道,南紓不是在睡覺,他只是想如此得到點什麼而已。

    南紓睜眼,緩緩的坐了起來,眼中一片清澈,看不出一絲哭過的痕跡,她站在那兒,看着大門上面的字眼,微微的咬着脣,拎着包的手不自覺的緊緊,宋懷錦牽過她的手,大步的朝裏面邁了進去......

    兩人去拍照,然後去領證的地方辦理手續,南紓看到鋼印印上去的瞬間,心微微一滯,說不出的沉悶。

    拿到結婚證的時候,她看到了宋懷錦的笑容,和往日的差了那麼多,那麼多,眼睛中沒有多餘的東西,她是第一次從他的目光中看出清澈兩個字,多不容易?

    她看着

    手中紅色的本子,望着身側的男子,初次見面,她被傅雲琛扔下,被宋懷錦送到了江家大門口,再次見面,他坐在傅家的客廳,溫文爾雅,彬彬有禮,的望着她,說:“你好,我是宋懷錦。”

    她站在那兒,全家的人都在看着她,她才緩緩的伸出手,他的手指滾燙,“你好,宋先生。”

    鬱清歡站在一旁,臉上的笑意濃厚,“快坐吧,以後都是一家人了。”

    南紓微微蹙眉,和誰是一家人?她朝傅安安望去,她坐在那兒,見到南紓的目光後微微閃躲,隨後又滿臉傲氣的迎了過來。

    那一天,她知道,她唯一的親人,她的母親,要她嫁給他,就是所謂的豪門聯姻。

    那天宋懷錦走的時候,鬱清歡要她送他出門,她走在他的身後,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前面的宋懷錦卻突然間停住了腳步,“你不懂剛纔你母親說的話嗎?”

    南紓心中一緊,她其實看出來了,卻一點一點都不想承認,說道:“鬱女士收你爲乾兒子了嗎?”

    宋懷錦微微轉身,望着南紓,手掌輕輕的覆上她的頭頂,似乎是哄孩子一般,說道:“不是,是收我當女婿。”

    南紓愣在了那兒,眼看他離去,快上車的時候,宋懷錦忽然說:“雖然遲到了幾年,可是我覺得不晚。”

    “不,宋先生,已經晚了。”南紓消瘦的身影,站在那兒,倔強的說着。

    宋懷錦停頓住了即將踏進車子的腳步,面不改色的說道:“我會給你時間,忘了他,年少的愛情,誰都有過。”

    說完之後,坐進車裏揚長而去,留在她站在院子裏,全身都是寒冷,江瀝北,你忽然間和我說分手,是不是就是因爲已經預料到了呢?

    因爲知道,所有就不要我了?

    很多很多的往事,就如同手心的掌紋,複雜交錯,怎麼都理不清,到底是因爲宋懷錦的介入,她和江瀝北分手,還是先有了他們的分手,接着再有宋懷錦的介入,隨後的一系列事情,變成了一個她怎麼解都解不開的結!江暮年說,“這些都不重要,還有我陪你,你想要做什麼就隨着自己的心走。”

    可是暮年,真的可以隨着自己的心走嗎?時隔多年,時間證明了一切,不能!

    陽光照射在那紅色上面,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眼,宋懷錦很開心,他抱起她,站在原地轉了一圈又一圈,這是年輕時候的江瀝北滿心歡喜時會做的事情,如今,他們都老了,宋懷錦比她年長几歲,都三十三歲了,做出了這樣的動作,他或許是真的開心嗎?

    他越是開心,南紓心中就越是沒底。

    “阿南,我們結婚了,我們結婚了.....”話語中皆是歡快的笑,南紓微微的別過頭,緊緊的抿着薄脣,許久之後,宋懷錦終於放開了她,抱着她走上車。

    坐在車內,南紓縮回了被宋懷錦緊握的手,目光平淡的望着他,眼中卻是沒有平時的厭惡,但是那樣的疏離和淡漠,還是刺痛了宋懷錦。

    他望着她,有很多話想說,但是沒有說出口,南紓,只要你還在,我總會有辦法對你好,總有一天,你會忘記那個傷害了你的人,然後眼裏心裏都是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