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84 當愛已荒蕪我是你的無關痛癢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84 當愛已荒蕪我是你的無關痛癢十字體大小: A+
     

    84當愛已荒蕪我是你的無關痛癢十

    手機從江瀝北手中滑落,砸落在地板上清脆而響亮的聲音,valery聽得真真切切,他探頭一看,投過透明的玻璃看到江瀝北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後退了一步,似乎隨時就到下去,只見他急忙扶住了身後的牆壁,緊緊的靠在了牆壁上,是那麼的無力,valery從屋內看到了江瀝北的舉動,不由蹙眉。他從沒有見過江瀝北這麼失措,不知道南紓到底和江瀝北說了什麼,就這樣從內而外的把江瀝北攻破!

    蒼茫人世,渺渺紅塵,我們時常會佇立在人生的岔路口,不敢回望消逝去的光陰,可是慢慢的纔會發現,那些過往致命的堅強,從來都不曾死去,南紓帶着哭腔的話語,那樣的質問,江瀝北的整個胸腔都蔓延着疼痛。

    已經掛斷的電話,原來他會尋遍那麼多地方都找不到一點兒消息,是因爲宋懷錦出現了,那個永遠都在最後出現的人,帶着別人看不清的氣息。

    見到江瀝北許久許久都沒有進來,valery推開了門走了出去,撿起了地上的手機,發現電話已經掛斷,在看着江瀝北此刻的面容,在黑夜中有些讓人看不清,

    因爲這邊的聲響,在寂靜的黑夜中閃過,門外傳來了叩門聲,valery小跑着去開門,是邵凱和言清,言清推開門看到valery急忙問道:“怎麼了?你爸爸呢?牙”

    valery關上門,轉身指了指陽臺上,言清看了看他,眉頭微皺,快步的朝陽臺走去,邵凱跟在身後,輕聲問道:“怎麼了?”

    valery看了看邵凱,說道:“我媽咪剛纔打電話來了,和他不知道說了什麼。酢”

    “那你媽咪在哪兒?”邵凱眸光微閃的問道。

    “不知道,都是他們在說。”valery轉身有條不紊的泡茶,倒水給邵凱。

    江瀝北見到進來的是言清,微微斂眸,斂去了剛纔籠罩在身上的愁緒,回眸看到屋內的邵凱,“你們怎麼都過來了?”

    “anne在哪兒?”

    言清沒有問詢江瀝北什麼情況,開口就是南紓在哪兒,江瀝北沒有說話,言清怔怔的望着他,說道:“她還在生氣嗎?”

    “她也本該生氣。”江瀝北冷淡的話語,帶着一股寒氣襲來。

    “所以呢?回家嗎?”言清對着江瀝北的背影一問。

    江瀝北看着面前的valery,說道:“我又什麼時候有過家?何處是家?多年前南紓曾經說過她是一個無家的人,我從來不信,到後來我才明白,無所皈依便是無家,我也無家!”

    江瀝北的話語算是說的很隱晦了,溫瑜和江啓恆早就氣瘋了,還住在醫院當中,可是江瀝北完全不着家。

    這一次,或許便永遠的離開了。

    江瀝北什麼都沒有告訴言清和邵凱,只是輕聲說道:“早點休息把,我下去走走。”

    他走下樓,酒店下面是一個水金湖泊,周邊有着休息的長椅,他坐在長椅之上,修長的手指掩蓋住臉龐,七年以來,江瀝北變得冷清孤僻,醉酒的時候,他時常把手放在眼睛上,長相那麼好看的一個人,笑起來確實那樣的異常苦澀難掩。

    午夜夢迴的時候他總是說:“世界那麼大,卻尋遍全世界也找不到一個你,他眼看着有些人不好意的靠近,就如慢慢的他回看着徐子薰的面容越發的像南紓,可是驚醒的瞬間,他還是看清了眼中的不一樣,靠整容形似南紓的人,不止徐子薰的一個,可是進得了他身邊的,確實是只有她一個,所有的人都在傳,他從不理會,但是他回用舉動告訴別人,他在等她。”

    這麼多年,江瀝北白天光鮮亮麗,晚上頹廢沉迷,過得人不人鬼不鬼。西衍有時候會恨南紓,是她把江瀝北變成這個樣子的,可他們都知道,她沒有錯,卻沒有得善終。江瀝北的悔恨時時刻刻都在折磨着他,午夜夢迴,她從不入他夢!

    如今他在異國街頭,就是爲了尋她回家,手機屏幕閃爍,能夠看到她冷清的模樣。

    照片是在巴黎聖母院的廣場上拍的些許是氣候有些冷,她坐在長椅上,及腰的長髮微黃筆直,小巧的臉龐被掩蓋了大半,身上披着米色的麻布披肩,神情淡漠,眼神空靈。照片中的她,異常孤獨,她看着遠方,卻又到不了遠方的樣子讓江瀝北一陣滯痛。他拿着手機側眼望着不遠處的長椅,彷彿此刻的她就坐在那兒,看他舉步維艱。

    南紓坐在玻璃屋內,看着窗臺上的那一瓶紅酒,眼神漸漸的迷失,一絲苦笑染上嘴角。伸手去拿身後卻傳來了宋懷錦的聲音,“你不能喝酒的,要聽話。”

    多年前她站在洗手間打開水管,準備洗手的時候,身後總會傳來一縷聲音,帶着淡淡的無奈:“你不能動涼水,要聽話。”南紓苦笑着轉身,看向窗外,蜷縮在陽臺上,黑夜掩蓋着她的目光,悲傷而空靈。

    看塵世間的煙火,她努力的活着,努力的想要開心。

    “江瀝北,當你看盡萬家燈火的時候,會不會想起我?”這樣的話語是多少年前說出來的,她自己都早已記不清楚

    了,此去經年,她不會再問。

    一九九六年,蔡琴的一首恰似你的溫柔紅遍大江南北,她一遍一遍的播放着這首歌,難以開口道再見,就讓一切走遠。

    多少記憶也如同一首荒蕪的歌,聽一遍回憶一次,每憶一次,疼一次,多少日日夜夜,她曾幾度認爲,她早已痊癒。

    放置在一旁的手機鈴聲忽然間響起,驚醒了她,看着閃爍的字幕“傾白。”

    “喂,傾白。”她的聲音有些沙啞。

    “anne,你在哪裏呢?”她的聲音在那邊有些着急,帶着擔憂。

    她微微皺眉,看了看外面,問道:“在泰國。”

    南紓輕聲應道。

    “瀝北帶着valery去找你了,和你在一起嗎?”

    南紓微微一愣,江瀝北來了,回道“沒有。”

    “爲什麼發生任何事情,你都不告訴我們,就一個人承擔着?七年前是,七年後還是,南紓,我們是朋友。“

    南紓嘴角揚起一抹苦笑,說道:“我知道,可是有些事情就算告訴你們了也是徒增傷感,只能自救,深陷泥潭,或走在彼岸懸崖,能回頭的只有自己,能走下去的也是。”

    “可是我們知道至少少一些擔憂。”

    “傾白,我此生走到現在,留下的人估計是剩你了,很失敗,到最後,誰都會離開。”南紓很少會說這些話,因爲覺得矯情,可是不知不覺的也就說出來了。

    柳傾白原是德國人,父親是研究學院的博士,母親是服裝公司的總裁,她是天生的天之驕女,南紓一直不知,爲何高看她一眼,一起走了那麼遠的路程?很多年前移民去了南城,相處多年,她一直都是她最親近的人。

    柳傾白說:“留下來的,就不會走了,所以,我們永遠都在。”

    南紓認同她的話語,留下來的越來越重要,越重要就越不會離開,可是聽到柳傾白說:“南紓,瀝北也有無數的無奈,若是還愛,就放下那些過往,原諒他,然後走下去的路都會輕鬆一些,卸了身上遺留的塵埃,才能夠走得更遠。”

    她有些想哭,到最後,所有人都看到了江瀝北的傷,那她呢?

    “愛或者不愛都不重要了,我從16歲到29歲,失去了太多太多的東西,傾白,你不會明白我一個人懷着valery走在墨爾本街頭的心驚膽戰,我是那麼害怕他回突然間就像vida一樣一眨眼就消失了,也不會明白,他在我生命中所佔的分量,所以,我一定要帶valery在身旁?”南紓說完頓了頓,柳傾白在那邊久久的沉默,南紓接着說道:“傾白,我要結婚了。”

    柳傾白抹了抹眼角的淚水,話語平靜的說道:“想清楚就好,我就怕你鑽牛角尖,婚禮是回南城來辦麼?”

    “不是,就在曼谷,可能就是簡單的辦一下。”南紓微聲回道。

    “祝你們幸福!”

    “嗯,謝謝你一直都在。”南紓說。

    “我等你回來。”柳傾白和南紓簡單的說着就掛了電話,掛斷電話之後。她打開了七年未上的博客,卻看得這樣的一句話,七年前,他訂婚,她去醫院做流產,那一天她說“此去經年,我雖與幸福無緣,但依舊祝你幸福。”如今再看,滿目瘡痍,她擡頭看了看時間,倒了杯溫水,吃了藥,將自己整個人都埋在被子裏,容不得任何人探究她此刻的情緒。

    柳傾白一直都坐着,響起南紓說的話語,忽然間才反應過來南紓提到的vida是誰?vida在希伯來語中的意思是生命,什麼vida一眨眼就消失了?南紓說的肯定是人名,這個人是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