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83 當愛已荒蕪我是你的無關痛癢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83 當愛已荒蕪我是你的無關痛癢九字體大小: A+
     

    83.當愛已荒蕪我是你的無關痛癢(九)

    江暮年隨後便給南紓打了電話,說去看她,南紓說,她在家,明天就好了,不用麻煩來看了。

    江瀝北望着南紓問道:“餓嗎?想吃什麼?牙”

    南紓搖了搖頭,開口說的話竟然是,“你是江瀝北?暮年的哥哥?”

    她在提醒他什麼?她又從他的眼中看出了什麼?江瀝北不知道,回道:“嗯。”

    他沉悶的回答,讓兩人都一陣沉默,許久之後他喊起來給她衝了紅糖水,然後說道:“要不要你回屋睡一會兒,我去一趟外面。”

    南紓點了點頭,他送她進屋,給她蓋上被子,轉身出來,匆忙的查女孩生理期應該忌口的東西是什麼,第一次,江瀝北去超市買菜,還去請了飯店的廚師,回來教他做,第一次,爲了一個女孩費盡心思。

    南紓從中午睡到了傍晚,可能也是止痛藥中帶着安眠的成分,後面不疼了之後,便沉沉的睡了一覺,睡醒之後,睜眼便看到門開着,江瀝北抱着手倚靠子在門口,失神的望着她。

    她有些尷尬,緩緩的起身,江瀝北發現她醒了,抿了抿薄脣斂了神色,說道:“醒了?”

    南紓微微一動,準備起牀,恍惚發現牀單上帶着刺眼的紅,她當時的心情,恐怕一輩子都會記得很清楚很清楚,這是在江瀝北的家中,還是在他的牀上。

    “那個,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南紓臉色微紅,望着江瀝北蹙眉說道酢。

    江瀝北看來她一眼,沒有說什麼,緩緩的轉身走了出去,可是人雖然走了,南紓在屋內卻不知該如何,又不不能給言清打電話,但是除了言清又沒有其他人了,拿起手機,可她還是猶豫了,言清和江暮年一定在一起,要是言清知道,江暮年肯定得知道,這樣的事情怎麼能夠讓盡人皆知?

    南紓看到褲子上也是,牀單上也是,匆忙把江瀝北的牀墊也換了下來,許久都不見南紓出去,江瀝北敲了敲門,南紓咬着牙沒有應,安靜了一會兒,江瀝北直接推開了門,看到牀上一片狼藉,牀單都被扯了下來,還有南紓趴在牀上深埋着的頭,他輕輕的退了出來,找了他的襯衫,還有他在超市買的衛生棉,走了進去。

    “起來了,換了放在這兒,下去吃東西。”他說着把手中的東西放在她的身旁,南紓看來他一眼,緊緊的咬着脣,說道:“等一下我洗了,抱歉。”

    他看着她露出了小女孩的嬌態,微微斂眸,沒有說話,轉身走了出去,站在門口等着,良久之後,門被打開,只見南紓抱着大堆東西走了出來。

    “你要做什麼?”江瀝北問。

    “我去洗了。”南紓望着江瀝北說道。

    江瀝北微微皺眉,伸手接過她懷中的牀單和褲子,放了回去,走出來拉着愣愣的她下了樓。

    南紓跟在江瀝北的身後,他的手很有力,掌心的溫度灼熱,南紓看着他走進廚房,端出來熱騰騰的湯還有菜,她坐在椅子上,目光中帶着異樣,呆呆的望着他從裏屋走了出來,南紓想起了死去的父親。同時卻又震驚江瀝北竟然和傳說中的,和別人見到的不一樣。

    “你做的麼?”南紓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東西,忍不住問了出來。

    “第一次做,不知道好不好吃,你嚐嚐。”江瀝北輕聲說道。

    兩人面對面的坐着,水晶燈照在餐桌上,映出了俊美輪廓的陰影,屋內空曠而安靜,靜到聽得到彼此的心跳聲,他們的對話僅僅有那麼兩次,屈指可數,一次是他還她照片,一次是她還他學生證,楓葉林下面的石徑上面,風吹落雨滴,他拿着書急忙擋在她頭頂的動作,她一直記得,似乎是從那以後,兩人再也沒有交集,沒有話語,就像兩個陌生人一樣,事實上,他們也是陌生人不是嗎?

    如今發生了這些令人尷尬的事情,在場也只有他們兩個人,本是那麼陌生,所有的話題都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南紓歎服江瀝北的氣定神閒,又埋怨自己想太多。

    “要不要給家裏打個電話?”江瀝北問。

    南紓猶豫了片刻,心想着今天晚上鬱清歡和傅政戎出差去了,恐怕不會回來了,所有她沒有人可以報平安。

    “沒事,他們不在家。”南紓低垂着斂眸,話語平淡卻還是帶着淡淡的愁緒。

    江瀝北知道她住在傅家,卻不知道爲何和傅雲琛以及傅安安關係都不好,他從來沒有問過傅雲琛,或許一開始知道的時候想要問吧,不過後來知道她和江暮年相熟,也就沒有問詢的必要了,繼而說道:“不需要給傅家打個電話嗎?”

    南紓猛然擡眸望着江瀝北,嘴角微微的染上了笑意,說道:“不用。”江瀝北不懂南紓那一抹笑意代表的是什麼,那個時候也沒有想到。

    當時雖然不懂,爲了緩解微微尷尬的氣氛,只能找話題說起,話還沒有問出口,看久南紓一直在埋頭喝湯,似乎是不想提及或是不想說話的模樣,許久才說道:“雲琛和我很熟,卻沒有聽他提起過你,不過那天我似乎看到了你們吵架?”

    江瀝北似乎是想問他們爲什麼吵

    架吧,南紓緩緩的放下了碗,說道:“我和傅家沒有太多的關係,和傅家兄妹也一樣,吵架是因爲我們意見不和。”南紓又怎麼會說起傅雲琛那天羞辱她的話語。

    南紓的目光微冷,那天晚上,南紓也是真的不想回家去,回去也只有傅安安和傅雲琛,他們之間,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可說的,所有,她也沒有扭捏,就在江瀝北這邊住下了。

    江瀝北完全把她當作了病人一樣照顧着,第二天起來,南紓的看到屋內的那些髒衣服和牀單都不見了,走下樓梯才發現外晾着的是她的褲子還有牀單,她退了回去,洗漱間,洗浴室,都沒有洗衣機,卻看得江瀝北穿着白色襯衫,挽着袖子,手上還滴着水滴,南紓站在樓梯上,江瀝北站在下面,他鎮定自若的把手擦乾,望着南紓說道:“醒了?洗漱,下來吃飯。”南紓有一瞬間的恍惚,這樣的熟稔,似乎是自然而然就有的,僅是壹夜之隔,似乎就改變了很多的東西。

    南紓沒有說話,點了點頭,轉身上樓去洗漱,請了一天假,江瀝北也沒有去學校,她也沒去,穿着江瀝北的衣服,吃完飯便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江瀝北收拾着碗筷,隨後便去廚房洗碗,她回眸望着他的背影,心中的有些東西在一點一滴的變化着。

    隨後兩人都坐着看電話,南紓蜷縮在沙發上,看了看電視竟然睡着了,醒來的時候發現靠在江瀝北的腿上,身上蓋着他的外套,江瀝北筆直的坐着,電視的聲音早就調成了靜音,一覺睡了快兩個小時,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午後的一點多,南紓有些懊惱,她也太不見外了,這兒畢竟不是她的家,可是傅家也不是她的家不是麼?

    就這樣平靜的相處着,一切都還好,江瀝北看着外面陽光很好,便問她,“去不去外面走走?”

    南紓搖了搖頭,就這樣的在家中窩了一天,傍晚的時候南紓接到了江暮年的電話,說要去看她,南紓目光平靜的看着江瀝北,回道:“你不用來了,我沒事。”

    電話那端傳來了江暮年的聲音:“我和阿琛在一起,一起過去,沒事的。”

    “算了,我不在家。”

    “那你在哪兒?”

    南紓微微抿脣,他不想江暮年誤會什麼,回道:“我一會兒就回家了,你回去吧,明天我好了就去回學校了。”

    “嗯。”江暮年似乎很不開心的掛了電話。

    沒過多久,江瀝北又接到了言清的電話,言清問江瀝北怎麼不回家?

    江瀝北說:“有點事請,明天就回去。”

    言清在電話裏說道:“南紓不在,你也不在,小哥哥心情很不好。”言清話落,江瀝北的臉色有些難看,南紓亦是。

    南紓看着外面還沒有乾的褲子,抿了抿脣,沒有說話,江瀝北掛了電話,坐在南紓的身旁,沉默了許久許久之後才問道:“你愛暮年?”

    南紓沒有說話,許久許久,她不知道答案,卻還是點了點頭。

    江瀝北的眼中閃過一絲南紓琢磨不到的異樣,說道:“昨天就這樣出來了是我考慮不周,也是怕他誤會,所有就不要提起昨天和今天的事情了,若是他問,你就說我送你出來就走了。”

    南紓牽強的捲起一抹笑,說道:“謝謝。”

    也是那一聲謝謝,給彼此畫了一個圈,圍困住了兩個人,江瀝北如今站在窗前,看着燈火闌珊,這一切就如同是夢一樣,久得不能再久遠!江暮年已經死了,而南紓也要結婚了,嫁給曾經她最厭惡的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