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80 當愛已荒蕪我是你的無關痛癢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80 當愛已荒蕪我是你的無關痛癢六字體大小: A+
     

    80當愛已荒蕪我是你的無關痛癢六

    瑪莎安靜的坐着,她一直看着臺上的比賽,南紓的情緒她知道的,但是有些話就再也不會如同小時候那般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了。

    南紓的父親曾經是泰國的拳王,帶着無數的榮譽和光環,泰王曾和南褚是多年的好友,繼而瑪莎總是有空就和南紓在一起玩。

    “回來還走嗎?”瑪莎看着前面輕聲的問道。

    “我本意只是回來看看?圍”

    “若不是和他有關係,我不知道那個人是你,若不是因爲這樣,你也不會來找我,對嗎南南?”瑪莎拿着手中的水,不自覺的就緊了緊手心。

    南紓的嘴角捲起一抹笑意,說道:“你的身份不方便,你也知道的。”南紓承認,她說這話是假的,可是沒有辦法,難道她要說我們早就不一樣了嗎?

    “這樣的話語從你的口中說出來,南南,我們是真的變了。”瑪莎似乎是帶着無數的失望。

    南紓回眸望着她,說道:“變了的是我,所以你失望了。羿”

    “不是失望。”

    “那是什麼?”

    “是心疼,時光真是殘忍,把和我說好一起變老的南南都改變了,難道不殘忍嗎?”瑪莎靜靜的看着南紓,目光清澈,似乎一切還是當年的模樣。

    南紓有些失神,說道:“事情發生到現在,一切都不在我的意料之內,所以,公主殿下,我要走,今天就走。”

    瑪莎安靜的看着她,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問出了話語:“你這些年去哪兒了?”

    “一言難盡。”南紓並沒有細說,看完拳賽,南紓肯定是要利用這個機會就此離開這兒,她不想再和宋懷錦有任何的瓜葛,無論當年的什麼恩怨,還是如今的一切,她有一種預感,若是就此和宋懷錦一起,那麼就再也回不了頭了。

    “你總要告訴我,你離開這兒是否安好?”

    “好,會很好!”

    南紓的話語剛落,瑪莎的電話響起來,她看來南紓一眼,緩緩的起身朝外面走去,南紓望着她的背影,她不確定打電話來的是不是宋懷錦,亦或者是其他人。

    她沒有起身,依舊坐着看拳賽,沒有過多久,賽場上的女子贏了,一陣歡呼聲響起,南紓卻無法有那樣的歡呼。

    沒過多久,瑪莎緩緩的回道了座位上面,南紓擡眸望向她,只見她的目光深沉,看着南紓說道:“你的好就是一個人在異國他鄉生下孩子?”

    南紓目光微滯,說道:“那是一場誤會,現在都過去了。”

    “誤會?誤會你會一個人養着一個得了血癌的孩子不找親人幫助?誤會?最後會讓你帶着孩子回去孩子都被別人奪走,這就是你的誤會和很好!”瑪莎似乎是有些生氣。

    “誰告訴你的?是宋懷錦嗎?”南紓有些痛心的望着瑪莎問道。

    “誰說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從離開這兒之後都不好!”

    南紓沒有和她爭執,眼看拳賽即將結束,今天來看拳賽本就是託詞,此刻瑪莎也知道事情,看這個樣子,她就算是和宋懷錦有婚約,她也不會幫助她離開曼谷。

    “就算是不好,我也應該去吧valery帶回來,我不可能把他留在江家。”南紓說着轉身離去,可瑪莎的警衛就在此時卻站了出來攔住了南紓的去路。身後傳來了瑪莎的聲音:“宋懷錦說了,帶你回去,你們結婚之後幫你奪回valery。”

    南紓的腳步微滯,看來宋懷錦和瑪莎說了什麼,瑪莎心軟,肯定不會讓南紓就這樣離開的,她要怎麼說才能夠說清楚呢?

    “爲什麼一定要和他有關係呢?難道除了和他在一起,我就再也沒有其他辦法帶回valery嗎?”

    “你有辦法,可是有人幫你不是很好嗎?”瑪莎說着來到了南紓的身旁,呢喃道:“我沒有關係的,我會和父親說清楚,婚約的事情,我可以取消。”瑪莎的話語確實驚道了南紓,雖然南紓一直不瞭解宋懷錦和瑪莎的婚約到底是什麼情況,可是瑪莎這麼輕易的說出了話語,背後一定有某種利益牽連,雖然她更希望瑪莎和她的友情到現在都還依舊單純,可是這就是現實。

    “瑪莎,我。”

    “站在這兒做什麼呢?”

    前面是南紓的話語,後一句則是宋懷錦,南紓擡眸,他也來得太快了,南紓就站在那兒,面容平靜的望着,走進了,南紓能夠看到他額頭的汗漬,瑪莎望着他問道:“你怎麼過來的?”

    “我跑過來的。”宋懷錦的話落,南紓的心頭一顫,瑪莎的臉色微變,說道:“開車來應該是比跑快的。”

    宋懷錦立刻反應過來了,當時知道南紓在這兒的時候,他的第一念頭就是先把南紓帶回家。可是越是緊張的時候,越是容易出錯。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異樣,說道:“多謝公主殿下帶南紓出來散心。”

    “我只是想看看你心心念念要娶的女人是誰?今日見到了,我也就心安了,宋懷錦,記住我們的約定。”瑪莎說完甚至是沒有和南紓打招呼,就快速離

    去。”

    南紓望着她的背影,是那麼的堅定,其實南紓很清楚,瑪莎以後要做的事情,不會是小情小愛,在那一刻,南紓的心帶着無數的酸楚,當年說好一起長大的公主殿下,如今他們已經是各有命運。

    宋懷錦看了一眼已去的瑪莎,雙手扶在了南紓的肩上,目光中帶着擔憂,問道:“你沒事吧?”

    南紓搖了搖頭,說道:“沒事。”

    “你放心,我和公主殿下什麼事情都沒有,我那說過的話還是沒有變,我們結婚,然後幫你帶回valery。”

    “然後呢,帶回valery後我們離婚嗎?你會放我走嗎?”宋懷錦怎麼也沒有想到,南紓有一天會把這個話題就這樣站在這兒赤果果的說出來,就這樣問他。

    “然後......”宋懷錦縱然想要說出讓你走的話語,可是在泰國,很多話說出來都會成爲現實,宋懷錦在這一刻也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最後,你會讓我走嗎?你就甘願幫我這一次,什麼都不計較嗎?”南紓看着宋懷錦,目光中帶着鄙夷,她其實很清楚,她又什麼資格鄙夷宋懷錦呢,她還不是爲了自己的利益,又有什麼資格說別人呢。

    眼看宋懷錦的眼中閃過一絲的疑慮,也就是那麼的一瞬間,南紓變得咄咄逼人,說道:“你不會,所以你只是騙我結婚,宋懷錦,我是不可能跟你結婚的。”南紓說完甩開宋懷錦的手,朝前大步走去。

    宋懷錦急忙追了過去,一把拉住了南紓的手,說道:“我答應你,我答應你!”宋懷錦緊緊的拉着南紓的手,連着兩聲我答應你,讓南紓的心中微微一怔。

    南紓看着他,問道:“你當真願意嗎?”

    “我宋懷錦說話算話!”

    “宋懷錦,那籤一份協議吧!最好這份協議是找律師公證的,其實不用律師,就請公主殿下好了!”南紓當真是說得出來,也是做得到的。

    “你......”宋懷錦滿目的不可置信的望着南紓,南紓的話裏話外,對他當真是沒有一點兒輕情誼。

    “宋懷錦,第一件事情,你應該是先還我手機,我至少要和valery通話。”

    宋懷錦看着南紓,久久都說不出話來,像是吃了無數蒼蠅一般,說道:“—好!”

    江瀝北曾經撿到過南紓和父親的照片,照片中的男子曾經是泰國的拳王,若是找起來,肯定要從這兒找起的,晚間,valery看着江瀝北站在窗旁,端着兩杯茶放在了陽臺的桌上,輕聲問道:“爸爸,有消息了嗎?”

    “還沒有,不過正在找當中。”江瀝北說着緩緩的轉身,valery輕聲說道:“媽咪的手機還是關機中。”

    “valery,不要擔心,肯定最近會有消息的。”

    父子,或許也是在沒有南紓的情況下,越發的親暱,沒有了昔日的隔閡,不過南紓一直沒有消息,valery經常會在半夜驚醒,然後就是一整夜都睡不着。

    也就是此時,valery的電話忽然間響起,他拿着手機,看着閃動的屏幕,然後緩緩的擡頭看向江瀝北。

    江瀝北望着他,問道:“怎麼了?”

    “是....是媽咪的電話。”valery說着接起了電話。

    “喂,媽咪。”valery話語開口,竟帶着點點的哭腔。

    南紓在聽到的瞬間,眼眶溼潤,失聲喚道:“valery。”

    “媽咪,你在哪兒?我想你。”南紓聽到了valery的聲音,心微微的疼痛,拿着手機的手竟也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valery,你還好嗎?”

    “媽咪,你什麼時候回來?”valery拿着手機,良久之後心情平靜了些。

    “很快,媽咪就會來找你。”

    江瀝北緊緊的望着valery,拿過了valery的手機,問道:“anne,你在哪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