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78 當愛已荒蕪我是你的無關痛癢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78 當愛已荒蕪我是你的無關痛癢四字體大小: A+
     

    78當愛已荒蕪我是你的無關痛癢四

    經常聽人說紅繩結髮梢,而姻緣廟的傳說是,按照所說方法系一個桃花結,如果打不開,便就能夠應了傳說。

    南紓眸光閃躲,江瀝北看着身旁的小女子,眉頭微蹙,說道:“這就是你說的山上風景好?”

    南紓微微挺胸,理直氣壯的說道:“難道周邊風景不好嗎?圍”

    江瀝北點了點頭,笑道:“好,那還進去嗎?”

    “進去。”南紓的腳比話語還快一步拉着江瀝北進了屋內,購買了紅繩,跟着年輕的廟中女子學,身旁還有幾對情侶也在學,江瀝北和南紓都是極爲聰明的,一會兒學會之後,兩人便開始系,繫好了之後,開始解,周邊的情侶繫好了之後便怎麼都解不開,南紓的一會兒就散了,不是不對,不是不緊,可就是能夠瞬間解開。

    她的目光有些失望,她也不信,便拿過了別人的,也解不開。

    江瀝北拉着她,目光真切的說道:“這只是一個傳說,大家心裏作用而已,誰說解不開的就一定不會在一起?繫好之後掛着,咱們回去吧。”

    南紓的心中雖然失望,好在江瀝北一直說話,沒多久也就打散了她心中的陰霾,那天下山的時候下了大雨,淋雨之後南紓生病了,回到江苑之後高燒不止,江瀝北沒日沒夜的守着她,她本只是感冒,似乎就得了不治之症一般,他連夜把遠在新加波的馬克給綁到了南城,她的病不好,馬克不讓走,每天馬克都一張笑臉的在她的面前說:“你這個感冒明天肯定好了。”第二天又還沒有好,馬克又會繼續說:“明天不好我就以後再也不當醫生了。”南紓當時只覺得奇怪,感冒而已,時間久也正常。那時候南紓不知道,馬克在新加坡有女人等着,本來說好第二天一起出遊約會的,結果半夜就被江瀝北綁來了。

    南紓渾渾噩噩的昏睡的時候,迷迷瞪瞪的醒來總是能夠看到江瀝北羿。

    “醒了?藥涼了,先喝藥。”江瀝北開口就是哄着她吃藥。

    “太苦了,不喝。”

    “乖,不鬧,你先喝了,我讓她們準備了甜點。”南紓望過去,電視旁邊確實放着甜點,江瀝北一邊捏着她的鼻子,一邊給她灌藥,喝完藥之後,一杯白水翩然而至,南紓的手指還指着甜點,江瀝北已經把水喂到了她的口中了。

    “江瀝北,你個騙子。”

    “馬克說了,吃甜的會解藥性,你就忍忍。”他輕言細語的哄着說道。

    “你也試試,這個多苦。”南紓的話落,江瀝北一把扣住她的後腦勺,吻上了她的脣,舌尖探入。

    她瞪大了眼睛推開他,“你討厭,我傳染給你了怎麼辦?”

    “這樣我就陪你一起了,這個藥我也嚐嚐。”江瀝北嘴角帶着一絲邪惡額笑容,南紓哪裏還記得剛纔的曖昧,她只是害怕真的傳染給他了怎麼辦?

    “你病了,誰照顧我啊!”

    江瀝北的面容上捲起淺淺的笑意,說道:“沒事,我病了也能照顧你。”

    南紓害怕傳染給他,以後喝藥再也不喊哭,結果有一次太苦了,南紓直吐舌頭,江瀝北也於心不忍,就偷偷的揹着馬克給南紓喝了點紅糖水,結果晚上南紓不但感冒沒好,全身都起了疹子,全部紅腫,眼睛泛青,江瀝北嚇得一晚上都緊緊的抱着她不敢放手,馬克劈頭蓋臉的把江瀝北罵了一頓,按照江瀝北的脾氣,馬克經常被他欺負,如今被罵的狗血淋頭,他乖乖的聽着,一句話都不反駁,弱弱的說了句,“我看她實在是太苦了。”

    馬克當時和江瀝北在客廳,江瀝北說話的時候南紓站在樓梯拐角處聽到了,頓時眼淚就掉下來了。

    “你知不知道,要是我不在,藥性相沖一嚴重的話她就沒命了!”馬克似乎也是真的生氣。

    “以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這是江瀝北說的話。

    “這就對了,還有下次,你也別活了,不要找我!”馬克故作嚴肅的說着,可是轉身離去的瞬間,南紓看到了馬克嘴角的那一絲邪惡的笑意,他正在爲江瀝北像小白兔一樣給他訓開心着呢。

    馬克走了,江瀝北坐在沙發上,背對着南紓,堅硬的背瞬間就癱了下去,靠在了沙發靠背上,他懊惱的雙手捂着臉,一臉的悔恨。

    南紓裝作沒看見,乖乖的回到牀上躺着,那天的江瀝北很不一樣,眼睛都帶着血絲,晚上他躺在她的身旁,緊緊的抱着她,已是深夜,南紓未曾睡着,想到白天的種種,她的心裏酸酸的,江瀝北,我上輩子肯定是積了什麼德才能夠遇到你。

    心想着,眼睛閉着,她微微轉身,環住他的腰,江瀝北以爲她醒了,輕聲喚道:“南紓。”

    南紓沒有答應他,良久之後聽到江瀝北在她的耳邊說:“你今天真的嚇壞我了,我當時在想,要是沒有你了,我也不會獨活。”

    南紓聽着,沒過一會兒,江瀝北輕聲呢喃道:“你知不知道,從認識你就很少看到你會耍小性子,冷冷的淡淡的,就連笑容有人是帶着疏離,阿南,那時我看到你和暮年他們笑得那麼開心,我總是在

    想,你是真的愛他。你那個時候問我,爲什麼生氣?我又怎麼低頭說我嫉妒的發狂!直到那天走在路上,你耍性子要我揹你的時候,我才真正的覺得,我也在你的心裏,只有放在心中的人才可以肆無忌憚,不是嗎?你趴在我的背上,我發誓要揹着你走一輩子,然後要把你養胖一點,你那麼瘦。阿南,我愛你,晚安。”江瀝北說完在她的額頭出輕輕的一吻,那一夜,南紓壹夜無夢。

    南紓癡癡的想着,眼淚掉入杯中,宋懷錦一直靜靜的看着,南紓在發呆,肯定是想起了什麼事情,淡淡的愁緒籠罩在她的身旁。

    宋懷錦沒有說話,卻聽到了瑞麗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先生,可以送藥進來嗎?”

    “進來吧。”宋懷錦說着起身,接過瑞麗手中的藥,端到了南紓的面前,輕聲喚道:“先把藥喝了。”

    南紓猛然回神,看着眼前的人不是江瀝北,她望着那碗藥,散發着淡淡的辛味,宋懷錦以爲她怕哭,輕聲說道:“我讓人準備了甜點,你先喝了要再吃點甜的就不苦了。”

    同樣的話語,不同的人,她再也沒有當年的心境,淡淡的說道:“不用了,謝謝。”說着接過宋懷錦手中的碗,一飲而盡。

    或許是從那一年之後,她不會再說苦,或許從那之後,她其實嘗過的苦比那些藥苦千倍百倍,抑或許是身旁再也沒人那般的哄着她了吧。

    有些人,她昏迷的時候你希望她清醒,一切安好,等她清醒的時候,你又希望她可以迷迷糊糊,這樣你才能做她身旁的人,宋懷錦對南紓的感覺就是這樣的,此時的南紓雖然還是生病中,可是她已經清醒了,清醒之後的南紓看着他的眼神,永遠都是那麼的冷淡。

    南紓喝完藥,看着一旁的點滴還有大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小憩,沒過一會兒,傭人送來了粥,南紓生病吃不下東西,喝一點清粥,不然胃會受不了,宋懷錦事無鉅細的照顧着南紓,可是南紓的心卻早已經死了。

    幾天後,她的身子虛弱,坐在庭院的迴廊邊曬太陽,靠在迴廊的柱子上面,雙腿伸直了搭在石階上,宋懷錦回來的時候問瑞麗南紓去哪兒了的時候,瑞麗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南紓,宋懷錦問了門口的警衛,沒有見到南紓出去,讓瑞麗最吃驚的是,她在這個別墅做管家已經是很多年了,竟然沒有發現這個別墅裏面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全部監視,可是啓動這個攝像頭的日期是帶着南紓回來的第二天。

    當瑞麗跟隨在宋懷錦的身後,看到視頻中南紓坐在迴廊裏面閉目小憩的時候,心中的震驚不是一點,而宋懷錦看到南紓還在別墅的時候,似乎是鬆了一口氣一般,走了出來鎖上門,快步的朝南紓在的會迴廊走去,他的步履堅定執着。

    南紓感覺到陽光被遮擋住,猜到了來人,許久之後都沒有睜開眼睛,只聽見宋懷錦的聲音響起:“怎麼不坐在屋內,外面睡着了以後會着涼的。”

    南紓去過門口,警衛不讓她出去,她找了一個最隱祕的地方,很多人都找不到的地方曬曬太陽,也是想要證實自己的猜想。

    宋懷錦回來的時間她是知道的,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她,讓南紓不得不多想。

    “這兒太陽暖和,沒有人吵。”南紓輕聲回道。

    “要是他們吵了你,以後我讓他們不要打擾你休息,以後不要再外面睡着了。”宋懷錦說着就要抱起南紓,可是南紓卻忽然睜開眼說道:“我生病已經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