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73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73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十字體大小: A+
     

    73.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十)

    valery在醫院中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南紓離開的第二天傍晚,聖誕節沒有下雪,可是第二天,南城卻再次被大雪覆蓋,江瀝北一直在醫院守着valery,其中言清和柳傾白來過,度在不知道等valery醒了之後,該怎麼向他解釋南紓的離開?

    窗外的鵝毛大雪一直飄灑,不一會兒的時間,整個醫院都白茫茫的一片,放眼望去,看不清樓下進進出出的人影。江瀝北站在窗邊,一直打着南紓的電話,可是一直在關機中。連着消失了兩天,在江瀝北的心中,南紓是走了,故意關機不讓人找到,可是傅雲琛一直打不通南紓的電話,整個人都慌了神,破天荒的向江瀝北低了一次頭,給江瀝北打了電話。

    江瀝北拿起手機,看到是傅雲琛的號碼,整個人都有些恍惚,因爲上面的備註還是阿琛,這麼多年都沒有換過號碼,換過稱呼,卻一次都沒有聯繫過,一次的見面都不曾招呼過,到底是什麼時候他們從小時候的鐵哥們變成了如今的敵對?

    江瀝北迴了神,接起了電話,出口竟然還是:“阿琛。”

    傅雲琛聽到了江瀝北的稱呼,也微微一愣,說道:“你聯繫到她了嗎?”

    “沒有,電話還是關機中。”江瀝北說。

    “valery醒了沒有?”

    江瀝北不知道傅雲琛到底要說什麼,這樣平靜的對話,他們已經將近十年不曾有了,沒有打破這樣少有的瞬間平靜,說道:“還沒有醒。”

    “等他醒了,你準備怎麼告訴他南紓不見了?”

    江瀝北沉默了片刻,說道:“我會解釋的。”

    傅雲琛冷哼了一聲,“說的也是,關我屁事啊,那也是你們父子的事情。”

    “你打電話說什麼?”

    他們之間,或許永遠都會隔着這麼一個人吧,一輩子都是,傅雲琛才繼而說道:“如果你有她的消息了,麻煩你告知一聲,家裏面的人很擔心她,還有,valery出院之後,能不能先送到傅家來?羿”

    江瀝北想都沒想,說道:“valery出院之後,肯定是和我回江苑。”

    “江瀝北,若是你要出去找南紓,一定要把valery安排妥當了,不能出任何意外,如果你照顧不過來,不妨考慮一下。”傅雲琛的話語認真,讓江瀝北不得不多想。

    江瀝北單手插在袋中,佇立在窗前的身影蕭瑟落寞,問道:“昨天咖啡廳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會從那兒出來?”

    “沒事,就是在那兒喝咖啡,然後忽然出事情了,幸好沒事。”傅雲琛平靜的回道。

    傅雲琛越是這樣的回答,讓江瀝北越發的起疑,掛了電話之後,江瀝北恍惚覺得傅雲琛一定是知道什麼事情,況且剛纔話語都是圍着南紓和valery,若是他離開,一定要安排好valery,不能出任何意外,這樣的話分明就是在提醒他,身邊有危險。

    他拿起手機撥通了邵凱的電話,說道:“把昨天的報紙宋一份來給我,另外把咖啡廳的攝像視頻要一份,查出傅雲琛昨天怎麼會在咖啡廳?”

    邵凱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來醫院的路上,接到江瀝北的電話,心中微微疑惑,說道:“咖啡廳不就是昨天的槍擊案現場?現在恐怕是全部封鎖了。”

    “不管任何方法,一定要查出來到底是爲什麼?”

    邵凱聽了江瀝北的話,微微蹙眉,什麼時候江瀝北開始攙和傅雲琛的事情?再者,他恍惚一驚,急忙說道:“瀝北,傅雲琛最近在查車禍的事情,會不會有所關聯?”

    江瀝北的眉頭緊皺,傅雲琛和南紓的車禍,一直都在查沒有任何眉目,難道傅雲琛找到了線索,反而要被,江瀝北想到此處,更加的覺得自己的猜測沒有錯,那麼,傅雲琛剛纔的提醒.....

    也是此刻,西衍推開了病房的門,江瀝北的猛然的轉身,讓西衍也嚇了一跳,說道:“什麼情況?”

    “想點事情。”江瀝北說着走到了valery的牀邊,回道。

    西衍來到valery的牀邊,看着這小小的孩子,他還想着那天valery帥氣的嚇唬溫瑜的那一幕,他還一心惦記着帶走江瀝北的兒子,以後能不能給他了。不然他也不會無聊到幾天跑一次南城,江瀝北此刻還完全不知道西衍的心思,只是看着西衍一臉垂涎欲滴的看着valery,嫌棄的說道:“收起你那噁心的神情。”

    西衍看了看江瀝北,沒有說話,起身走到了江瀝北的身旁,說道:“要不要我把valery帶到我那兒去住幾天?”

    江瀝北看着西衍,目光緊聚,他纔想到的話,西衍卻先說出來了,說明他窺覬很久了,難怪他最近總是往南城跑!

    valery醒來的時候,西衍已經走了,江瀝北坐在牀邊,看着他茫然睜開的眼睛,江瀝北着急的問道:“valery,你有沒有哪兒不舒服?”

    他安靜的看着江瀝北,說道:“沒有,就是有點餓了。”

    瀝北急忙喊了護士,端來了提前備好的清粥,說道:“你剛手術完,不能吃其他的東西,只能喝這個。”

    valery一句反對的話都沒有,江瀝北喂他,他低垂着眉眼,許久才說道:“我睡了很久嗎?”

    “沒有,就一天,你有哪兒不舒服一定要和爸爸說。”江瀝北再三囑咐道。

    “嗯,我知道了。”valery喝了點粥之後,輕輕的躺了下去,許久之後江瀝北才反應過來,valery從醒來都沒有問南紓的下落。他看着埋在被子裏面的valery,看不到她的神情,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知道什麼?江瀝北第一次覺得,孩子小時候太聰明瞭不是一件好事。

    南紓一覺醒來,已經是在曼谷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機場出來,她睜開眼,看着富麗堂皇的屋內,她從牀上坐了起來,她不用猜,一定是宋懷錦把她帶到這兒來了,翻來覆去找不到手機,快速的從牀上下來,打開門的瞬間,站在門口的女傭紛紛行禮說道:“小姐,您好!”

    南紓蹙眉,眼前的分明是泰國的女子,可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她看着面前的女子,說道:“宋懷錦呢?”

    前面的幾人擡眸有些不可思議的望着她,誰也沒有說話,這是迴廊裏面傳來了高跟鞋的聲音,只是片刻,南紓便看到了身影,一陣黑色的職業裝短裙,這個女子,她沒有見過,她帶着標準的微笑,站在南紓的面前,鞠躬之後,隨着說道:“小姐,您好,我是管家瑞麗,少爺吩咐,小姐醒來之後先隨我去用餐,纔好安排隨後的行程。小姐,請吧!”

    南紓看着她,問道:“他人呢?”

    女管家一臉笑意的望着南紓,說道:“少爺此刻可能正在爲了您和他的婚禮據理力爭呢?”她笑着,可是南紓看着她的眼神很不舒服。微微蹙眉,說道:“先帶我去找他。”

    瑞麗安靜的看着南紓說道:“小姐還是先去用餐,少爺會第一時間來找您的,請跟我來!”

    南紓跟在她的身後,走過長長的迴廊,白色的牆壁,帶着金色的光澤鑲邊,繞過長長的迴廊,南紓有些失神,庭院中的露天葡萄架,以及一排排盛開着的葡萄樹,其實這些都不知主要的,主要的葡萄架旁邊的那個鞦韆,在微風中輕輕的晃盪,南紓不知不覺的停下了腳步,緩緩的轉身,朝鞦韆旁邊走了過去,她緩緩的坐了上去,微微的蕩着。

    彷彿很久遠的聲音從心底傳來,“爸爸,你教我練拳好不好?”

    “我的小公主,等你長大了,爸爸一定教你。”

    南紓微微的扭頭,望着相反的方向,那裏走出來了一個女人,穿着一身的中式旗袍,微卷的髮髻盤起,像極了舊上海時期的女郎,只是比那個時候的美,多了一種不同的韻味在裏面,身後的男子很失神的望着遠處來的女子。

    “媽媽,你今天好漂亮!”

    女子快步的走了過來,和身後的男子相擁,然後親吻,她捂着小眼睛悄悄的跑開,不久後便聽到女子的呼聲:“anne,你在哪兒呢?”

    女子會在她的公主房裏面找到她,然後把她也打扮成小版的女子,母女這樣,走出去羨煞衆人。幸福的聲音在這兒迴盪。

    只是忽然間一陣霧濛濛的一片看不清楚,就這樣,整個花園似乎都變成了幻影,抓不住,摸不着。

    瑞麗轉身沒有看到了南紓的身影,四處尋找,纔看到她坐在鞦韆上呆呆的看着遠方的模樣,有些着急的想要把她喊下來,要是宋懷錦看到了有人坐上了鞦韆,是會死人的!

    正着急的去把南紓給喊下來的時候,卻看得了迎面走來的宋懷錦,瑞麗有些害怕,低聲說道:“少爺,她......”話還沒有說完,宋懷錦將手指輕輕的放在了脣邊,瑞麗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宋懷錦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南紓的身後,輕輕的給她蕩起鞦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