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71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71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八字體大小: A+
     

    71.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八)

    在南城,徐家和江家是世交,豪門聯姻是常事,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徐子薰和江瀝北是天合之作,青梅竹馬,能夠結婚更是歡喜圍。

    七年的時間,足夠讓人們忘記一個人的出現和消失,可是主角的江瀝北忘不了。

    七年前的傅家大小姐傅南紓在南城的裸照滿天飛,如果不是和江家有關係,或許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就是江瀝北和江暮年都和傅南紓糾纏不清。

    在這平靜的七年之內,江瀝北沒有任何緋聞,七年後的今天,幾乎是空降到的anne小姐,在南城引起了小小的波瀾,可畢竟沒有誰去在乎,也沒有太多的深究。若不是valery的出現,沒有誰會知道江瀝北在外面有一個六歲的孩子,而且那個女人還是anne,傅安安的不承認,大家都只是憑空猜測,可是這一場車禍,算是捅破了所有的祕密。

    江瀝北曾當着傅家人的面告訴媒體,他聖誕節要anne結婚,可是轉眼間,結婚的對象就由anne變成了徐子薰,沒有人知道爲什麼,也沒有人去問爲什麼?

    江瀝北輕輕的拉開了徐子薰挽着的胳膊。獨自站在臺上,他身子修長,在水晶燈的照射下,臉色蒼白,冷峻的輪廓上沒有一丁點笑意,他就站在那兒,看出了落寞。

    “感謝各位來參加我的婚禮,但是很抱歉,我的兒子此時此刻的在手術室裏,所以婚禮取消,婚約也取消。”江瀝北說完之後,大步邁出步子,從人羣中穿過直至走出大門,衆人還在驚愕之中,他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有記者追着出去,可是就在走大大門口的瞬間,屋門忽然間關上,言清從人羣中緩緩的走了出來,步姿優雅的走到了臺上,她緩緩的拿起話筒,說道:“此時此刻是valery做手術的時間,江瀝北他作爲爸爸不應該不在場,在這裏,給各位賓客說一聲抱歉,我也偶東西想要給大家看。”

    南紓拿着文件,拿着機票,站在手術室的門口,知道最後手術成功,但是valery還在沉睡當中,馬克說手術很成功,溫瑜留在南紓身邊的人,一直催促着南紓離開,南紓站在那兒,她要帶走valery,怎麼能夠把他留給江家呢?就算她不守信用也好,什麼都不管不顧也好。這樣的念頭她一直在心底燃燒,從未熄滅過。

    南紓猶豫不決的不走,身旁的女子說道:“傅小姐,你如果這樣離開,那麼還會對valery的心理造成少一些的傷害,孩子跟着你就是單親,如果跟着江先生,我相信法院會把這個孩子判給江家,如果上了法院,那麼勢必會造成一些風雨,我相信傅小姐很清楚。所以傅小姐還是遵守和溫女士的約定,這樣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南紓站在醫院的門口,慘白的手指,尖銳的刺入手心,她沒有任何的知覺,一點兒都沒有,緊緊的咬着牙,坐上出租車的那一刻,眼淚從眼眶滾落,出租車師傅是一箇中年男子,從鏡中看到了南紓的面容,又想到是在醫院出來,心想是出了什麼事情,話語溫和的說道:“閨女,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過不去的,想開點。”

    南紓聽到那一句閨女,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無聲的哭泣,她想起了早已不再了南褚羿。

    沒有了valery,她又該去哪兒?何去何從,何處是家?

    本是去機場的路上,南紓接到了鬱清歡的電話。接起電話便聽到了鬱清歡的聲音。

    “你在哪兒?valery和你在一起嗎?”

    “沒有。”南紓的聲音有些低沉,鬱清歡心中有一絲的不悅,問道:“你在哪兒,真的不準備回家嗎?”

    南紓的鼻子一酸,說道:“回傅家?傅家怎就把我趕出了家門,是你親口說的話,你不記得了嗎?那一巴掌打下來,我刻骨銘心!”

    “南紓,我到底是你的母親,傅家和江家永遠都不可能會有和平共處的那一天,你不嫁入江家,或許也是好的,你難道真的相信,江瀝北是真心對你好?亦或者是真心愛徐子薰?你們到底都是太年輕,算漏了太多太多的東西。”

    南紓聽到那句到底是她的母親,笑得眼淚都出來了,是母親就可以對她視而不見?是母親,就可以在所有人都不要她的時候把她趕出家門?是母親,就可以把她當作生意的籌碼,把她當作禮物送給別人!這就是她的母親。

    “母親?你是想說我和宋家的婚約還在身上,我回到傅家,還能嫁進宋家是嗎?您可真是我的好母親,若不是你們處處相逼,我又怎能走到如此之地步?”

    “南紓,你若是懂得,便不會如此之說。”

    “鬱清歡,你告訴我,我是怎樣的不懂你?”南紓說完掛斷了電話。

    鬱清歡剛掛斷電話,傅雲琛從樓上走了下來,傅安安也跟隨在身後,他聽到了鬱清歡和南紓的話語,問道:“妹妹回來嗎?”

    鬱清歡看傅雲琛說道:“她暫時估計回不來。”

    “是回不來還是沒有臉回來?”傅安安跟隨在傅雲琛的身後,譏諷着說道。鬱清歡的臉色不好看,還沒有開口說話,便聽到傅政戎

    的話語傳了出來。

    “安安,她是你的姐姐,怎麼說話的,你這麼說讓你媽媽怎麼想?”

    傅安安看了看鬱清歡,微微抿脣,眼神微微閃躲,說道:“媽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鬱清歡看着她,回道:“我知道你從沒有把她當成過姐姐,可她也是我的女兒,我對你比對她還好,傅安安,你這樣說她讓讓我很傷心。”

    傅政戎走了過來,扶着鬱清歡的胳膊,溫和的安慰道:“孩子不懂事,你也不要太擔心,我怕讓雲琛去把南紓接回來,這兒也是她的家。”

    鬱清歡眼眶泛紅,看着傅政戎說道:“她長大了,可是這麼多年,她是一個人長大,我們誰都不在她的身邊,誰也不知道她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生活,讓我怎能安心?”

    “嗯,這孩子看着溫順,其實倔強就如你一樣,不去接她,當年你打了她,肯定傷透了她的心,她肯定不願意回來,這樣吧,我們接她回來。”傅政戎一邊安慰着鬱清歡,一邊扶着她倆人朝樓上走了上去。

    傅安安看了一眼傅雲琛問道:“你的腿真的沒事了嗎?”

    “沒事。”傅雲琛看了看傅安安,繼而說道:“不管你怎麼討厭她,也不要在這個家裏說。”

    傅安安穿着十五釐米的高跟鞋,一身短裙加身,繞過傅雲琛的身旁,說道:“傅雲琛,我告訴你,不管她是跟着沐雲帆,江瀝北還是誰,和你更是不可能,你也不要這麼噁心人,當年欺負她是你帶頭的,說不定她恨你比恨我還多!”

    傅安安的嘴巴,向來是不會饒人的,但是畢竟是親兄妹,怎麼說也還是心向着彼此,傅雲琛白了她一眼,說道:“當年要和宋家聯姻的時候,是你不願意的,最後她不願意卻被姓鬱的安排到了人家的牀上,到最後你怨着她。恨着她,但是傅安安,沒有這樣的道理。”

    傅安安看向傅雲琛,譏笑道:“你這話應該讓她聽到,該是多麼的感動,感激涕零,或許她一感動就以身相許了。”

    “傅安安,你去死吧。”傅雲琛低咒一聲,修長的身姿已經走出了長長的迴廊,她大聲喊道:“傅雲琛,你個白癡,你腿不好你不要到處跑!”

    迴應傅安安的就是那飛奔而去的跑車聲音,她踩着高跟鞋,哼着小調,“傅南紓啊傅南紓,你還有臉回到傅家嗎?”

    在傅氏大樓裏面,傅安安今天有一場秀,平日裏怎麼都見不着影子的傅家大小姐,竟然蒞臨了傅氏大樓裏面。

    陳珊剛從設計部的大門走了出來,便看到傅安安進門的身影,她一臉溫和的笑意,喊道:“安安。”

    傅安安看着她,眸光微聚,說道:“我們的陳大設計師不忙了嗎?”

    “你大小姐都不忙了,我還能有多忙?怎麼,今天過來有事嗎?”陳珊說着挽上了傅安安的胳膊,像極了情深似海的好閨蜜。

    “來請你喝杯咖啡,今天本來是傅南紓的婚禮,結果沒結成,心理說不出來的高興。”傅安安一邊說着,一邊接受着身旁路過的人的招呼聲,陳珊的臉色微變,說道:“再怎麼說,她也是你的姐姐,便宜了徐子薰那個賤人。”

    “再怎麼說當年你和她還是好閨蜜,你確實是應該爲她憤不平,至於徐子薰,她什麼也撈不着,我在等着她怎麼摔到地獄!”傅安安說着,可是臉上的笑意從不減少一分,陳珊忽然間有些捉摸不定她在想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