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70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70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七字體大小: A+
     

    70.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七)

    因爲安七和沐雲帆的到來,江瀝北帶給南紓的一切負情緒,她都小心的收藏,藏在心底,至少不能就這樣曬到別人的面前,無論他們是否知道當年南紓和江瀝北發生的那些事情,如今是江瀝北出爾反爾,前面說出要和她結婚,纔不過爾爾數日,一切都變了,她不過再一次變成了南城的笑料,那一年那麼絕望的離開之後,她就說過,此生再也不回來!

    可是,如今呢?

    江瀝北離去的背影,和多年前的重疊。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就如南紓,年少時的小心翼翼,她不是不愛,而是不敢,江瀝北和她的距離,就如天和地的距離,是那麼的遠,她不是名正言順的傅家大小姐,她只是母親帶入傅家的拖油瓶,是一個連自己的親生母親都嫌棄的人,江瀝北會喜歡她,她帶着太多的不確定。明明是他先招惹的她,爲何到最後,她鼓起勇氣,不顧一切的準備飛蛾撲火,到最後還來的就是他挽着徐子薰的胳膊說,可我不喜歡你!

    南紓現在都還依舊是記憶猶新圍。

    聖誕節的前夕,南城變得很熱鬧,大家都在忙着佈置聖誕樹,準備一起度過平安夜。南紓坐在valery的病牀邊上,今天,他們只能在醫院裏面度過平安夜了,因爲明天有手術,今天晚上會有全面的檢查。

    valery看着南紓有片刻的失神,輕聲問道:“媽咪,不要擔心,明天過後一切都會好的。”

    南紓點了點頭,手指輕輕的覆上了他的額頭,呢喃道:“等好了,媽咪帶你回墨爾本。”

    “好。羿”

    “那你睡一覺,媽咪在這兒陪着你。”南紓輕輕的握着他的手,看着他緩緩的閉上眼睛,窗外燦爛的煙花照亮了夜空,南紓安靜的看着,此時此刻的江瀝北,正在準備着明天的婚禮吧。

    剛入夜不久,就已經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當南紓知道有了合適的骨髓的時候,她很想見一見是誰,至少要說一聲謝謝。

    江瀝北說:“沒必要。”

    南紓微滯,爲什麼沒必要?

    這一夜,南紓在等人,只是沒有想到等到的來人竟然是溫瑜,她穿得紅色喜慶的旗袍,盤着的髮髻有些的鬆散,看來她是很着急的趕着過來的,直接衝進屋內,南紓怕她吵醒了valery,便伸手拖着她走了出來。

    “你扯什麼扯,我自己不會出來,怎麼找也是我的大孫子,我難不成還會害他?”剛出病房,溫瑜對着南紓一陣嗆白。

    南紓安靜的望着她,問道:“說吧,你找我做什麼?”

    “我來找你當然是有事情,不然你以爲我願意來見你?”溫瑜說着從包裏拿出了一摞文件,摔在了南紓的面前,說道:“看看吧,合適的話就簽了。”

    南紓安靜的看着首頁上面的標題,骨髓捐獻協議書,她手指微微顫抖,撥開了這一本,拿起下面的那一本,上面寫着親子鑑定確認書,以及孩子撫養權的問題。

    南紓緊緊的攥着手中的紙張,幾乎要把它撕碎,她的臉色陰冷,纖細的手指骨骼泛白,開腔說話,話語竟是微微的顫抖,她已經很強烈的壓着心中的憤怒!

    “你什麼意思?”

    溫瑜一臉的得意,看着面容失色的南紓,說道:“我什麼意思難道你不懂嗎?我竟然今天才知道這孩子的骨髓和瀝北他爸的吻合,傅南紓,我們要的很簡單,這孩子我們江家帶走,然後負責治好他的病,從此以後和你再無關係!”

    “這是你的意思?還是江瀝北或者江啓恆的意思?”南紓在那一刻除了憤怒還有心酸,無數的委屈似乎在那一刻全部涌了出來,她這不是白問麼,親子鑑定除了江瀝北會去做還有誰?

    “親子鑑定瀝北親自拿去做的,當然是他的意思,既然孩子確認是我們江家的人,那麼我們也不會因爲你是他的母親就會對他有偏見,畢竟教養這種東西是可以後天養成的!捐獻不是無償的,我提的這些就是條件,上面這份是馬克送過去的骨髓捐獻協議書,瀝北他父親還沒有簽字,我們都等你簽字之後再籤。”溫瑜看着南紓的失魂落魄和麪容失色,心中說不出的高興,只要南紓走了,再也不允許回到南城,那麼這一切都是圓滿的。

    南紓許久許久的沉默,溫瑜的心中有些忐忑,催促道:“怎麼?你到此刻還會奢望瀝北娶你嗎?別癡心妄想了,看看吧,這是他們的結婚證,明天的婚禮只是一個過程,想要請親朋好友一起歡慶一下。”南紓低眉,看着紅的嗜血的顏色,那三個字是那樣的刺眼,深深額刺痛了她的心,她的眼,無論如何,她也不能在溫瑜的面前掉眼淚。她佯裝着鎮定,緩緩的翻開了裏面,日期就是江瀝北轉身的那一天,這一刻,所有的氣血回升,似乎會衝破腦顱。

    江瀝北,你讓我等三天,就是給我看你們的結婚證,就是這樣逼着我走!

    “若是我不籤呢?”

    “那你就看着他一次一次的犯病,應該也經受不住幾次這樣的疼痛了,到最後會死的不是嗎?總而言之,兒子是你是生的,你有得選擇,你可以選擇讓他

    死在你的身邊,也可以選擇讓他或者免受病痛之苦,生活在江瀝北的身旁,作爲一個母親,我自認爲徐子薰比你強太多!”溫瑜的話說得那麼冠冕堂皇,卻每一句都戳着南紓的心窩,疼得她喘不過氣來,也就是那一刻,她撥了江瀝北的電話,電話裏傳來了冰冷的迴音“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有事請留言。”

    “你就不要白費心機了,他們倆現在正在試妝,瀝北本來是親自來的,可是走不開,所以就讓我來了,要我說,傅南紓,你就簽了吧,不要浪費我的時間,明早的手術時間是8點,所以你早簽字,手術的一切也能更早的做好,這是機票,以後你想去哪兒,你就去哪兒,再也不要回南城來。

    憑什麼?南紓看着擱置在一旁的機票,她的心在滴血,多麼的諷刺,很多年前被自己的親生母親趕走過一次,你要去哪兒,你就去哪兒,再也不要回南城來。如今,溫瑜又是她的誰?卻和鬱清歡說着同樣的話,當真,她不該來南城,一次失了心,一次丟了魂。

    她就那麼站着,顫顫巍巍的簽下了字,溫瑜拿走了一份,她留了一份,溫瑜走後,她抱着那幾張薄紙在醫院的迴廊裏哭得泣不成聲。

    她付出了那麼多,到最後的最後,她連valery都沒有本事留在身旁,她活着還有什麼意思呢?那麼艱難的路她都走過來了,爲何到現在valery的病能夠治好了,她反而滿心的絕望!

    安七來到醫院的時候,在醫院的樓梯上面找到了蹲在角落裏面的南紓,她在哭,第一次聽到了南紓帶着聲音的腔,是那麼的讓人心痛,安七以爲只是因爲江瀝北明天結婚,所以他在最後一刻崩潰了。

    “anne,別哭。”安七的聲音在空洞的樓道中響起,南紓聽見安七的聲音,如同在茫茫大海中抓到了一塊浮木,起身抱着安七,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來,協議上寫了,手術結束之後,南紓就離開。

    江啓恆確實簽好了協議給馬克,然後聖誕節的清晨開始手術,南紓哭得眼圈通紅,早上起來補了濃濃的妝,送valery進手術室之前,valery有些緊張,緊緊的拉着她的手,因爲這一次南紓還沒有說“媽咪在外面等你出來。”

    “媽咪,你等我出來。”

    “嗯。”南紓點了點頭,“媽咪會等着你出來,要堅強。你醒來之後瀝北爸爸也會來接你,記得聽話,好不好?”

    valery被推進手術室的瞬間,南紓霧眼朦朧,似乎說有的時間都在那一刻定格,變成了所有的永恆。

    南城的洛園大酒店,盡顯莊嚴宏偉,古老建築非凡氣派,遠遠望去高貴而大氣,無不引人心嚮往之,流連忘返。長長的走廊處鋪着厚厚的橘紅色地毯,牆上懸掛着巨大的名畫,二者相互輝映,參加婚宴的客人會從這裏走上三樓大型會場。徐子薰站在江瀝北的身旁,笑容甜美,一臉嬌羞的摸樣,而站在一旁的江瀝北則神情淡漠,熱鬧非凡的場面,沒有人看到江瀝北心中的落寞,婚禮開始,司儀在臺上說話,下面的掌聲一陣一陣的響起。

    其中有一個環境說曾經相戀爲彼此做過最感動的事情,江瀝北說:“今年我三十歲,三十歲之前我只愛過一個女子,從十七歲到三十歲,整整十三年念,她做過最感動的事情,就是來到我的身旁.......”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