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69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69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六字體大小: A+
     

    69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六

    是否有那麼一個地方,你不曾來過,初次邂逅卻帶着闊別經年之感,那裏的一草一木,一塵一土,都在夢中呈現,帶着一種隔世的陌生和熟悉圍。

    南紓站在一個不知名的寺院門口,看一樹貝葉紛落,有披着絳紅色袈裟的行僧低頭匆匆行走,梻起滿地的落葉,重重殿宇在蕭索的涼風中瀰漫着一種遺世的孤獨,而殿宇中央,有一個人雙手合十,他是那麼安然無恙,紛亂的世界驚擾不了他的清寧,南紓看到了他眼中有一種善良和悲憫,似乎被什麼牽引,提起腳步準備踏入,側眸卻看到了父親的身影,他遠遠的站着,目光中帶着慈愛,他告訴南紓不要去驚擾他。南紓安靜的站着,一直想要開口,可是想說的話一直卡在喉嚨中怎麼也說不出來。

    可是忽然間,屋內的那個人猛然回頭,定定的望着他,那個人竟然是江瀝北,南紓猛得退了一步,驚擾了一旁枯樹上的飛鳥,也就是那麼一瞬間,南紓茫然的驚醒,很久很久她都沒有從這個夢中清醒過來,以至於valery最後打開屋門的那一刻,她如同驚弓之鳥一般忽然轉身,嚇到了valery。

    “媽咪,你醒了。”

    南紓緩和了些許情緒,才輕聲問道:“現在幾點了?”

    “都快中午了。”valery一邊說着一邊拉開了窗簾,轉身說道:“他們都到了。”

    南紓微愣,才恍惚想起了今天安七要過來,沒做多想,匆忙洗漱,問道:“他們?沐雲帆也來了嗎?”

    “都來了,昨天晚上就到了。”valery說道。

    南紓看着站在鏡子前,看着眼圈微紅,她對那個夢還是耿耿於懷,這麼多年,她還是第一次夢見父親。況且竟然是在那樣的一個場景裏面,她其實去過那個地方,不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久到她都以爲那是前世一般。

    “媽咪。”

    valery站在南紓的身側,有些微迷茫的喊道羿。

    南紓低眉,看到他小小的身子,就在身側,把手中的梳子放在了桌上,緩緩的蹲了下去,安靜的望着他,說道:“想什麼呢?”

    “媽咪,你開心嗎?”

    南紓心頭一滯,說道:“有你在,媽咪當然很開心。”

    “若是。”valery的沒有我還沒有說出口,便聽到南紓輕斥道:“沒有發生的事情就不要去想。”

    “那麼近在眼前的呢?”

    南紓頓了頓,她知道valery說的是江瀝北和徐子薰即將結婚的事情,沉默了片刻,說道:“不是也沒有到最後麼?”

    valery抿了抿脣,牽着南紓的手正準備出門的時候,江瀝北來了。

    他站在門口,靜靜的看着南紓,valery彆着頭,他似乎有些生江瀝北的氣,因爲今天,所有的媒體報紙上都是江家大少和徐家大小姐徐子薰的婚訊,傳遍了南城的每一個角落,而有一個孩子,準備嫁入江家的傅南紓,就這樣再一次成爲南城的笑話。

    是的,一個笑話。

    江瀝北站在看着她,南紓知道。

    灼熱的目光讓她有些微不適,甚至是抗拒,她迎着他的目光,站了起來,靜靜的看着他。

    “訂了餐廳,先去吃飯。”江瀝北說。

    南紓望着他,說道:“江先生,不太合適吧。”說着拉着valery的手繞過江瀝北的身側,江瀝北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他的力道很大,以至於南紓有些疼痛微微蹙眉,頓住了腳步。

    “anne。”江瀝北輕聲喊道。

    南紓沒有回答,使勁兒的甩着手,可是江瀝北鐵定了不放,她回眸望着他,眸光淡漠,江瀝北的眼中閃過一絲痛楚,問道:“你準備要和沐雲帆回紐約嗎?”

    “江瀝北,放手。”

    “我問你,你是要跟着他回紐約嗎?”

    valery站在一旁,看着江瀝北和南紓這樣糾纏不下,說道:“媽咪,我在外面等你。”說着便離開了去。

    南紓等着江瀝北,目光中的複雜,不是一句話極能夠解釋得清楚的,淡漠,冷清?絕望?應該都有吧。

    “怎麼?還拉着不放,多年前你不是說了髒麼?江瀝北,我很清楚自己在你的心中是什麼樣的,所以何必拌情深?你不厭煩,我也厭煩了。”南紓擡眸望着逛完,話語間盡是譏諷。

    江瀝北的眼中閃過一絲痛楚,聲音低沉,“阿南,我們都不年輕了。”話語間的落寞和無奈,傳到南紓的心底微微刺痛。不年輕了,所以該結婚了,而那個人從始至終都不是她,這是要她理解他嗎?

    “所以,我從沒有說過,江瀝北,我要嫁給你這樣的話。”南紓強壓着心底的那絲薄涼。

    年少的時候,她曾想過,若是她喜歡上一個人,這個人一定要有一顆陽光的心,要有暖暖的笑,因爲這些她都沒有。

    而遇見了江瀝北,一切的一切都變得不一樣,江瀝北沒有陽光暖心的笑容,他就連說話都是帶着淡漠

    “我知道你恨我。”

    “恨?”南紓猛然瞪着江瀝北,厲聲道:“我有什麼資格恨?你又是我的誰值得我去恨?”

    江瀝北安靜的看着南紓,放開了她的手,說道:“就算是爲了valery,你也等三天,就三天,沐雲帆既然能夠來見你,我相信他等三天也無妨。”

    話落之後,人已經轉身,南紓看着他的背影,她緩緩的閉上了雙眼,靠在了牆上,眼中一陣溼潤。

    江瀝北走了,什麼解釋都沒有,什麼話語也沒有。

    江瀝北轉身之後眼圈通紅,藏入袋中的雙手緊握在一起,他想起了南紓的眼神,她的絕望與心痛,一針一針的刺着他的心,多年前,暮年站在他的面前,滿心的歡喜,他望着他,問道:“什麼事情讓你開心成這樣?”

    “她來南城了,以後能天天見到了。”

    “那個她是誰?就是你說的那個青梅?曼谷的那個?”江瀝北一邊看着書,一邊說着,嘴角隱隱的笑意。

    “是啊。”

    “有時間帶出來看看。”言清站在一旁說道。

    “好啊,有時間我帶出來。”他永遠都記得江暮年每一天都帶着笑意的面容,似乎這樣的幸福,有着感染的着別人的魔力。

    就在那些日子,言清很開心,暮年的心情不錯,江瀝北似乎也變了些,似乎也就是那一段時間,他們三人的心情都很不錯,言清的快樂很簡單,可是江瀝北偶爾發愁,或者看着看着書就出神,這樣的江瀝北有些不正常,言清一直在都是開心的,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南紓,滿心歡喜的交朋友,可是後來,她偶然發現,江瀝北經常拿着一本書一看就是半天,很久都不翻一頁。

    某一天言清看着江瀝北一直坐在院裏的發呆,言清躡手躡腳的跳到了江瀝北的身後,發現江瀝北手中拿着一張照片,她認出來了,那個人是南紓。

    “江--瀝北!”言清驚聲一喊,江瀝北當時被下了一跳,手中的照片馬上就藏了起來。

    言清很好奇,那樣安靜,甚至是冷清的南紓,江瀝北把照片往書裏一夾。雖然江瀝北從不會驚慌失措,可是在被言清抓到的那一瞬間,江瀝北眼中的那一閃即的慌亂,言清忽然有些竊喜,江瀝北這樣的狀態是在徐子薰的身上從沒有出現過的。

    也就是那一年,江暮年的生日會上面,她說會有一個特別的人會來,可是到了最後,那個人還是沒有來,而江暮年也一整晚都是失落,喝得爛醉。也就是後面的兩三天左右,江瀝北生病住院了,住了挺長一段時間,言清還爲此透露消息給南紓,可是南紓一直都沒有去看他,似乎就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可是那天下了很大的雪,江瀝北忽然間很想念南紓,便送傘過去,可是卻在那一天,見到了江暮年抱着她,她的嘴角綻放着笑意,只爲江暮年,不是爲他。

    江瀝北走出了醫院,接到了言清的電話。

    “怎麼樣了?”江瀝北問。

    言清輕嘆一聲,說道:“差不多了,你放心吧,不會有問題的。”

    “嗯。”江瀝北掛完電話,開車朝江苑走去,陳瑾還在家裏,見到江瀝北迴來,沒有多問什麼,但是她似乎很不開心,江瀝北知道。

    “回來了。”

    “嗯,陳姨。”江瀝北應道。

    “南紓還好嗎?”陳瑾背對着江瀝北,似乎是漫不經心的問出這樣的話,江瀝北沉默了片刻,說道:“不好。”

    聽到江瀝北這樣的答案,陳瑾有些意外,看着江瀝北的目光有些異樣,語重心長的說道:“那你又是爲何如此這樣不開心?”

    “陳姨,你放心,我不會讓除了南紓以外的人住進江苑,也不可能在我的戶口本上添上除了南紓兩個字之外的名字,這些都不會發生,就當南城最近太平靜了,需要點調味劑好了。”江瀝北說着臉色不由得一陣陰沉,將手中的外套遞給了一旁的傭人,快速的朝樓上走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