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68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68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五字體大小: A+
     

    68.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五)

    在紐約的這兩年,南紓和沐雲帆的關係,真的像極了一家人,除了醫院,南紓就是在家,而家和沐雲帆的臨近,偶爾的休息中南紓會帶着valery逛街,吃飯,沐雲帆也在,所有的人都以爲她們是一對,還有了一個孩子。

    一度的隱祕沒有曝光,是因爲沐雲帆在極力的壓制,而衆所周知卡爾和沐雲帆是未婚夫妻,所以造成了她們到底誰是小三的局面。外人看不清,安七就在身旁卻看得真切,南紓一直裝作不知,沐雲帆從不強求,因爲和卡爾的婚約本是註定推不掉的,就如這一次,南紓除了車禍,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就在結婚當天,沐雲帆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禮都未曾完成,便離開了。

    衆人都在說這個男人太無情,卡爾爲了救他還失去了雙腿,或許在沐雲帆的潛意識裏面沒有不和卡爾結婚,他也決定結婚之後忠誠他的婚姻,只因那一刻,他心底極力壓制的聲音破土而出,便再也收不回去,扔下衆多賓客,扔下坐在輪椅上的白紗新娘,走得是那麼決絕,步履堅定,安七從沒有見卡爾哭過,可是婚禮上沐雲帆轉身的那一刻,她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大顆大顆的滾落,她說:“沐雲帆,最後一次,你要是走了,以後便再也回不來。”

    沐雲帆腳步一滯,道了一聲對不起。

    安七一直都是一個局外人,卡爾和她是多年的好友,但是她心疼南紓比心疼卡爾多得多,卡爾從小便是千金大小姐,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在失去雙腿之後,曾一度的消沉。而南紓不一樣,安七每一次見到valery進急診室,南紓安靜坐在急診室外面的模樣,都覺得心疼。或許,也是因爲某一點上她們很像吧,四處飄零,居無定所羿。

    在這場三人的戲劇裏面,從沐雲帆從婚禮上離開的那一刻就註定了最後的殘缺。

    安七看着南紓的面容,想起了去年的聖誕節前夕,沐雲帆先去看的她,說好了陪valery過聖誕節,也是那一天晚上,南紓說讓他回家,卡爾在等他,他的母親家人都在等他,沐雲帆說,他想要一輩子都陪着她,南紓當時在佈置聖誕樹,低埋着頭回道:“我們的世界不同。圍”

    沐雲帆說她就算是忘記了塵過去都心有執念,而執念太深就是畫地爲牢,安七夜曾一度的感覺到了她的堅守,她的絕不多踏出一步,她的沉默和安靜就是最好的證明。可是那一天,南紓說:“她的安靜和沉默,不是畫地爲牢,而是想要獨自行走。”

    而這些年,她也確實做到了。但是在電話裏面聽到她說她走到了絕路上面,再也無路可走,安七知道,她出事回來之後,定是記起了過去,纔會在迷茫和掙扎中痛苦。

    她曾問過南紓,如果沒有卡爾,她會愛上沐雲帆嗎?

    南紓說,不會。當時她的目光清澈,眼底的一抹迷茫消失不見。

    “爲什麼?”

    “世間風情千萬種,很多時候我麼都無法分辨誰是你要的那杯茶,誰是你滄海桑田的家,有些人看上去很好,卻不是你最後歸人,既然已經知道走不到最後,何必還要開始。”

    安七那個時候才知道,眼前的這個女子就算每天看着她都是迷茫的模樣,可是她的心如明鏡。

    在沐雲帆的生活中,和卡爾的婚約是從他記得的時候便開始的,遇見南紓純屬意外,他想要把這一場意外變爲美麗的,可是很多事情都是無能爲力,就像她希望找到孩子的父親,治好孩子的病,沐雲帆雖然不知道南紓曾經發生過什麼,但是到最後是什麼樣的結局,似乎能夠預料到些許。

    南紓不算排斥他,淡淡的模樣,似乎是對誰都如此,但又有些不一樣,那種感覺又說不上來。

    而在紐約的派對上面,江瀝北的到來打亂了一切,她算是初露尖角的設計師,雖然沐雲帆知道南紓的實力不止於此,江瀝北轟動了整個時尚圈,爲了挖角anne去,當真是不顧一切的,他一萬個不願意放手,但是安七說,沐雲帆,走了能夠回來的註定是你的,若不是你的,你就應該早點看清。

    沐雲帆和安七說,兩次車禍,一次遇見了南紓,一次卻也斷了所有的路。安七心中微滯,似乎有星星點點的痛傳來。

    那一天晚上,南紓睡得很沉,她怕睡不着,早早的吃了安眠藥,以至於安七和valery來了她都沒有醒過來。

    而此時的江家,所有人都在,還有徐子薰一家人,言清坐在江瀝北的對面,徐子薰坐在江瀝北的身旁。

    江瀝北的臉色鐵青,言清不知道江啓恆到底是用什麼逼迫了江瀝北,竟然讓他同意了和徐子薰訂婚然後結婚。

    徐子薰和言清關係一直還不錯,或許也只是徐子薰認爲還不錯,言清在南城都是出了名的好脾氣。

    江瀝北和徐子薰,言清看得很清楚,這麼多年江瀝北都在等南紓,從她聽到江瀝北說就算南紓想要殺了他都沒關係的那一刻,她開始越發的心疼這個哥哥。

    從小都是江瀝北護着他們,護着她,護着暮年,從沒有想過自己這個無所不能的哥哥,有一天會

    因爲一個女人而生病,久病難治。

    她心中太難受,一邊吃着飯,一邊怔怔的看着徐子薰,沉默之下終究是壓抑不住了。

    “聽說你吃了安眠藥,住了院,還洗了胃,valery一直身體不好,所以來不及去看你。”她話語冷漠,可徐子薰還是笑意吟吟的說道:“沒事。現在已經好了,知道你忙。”

    “嗯,最近哥哥也很忙。”言清說。

    徐子薰擡眸看了江瀝北一眼,說道:“我知道。”

    南紓忽然間放下了手中的碗說道:“嗯,你知道?”

    “我知道他忙。”

    “你什麼都知道,爲什麼就不知道強求不得呢?”言清的話落頓然襲來一陣冷風,本是兩個孩子的對話,大人們開始還以爲言清是真心詢問徐子薰,聽到後來才知道,言清不是。不過江嫿看來一眼自己的女兒,沒有說話。

    徐子薰微愣,露出了梨花帶雨的面容,楚楚可憐的望着言清,似乎眼淚瞬間就要落下來,她哽咽着開口說道:“現在,就連你也覺得是我強求了麼?”

    言清一陣惱怒,說道:“不強求嗎?爲什麼不多吃點安眠藥呢?爲什麼要告訴我半個小時打電話喊你起牀,徐子薰,半個小時死不了不是嗎?”

    “言清,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呢?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她越說越發的委屈,江啓恆沒有說話,溫瑜看着言清說道:“言清,你怎麼能這麼說她呢?”

    言清回眸望着溫瑜說道:“我知道,你從小便對徐小姐比大哥和暮年都好,我不知道爲什麼,我也很想知道,南紓和大哥有了孩子,那個孩子都六歲了,爲什麼?你們作爲長輩爲什麼能夠做到如此狠心?”

    江瀝北看着言清,拉了拉她的手腕,說道:“坐下吃飯。”

    言清甩開江瀝北的手,說道:“你以前說過的話你忘記了嗎?你就如此,就這樣就同意了?江瀝北,你真讓我失望!”

    江啓恆看着言清忽然間這樣,終於開口說道:“你大哥都沒有說話,你抱什麼不平?”

    “是啊,江瀝北都沒有說話,我爲什麼要抱不平,我就爲了那個還在醫院中不知明天會不會醒來的侄子抱不平了?”

    “言清,今天是說你大哥的喜事,你別胡鬧!”江嫿看着徐家二人的臉色都很難看,也開口說道。

    言清不是會胡鬧的人,可是看到江瀝北一言不發的坐在桌旁,她想起中午問江瀝北,爲什麼答應,江瀝北說躲不掉的當然要來,她不明白這樣的家算是一個什麼樣的家,她也不明白父親臨死前說的那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喜事,是喜事我大哥爲什麼不開心,是你們的喜事吧!”

    “言清,我們朋友那麼多年,我以爲我們一直很要好,我和瀝北在一起你會很開心的。”徐子薰可憐楚楚的說道。

    “開心?我爲什麼要開心?”

    “言清,坐下吃飯。”江瀝北忽然間厲聲說道。徐子薰聽到江瀝北呵斥言清的聲音,眼中閃過一絲喜悅。

    誰知江瀝北的這句話不知道觸動了言清的哪一根神經,言清忽然間拿起碗,砰的一聲想,一地的碎片,回眸對着江瀝北說道:“你就在這兒吃吧,祝你們白頭偕老!”說完憤怒離去,江啓恆怎麼也沒有想到最後鬧場的會是言清,反而江瀝北一直都這麼平靜。

    看着言清離去,桌上的氣氛一直都很怪異,江嫿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站了起來說道:“你們吃吧,我看看清兒去。”

    整個晚上,江瀝北不曾看徐子薰一眼,一直到他吃完飯,淡淡的說了句,三天以後酒店舉行婚禮,剩下的你們自己商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