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67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67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四字體大小: A+
     

    67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四

    南褚曾經告訴南紓,要學會在誘惑中自持淡定,纔不會迷失歸途和本真。她深深的記着他的話,直到今日。

    鬱清歡去了病房,肯定會和valery或者和江瀝北有話談,或許她應該一個人好好靜靜。

    把打包回來的東西擱置在一旁的長椅上,人也緩緩的坐了下去,全身都是緊繃着的,她太累了,可是容不得她鬆懈。

    手機響起,是安七打來的電話。她沉默了許久才接了起來圍。

    “喂,安安。”

    安七聽到了她的聲音,問道:“valery身體怎麼樣了?”

    “病情加重,現在我們都還在醫院。”南紓說着低眉看了看手心,交綜錯雜的掌紋,安七當年說,手心掌紋太多,註定多劫多難,幸福來得太難,那個時候的她不信,可是如今她信了。

    “我訂了明天的機票,我去看看valery。”南紓聽着,回道:“我以前不信你說的話,可是如今我信了,我曾是一度的想要找到所有的答案,然後只好valery的病,我找到了答案了,可是卻更加的絕望,江瀝北的配型不成功,安安,我覺得我走到了絕路上面,再也尋不到出口。羿”

    “不會的,當一個人絕望的時候,還可以相信一樣東西。”

    南紓微微一怔,“什麼東西?”

    “奇蹟。”

    奇蹟,到最後她只能相信奇蹟了嗎?

    臨近電話掛斷的時候,安七說:“anne,卡爾和沐雲帆解除婚約了。”

    南紓掛完電話,到最後,還是不能走到最後嗎?

    一陣微風襲來,南紓雙手環着抱了抱肩,遠遠的看着鬱清歡坐進車內離開,她纔拿起了身旁的東西回到病房。

    穿過透明的玻璃,江瀝北和valery在談話,很正式的模樣,父子都坐在椅子上,安靜的看着對方。有陽光照射進來,帶着點點的暖蘊,南紓很想留住這樣的畫面,所以睜大了眼睛一直看着,希望一眼便記住一生。

    沉默許久之後,是valery先開的口,他開口說:“對不起,我不應該不經過你的同意就在你的手機上做了手腳。”

    “我不怪你。”江瀝北說。

    valery看着他搖了搖頭,沉思了片刻說道:“我從三歲就知道自己有白血病,我也知道找不到合適的骨髓總有一天我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只是,我不捨,也不忍,當anne抱着我告訴我說,你只是感冒,沒什麼事情,輸輸液就沒事了。我就知道了病情的嚴重,anne真的不會僞裝,那天她告訴我的時候,嘴角揚着笑意,可是臉色都是微白,眸光中帶着薄霧,半夜我起來的時候,她沒有睡,蹲在陽臺上,身子微微的顫動,她在哭,咬着牙的哭,所以,我無論多痛都不想讓她知道。”

    江瀝北聽着,心中的酸楚一陣一陣的刺痛,“所以,你知道配型不成功之後,你就準備好某一天離開她了嗎?”

    “不是,我捨不得。”

    江瀝北看着他,伸手摸了摸他那已經幾乎沒有頭髮的頭,說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事,也不會再讓anne受傷。”

    valery笑了笑,說道:“你想說還有奇蹟對不對?”

    “奇蹟都是被創造的,所以不寄希望給奇蹟我們也可以,你這幾天好好調整,隨時準備手術,等手術好了,爸爸和媽媽結婚,你才能做花童。”

    也就是此時,南紓轉身看到了迎面走來的江啓恆,時隔多年,南紓再一次見到這個中年男子,似乎沒有太多的變化。

    他看着南紓,沒有說話,南紓淡淡的喊了一聲:“江先生。”

    他沒有回答,徑自走進了屋內,南紓也尾隨在身後,走了進去。

    江瀝北擡眸看到了江啓恆和身後的南紓,站了起來,有些緊張的望着南紓說道:“怎麼去這麼久?”

    “沒有,剛纔和安七打了一個電話,所以上來得晚。”南紓說着走到了valery的身旁,把東西擱置在了桌上。

    “媽咪。”valery一邊幫南紓擺着,輕輕的喊了一聲。

    南紓搖了搖頭,拉着她走進了洗浴實,洗手準備吃飯。江瀝北跟隨者江啓恆走了出去,父子的氣氛很是不對勁,但是這裏面還當着南紓和valery的面,不好發作。

    南紓不知道江啓恆來醫院是什麼意思,但是她想起了鬱清歡的話語,不想她辛辛苦苦生下來的兒子被搶走,江家是打算要孩子不要她麼?南紓相信他們做得到。

    江啓恆看着滿目戒備的江瀝北,眼睛緊緊的眯起,說道:“晚上帶着valery回家吃飯,讓他早點熟悉家裏的環境。”

    “就算南紓到時候留不下,valery也肯定是和我在一起的,所以沒有必要。”江瀝北的話語冰冷。

    “有必要,因爲今天晚上徐子薰的父母也過來,要一起吃飯談你們的婚事怎麼辦?還有,手術還沒有做,我也可以隨時反悔。”江啓恆說着轉

    身離去,江瀝北轉身一圈就打到了牆上。

    南紓從洗漱間走出來的時候恰好看到,不由得微微皺眉。

    那一天,江瀝北終究是沒有帶南紓,也沒有帶valery,獨自回到了江家大宅。南紓看來報紙,江瀝北和徐家大小姐訂婚,準備聖誕節結婚,這份報紙上,自始至終都沒有江瀝北的話語,都是江家在說。

    南紓在等,等江瀝北告訴她事實。可是今天晚上江瀝北的離去,南紓看到了結局,也猜到了。所以,她不存任何奢望。

    晚間,安七和沐雲帆到了南城,南紓的電話打不通,直接來了醫院,到醫院的時候南紓已經睡着了,可是valery沒有睡着。

    安七靜靜的看着南紓,兩年前,她已經是名動天下的設計師了,她高傲,孤冷,她能夠看得上的人不多。

    兩年前的有一天,沐雲帆正在開會,他們正在討論下一級的服裝發佈會,公司的董事都在,沐雲帆忽然間接到一個電話,然後臉色都在瞬間變了,向來處變不驚,驚慌失措這個詞似乎是永遠都不會在沐雲帆的身上出現的,可是偏偏,就是那一天,沐雲帆接過電話之後,不但失態,而且會議度不曾開完,起身慌慌張張的就離開了。

    原因是南紓在醫院醒來之後忽然間暈倒在醫院的走廊裏面,然後幾乎沒有了心跳,送到急診室急救。

    南紓急救醒來之後,忘記了前塵往事,什麼都不記得了,家在哪兒,都還有什麼家人?一切似乎都變成了空白的一樣。

    因爲全然忘記,又是沐雲帆撞的,她便被沐雲帆留了下來,開始的時候,她總是呆呆的安靜的坐在屋內,院子裏,太陽下,黃昏裏,就是癡癡的看着遠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大概是一個多星期之後,忽然間她接到了一個電話,還是墨爾本打來的,說她還有一個孩子,那一刻她看着沐雲帆,嚴重的那一份茫然一覽無遺。

    電話中的人自稱她的保姆。她回去後才發現,原來她的孩子都有4歲了,而她問保姆孩子的父親呢?保姆說,從她來到墨爾本,就是一個人,沒有其他的親人。

    在這期間,valery犯病,沐雲帆好心的收留了他們,後來帶着他們去的紐約,南紓除了照顧孩子,偶爾她會拿着鉛筆靜靜的在畫着什麼,時間久了,很多東西就會形成習慣,就如沐雲帆會在閒暇時,忙碌時,開會的時候,走在路上,腦中都會不期然的想起一個消瘦冷清的身影,癡癡的望着遠方的模樣。

    偶然間,南紓的設計圖遺落在了客廳的裏被她拾到,看到那張設計圖,絲毫不遜於某些知名設計師,便一直向她推薦南紓。

    第一次見到南紓,她覺得很驚豔,南紓的美有些驚心動魄,這樣的美的女子,遲早有一天會走進這個大染缸裏面,和那些胭脂俗粉沒什麼兩樣,但是她舉手投足間都是那麼好看,初見時她還不知道她有個孩子,她問南紓:“你這麼漂亮,問什麼不進模特公司,學什麼設計。”

    南紓當時看着她,目光有些迷茫,許久之後纔回道:“或許是因爲不合適吧,我自己也不記得了。”

    當時她眼中的那一份迷茫,讓安七有些心顫,到底是什麼讓被一個人變成這樣的,沐雲帆說,他的車撞的,無論如何,就是讓她安安心心的給孩子治病,安排一個工作對於沐雲帆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

    時間久了再看南紓,她會發現,其實這個女子的心中藏了很多的事情,無論如何都不予任何人分享,哪怕外界怎樣的風起雲涌,怎樣渲染污衊,她都始終不爲所動,堅守着最初的自己。

    或許也正是這一份冷清,讓安七想起了多年前的自己,心中多了一絲柔軟。如今的她,又何曾是別人眼中的風光泠然,誰不是這樣跌跌撞撞的走過來的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