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66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66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三字體大小: A+
     

    66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三

    車禍後的第20天,傅雲琛出院,江瀝北帶着南紓和valery歸來,還沒有到江苑,就看到傅雲琛坐在輪椅上,身後還站着鬱清歡和傅政戎。

    下車後,江瀝北一隻手抱着valery,一隻手拉着南紓,這樣的畫面,是一家人,也是幸福的圍。

    鬱清歡滿臉的笑意,快步走了上來,南紓靜靜的看着她,那麼平靜,那麼平靜,似乎就在看戲一樣。

    “我的寶貝,你回來了你爲什麼不回家?你知不知道我們這些年找你找得很辛苦?哪有父母不疼子女?當年罵你你就轉身走了,一走就這麼多年?”鬱清歡一邊說着一邊抹着淚,傅政戎輕輕的扶住了她的身子,說道:“孩子回來了,你也別太傷心了。”

    南紓笑了,側眸對着valery說道:“這是外婆,喊外婆。”

    “外婆好。”valery甜甜的喊道。

    不知何時,江苑外面來了不少媒體記者,鬱清歡一臉的悲傷,把南紓擁入懷中,南紓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很喜歡演戲嗎?”

    “南紓,你讓我很失望。”

    “我讓你失望,何止這一次,況且早在七年前,我們就沒有關係了,現在說失望又有什麼意思?”南紓輕聲說道。

    “你會需要傅家的。”鬱清歡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在南紓的耳邊說道羿。

    “我可能不需要,誰知道呢?”南紓也反擊道。

    離開了彼此的懷抱,鬱清歡挽着南紓親暱的給南紓把立於耳畔的髮絲綰於腦後,小小的動作,正現母親也女兒的親暱之情。南紓的表情相對於鬱清歡來說,平淡了太多太多。

    唯一正常的是傅雲琛,只是相比之下的正常,他站在南紓的面前,兄妹之間會有擁抱嗎?或許他是需要的,不過江瀝北的臉色說不出的難看,傅雲琛和江瀝北,向來不和,只要見面便是戰火連天。

    不過這一次,他站在江瀝北的面前,竟然說了謝謝兩個字。

    別人不知道謝謝是什麼意思,可是南紓知道,江瀝北也知,所以回道:“用不着,因爲沒關係。”

    “江瀝北,你真的以爲一個孩子就能夠結了這個婚嗎?”

    “傅雲琛,七年前如此,七年後又如此,你還能再卑鄙無恥一點嗎?”江瀝北看着傅雲琛,兩人都是這南城的人中之龍,卻是這樣爭鋒相對,爲的是什麼?無人知曉。

    南紓就拉着valery靜靜的看着,江瀝北和傅雲琛握手言和,兩人都笑臉迎人,可偏偏就在此時,江瀝北忽然開口說道:“各位媒體朋友,恰好今天長輩都在場,我有事情宣佈一下,本來在前些日子就和南紓定下了結婚的日子,卻不料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所以婚期不變,定在今年的聖誕節。因爲有些事情牽絆,婚禮舉行時間會另行告訴各位。”

    江瀝北的話一出,傅雲琛臉色都變了,看着南紓的目光,如同一把鋒利的劍,那樣的很怒嗔癡,南紓看在了眼中,卻視若無睹。

    “那請問江少,傳聞您一直和徐家小姐是未婚夫妻,請問這是您悔婚嗎?”

    “我和徐家小姐,從始至終都不曾有過婚約,都是大家以訛傳訛,傳習慣,你們也就聽習慣了。”

    “江少,真的是這樣的嗎?幾年前沒有南紓小姐,江夫人可是說過徐子薰小姐是江家的內定的兒媳婦,長輩說的話應該還是準的吧?”

    “這樣的話,你恐怕就要去問江夫人了,畢竟話是她說的。”江瀝北說完拉過南紓就準備進別墅內,原本傅家的人是準備把南紓接過去的,可是南紓不可能回到傅家,暫時住在江瀝北這兒也是權宜之計。

    翌日裏,報刊上登着傅家大小姐迴歸南城,與江大少育有一子,江瀝北和徐子薰悔婚和南紓結婚的消息也隨之而來。

    那一天徐子薰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氣得遙控器直直的摔在了液晶電視上,無數碎片在瞬間褪落在地,她是徐家的獨生女,樣樣都好,從小要什麼有什麼,沒有她得不到的東西,她的母親和溫瑜是多年的好朋友,她是南城的紅透半邊天的模特,母親是南城電影學院有名的教授,父親是徐氏集團的總裁。

    從小,她就喜歡江瀝北,從小,嫁給江瀝北就是她這一生的目標,她們明明是一起長大,明明就有多年的情誼,爲什麼忽然間冒出來的拖油瓶,奪走了她原本擁有的一切,她傅南紓憑什麼?

    徐柏看到消息的時候,一臉複雜的看着自己的女兒,他深知女兒的脾氣,執拗,所以一直到現在,江瀝北不結婚,她便不嫁人。如今,南紓回來了,還有了孩子,無論如何,他們之間再也不可能了。

    他站起身子,把徐子薰擁在懷裏,拍了拍她的背說道:“子薰,沒事的,沒事的,總會過去。”

    徐子薰推開了徐柏,失魂的站了起來,神情破碎,她先是笑了笑,隨後眼眶中積蓄的淚水奪眶而出,她看着徐柏和孟萩吼道:“過去,怎麼能夠過去,二十多年,媽咪,我前半生的一切啊,都在這裏,都在這裏啊~~~我等着他,我一直等

    着,我以爲他總有一天會忘記那個賤女人,我總以爲他會恨那個賤女人,恨那個骯髒的賤人,爲什麼她名聲狼藉,她就是一個貧民窟裏面走出來的賤人,她憑什麼啊!!!”

    她痛苦的抱着頭,揪着頭髮,不停的搖着頭,然後淚流滿面,徐柏和孟萩都被嚇壞了,滿目憂愁的看着她,她憤怒之餘,一把掀起了桌布,上面的茶水和糕點灑落在地,狼狽不堪。屋內能砸的東西,她都砸了,一旁的傭人嚇得瑟瑟發抖,不敢出聲。

    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扔的時候,她跪坐在地上,失聲痛哭:“從小就是,從我懂事開始,我就在練習着做江瀝北的女人,他喜歡的笑,他喜歡的顏色,他喜歡的模樣,他喜歡的一切都變成了我喜歡的,溫瑜說過我就是她江家的兒媳婦,我會嫁給江瀝北,在所有的眼中,我註定要嫁給他,現在呢?他一句話都沒有,一句話都不給我,就宣佈要和那個賤人結婚了,孩子,哪兒來的孩子,那明明不知道是誰的野種,江瀝北,他寧願替別人養孩子,寧願娶一個破敗不堪的女人也不要我,我到底哪兒不如她?哪兒不如她啊!!”

    那一天,徐子薰像是瘋了一般。孟萩看愛眼裏,疼在心裏,是啊,他們定有娃娃親,註定要結爲親家,可是這樣的情況下,那孩子在照片中那麼像江瀝北,怎麼可能是徐子薰說的野種呢?

    身爲父親,他們也是沒有辦法,給江家打過去了電話,溫瑜再三說,不要說進門,傅南紓絕對不可能進江家的門。

    他們也絕不會同意的,那只是江瀝北單方面的意思。

    江家老宅那邊給江苑打過去電話,是南紓接的,接起來之後,溫瑜聽到是南紓的聲音,一陣惱怒。

    “你還真是不要臉,這麼快就住進去了?”

    南紓聽到是溫瑜的聲音,同樣的笑了,回道:“我住不住進來,與又有什麼關係?你真的以爲我會爲了嫁入江家討好你嗎?多年前,我做過一次蠢事,可是就是那唯一一次你可以享受我討好的機會,都被你毀了,所以,以後您想要在我這兒要和顏悅色,恐怕是得不到了,再也得不到!”南紓說着電話,看向窗外,外面陽光很好,江瀝北牽着valery在外面曬太陽,那一刻,她的神色迷離。

    “你能不能進江家,還是一回事呢?現在就如此囂張,小賤人,你看你那狐媚樣,你配得上嗎?”溫瑜的話當真是刻薄到家,可說到底,她對南紓的不喜歡,不僅僅是因爲當年的那些污穢之事,還因爲江暮年和江瀝北都喜歡她,兄弟倆鬧出不少的事情,而她還不是傅家真正的千金小姐,她只是一個女人帶入傅家的拖油瓶而已,怎麼也配進入她江家的大門?

    “是嗎,我其實一向如此,只是當年對你們尚且有一分尊重,而從那以後,你們告訴我,對你們是不需要尊重的,你們需要的就是虛僞!你不是一直想要徐子薰成爲你的兒媳婦嗎?我聽瀝北說,她不能給您做兒媳婦您挺傷心的,我也尊重瀝北的建議,您把她收爲乾女兒活着是直接把她當成女兒,反正江家不缺錢,是不是?這樣的話,也恰好解了你的思女之苦!”南紓把後面的這四個字咬得特別中,溫瑜在電話的那端氣得臉都青了。

    拿着電話的手不停的抖動,“你什麼意思?你這副嘴臉,想進江家大門,下輩子吧!”

    “我什麼意思您不知道嗎?溫瑜!我告訴你,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當年你們能夠那麼欺負我,是因爲我太在乎,以後我不在乎了,誰還想這樣對我,沒門兒!”南紓看着江瀝北帶着valery轉身朝屋內走了進來,說道:“算了,咱們的路長着呢,咱們的帳也慢慢算,瀝北迴來了,我掛了,再見!”

    南紓掛完電話,看着valery進來,笑道:“怎麼樣?很暖和吧?”

    “嗯,很暖和。”

    配型不成功的時候,江瀝北迴去找了江嫿,先配型的是江嫿,可是江嫿的也不行,到最後,配型成功的是江啓恆!

    valery並不知道江瀝北還繼續找江家的人做了配型,在他的心中,一直都深深的記着馬克給江瀝北發去的短信,“配型不成功”。

    這一天,valery檢查完身體之後,忽然間纏着南紓說想拍全家福,江瀝北說好,帶着南紓和valery,請了攝影師拍了寫真,valery忽然間就特別的喜歡纏着南紓,南紓也發現了他的小情緒,問道:“怎麼啦,想我啊。”

    “嗯,最想你,媽咪,最捨不得你。”他摟着南紓的脖子,撲在南紓的懷裏,在南紓的記憶中,從小到大,valery從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緒。

    “媽咪也是最想你。”南紓抱着他,臉上的笑容看着是那麼暖。

    江瀝北看着母子這麼開心,手機拍了一張照片,還設爲了屏保,他給江啓恆發了一個短信。

    “你開出條件,什麼我都答應你。”

    沒過多久,江啓恆回了短信,說道:“帶着南紓和valery一起回到江家來,回來再談。”

    江瀝北是不會帶着南紓和valery一起去找

    江啓恆談條件的,江啓恆和溫瑜爲了逼江瀝北娶徐子薰,是用盡了手段,有些事情,是他們看不透的。

    晚間,天氣有些冷,南紓和valery躺在牀上看書valery躺在南紓的腿上,一會兒之後就聽到valery說:“媽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前世今生嗎?”

    南紓蹙了蹙眉,笑道:“應該是有的,就像有些人見了一面就會覺得很熟悉,那樣應該就是前世有情吧。”

    “那我要急着媽咪的樣子,下輩子我要做你的兒子。”

    南紓下着揉了揉他的小臉,放下手中的書,靜靜的看着她,說道:“兒子,你這麼多愁善感,媽咪真的很不習慣。”

    “沒事,你兒子這麼帥,偶爾裝一下憂鬱不是也很好嗎?”valery瞥了瞥嘴。

    江瀝北泡了兩杯熱牛奶,端着進來說道:“來,喝杯熱牛奶。”

    南紓接過,放在了一邊,valery說等一下喝,江瀝北把它放在了一旁的桌上,說道:“晚上涼,蓋着點,說着把擱在沙發上面的毯子拿了起來蓋在了南紓和valery的身上,南紓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這些日子,或許真的忘記很多事情,帶着笑生活,帶着希望。

    valery爬起來,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說道:“爸爸,你也上來吧。”

    江瀝北看了看南紓,南紓沒有做態,繼續看着手中的書,江瀝北做到了一旁,問道:“看什麼書呢?”

    “席慕容的詩集。”valery說道。

    江瀝北有些恍惚,valery才六歲,如果是正常的孩子,六歲的智商,就只是小學一年級,怎麼能夠看得懂席慕容詩集,也想起了valery沒有上過學,似乎就是天才。

    “以後你身體好了,可以去學校上學。”江瀝北說道。

    “嗯。”

    “我困了,我要睡覺,你們倆陪着我好不好,來,這本給你,你們倆讀着哄我睡覺,我還沒有聽過爸媽講故事入睡。”說着就把手中的書遞給了江瀝北,自己鑽進了被窩。

    南紓看了看江瀝北,輕聲唸到:“假如我來世上一遭,只爲與你相聚一次,只爲了億萬光年裏的那一剎那,一剎那裏所有的甜蜜和悲悽,那麼就讓一切該發生的,都在瞬間出現,讓我俯首感謝所有星球的相助,讓我與你相遇與別離,完成了上帝所做的一首詩,然後再緩緩的老去---這是席慕容的抉擇,南紓的聲音本就好聽,帶着清脆感,偏偏翻到了這一頁,偏偏她那麼喜歡這一首,她曾經滿心歡喜的讀這首詩給江瀝北聽,可就是這個時候,南紓覺得滿心的酸楚,她忽然間覺得很想哭。放下了書,輕輕的掀開了被子走下了牀,她沒有勇氣面對着江瀝北落淚。

    江瀝北聽到南紓唸到最後的聲音哽咽,他也跟隨着走了出去,南紓站在門口的憑欄處扶着,他站在她的身後,緩緩的從後面環住了她的腰。

    “南紓,我愛你,深深的愛着你,從沒有變過。”江瀝北的聲音在她的耳畔響起,帶着熟悉溫熱。

    南紓不覺得暖,反而覺得周身徹寒,“江瀝北,你現在相信valery是你的孩子嗎?”

    “他現在就是我的孩子,南紓。”

    “這不一樣,這不一樣江瀝北,並不是說因爲valery是我的孩子,你要和我結婚所以你會把他當成親生兒子一樣來疼。”南紓說着猛然轉身,看着熟悉的面容,忽然那一年所有的委屈都一涌而上。

    “是一樣的。”

    南紓猛然的甩開了他的手,“江瀝北,這是不一樣的,你難道這麼多年都不知道,都沒有想過,在你的心裏早就給我判了死刑,你不信我,所以自始至終,你都不相信孩子是你的,到現在你都不信,江瀝北,我早就不在乎了,不在乎你愛不愛我,也不在乎你是否會娶徐子薰,這些都不重要了,江瀝北,如果七年前我要不到這個答案,我死心的話,那麼今天,我再一次問你的時候,你的答案還是一樣,那麼江瀝北,死過的心不會再死一次!”

    “不,我信你,你說什麼我都信你,南紓。”江瀝北看着南紓絕望的臉,他不信她嗎?其實信不信都不重要了,他知道,這一生,離了她怎麼獨活?”

    “江瀝北,信不信沒關係了,真的沒關係了,這一次,valery生病,謝謝你幫我,但是,等valery病好之後,我還是回紐約吧。”

    江瀝北看着南紓眼中的那一絲期望,江瀝北真的不願意讓她知道,可是怎麼辦那?沒有辦法。

    “等valery的病好了,我們再說這些好不好?”

    南紓沒有答應,沒有拒絕,臉上的淚痕還在。南紓多年以後第一次這樣難受,他們真的走不下去了,她很努力很努力的平靜,可是還會在這樣的一件小事情上面想起過往,然後就滿腹委屈的想要問,爲什麼不相信我,爲什麼當年拋下了我,爲什麼我最無助的時候不是你們在我的身邊?這些話,會一直堵在她的心口,下不去,卻隨時能夠上來。

    南紓

    想着valery幸福的笑容,他似乎很喜歡和江瀝北在一起相處,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的過,過到哪一天算哪一天。

    11月的下旬,外面下着冬日裏的毛毛雨,南紓因爲晚上失眠,快到了清晨才睡着,所以清晨的餐桌上只有江瀝北和valery。

    江瀝北因爲說好了去江家的,所以陪valery吃完早餐之後,吩咐了傭人準備早餐隨時保持溫熱,讓南紓起來就可以吃。

    江家的這一個清晨,註定了是不平靜的,江瀝北的力氣叢生,他在江苑裏面的風輕雲淡和麪不改色,只是不想讓南紓和valery有所察覺。

    言清猛撞的出門,撞到了踏進大門的江瀝北,她本來是要問怎麼這麼着急,結果擡眸就看到江瀝北的血紅之色,有些呆滯的站在那兒,江瀝北的模樣完全嚇到了她。

    屋內的傭人看到這麼煞氣嚴重的江瀝北,紛紛讓出一條道給他通行。傭人散去,江瀝北擡眸就看到站在樓梯上神色威嚴的江啓恆,他一手拄着柺杖,滿目陰冷的看着江瀝北,江瀝北也淡淡的回敬着他。

    父子對視了幾秒,江啓恆提高了手中的柺杖敲打着地面,無聲的轉身朝書房走去。

    江瀝北的嘴角帶着譏諷的笑意,把外套脫了下來掛在手臂上,跟着江啓恆一起去了書房。

    書房內,江瀝北看着江啓恆的目光似乎是要把他給殺了,江啓恆也不例外,父子如此,當真纔是父子。

    “這麼久都不回家,我以爲你會不屑於回來的。”江啓恆一邊說着,一邊用手中的柺杖敲打這地面,把不屑那兩個字咬得格外的重。

    江瀝北緩緩的從他的身側走過,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他無聲的沉默,江啓恆的怒氣橫聲:“江瀝北,你今天是來和我談條件的!”

    江瀝北眯了眯眼睛,看着江啓恆,嘴角的譏諷笑意又深了一些,“明知道我們是來談條件的,您何必動怒?”

    父子論氣勢,江啓恆不見得比江瀝北狠,在這一點上,也無非他是長輩,江瀝北無論多麼生氣,還是顧及他是父親。

    江啓恆看了看江瀝北。“子薰知道你結婚的消息,在家裏自殺了,此時正在醫院內養病,你媽媽去接她了,一會兒出院會直接來家裏。”

    “她來與我何干?就連清兒都知道,你們喜歡徐子薰比喜歡江家的任何一個人多,我就不明白了,她到底有什麼魔力,能讓您和溫女士這麼不擇手段的去愛護?”

    江瀝北的話語讓江啓恆的臉色一僵,隨之一笑,“你以爲沒有了徐子薰你就可以娶傅家的那個女人進門嗎?不可能!我以爲這一次我會費力一些纔可以做到,不料就連上他都是眷顧着的。”江啓恆說着把一份累死協議的文件扔到了江瀝北的身上。

    江瀝北拿起了協議,上面的內容,讓江瀝北頓時怒不可及,“江啓恆,你這是逼我!”

    “逼你又如何,江瀝北,這份協議你不會不籤的。”江啓恆勝券在握的看着江瀝北,江瀝北的手指緊緊的攥着這份協議,臉色陰寒。

    “江啓恆,不用你的又如何?全世界的人,我不信找不到相同的骨髓,我不信!你不是不願意嗎?那就算了,這個家,少一個我是無所謂的,既然你們這麼想要徐家的大小姐,那麼,你們就抱着徐家小姐生活一輩子好了!”江瀝北怒聲說道,協議被摔在一旁的桌上,跨步離去,可還沒有走到門口,就接到了馬克的電話,valery病發,等不了了!

    江啓恆看着臉色慘白的江瀝北,嘴角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江瀝北,看清協議,我只要孫子,那個女人不可能進江家的大門!”

    江瀝北的腦中都是valery和南紓的面容,爲何會有這樣的結局,爲何會來得這麼突然?就這樣就將他逼到了死角!

    他似乎就在那一個瞬間被打敗,滿眼的血紅,帶着深深的恨意,落筆的瞬間,他的全身都在顫抖。

    “如你所願,不就是娶她嗎?我讓她一輩子活守寡!”

    南紓看着valery最近的檢查都很好,心中總是很開心,而正是這樣的一個清晨,valery坐在南紓的身旁,南紓摘了不少的白玉蘭花瓣,準備清洗了做花茶,南紓在清洗,valery一瓣一瓣的在摘着,可就是低頭的瞬間,鮮紅的血滴滴入了雪白的花瓣中,他急忙把那些沾染了鮮血的花瓣抓了出來,生怕被南紓發現,可以鼻子有着液體一直緩緩的流淌了下來,他一直手捂着鼻子,一隻手急忙着去掩蓋那些鮮血。

    “媽咪,我去一趟衛生間。”他說完之後站起來就朝屋內小跑而去。

    南紓回頭,想喊他跑慢點,南紓看着地上,一路撒着過去的花瓣,南紓站了起來去拾,卻發現上面沾了血絲。腦中頓時氣血回升一般的衝進屋內。

    “valery,把開門。”南紓一邊敲着洗浴實的門一邊喊道,因爲着急,臉色漲紅。

    valery趴在洗手池

    上面,鼻血一直不停的流,怎麼都止不住,他真的不想要南紓一次一次的看到他病發的模樣,至少像這樣不算嚴重的,可以不讓她知道。顯然,聽着南紓的聲音,他已經知道了,valery想去開門的,可是隻要他擡頭,就像流水一樣,從來沒有這麼嚴重過,臉色都在瞬間變得慘白慘白,他的心中出現了一絲恐慌,江瀝北不在家,南紓的聲音一直在外面響着,他忽然間有些一陣暈厥,捂着鼻子轉身去給南紓開鎖,可是轉身的瞬間,跌倒在地,頭撞到了牆上,額頭擦破了皮,漸漸的滲出了血絲。

    “valery!valery!”南紓不知道他在不在門口,又不敢踹門,“valery,媽媽喊你你聽得到嗎?valery!”

    他聽着南紓着急的話語,撐着僅有的一絲知覺伸手夠到門鎖,打開門鎖的瞬間,南紓奔了進來,看着整個洗浴室內到處都是鮮紅一片,嚇得面容失色。

    “valery,你別睡着了,媽咪帶你去找馬克叔叔。”南紓說着一把抱起他,就朝屋外跑起,邊跑邊對着一旁嚇壞了的家傭人說到:“快打電話告訴先生。”

    就是那一天,valery在南紓的懷中變得僵硬而冰冷,南紓緊緊的抱着他,到醫院的時候滿身都是血,送進急診室以後,江瀝北和言清,還有江啓恆他們才趕到。

    valery的手中一直都有一個手機,因爲事情發生的太快,手機胡亂的放在了南紓的衣服袋子裏面了,坐在搶救室外面,手機打開就是母子的照片,皆是幸福的模樣,無意中打開了信息,上面的那一句話,讓南紓蓄意已久的淚水瞬間就奪眶而出,望向身旁的江瀝北,滿目的絕望,她張着嘴巴許久許久都說不出一句話來,江瀝北伸手去拿過手機,上面的信息是馬克給他發的配型不成功的那一條。

    他拿着手機,看着南紓身上的血跡,看着她失聲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想起了valery最近的失常,他不不會每一次檢查之後問情況怎麼樣了,他也會越發的粘着南紓,那是因爲他知道他的病不可能好了嗎?

    江瀝北抱着南紓,說道:“沒事,valery會沒事的。

    南紓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安靜的坐在那兒,中途的時候情況危急,南紓和江瀝北穿着消毒服進了手術室,就連馬克都說要有心理準備。

    南紓在那一刻只是輕輕的握着aalery的手,該準備什麼呢?aalery出生的時候,她差點在墨爾本的街頭死去,aalery六個月的時候,他開口喊了她一聲麻麻,就連西荷的女兒都說好神奇的小寶寶,這麼小就會說話;八個月的時候她把他放在家外面的花園長椅上,差點摔了下來,雖然下面她全不墊了墊子,摔不傷,可當她站在陽臺上看到他扶着長椅,站在墊子上學着走路,小小的身子顫巍巍的走着,從陽臺上跑了下來,她站在對面喜極而泣,聽見他含糊不清的說:“麻麻,會酸(摔)到。”

    從他出生開始,南紓就很少看到他哭,他會走路,會喊麻麻,會早上喊她起牀上班,會在門口乖乖的等她下班回來,會在她工作到深夜給她衝上一杯熱牛奶,她是母親,他是兒子,南紓細細回想起來,valery是大人,她纔是孩子。

    那一年,誰都不信她,她被鬱清歡從傅家趕了出來,那天是盛夏,下着暴雨,她無處可取的時候,打了江瀝北的電話,一遍又一遍,迴應她的就是冰冷的迴音,她以爲最後他會護着她,就如那一年說,你的眼淚灼傷了我的心一樣的溫情,他會相信她。

    但是不是的,他掐着她的脖子,歇斯底里的問她孩子是誰的?是不是那個老男人的?他逼着她去打掉孩子,他拖着她去到了醫院,或許這就是天意,就算她再怎麼逃脫,最後還是會回到那個醫院裏,她做出了人生最難的抉擇。自此一生都不完整!

    她生來不是千金小姐,她受過凡塵煙火的微醺,但是她從不曾感受到那麼的孤獨和絕望,一過街頭,舉目無親,小小的屋子,她開始在餐廳打工,做兼職,因爲即將有一個天使回來到人世間,會陪伴她,所以她要努力的養活自己,養活這個孩子。

    會好的,她那麼堅信,當她在醫院中醒來,一個陌生的女子抱着valery站在她的牀邊說:“恭喜你,母子平安。”

    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打破這一切的那一天,是valery三週歲的一個月的一個清晨,她正在做早餐,valery卻遲遲沒有刷好牙走出來,南紓去到洗漱間,看到洗浴池裏面都是鮮紅的血,她嚇壞了,一把抱起他問道:“你怎麼了?”

    他看着南紓說道:“麻麻,我鼻子流血了。

    南紓的的心中升起了一絲恐慌,抱起他就朝最近的診所跑去,醫生說不能確診,讓她去大醫院看一下。

    當她看到檢查結果出來的時候,valery問她怎麼了的時候,她說:“沒事,就是小感冒。”

    是啊,沒事的,會好的,她一直都這麼告訴自己。然後拼命的工作,拼命的找合適的骨髓。

    這些年,走過的無論是繁花似錦還是窮途末路,一個人獨自沉浮,她並不孤單,只因爲人生本就該一個人掙扎着走下去。她總是在想,堅持着走下去,柳暗花明,花開並蒂,走不下去,灰飛煙滅,屍骨無存!可她從來不曾這樣絕望過,她漸漸的覺得寒冷,徹骨的寒,江瀝北一隻手握着valery,一隻手握着她的手。

    江瀝北說:“相信他,也相信valery。”

    南紓信,可是她真的不願,不想再看到valery如此痛苦的模樣。

    時間滴答滴答的聲音,一分一秒的過去,直到最後聽到馬克長長輸了一口氣的聲音,他說:“感謝上帝!”

    度過危險期的瞬間,南紓擦乾了眼淚,她和valery約定好了,每一次他的醒來都一次重生,所以南紓要微笑着等待他的醒來。

    valery醒來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已是天色黃昏,南紓和江瀝北都坐在旁邊,看到他睜眼的那一刻,江瀝北感覺有什麼東西似乎即將從眼眶中涌出,而南紓笑着,valery說了句好久不見!南紓側眸間淚珠大顆的滾落,轉瞬即逝。

    從這一次開始,valery便一直住在醫院,南紓也是,江瀝北也在,中午的時候,南紓在醫院的迴廊裏面看到了前來的鬱清歡。

    南紓消瘦了很多,江瀝北至此都沒有告訴她江啓恆和valery配型成功,見到鬱清歡,南紓的心情不悲也不喜。

    “你怎麼來了?”南紓站在她的面前輕聲問道。

    “valery怎麼樣了,我來看看他。”

    南紓抿了抿脣,沉默了許久纔開口,“沒事,已經醒了,暫時情況穩定。”

    “嗯,江瀝北在這邊嗎?”鬱清歡的話語平和,南紓也沒有精力和力氣與她再生爭執。

    “在。”

    “他和徐子薰的婚期定下來了,時間是聖誕節,你知道嗎?”

    南紓擡眸望着她,似乎是很平靜,可是她的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情還是被鬱清歡捕捉到了。

    “不知道,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七年前,你成爲別人的笑柄,七年後還是要重蹈覆轍嗎?”鬱清歡看着她的眼神凜冽,容不得她閃躲。

    她的心中有多複雜,鬱清歡又怎麼不知,看着一直沉默不予的她,說道:“即使你不在乎,等valery病情穩定之後,帶着他跟我回家,你容得,我容不得,我容不得你生下來辛辛苦苦養到現在的孩子要變成別人家的孩子!”

    “你什麼意思?”南紓看着鬱清歡正經的面孔問道。

    她怔怔的望着南紓,咬牙切齒的說道:“你這麼聰明,就算不問江瀝北你也知道,爲什麼還要問出來自取其辱?南紓,我不管你有多恨我,你有多討厭傅家,可是,我至少不會害你,你自己好好想想,你以後的路該怎走?”說完之後快速的朝病房那邊走去,她能夠從鬱清歡的背影中看出她嘴角揚起的笑容。

    她愣在了原地,江瀝北,我最後一次等你開口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