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64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64 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一字體大小: A+
     

    64.看浮世倒影我們站到了時光的彼岸(一)

    塵世紛紛擾擾,誰又能說自己有足夠的力量,可以抵禦萬千風塵?一個看似強大的人,其實他的內心卻是薄冰築的城牆,遇火則化,一推即倒。

    南紓是這樣,江瀝北也是這樣圍。

    她縱然嘴上說一千遍一萬遍我可以不在乎過去,我也不去問詢。可是在她的心底,沒有了記憶又何嘗不是一種殘缺?南紓問過言清,問過江瀝北,可最後都是無疾而終,其實她完全有得選擇,例如回到所謂的母親的身邊,那兒一定有人會告訴她過去怎麼樣的不堪,本是可以裝作不知,便可以肆無忌憚的享受這偷來的浮生半日安寧。可是爲什麼會這樣?

    電話裏陌生男子的聲音,話語是那麼的冷,她纖細的手指緊緊的握成拳,指甲嵌入手心,她卻毫無感覺。

    “我問你是誰?”南紓的聲音微顫,帶着不可抑制的彷徨。

    “我是誰,你見了不就知道了嗎?”

    “對不起,我並不打算去見你。”南紓說完準備掛斷電話,可卻聽到電話那端傳來漫不經心的聲音:“我想,一個心地有答案的人是不會猶豫的站在臺階上一直沒有踏出那一步的,好久不見!”

    南紓的心中一驚,四處張望尋找着這個人的身影,“你在哪兒?”

    “朝右手邊看。”

    南紓微微側身看過去,不遠處停着一輛白色的蘭博基尼愛馬仕,車內的男子她看得不是很真切,南紓一直舉着電話,也不說話,也不走過去,就那樣靜靜的站着羿。

    只見那人啓動車子朝她而來,“上車。”

    南紓望着他,此刻的男子以一種傲慢的姿態坐在車內,神情冷漠帶着一份特定的慵懶,好像剛吸過煙,因爲有淡淡的煙霧從車內飄渺出來,而他整個人則被籠罩在煙霧之內,身形顯得有些朦朧。

    “你是誰?”

    “上車!我會告訴你答案。”

    南紓沉默了片刻,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南紓忽然間想起來江瀝北帶着valery過來接她,拿起了手機準備給他們打電話說一聲,手機剛拿出來,只感覺手腕一緊,手中的手機就已經被身旁的人奪走了。

    “在我車上,從不允許給其他男人打電話!”男子開着車,車速很快,眼中的光一點點的變得漆黑幽深,看着南紓,咬着牙,眼神憤怨,可是他明明是在優雅的微笑,儘管脣角弧度下沉的比較重,但他確實在笑。

    南紓心中凜冽,這個人絕非善類。

    她坐在車內,看着窗外的樹影層層後退,她們裏開南城也越來越遠,身旁的男子不說話,似乎也沒有停車的打算。

    “去哪兒?”

    “北城。”

    “去哪兒做什麼?”

    “去看你是如何一步一步的從那兒走到了南城的。”

    南紓看着前面的雜誌封面,封面上的男子就是身旁的男子,標題是傅家大少神祕歸來!她扔下了雜誌,忽然間笑了起來,脣角的笑意被氤氳渲染,美得驚心動魄,不過那樣的蒼涼,深深的刺中了身旁的人。

    “傅雲琛!”南紓此刻恨透了自己忘記了過去,眼前的人若是她記得,她是千萬般不願接近,因爲他和那個女人有關。

    “你爲什麼要和江瀝北結婚?”

    “我爲什麼不能和他結婚?”南紓看着他反問道。

    南紓的話落,傅雲琛忽然間把車停在路邊上,俯身靠近,雙手杵着座椅靠背,狹小的空間內,南紓被他圈在了懷中,南紓瞪着他,那一刻,傅雲琛輕輕的一笑,如同撕裂的朝陽,在他俯身侵襲南紓脣瓣的瞬間,南紓毫不猶豫的咬破了他的脣瓣,鼻息纏繞間有一種血腥的氣息,那是血的味道。

    傅雲琛並不在意脣上的傷口,而是欺身湊近,溫熱的氣息吹佛在南紓的耳畔,“江家兄弟碰得,我就碰不得?”

    南紓看着她,笑意擴大,脣瓣上因爲沾染了傅雲琛的鮮血變得紅豔無比,韻白的光照在她的臉色,鮮紅的脣瓣處透着一絲妖嬈,傅雲琛心中一緊,多年前的她不會這麼笑,她不會對着他這麼笑,曾經多麼希望,甚至是奢望,她對着他也能有那麼一絲和顏悅色,可那一絲奢望,到她消失不見都不曾有。七年後的今天,她笑了,可是這樣的,他寧願不要!

    南紓輕勾着脣角,似笑非笑的拿起紙巾,擦去嘴角的鮮血,話語淡漠的說道:“傅雲琛,看着那個女人的巴掌落在我的臉上,只因爲我打擾了傅大少爺的生活,你是不是很開心,是不是在譏笑,譏笑我這樣的女子就活該這樣?”

    傅雲琛忽然間就愣在了那兒,許久許久的沒有說話,看着她的目光晦暗不明,驀然緊緊的攥住了南紓的手腕,一隻手扣着她的下顎,神情陰冷,“你記得?你不是一項很記仇嗎?你爲還嫁,你就這麼少不了男人嗎?”

    下巴被他捏得很疼,力道很大,逼得南紓只能和他對視,她冷冷的望着傅雲琛,她並不記得過往怎麼樣,可是她和眼前的這個男人一定是水火不容的!

    “我怎麼樣?和你又有

    什麼關係?”南紓冷言道。

    許久之後,他鬆了手,指腹輕輕的摩擦着被他捏紅了的下巴,南紓側首,冷冷的避開了他,他不以爲意的收回了手,回到坐位上,慵懶的聲調響起:“醒醒吧,南紓,我只是不想看見你太難堪而已,想想以前,江家大少是那麼的討厭你,大概會覺得被你糾纏都是一種恥辱吧,別忘了那一年你漫天飛舞的裸照,整個南城沒有人沒見過,也別忘了,那個時候爲你擋去風雨的人是我,而他唯避之而不及!”傅雲琛說着,俯身,湊近,在南紓的耳畔說道:“那個時候他在幹什麼呢?哦,我想起來了,他和徐家小姐在江家老宅談訂婚事宜,男才女貌的站在一起,真的是一對璧人!”

    傅雲琛以爲南紓真的全部記得,雙腿優雅交疊,勾脣一笑,漫不經心的說道:“你要相信,平常人家接觸到你這樣的人都會覺得羞恥,何況是江家,我以爲多年前你就看清了,所以纔會走,沒想到你竟然還會選擇和他結婚?南紓,你是怎麼做到的?”

    傅雲琛的話語一針一針的刺在南紓的心上,她信了眼前這個男人的話語,心中猛然的刺痛,她嘴角的笑意凝固在了嘴角,側某望着傅雲琛,說道:“你開心嗎?傅雲琛,我這樣你很開心嗎?我父親死,我母親嫁人,待別人的孩子比自己的女兒還好,我被拋棄,被打,被欺辱,你站在遠處看着是不是就覺得很開心,是不是很感謝那個女人給你帶回來一個小丑,每一天都搭了舞臺,演着小丑給你看,你是不是在心裏樂開了花?”南紓的話語平靜,她沒有咄咄逼人,就那麼平靜,平靜道讓傅雲琛心顫,他太瞭解南紓,她生氣會沉默,傷心會閉眼,她討厭一個人就從不說話,可這樣的南紓,他卻是真的害怕。

    傅雲琛的心中升起了無數的疼痛,驀然扣住了南紓的肩膀,直視着她的眼睛,目光灼灼,幽深無底:“南紓,你記住,在衆目睽睽之下,對你絕望視若無睹的是江瀝北,是那個明知道你無辜,卻還是視而不見的江瀝北,多年前,你進不了江家大門,七年後的今天,更是不可能,你要知道,你和江家,和江瀝北,中間還有一個找你死去的江暮年,這麼多年,江家和傅家這麼鬥是爲什麼?是因爲死去的江暮年,江家最疼愛的小兒子,死在了你傅南紓的手中!”

    那樣血淋漓的過往,在傅雲琛的話語中呈現,南紓的心在滴血,壓抑的痛楚隱隱的卡在心窩,輕輕的閉上了眼睛,身子微微的顫抖,她明明不記得,明明忘記了的,爲什麼會這麼疼?

    修長的手指微微的***了她的發間,低眉耳語,他吻着她的耳畔話語輕柔,呢喃道:“阿南,你要明白,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對你最真,所以跟我回家,也不要去結婚,自取其辱!”

    南紓閉着眼,她聞着他淡淡的氣息,明明是一陣清新,她卻心中一陣作嘔,猛然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一陣嘔吐,南紓曾經恐高,凡是懸崖邊,高空上,她都不肯靠近半分,可是此刻她趴在萬丈深淵上面的欄杆上作嘔。

    傅雲琛的神色晦暗不明,周邊來來去去的車輛,這是去北城的路,不過這條高速路太險,雖然有圍欄,可是周邊的懸崖太高,曾在這條路上出現了無數的車禍,掉下去別說人,車都會成渣。

    南紓吐得黃疸都出來了,口中一陣苦,眼角的淚水滾落,轉瞬即逝。傅雲琛見她好久都不曾好,便拿了一瓶礦泉水下了車,走到了南紓的身後,遞給她之後獨自回到了車內,南紓漱了漱口,因爲蹲在地上的時間有些長,站起來一陣眩暈,陽光刺眼,感覺就要隨時摔下去,傅雲琛看着她,微微蹙眉,喊道:“南紓?”

    “我沒事。”她輕聲應道。

    傅雲琛感覺她的虛弱,剛打開車門,還沒有下車,就從反光鏡裏面看到了後面飛奔而來的黑色車子,他心中一驚,急忙下車可是還沒有繞過車身,飛奔而來的車子撞到他的身上,恍惚間聽到了南紓尖叫的聲音和墜落懸崖的身影!

    城北高速公路上發生了車禍,傅家大少身負重傷,被送進醫院,還有一隻女人的平底靴子以及欄杆上被撕扯下來的裙襬。

    沒有目擊證人,唯一的肇事者以及跑了,傅雲琛重傷陷入昏迷,暫定爲還有一個女人掉入了深淵。

    江瀝北開着車,valery坐在身旁,忽然說道:“我給媽咪打一個電話,告訴她我們堵車了。”說着就撥通了南紓的號碼,可是電話裏面傳來了冰冷的聲音。“爸爸,媽咪的電話估計沒電了,關機,你給傾白阿姨打一個。”

    “嗯。”江瀝北拿出手機,眼皮不停的跳動,心中莫名的煩躁了起來,他撥着號碼,不知爲何,眼中一陣酸澀,似乎有很重要的東西消失了一般,柳傾白幾乎是一瞬間就接起了電話。

    “你們在哪兒呢?我們路上堵車了。”江瀝北說道。

    “瀝北,我有事情先回事務所了,南紓還在學校等着你呢,怎麼這麼久啊,我以爲你們早到了。”柳傾白在電話中嘮叨到。

    “步行街這邊出了點事故,車也退不出去,所以被堵住了。”江瀝北說完,心中莫名的煩躁更加的嚴重了起來。

    valery坐在一旁也是煩躁不安,南紓的電話也打不通,江瀝北打開了廣播,正在播城北高速公路上發生了一起車禍,傅家大少爺車禍重傷昏迷不醒,被送入醫院,車禍現場還有一雙酒紅色的平底靴子,掛在憑欄上面的布條應該是裙襬上撕扯下來的,帶着刺繡的小碎花瓣,此人應該是掉入了懸崖,其他的暫時還沒有消息。江瀝北的心中咯噔一下,打開了視頻,傅雲琛的車還在那兒吊着,一旁的鞋子和那一條裙襬是那麼的觸目驚心,只聽valery輕聲的問道:“爸爸,媽咪早上換衣服了對不對?”

    江瀝北拿着電話的手忽然間顫抖了起來,眼圈通紅,看向valery說道:“對,我記得你媽咪換了的,換了的。”說道後面卻看到valery的眼淚從眼圈不停的滾落。

    柳傾白聽到江瀝北這邊的廣播,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預感,電話中valery的話語,她想起了南紓的衣着,急忙掛了電話,喊道身旁的助理,“打開電視!”

    南城的諸多電視臺都在播這則新聞,傅家大少從當年傅家大小姐傅南紓消失之後也隨之消失了,這次江瀝北和設計師anne的事情鬧得南城風風雨雨,卻有記者拍到了傅家大少神祕歸來的照片,有人一度猜測,傅雲琛回來就是因爲anne就是傅南紓!

    江瀝北解開了安全帶,抱起valery下車繞過長長的車隊。飛奔而去,江瀝北一直沉默不語,valery不想哭,因爲他不相信那個掉下去了的人是他的媽咪,可是迎着風,可能沙子進了眼,眼淚一直從眼眶滾落。

    江瀝北攔了出租車,直奔北城高速的出事現場,江瀝北強撐着一切,valery在他的身旁,已經擦乾了眼淚,安靜的坐着,好像有人往他的身體裏面灌注了冰水,那麼冷,冷得他全身都在發抖,冷得他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都在瘋狂,恐懼的叫囂着。

    他承認自己害怕了,比七年前南紓一夜之間消失不見還害怕,一切似乎脫離了她的掌控,那種害怕從靈魂深處噴涌而出,足以讓他周身徹寒。

    傅雲琛!!江瀝北怕嚇到valery,可是他喊着傅雲琛的咬牙切齒,雙眼因爲暴怒而變得血紅一片,神情僵硬無比,寒冷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慄。

    江瀝北的手機在不停的響,可是江瀝北似乎聽不見一般,valery接起電話,是言清。

    “喂,姑姑。”

    言清聽到valery的話語,輕聲問道:“valery,你爸爸呢,把電話給他,我有話和他說。”

    “姑姑,你和我也一樣。”

    “valery,救援的車隊和人員會很快的趕過去。”言清他們去學校掉了監控,南紓是上了傅雲琛的車,所以掉下去的那個人一定是南紓,可是面對着這個孩子,她忽然間就覺得心疼,隨後半晌都聽不到valery的聲音,說道:“valery,姑姑愛你。”

    江瀝北拿過手機,輕輕的拉過valery的手。緊緊的握住。

    他們到達事故現場的時候,只看得到一片狼藉,被撞飛的憑欄,搜尋隊的人一直在搜尋,柳傾白和言清也隨之趕來,把valery帶回了家。

    valery說,想去醫院,去傅雲琛的醫院。

    江瀝北跟着搜尋隊的人在懸崖下面一遍一遍的找,找了第五天的時候還音訊全無,所有人都準備放棄了,最下面是滔滔的江水,誰知道會不會是掉入江水中被沖走了,搜尋隊隨後跟着又找了一個星期,還是什麼都沒有,江瀝北已全然不是江瀝北,因爲在樹林中穿梭,衣服早已髒舊不堪,雙眼血紅,臉色暗黃,萬分憔悴整個人消瘦了大一圈,那些搜尋隊員找到這個份上早已經知道找不到了,可是江瀝北還在一遍一遍的找,他們也跟着找,可後來,因爲沒有希望,大家都撤了,他還在。

    紹凱無奈之際給西衍打了電話,中午11點30分,西衍趕到了南城,去到那萬丈懸崖下把江瀝北狂揍一頓,打暈了拖回到南城,洗洗扔進了醫院。

    南紓消失的第14天,江瀝北整個人虛脫陷入了昏迷狀態,傅雲琛卻在此時甦醒,valery守在江瀝北的身旁,聽到傅雲琛甦醒的消息,騰地站了起來,朝傅雲琛的病房奔去。

    傅雲琛剛剛醒,傅家的人全部守在身旁,valery砰的一聲推開了病發,屋門因爲撞擊到牆上發出了強烈的聲音,裏面的護士沒有注意,大聲呵斥道:“誰家小孩,到處亂跑?”數總和便攔住了衝進去的valery。

    “讓開!”話語冷冽,年輕的護士硬生生的愣了一下,valery大力的把她推開,走到了傅雲琛的面前。

    “傅雲琛,那天撞車的人是誰?”valery看着躺在牀上奄奄一息的男子,他心想着,想要他去死的衝動都有,若是沒有了anne,眼前的這個人死一百次都不夠!

    傅雲琛看着眼前的孩子,他還帶着氧氣罩,那一雙眼睛特別的像南紓,他恍惚的想起了那天發生的事情。他的右臂斷了,他艱難的用左手拿起

    氧氣罩,聲音嘶啞低沉的問道:“南紓呢,她在哪兒?”

    傅安安站在一旁,看着呼吸急促的傅雲琛,一把拉下他的手,把氧氣罩帶上,說道:“死了!屍骨都沒有找到!”

    “啪!”的一聲響,是傅政戎打到傅安安臉上的聲音,無論如何,南紓始終都是鬱清歡的女兒,她明裏表現的不在乎,可是始終是親生的,都因爲傅雲琛重傷來回奔波,又因爲一直沒有南紓的消息整夜難以入睡,傅政戎是愛鬱清歡的,傅安安這樣說南紓,鬱清歡的臉色都變了。

    “你打我?”傅安安捂着一旁的臉頰瞪着傅政戎尖叫道。

    “出去,全部出去!”傅雲琛看着眼前的人,話語中帶着憤怒,側眸看着身旁的valery,說道:“南紓沒有找到嗎?”

    “我問你,撞車的那個人是誰?”valery避過了臉龐,聲音淡漠的問道。

    傅雲琛努力的回想,當時車速太快,他一心想要救南紓,哪還來得及看那人是誰,許久許久都沒有回答,valery趴在他的耳邊,話語輕柔的說道:“要是我媽咪沒有了,你也要陪葬,要整個傅家都跟着陪葬!”

    valery說完之後起身離去,傅雲琛看着走出去的小孩的背影,像極了多年前南紓被鬱清歡打了一巴掌轉身的模樣,他忽然間心中如同被萬隻螞蟻侵蝕,頓時呼吸困難。

    南紓尖叫的聲音和墜落的身影,一遍一遍的在他的腦海中迴響着。

    江瀝北住院,江家的人第一次見到valery,溫瑜看到的時候,怔怔的看呆了,小時候江暮年和江瀝北明明不會死雙生子,卻格外的相像,而valery安靜的站在江瀝北病牀邊的模樣,確實像極了小時候的江瀝北。

    溫瑜的心中有些說不出來的開心,本來說好要結婚,還不知道要和徐家鬧成什麼樣子呢,可是此時,南紓出了車禍,屍骨都找不着,這樣一來的話,孫子她可以帶回家,兒子也可以,然後和徐子薰結婚,就一切都圓滿了,雖然江瀝北找南紓找了這麼多天,看着兒子憔悴的躺在病牀上,她恨南紓恨得牙癢癢的,可是也就是這一刻,她的心中有着說不出來的開心,南紓死了,可能永遠都回不來了,想着就覺得開心!

    valery回眸望向溫瑜,見到她的嘴角隱隱的笑意,絲毫不給面子的問道:“你笑什麼?”

    話語一出,江嫿,言清和江啓恆還有旁人,都望向溫瑜。江嫿的臉色特別的難看,看着溫瑜的笑,再看江瀝北蒼白的臉色,心中氣不打一處來。

    “大嫂,你那麼開心嗎?在醫院中有什麼可開心的呀?還想着你那可人的兒媳婦嗎?我就和你說,媽媽不同意,誰也別想進江家的門!說不定就是因爲知道瀝北和anne要結婚,徐子薰買兇殺人呢?”江嫿當時是氣壞了,平日裏看着溫瑜不爽她不說也就罷了,可進病房之後valery站在那兒傷心的模樣,看着都覺得心疼。她越想氣越不打一處來。

    江啓恆看了妹妹一眼,沒有說話,溫瑜看了衆人一眼,說道:“我有什麼好開心的,我兒子被折磨成這樣,還不是怪那個賤人!”

    話語一出,valery本來是在拿着水果刀削蘋果的,猛然一轉身,刀子飛到了溫瑜身側的木桌上插着,“你說什麼?”

    所有人都驚呆了,就連站在一旁給江瀝北換藥的護士都嚇呆了,安靜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孩子,此刻這個孩子滿眼的怒氣,那把水果刀從溫瑜的身側擦過,那一瞬間所有人都以爲那一把刀會插到溫瑜的身上,就連言清似乎也被valery的戾氣嚇了一跳,西衍本是剛走到門口,就看到這麼驚險的一幕,不由得自我yy一下,江瀝北這孩子,以後歸他了。

    推門而入,拔起桌上的水果刀,走到了valery的身旁,說道:“削蘋果做什麼,多危險,你看,這刀多鋒利。”

    valery聽到溫瑜說南紓賤人,他在生氣,本看到溫瑜的笑容,他就知道這個女人不懷好意,此刻還能笑得出來,無非也就是因爲南紓不見了,他們不用結婚了,這樣也就算了,他的母親,豈是別人可以隨便謾罵的,就是是他父親的母親,又如何,他不認父親,那麼這些人和他什麼也不是!

    valery看了看西衍,眸光有些閃爍,他還沒有等到母親回來,江瀝北又一直在懸崖邊上找,他夜夜都能夢見南紓和他說話的聲音,總是睡不着,江瀝北也不在身邊,幸好紹凱叔叔找來了這個男子,把江瀝北打了一頓,拖了回來。

    溫瑜看着眼前的這個孩子,深深的蹙起了眉,說道:“怎麼和你母親一樣,沒有教養,你可以這樣的語氣和長輩說話嗎?”

    valery看了還沒有醒來的江瀝北,說道:“你是我母親的誰,你有什麼資格說?隨便說別人不是就是有教養的表現嗎?你自稱長輩,可看看周邊的人誰都沒有你的年紀大,可誰和你一樣了?”

    “我說你母親怎麼了?”

    “我母親怎麼輪得到你來說?你算什麼?”valery一陣惱怒,生怕江瀝北醒

    來,畢竟是江瀝北的母親,對長輩出言不遜怎麼也是他的不對。

    “你.....你......”溫瑜一陣矢言,江嫿瞪了一眼她,說道:“大哥,南紓確實不是我們江家的人,誰也沒資格說!”

    江啓恆看着valery,目光深邃,valery也靜靜的看着他,絲毫不退縮,許久之後,他回頭對身旁的溫瑜厲聲說道:“你不是來看兒子的嗎?看完就走吧。”

    溫瑜看着江啓恆嚴厲的目光,轉身走出了病房,江嫿走到了valery的身旁,問道:“我是瀝北的姑姑,你叫什麼名字?”

    “valery。”

    “你要一直守着你爸爸醒來嗎?晚上聽言清姑姑的話,回去睡覺,我聽說你身體不好,你看,爸爸和媽咪都不在身邊,你要是也病發了,怎麼辦對不對?”江嫿蹲在valery的面前,話語不算柔和,確實句句戳中要害,言清和她說這孩子有白血病的時候,她心中一滯,便想着把valery帶回江家,可是眼前還說,他最近一直守着江瀝北身旁,言清又不敢說什麼,總怕說錯了什麼。惹得他不開心,可是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沒有說錯什麼,又怎能開心得起來。

    “嗯,好。”valery輕聲應道。

    西衍安排了人一直順着江水往下找,總要活見人,死見屍,沒有找到,就證明還有希望,江瀝北是不是也就是抱着這一絲希望,纔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在哪兒找。

    南紓不見了的第15天,傍晚,夕陽從窗戶邊照射進來,本是帶着暖暖的溫熱,valery靜靜的坐在病房的陽臺上,想起了在紐約的時候,若不是因爲他的勸說,南紓不會這麼決斷的來到南城,若不是因爲他,南紓和江瀝北的交集就不會產生,若不是因爲他,或許南紓就不會這麼苦,江瀝北還沒有來得及說他的配型不成功,若是她知道,又該是怎麼的心境,他從無比堅定的想要活下去,到現在無比絕望的不想活,經歷了多少日日夜夜的變遷,所有的疼痛他都不怕,就怕看到南紓哭,那種無聲的哭。

    南紓平日裏就喜歡曬暖暖的日光,她把家安上兩個吊椅,一個是他的,一個是她的,母子都愛着這樣的慵懶,吊椅是橢圓型的,還可以在裏面蜷縮着睡覺。每一次,南紓都會拿着一本書,淡淡的讀者裏面的詩句,然後緩緩的睡去。

    10年的秋天下着淅淅瀝瀝的綿綿細雨,他忽然病發,全身都麻木了,南紓抱着他坐在吊椅上,她說:“這世間,最風塵,最蒼茫,也最無情,明明給了我們棲身的角落,卻讓心無處安放,可是valery,你是媽咪的全部,你在哪兒,心就在哪兒。”

    他聽着南紓的話,咬着牙的繼續支撐着。她看着他疼,看着他命在旦夕,一次一次的看着他推進急診室,最後一句一定是:“媽咪在等你。”然後一個人徘徊在急診室門口,手腳冰涼,可是每一次他醒來的時候,她總是笑意吟吟的站在身旁,那一刻,他會覺得醒來真好。

    江瀝北醒來的時候,valery站在陽臺上,他癡癡的看着夕陽,看着遠方,江瀝北輕輕的起身,如今南紓不在了,他看着valery的背影,才真正的感覺他還是個孩子,是他的孩子。

    他頭有些暈,慢步走到了valery的身後,站在了他的身後,他似乎很想哭的模樣,可是他沒有,除了那一天,以至於到後來他一直都沒有見過valery哭。

    “我會找到anne的,我們一起等她回家。”江瀝北的聲音在身後響起,valery轉身,看着江瀝北,輕聲說道:“你醒了?”

    “恩。對不起,前幾天嚇到你了。”

    “沒事,我就是怕西衍叔叔打重了,你醒不來怎麼辦?”valery說着輕輕一笑,似乎要將眼前的陰霾都掩蓋去。

    江瀝北活動了一下脖頸,說道:“原來是被打了,我就說怎麼起來之後脖子那麼痠疼?”

    “除了脖子,其他地方呢?”

    “其他地方還好。”

    valery點了點頭,回道:“那就好。”

    “嗯,那辦理出院,咱們去北城。”江瀝北輕聲說道。

    valery看了他一眼,說道:“要不你先休息半天,我和紹凱叔叔去準備東西,然後過來接你,我們一起去。”

    “不用了,咱們直接去。”江瀝北說着拉過他,打開手機給紹凱打電話,把工作安排給了言清,紹凱和他一起去。

    valery看着醒來後的江瀝北,似乎是脫胎換骨一樣,不問,不說,只能他自己去找。

    紹凱開着車,江瀝北和valery坐在後面,valery安靜的坐在江瀝北的身側,一言不發,看着車窗外出神,紹凱從反光鏡內看着這父子倆,當真是神情都一模一樣。

    北城的河邊樹林裏,從綠色的帳篷裏爬出一個小女孩,穿着戶外登山服,大概五歲左右的樣子,像極了小蘿莉,出來之後大聲喊道:“簡安,簡安,那個姐姐醒了,醒了,可是她一直不說話!”

    她一邊喊着一邊朝河邊跑去,河邊上的女子穿着一身紅棕色相交的戶外登山服,此時正在用氣爐燒着水,小蘿莉一蹦一跳的來到火爐邊,用手拐了拐那個叫簡安的女子,說道:“我來做,你去看看,不過我覺得是情傷。”

    簡安白了她一眼,說道:“你又懂了?”

    “當然,我一直都懂!”

    “自戀。”

    小蘿莉擺了擺手,說道:“咱們彼此彼此!”

    簡安走後,小蘿莉掄起袖子,有模有樣的開始拿起調料,開始煮麪,開火關火,那麼熟練,當真是大開眼界。

    簡安帶着簡單走到這兒的時候,本是想着這兒平坦一些,後面還有樹擋着好扎帳篷夜宿,下來了之後才發現躺在水邊被水打刷着的南紓,是簡單先看到了。

    一陣海豚音響起,死人死人了,把簡安嚇了一跳,過去纔看到南紓躺在那兒,一動不動。臉色鐵青,當真是像死人了。

    簡安拿着急救的工具,檢查了一下,南紓腦部可能被撞擊到了石頭,還有微弱的心跳,她騎着自行車無法把南紓帶到北城裏面去,只能簡單的給她弄了點急救,有心跳之後,一直放在帳篷裏面睡着,一直到第三天,纔開始感覺臉色好了不少,簡單和簡安說,走太累了,這裏環境好,空氣也好,就在這邊休息幾天,反正也還有時間。

    其實都是藉口,沒有辦法帶着南紓走,又不能把她扔在這兒,荒山野嶺,有沒有人家,沒有辦法的辦法就是等着她醒來。

    簡安覺得最坑的就是這兒手機沒有信號,每天晚上沒有遊戲可玩,兩人無聊死了,就一邊一邊的重複看以前下載的電視劇,每次簡安一打開,簡單就把她一頓鄙視。

    所以聽到南紓醒了這個消息,是最近最開心的消息了,匆匆忙忙把鍋扔給簡單之後,奔向帳篷之內,南紓安靜的躺着,無數的倒影像電影片段一樣翻過,一陣一陣的刺着她的心。

    簡安進來之後,看到的景象就是南紓呆呆的看着帳篷上方,眼珠一動不動的,一般她搞不定的簡單都能夠搞定,難怪簡單說像情傷,見了才知道,確實很像。

    簡安有些試探性的問道:“你醒了。”

    南紓聽到了聲音,有些恍惚,猛然回神,坐了起來“嘶~”

    “你慢點,你的腿可能是跳下來的時候摔到了,我給你綁了一下,不過有兩天沒有換藥了,等你醒來我們再去城裏換藥,這兒沒有信號,都找不到人家。”簡安一邊說着一邊扶着南紓坐直起來,南紓細細望去,眼前的人長長的大波浪頭髮挽成了一個丸子頭,素面朝天,看着格外熟悉的模樣,想了許久纔想起來她是誰。

    “我們在哪兒?”南紓問道。

    “這是去北城那邊的方向,還有好一段距離呢,本來是在這邊夜宿一晚,結果看到你了。”簡安說道。

    “謝謝。”南紓看着簡安溫聲說道。

    “沒事,你醒來就好了,這個年代,沒什麼想不開的,你看,要是當初跳下來死了,多好,現在死不了還活受罪。”簡安嘀嘀咕咕的說着,南紓一陣愕然,這感情是把她當成不想活自殺跳江的人,她微微一笑,說道:“對,以後不會了,再也不會了。”

    “想明白了就好,等你的腳再養一兩天,咱們就一起出去。對了,你家在哪兒?”簡安問道。

    南紓看着她,這麼健談,倒是和所聽說的有些不同,笑了笑說道:“四處漂泊,無家,不過很久以前,我有一個家在北城。”

    “那正好,漂亮姐姐可以和我們一起去北城。”南紓擡眸,便看到外面探頭進來的簡單,長長的辮子,長得甚是可愛。

    南紓對着她笑了笑,說道:“不好意思,耽誤你們的行程了。”

    “沒事的,沒事的。”簡單擺了擺手,對着簡安說道:“飯好了。”

    簡單煮的面,看着味道還不錯,不過南紓是什麼食慾都沒有,南紓少許的吃了一點點,簡單在洗碗洗鍋,收拾東西,看着是那麼歡喜,南紓的腦中響起了valery,手指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她叫什麼名字?”南紓看着簡安問道。

    “簡單。”

    南紓聽到之後笑了,真好。簡單真好,死而復生,爲什麼就像活了幾個世紀一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