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147章 不會負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147章 不會負你字體大小: A+
     

    我也不記得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在看到顧漠受傷倒下的那一瞬間,我體內的某種力量忽然就爆發了,整個人直接陷入了昏迷之中。

    昏昏沉沉中,我好像在撲打着什麼,但我卻根本醒不過來。只是依靠本能,不停的發泄着體內的那股力量。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白白,白白”

    好像是林初一。

    我的腦子清醒了一些,努力睜開眼睛,就見林初一的臉正出現在我臉上方,眼神焦灼,“蘇白,你好些了沒有”

    “我,我怎麼了”我不記得我做過什麼,只覺得腦袋疼的難受,全身更是痠痛無比,“還有,顧漠”

    提到高巖。我猛然清醒了過來,對,顧漠呢,顧漠怎麼樣了

    我翻身就要去找顧漠,卻被林初一按住了,他聲音低沉,“沒事了白白,我們現在安全了,冷漠也好好的,只是他受了點傷,先睡一會兒,待會兒就好了。”

    顧漠昏迷了

    我推開林初一,想要去找顧漠。

    等我坐起身來之後,直接就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這個時候,天色已經大亮了,所有的情景都清清楚楚顯在了我眼前。地上一片狼藉。到處都是血跡,到處都是橫七豎八躺着的人,不,躺着的屍體

    好多屍體都是殘缺不全的,不是少了胳膊就是少了腿,還有些被擰掉了腦袋,橫七豎八躺着,情景殘酷可怕,猶如人間地獄一般。以縱估扛。

    疤六和九叔靠在村長家的牆邊,正大口大口喘着氣,看到我的眼神掃過去,他們立刻滿臉驚恐。像是見了鬼一樣可怕

    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他們見到我會怕成這樣

    但我最擔心的是顧漠,雖然感覺到疤六和九叔異常了,但我還是扭頭去搜尋顧漠的身影。

    “白白,顧漠在樹那邊。”看我來回四處找,林初一立刻指了指樹下對我說道。

    我立刻衝了過去,衝到了顧漠旁邊。

    顧漠安安靜靜躺在地上,村長躺在他的旁邊。

    他緊閉着雙眼,本來就瑩白的膚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失血過多,臉色慘白慘白的,看着像紙一樣。

    “林初一,你老實告訴我。他怎麼樣現在”我扭頭看向林初一,生怕他是爲了安慰我,才告訴我顧漠現在只是在休息。

    林初一趕緊擺手,“白白,你別多想,他真的只是休息,一點事都沒有出,我以我的人格和性命擔保,行不行”

    十五也跟着趕緊點頭。

    我朝十五看的時候,它竟然也趕緊後退幾步,烏溜溜的眼睛裏竟然閃出了恐懼來。

    就連不遠處的疤六也喊道:“蘇小姐,我也以人格保證,顧先生真的沒有事,我們老大還要找他呢,我怎麼敢對他下死手”

    我倏地扭頭朝他看了一眼,嚇得疤六趕緊噤了聲,不敢再說半句話。

    我疑惑看向林初一,用眼神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疤六顯得這麼害怕,還有十五,我看了它一眼它都緊張。

    林初一的表情有些訕訕的,用手去搖顧漠,“冷漠,你醒醒,白白醒了”

    剛纔的疑問,瞬間就打消了,我立刻俯下身去看顧漠,焦灼等待他趕緊清醒過來。

    在我和林初一的註釋下,顧漠真的睜開了雙眼,定定看着我,看了半天,忽然笑了笑,“我沒事,看把你緊張的”

    “你居然還笑”看到顧漠好好的,我先是愣了愣,接着一下子撲進他的懷裏,又哭又笑的打着他的後背,“我以爲你都不會受傷的你嚇死我了”

    顧漠將我摟進懷裏,拍拍我的後背,聲音寵溺,“沒事沒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確定顧漠沒事之後,我忽然發現還有這麼些人看着我們呢,立刻從顧漠懷裏掙脫了出來,尷尬衝顧漠笑了笑,趕緊轉移話題,“村長現在怎麼樣”

    林初一趕緊將村長扶了起來,晃了晃村長,村長的身子隨着林初一的晃動晃了晃,卻始終沒有清醒。

    “我們帶走,等他醒過來再說。”顧漠掃了一眼疤六和九叔,又掃了一眼地上的慘象,站起身,牽着我就朝前走。

    見我們朝前走,林初一在後面叫我們,“喂,你們走了,村長怎麼辦”

    顧漠頭也沒回,只是搖了搖手,“你揹着就行了”

    我們走了很遠,我還能聽到林初一嘟嘟囔囔的聲音,頓住腳步等了等他,他和十五纔跟了上來。

    “林初一,你不願意背村長”我故意打趣他,“你可以讓十五揹着。”

    我跟林初一說話,好像嚇了他一跳似的,他急忙後退了幾步,趕緊搖頭,賠笑道:“沒有沒有,我就是喜歡發牢騷,我管背就行了,十五那小身板,哪兒能扛得住村長這麼大的一個人”

    他在害怕我

    我緊緊盯着林初一的臉,一字一頓問,“你在害怕你怕我對不對”

    林初一趕緊擺手,“沒有沒有,我只是隻是”

    “林初一,你老實告訴我,地上的人都是我殺的對不對我昏迷不醒的時候,其實就是在殺人,對不對”我忽然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語氣也不由自主跟着冷了下來。

    我不冷還好,我這語氣一變冷,又逼着林初一走了幾步,他的臉色直接就變了,“是不是不是,哎呀,白白,你不要逼我了好不好”

    其實,林初一臉色一變,我就知道答案了,只是還是想等着他確定一下而已。

    等他確定後,我只覺得腦子嗡的一聲,轟轟作響。

    那些人,真的都是我嚇的

    想想剛纔猶如地獄一樣的場面,我只覺得全身發冷,自己都怕到了極點

    顧漠卻走到我身邊,牽住了我的手,柔聲道:“沒關係,我不在乎。”

    我驀然擡頭看向他,嘴脣都在顫抖,“你,你,你真的不在乎你看到剛纔的情景了沒有,地上都是血,都是死人”

    我全身都在顫抖,我不想相信剛纔的事是我做的。

    不等我說完,顧漠已經一把將我摟進了懷裏,不停拍着我安慰我,“沒事沒事,都過去了,沒事了。”

    林初一和十五在旁邊看的目瞪口呆的,尤其是林初一,一雙眼睛比什麼瞪的都大,好像看到了多了不得的事情一樣。

    我終於放聲大哭

    在顧漠懷裏哭了很久,直到把所有的感情都發泄出來之後,我才紅腫着眼睛看向顧漠,抽抽噎噎問,“我,我現在就是個魔鬼,你會不會嫌棄”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我有一天會變成殺人不眨眼的狂魔

    顧漠還是柔聲勸慰我,“沒事,我不在乎。”

    我止住哭聲,抽噎着問他,“爲什麼你不在乎”

    顧漠雙手扶住我的肩,認真看着我,一字一頓說道:“蘇白,之前我因爲天下人負了你,這次,就算我負了天下所有人,也不會負你了”

    我怔住。

    很快,一種類似於歡騰和滿足的清晰,在我胸中慢慢盪漾開來,我卻不敢看顧漠的臉,但卻能感覺到他的心跳,就像是響在我心上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初一終於開口說話了,他先咳嗽了兩聲,纔開口說道:“哪個你們要是聊完了,咱們是不是要好好聊聊村長的事”

    聽到林初一的聲音,我趕緊鬆開抓着顧漠的手,訕訕回頭看向林初一,“好啊聊村長的什麼事”

    “我揹着村長走了這麼久,感覺我們爲什麼要揹着村長走這麼久啊,既然現在九叔也背叛他了,他現在已經變成了這樣,咱們乾脆直接進去把基地炸掉不就好了嗎”林初一衝我們使了個眼色,提高聲音說道。

    我本來還不明白林初一要說什麼,但看到他衝我們使眼色,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扭頭問顧漠,“顧漠,我忽然覺得林初一說的也有道理,我們既然自己能做,爲什麼要依靠村長”

    顧漠何等聰明,自然立刻就明白了我們的意思,附和道:“那既然這樣,咱們就把村長放這裏,九叔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咱們帶着一個人反倒成了累贅。”

    林初一點點頭,把村長直接放在了地上,還環視了一下四周,“這裏不會有什麼野獸吧,咱們得告訴赤焰,別見了村長把村長再一下子摔死了,多不好。”

    我們相視笑了笑。

    接着邁開步子,假意要離開。

    聽到我們的腳步聲,被林初一放在地上的村長一咕嚕坐了起來,揚聲叫住了我們,“那個我,我醒了。”

    我們立刻頓住了腳步,臉上都露出了微笑。

    林初一立刻扭過身去,裝作剛看到村長清醒過來一樣,驚訝問,“村長,你醒了啊你什麼時候醒的,我怎麼不知道”

    “這個,咳咳咳,我其實早就醒了,只是”村長一臉尷尬,知道林初一應該早就知道他醒了,想找個理由爲自己解釋下,卻找不到合適的理由,只好尷尬笑笑,“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怕九叔和疤六再來找我的麻煩,所以就一直假裝沒有醒。”

    林初一拍了他肩膀一下,沒好氣說道:“你倒是自在,老子揹着你走了這麼多路好了,我也不廢話了,到底怎麼回事,九叔和疤六怎麼忽然出現在你家了”

    我和顧漠也一起看向村長,很好奇剛纔是怎麼回事。

    村長嘆了一口氣,“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應該是九叔剛纔見我和你們在一起,懷恨在心,勾結了疤六他們,跑到我家裏鬧事。他們非要我交出所有的祕密來,可九叔跟我一直共事,他自己本來就掌握了一大部分,現在卻夥同疤六把矛頭都對準了我”

    一句話沒有說完,村長就長長嘆了一口氣。

    我們很快也就明白了,九叔本來掌握了絕對部分的東西,但現在先發制人,夥同疤六一起針對村長,就可以在交出少部分祕密的前提下,把矛頭指向村長,一來可以贏得疤六他們的信任,二來可以把自己的壓力轉移。

    “你都跟他共事這麼多年了,他知道你的弱點,你肯定也知道他的短處,你爲什麼這麼怕他”林初一着急去炸基地,當然沒有時間跟村長廢話,“好了,既然你現在沒什麼事,咱們是不是要去炸了基地”

    我和顧漠也看向村長,“也是,現在九叔投靠了疤六,那你的敵人就更難對付了,所以咱們還是先下手爲強比較好,怎麼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