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143章 敢不敢信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143章 敢不敢信他字體大小: A+
     

    我們都沒有想到,顧漠會在這個時候說話。

    林初一更是一臉意外,“大石頭,你要講故事,我沒有聽錯吧我認識你這麼久,你說過最長的一句話還不到三十個字。你確定你能講故事”

    他的語氣,帶了調侃。

    我也有些好奇,我知道顧漠應該知道些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但沒想到他會動了要說出來的念頭。

    “沒事,你慢慢說,我們聽着就是了。”我輕輕握住顧漠的手,柔聲對他說道。

    其實,我想知道顧漠隱藏的那部分祕密是什麼。

    村長也立刻來了精神,其實從他見到顧漠的時候,我就覺得他的眼神不太對勁,尤其是聽說顧漠要說一些事的時候,他的眼裏明顯帶了興奮。

    我很快就想到,他跟九叔共事這麼多年,如果九叔知道顧漠的話。那他應該也會知道的。

    就連十五也像模像樣坐了下來,耐心等着顧漠開始說話。

    WWW .ttκan .¢o

    顧漠終於開口了,眼神分明是看向我們,卻又像是穿過我們在看着很遙遠的地方、我們難以觸及到的地方。

    “這石坡寺,原本只是個普通不過的小鄉村,並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顧漠的語調深沉,聲音性感好聽,“讓石坡寺特別的,就是有兩個人。超越了生死,成了所謂的長生不老。”

    我們都知道,他說的是他自己,還有我。

    我微微有些意外,沒想到我和顧漠,竟然都是這石坡寺的人。亞司剛劃。

    林初一看了看我。接着問,“那你們是不是因爲對方都是一樣的人。所以就談起了戀愛”

    我的臉猛然一紅,但隨即就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如果我也是長生不老的話,那爲什麼會死

    難道,就是因爲顧漠的封印

    不知道爲什麼,雖然我根本不記得之前的事情,但是現在在想到顧漠居然封印我的事,我心裏竟然隱隱覺得十分不舒服。

    顧漠深深看了我一眼,接着點點頭,“沒錯,我們兩個人在一起了。”

    林初一興奮拍了他一下肩膀,“我就說吧。你們肯定在一起了。不過你們居然談了那麼長時間戀愛,肯定會膩吧”

    我忽然想到了九叔,他說我之前試圖讓所有物種都享受長生的權利,加上後來被顧漠封印,應該跟這件事脫離不了干係。

    “是我封印了她。”顧漠很突兀就來了這麼一句,“她當時太任性了。”

    他這麼來了一句之後,忽然就冷了場,就連林初一都不知道該接什麼話纔好,表情尷尬。

    我直直看着顧漠,開口問道:“然後呢”

    顧漠看向我,“這禁山和骷髏頂,其實就是爲了封印地宮和萬淵宮的,而萬淵宮,就是你的陵墓”

    這大大超出了我們的預料

    尤其是我的

    林初一愣了半天,才終於回過神來,“冷漠,這個可不能開玩笑啊,你怎麼知道,難道這所謂的封印都是你弄的不成小心白白會生氣的”

    村長也目瞪口呆,他在石坡寺呆的比我們的時間都要長,對骷髏頂和地下行宮的瞭解最爲深了,現在忽然聽到它們的作用居然就是爲了封印我,震驚可想而知。

    就連十五都感覺到了氣氛不對,一雙烏溜溜的眼睛在我們幾個人身上徘徊流轉,只有赤焰悠閒自得匍匐在地上,時不時擡頭看一下衆人,像是衆人驚擾了它一樣。

    我知道,林初一的意思,是警告顧漠不要隨便說話,否則會觸怒我的。

    可顧漠還是固執看着我說道:“沒錯,當初蘇白的力量太大,我不得不動用一些東西。”

    我呆住了。

    這些話,從九叔和村長嘴裏說出來,遠遠沒有從林初一嘴裏說出來這麼震撼。

    呆了半天,我忽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顧漠,我以前是不是叫秦韻”

    顧漠點點頭,“沒錯,秦韻就是你,在萬淵宮裏的書屋上,本來就是我住的屋子。”

    我的心情,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了。

    那種暗沉不見天日的地宮,顧漠居然在裏面居住過

    卻聽顧漠繼續沉沉說道:“封印你之後,我就在萬淵宮裏,整整住了一年,陪着你”

    我的鼻子,莫名一酸。

    在暗無天日的萬淵宮中,他竟然整整住了一年

    若是他對秦韻不是有這麼深的感情,他怎麼會在萬淵宮中陪着秦韻住了一年多

    可偏偏是他封印了她

    爲什麼會這麼矛盾

    “蘇白,該說的,我都說了。這麼長時間壓在我心裏,你知道我有多壓抑。”顧漠衣服無比放鬆的模樣,脣邊竟然帶了微笑。

    他的笑容,讓我呆了呆。

    林初一愣了半晌,終於腦洞大開,“冷漠,該不會是白白那時候非要讓什麼人人都享有長生的權利,所以石坡寺的村民纔會有這種復生的能力吧”

    顧漠居然點了點頭

    我大吃了一驚,石坡寺的一切,竟然源於我而起

    林初一沉默了,眼裏都是震撼。

    村長眼裏卻閃出興奮來,激動的站起身在原地打着轉,“居然是這樣,居然是這樣,我們研究了這麼多年,一直沒有弄明白石坡寺能復生人的原因是什麼,沒想到你一句話就解決了”

    看他轉來轉去的,林初一沒好氣說道:“喂,你不會剛纔純屬演戲給我們看,就是爲了套冷漠話的吧要是那樣的話,赤焰,給我上”

    村長一慌,趕緊白手,“不是不是你們不懂,我把小半輩子都耗費在研究這件事身上了。我們雖然知道石坡寺有這樣的作用,但卻始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你們這麼一說,我豁然開朗,死而無憾了”

    他說的倒也有幾分道理。

    顧漠擡頭看看不遠處的山洞,沉聲說道:“九叔剛纔炸了山洞,石坡寺恐怕也危險了,你打算怎麼做”

    “九叔把上面派來的方先生給殺死了,而且他現在也無暇於跟上面聯繫,加上雙魚耳墜被毀,所以他暫時也不能去見上面這樣的話,上面察覺到方先生沒有聯繫之後,很快就會派人過來的。”村長眼神裏也有了慌亂。

    我們三個人互相看了看,誰也沒有說話。

    畢竟,對於村長的瞭解,僅限於他剛纔說的一番話,還不能完全相信。

    村長慌亂了一番之後,像是終於下定決心一樣,擡頭看向我們,“顧先生,林先生,蘇小姐,我有一件事已經籌謀了很久了,想請你們幫忙去做,怎麼樣”

    我和林初一一起問,“什麼事”

    顧漠則淡淡說道:“你想去把祕密基地給炸了”

    村長眼裏閃過滿滿的意外,但隨即就閃過了亮光,連連點頭,“是的,我就是這個意思,只是不知道,你們肯不肯幫忙你們放心,我絕對不會置身事外,我會在裏面呼應你們,你們只要按照我說的去做,跟我配合就行了。”

    說實話,我們並不是多信任村長。

    他跟九叔共事這麼多年,誰也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信任。

    “村長,九叔現在還活着,而且也不知道現在在幹什麼,他一定將你恨到了極點,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在做你要做的事情之前,是不是得把九叔的消息打探到,這樣才更保險些”林初一皺了皺眉,很快就提出了要求。

    村長冷冷笑了笑,“這個你放心,他身邊有我的人,只要我通知一聲,立刻就會有人將他的行蹤告訴我的。不過林先生說的沒錯,要是做這件事,還必須得先把九叔給解決了。”

    我心裏又是一寒,他跟九叔共事這麼多年,說要解決九叔就要解決,心思也是夠陰冷的。

    但隨即想到剛纔在山洞裏,九叔不也照樣沒有顧忌他還在山洞裏,照樣也把山洞給炸了,他們半斤八兩,也沒有誰比誰強多少的。

    我們心裏雖然還有警惕,但也跟村長商量了待會兒行事的行蹤,如果村長真的有決心要炸掉那個祕密基地的話,我們絕對配合。

    不管如何,我們還是不能接受這樣的機構和組織存在。

    商量了一番之後,村長說他先回去準備,讓我們等着他的消息。

    村長很快就離開了,林初一看了看我們,低聲問,“你們覺得,咱們可以信任他嗎我覺得,他跟九叔一樣,也是一隻老狐狸,但他比九叔還懂的隱忍,更知道該如何找準自己的位置。所以,我覺得他反而比九叔更可怕”

    我點點頭,也同意林初一對村長的判斷。

    顧漠聲音低沉,“我倒是覺得,他對這祕密基地也恨到了極點,咱們不妨試試。”

    顧漠的判斷,幾乎從來都沒有出過錯。

    我和林初一相互看了一眼,林初一擺了擺手,“好了好了,那我們就聽你的,試試就試試,我倒要看看,這九叔接下來會怎麼做”

    顧漠卻接着說道:“我現在倒擔心一個人。”

    我和林初一一起問,“誰”

    顧漠看看我們,眸子幽深,“翠姑。”

    我這才忽然想到,自從翠姑進入方先生住的地方之後,就再也沒有音訊了,她現在在幹什麼

    如果真的如她所說,九叔因爲小師叔的原因跟她作對的話,那她在方先生哪裏又能討得了什麼好

    “你們看,村子裏有一家着火了,那是不是九叔家”林初一猛然站起身來,看着村子裏驚奇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