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105章 秦韻屍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105章 秦韻屍體字體大小: A+
     

    聽林初一說跟顧漠有關係,顧漠立刻站起身,順着林初一指着的地方看去。

    他剛剛看了一眼,那冰棺就劇烈晃動了一下,然後猛然被掀翻了,緊接着一大片類似於雪片似的東西。從棺材下面涌了出來。

    我一時也不知道那涌出來的東西是什麼,就見引魂獸拼命嘶吼着,示意我趕緊逃命,神情緊張到了極點。

    我哪兒還顧得上看它,立刻衝顧漠和林初一喊道:“你們快點”

    “姥姥的,居然是雪寄蟲”顧漠彎下腰就要背起林初一,林初一看了一眼涌出來的蟲子,一臉的難以置信,“這蟲子我只在家裏的書裏看到過,還以爲只是傳說呢,沒想到居然真的有。”

    我不知道雪寄蟲是什麼,但見引魂獸那張皇的模樣,肯定不是什麼善類。立刻問林初一要注意什麼。

    林初一這才驀然反應了過來,立刻衝我和顧漠說道:“這東西倒也沒有什麼毒性。但卻極善於鑽入人體內吸血,跟螞蟥很像,但比螞蟥狡猾太多了,你們趕緊把褲腿什麼都紮上姥姥的,我這褲腿破成這樣了,想要紮上也不容易。”

    他叮囑了我們一句之後,才赫然發現自己的褲腿早就破爛不堪,根本扎不上,哀嚎了一聲之後,立刻爬上了顧漠的後背,高高擡起了雙腿,防止有雪寄蟲鑽到他體內。

    我看了看。這裏除了冰塊之外也沒有別的。倒是引魂獸提的燈籠上罩着一塊白布。當時也顧不上其他了,立刻衝過去將白布扯了下來,又衝到顧漠和林初一身邊,將白布緊緊扎住了林初一裸露出來的腿部。

    將林初一收拾好之後,我剛要低頭檢查自己的腿部,卻見一大片雪寄蟲已經涌到了我們跟前。

    我又踢又踩的,也不過是踩死了幾隻而已,根本沒有多大作用,只能趕緊護着顧漠越過水池朝宮殿外奔去。

    等踩死那雪寄蟲之後,我們才赫然發現,那雪寄蟲之所以是白色的,是因爲渾身長滿了長長的白毛,而且跟雪的顏色一樣,大概是因爲在雪地裏藏着,所以便選擇了跟雪一樣的顏色來當保護色。

    那引魂獸又拼命衝我打着手勢,示意我們趕緊往宮殿外逃去。

    本來以爲只有出了宮殿纔會安全,卻見等我們下了水池之後,那些雪寄蟲好像十分忌憚,根本不敢下水,只敢在水池周邊徘徊

    這個發現讓我們三個人都鬆了一口氣,林初一更是囂張衝雪寄蟲叫囂,“孫子誒,你們倒是來追爺爺啊,爺爺不動,就站這兒等着你們,你們敢不敢過來”

    我和顧漠聽的又好氣又好笑,想起剛纔林初一說的話,我立刻追問道:“林初一,你剛纔發現了什麼東西,爲什麼說這裏跟顧漠有關係”

    想到剛纔的險境,我還一陣後怕,剛纔明明好好的,那棺材爲什麼忽然就開始動了

    “白白,我這可是巨大發現”林初一照例搔了搔腦袋,但臉上也一臉疑惑不解,“剛纔在棺材後面,有一行小字,上面刻着:亡妻秦韻,顧漠。雖然是小篆,但我這博學多廣的,自然難不倒我,一眼就看出來了。尤其是顧漠兩個字,竟然是凸起來的,我一時好奇”

    說到這裏,林初一忽然嘿嘿一笑,不好意思搔了搔腦袋,沒有再接着往下說了。

    我忽然就明白了,無奈搖頭嘆息,“你看到顧漠兩個字是凸起來的,所以你好奇,就按了下去,所以纔會出現剛纔那種情況是不是”

    林初一紅着臉點了點頭,立刻轉移話題道:“白白,我說,你現在的焦點是不是應該放在我剛纔說的哪行字上這棺材裏的女人是秦韻,而且還是冷漠給準備的棺材,嘖嘖,冷漠啊,你這風流債挺多啊,到處都留情是不是”

    他還想接着往下說,顧漠已經做出要將他扔到雪寄蟲堆裏的動作來,嚇得林初一趕緊擺手,立刻轉變了態度,“白白啊,雖然是同一個名字,但看那女屍的衣服不知道是什麼朝代的人,就算她老公也是顧漠,但肯定不是咱這個冷漠了,你就放心吧,冷漠對你忠貞不二的,絕對不會劈腿的”

    我攔斷了他的話,“我知道。”

    林初一忽然就愣住了,“你,你知道什麼”

    林初一是後來跟着疤六他們一起過來的,自然不知道哪個古墓的情況,我就將發現古墓已經古墓裏是什麼情況都跟林初一說了,還說那古墓裏只有衣服,沒有屍骨。

    “這就對了,她的屍體在這裏,自然不會在古墓裏了不過這個顧漠也確實夠癡情哈,在秦韻死後,就給她建造了這麼大的一座地下冰宮,看來肯定愛她愛到骨子裏了,嘖嘖,不過這秦韻長的這麼美,要是換做我,我也會對她這麼好的。”林初一感慨萬千的。

    我不由得看了顧漠一眼,卻見一臉沉思看着岸上的雪寄蟲,也不知道到底聽進去我們的話了沒有。

    雖然還不知道建造宮殿的顧漠是不是他,但想到跟他一個名字,我心中竟然也很不是滋味。

    我們剛剛說了一會兒話,就見那引魂獸急的在岸上抓耳撓腮的,催促我們趕緊走,林初一還衝它做了個鬼臉,“你就不要急了,難道你沒有看到,你那地方也都是蟲子了它們打算前後夾擊,我們就不出去,看看它們能把我們怎麼樣。我就不信了,我們三個人的智商,還沒有這些蟲子的智商高”

    林初一說的沒錯,這雪寄蟲有一部分是從棺材底下涌出來的,有一部分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眨眼間水池的岸邊已經都是滿地的雪寄蟲了,我們現在上去,一點都討不了好。

    但我卻有點支撐不住了,因爲這水池裏的水好像有腐蝕作用一樣,刺的我生疼生疼,剛纔急着追問林初一到底看到了什麼,也沒有覺得多疼。現在注意力一旦集中到了腿上,登時覺得疼的要命,恨不得趕緊爬上岸,遠遠逃離這池水。

    我心中剛剛升起這念頭,就聽林初一咦了一聲,然後好奇看着岸邊的蟲子說道:“你們看看,它們在幹什麼”

    被他的聲音吸引,我和顧漠一起朝岸邊看去。

    卻見這些雪寄蟲開始朝水池邊爬去,一批接一批的。

    它們爬行的速度很快,剛纔還剛爬到水池邊上,接着很快就到了水池中。上嗎私技。

    那雪寄蟲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凡只要沾到水的,就會發出一陣滋滋聲,接着冒出一股白眼,這雪寄蟲就死掉了。

    但即便是這樣,它們還是前仆後繼朝水池中爬來

    很快,水池水面上就鋪滿了厚厚一層雪寄蟲的屍體

    剛開始我們三人都不知道這些雪寄蟲要幹什麼,但我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顫抖着聲音說道:“它們在用自己的屍體替同伴鋪道路,只要它們的屍體將水面鋪滿,後面的雪寄蟲沾不到水,它們就沒有危險了”

    林初一也恍然大悟,一拍腦袋說,“姥姥的,這些蟲子還真是夠狠的,爲了目標不惜一切。”

    這時,水面上已經鋪了一層厚厚的雪寄蟲的屍體,後面的雪寄蟲果然沿着同伴的屍體朝我們快速爬了過來

    看看水池岸邊,到處都是白茫茫一片,到處都是雪寄蟲,而且這水池地勢比岸邊低了不少,我們要是想上去,勢必要用手腳一起攀登,這樣的話,那些雪寄蟲就毫不費力可以鑽到我們身體裏去了。

    難道,我們居然就被這麼些小小的蟲子給控制住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