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102章 冰棺女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102章 冰棺女屍字體大小: A+
     

    我們就這麼跟在引魂獸身後,不緊不慢朝前方走去。

    四周依舊是妖冶如火的彼岸花,前方是提着血紅燈籠的引魂獸,我們三人忐忑不安朝前走着,不知道到底會被引到什麼地方,又會碰到什麼東西。

    周圍也忽然安靜了下來。就連那些毒蝴蝶都好像忽然消失了一樣,一隻都看不到了。

    走了很久。

    大片的彼岸花忽然就消失了。

    我們已經習慣了在大片的火紅色中穿行,這片大紅色忽然消失後,視線裏忽然出現了大片大片的白色,周圍的赤紅色也跟着消失了,我們竟然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還是林初一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他伸出手借了點看了看,“姥姥的,是雪居然是雪”

    是的,這大片的白色,居然是漫天的雪

    再回頭看時,身後綿延數裏地都已經是雪地了,再也看不到半點紅色。

    我隱隱約約覺得。在這個世界裏,就像是幾個空間相互連接似的。從一個進入另外一個後,原先的空間就會很快關閉,我們眼前所見的就是剛進入空間的情景。

    進入彼岸花花海的時候是,現在到了這片雪地時也是,原先的那個空間迅速關閉,我們能看到的就是現在空間的世界。

    再回頭看那引魂獸,還是渾身黑毛,但手裏的燈籠已經變成了慘白色,很像是我小時候在農村看到家裏死人時扎的那種喪燈籠。

    它頓住了腳步,回頭看向我們。

    走了這麼久,這是它第一次停下來回頭看我們,我和顧漠同時頓住了腳步。驚訝看着它。

    等我們頓住腳步後。引魂獸指了指腳下。

    我們同時朝腳下的地面上看去。可地面上除了積雪,什麼都沒有,它讓我們看什麼

    剛要再擡頭看看引魂獸,想知道它指的到底是什麼,就感覺腳下忽然塌陷下去,我們三個人一時不防備,齊齊跌落了下去,甚至連一聲叫喊都來不及發出

    塌陷後,我們好像跌入了一個滑洞中,身子還能感覺到冰涼的雪和長久積雪凍成的冰面,積雪順着衣領落入脖子中,涼颼颼的,讓人忍不住打幾個寒戰,卻根本顧不上抖落,因爲身子根本不再受我們控制,以極快的速度朝下面滑去。

    出乎意料的,跌入雪洞中後,我們並沒有滑太久,就到了底。

    我們三人一人接一人滑落,重重跌落在了地面上。

    我和顧漠還好,雖然感覺屁股被摔的生疼,但稍微停頓了一下,很快就站起來了。林初一最慘,他的腿本來就受了傷,剛纔滑落的時候又被磕碰了不少,所以他趴在地上很久都換不過來神,疼的他只罵姥姥的。

    我怕他本來就受了傷,又在冰面上趴着不太好,就和顧漠將他攙扶了起來,顧漠依舊俯下身子,讓林初一爬到他後背上。林初一本來還不願意,但顧漠不由分說就將他背了起來,他也只能閉了嘴不再吭聲。

    等我們站起身朝前看的時候,才發現,我們面前赫然立着一座宮殿

    宮殿看起來雄壯宏偉,巍峨莊嚴,但細看了半天,卻看不出來是那個朝代的建築物,只覺得格局宏大,設計精妙,讓人歎爲觀止。

    更重要的是,我們細看的時候才發現,這整座宮殿,竟然全部是用冰雕刻而成的。

    這座宮殿輪廓鮮明,精雕細刻,兩面雕刻,線條互相相交,雕痕縱橫交錯,顯的玲瓏剔透。

    我們現在正對着的,是宮殿的大門,引魂獸就站在門口,衝我們招手,手裏的白燈籠也被點着了,發出瑩瑩的火光。

    “它讓我們進去。”林初一低低說了一句。

    我和顧漠相互交換了眼神,也沒多說什麼,隨即邁步朝門口走去。

    這裏應該就是引魂獸帶着我們要到的目的地,都已經走到門口了,豈能半途而廢

    等我們邁動腳步,引魂獸才放心扭過頭朝裏面走去。

    進了宮殿之後,景色豁然開朗,正前方是一片空地,空地上設了社稷壇,兩側立了坊表,正中央是幾道遙遙照應的拱門,兩側有左右前側殿,引魂獸帶着我們走的,正是幾道拱門。

    穿越了幾道拱門後,終於來到了正殿。

    正殿更顯得宏偉莊嚴,巍峨聳立,一道砌成的階梯蜿蜒直通殿內。

    引魂獸並沒有停留,沿着階梯朝正殿走去,我們也沒有怠慢,也緊跟着朝裏面走去。

    終於到了正殿內。

    正殿卻不像我平時在電視上看到的那樣威嚴肅穆,也沒有香爐、銅龜銅鶴什麼,更沒有過多的擺設。

    只在正對着殿門的方向,平放着一具冰棺。

    冰棺晶瑩剔透,裏面赫然躺了一個女人

    遠遠看去,女人素衣白裙,秀髮如雲,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安安靜靜躺在冰棺內,像是睡着了一樣。

    我們距離冰棺大概有十幾米的樣子,看不清冰棺裏女人的模樣。

    可讓人疑惑不解的是,宮殿門口和冰棺之間,居然橫亙了一方水池,池裏的水還冒着嫋嫋的熱氣。

    我雖然不懂風水,但卻覺得這樣的格局甚是奇怪,整座宮殿好像專門爲了這冰棺裏的女人設計的一樣,可這女人既然躺在棺材裏,不是已經死了嗎,難道這又是一座陵墓

    引魂獸已經趟過池水,走到了冰棺跟前,規規矩矩磕了幾個頭之後,又轉過身衝我們招手,示意我們過去。

    “它費這麼大的勁讓咱們過來,不會就是爲了讓咱們看這具女屍吧看它磕頭時那恭敬的樣子,難道這女屍是它媽”林初一看着朝我們招手的引魂獸,一臉膈應說道。

    我瞪了他一眼,低聲說,“這裏很詭異,咱們最好小心點,你別亂說話。”

    林初一伸了伸舌頭,立刻噤了聲,不敢再胡亂說話了。

    顧漠已經率先朝水池中走去,“我們過去看看。”

    他揹着林初一已經走了很遠,卻始終沒有勞累的模樣,林初一見他要過去看看,也沒有提出異議,只是扭頭示意我,讓他們先過去看看再說,不要貿然跟着他們過去。

    我點點頭,表示已經知道他的意思,隨即站在對岸等着他們過去。

    本來以爲那池水中會有什麼古怪,誰知他們兩人安然無恙,很快就通過了池水走到了冰棺對面。

    顧漠走到跟前,跟林初一一起附身朝冰棺內看去。

    只看了一眼,兩人就齊齊扭頭看向我,林初一立刻衝我招手,示意我過去,但他卻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表情古怪到了極點,也不知道到底看到了什麼。

    既然他們過去沒有什麼事,而且林初一的表情又那麼古怪,我再也沒有遲疑,立刻下到了池水中,打算蹚水過去。

    誰知,我的腳纔剛剛進入池水中,就感覺到一陣鑽心的疼從腳底鑽了過來,疼的我低低“啊”了一聲,本能就打算扭回頭回到岸上。

    剛纔顧漠過去明明沒有事的,我爲什麼會覺得疼的這麼厲害,難道顧漠剛纔是強忍着過去的

    “白白,你怎麼了”或許看我齜牙咧嘴的模樣,林初一終於忍不住開口催促我,“你別磨蹭了,快點過來看看,這女屍”

    那女屍怎麼了

    被林初一這麼一催促,我再也顧不得腳下疼的厲害,咬緊了牙,加快了腳步,快速朝對岸走去。

    也不知道池水中到底有什麼,我只覺得腳下像是刀刮一樣,每走一步都像是千刀萬剮一樣,疼的我一直倒抽冷氣。上役陣劃。

    顧漠從這頭走到那頭,不過用了兩三分鐘時間,而且他背上還揹着林初一。

    而我,足足用了十幾分鍾,才終於上了岸,走到了冰棺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