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100章 死亡之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100章 死亡之地字體大小: A+
     

    我沒想到,那東西居然是活的

    而且,那東西分明就是這些花的“花蕊”,它們怎麼是活的

    顧不上理會剛剛飛走的東西,我看着林初一小腿上的兩個紅點,小心翼翼用手按了按。問他,“你有什麼感覺”

    剛纔林初一說叮咬的挺疼的,我以爲這樣按下去他會說很疼,可我按了按問他感覺怎麼樣,他居然停頓了一下說,“好奇怪,剛纔還挺疼的,現在怎麼忽然沒什麼感覺了難道,剛纔是我的錯覺”

    沒任何感覺了

    我剛要再說什麼,顧漠已經會回過頭對我說,“你掐他剛纔被咬的地方一下試試。”

    林初一一聽就叫了起來,“冷漠你個大石頭,我知道你揹着我很累。可你也不能爲了報復我就讓白白掐我啊。我有些後悔讓你們兩個談戀愛了,這以後要是欺負起我來。還不是夫妻雙雙上陣,我要虧死了白白,你到底掐我了沒有啊要是沒掐你就趕緊掐,這麼等着我緊張。”

    林初一一說這話,我就覺得不對勁了。

    在他剛纔說話的時候,我已經用指甲用力掐了他一下,可他竟然不知道我到底掐了沒有

    也就是說,林初一現在這個地方,已經徹底沒有任何知覺了,要不然怎麼能不知道我纔剛剛掐了他

    “我剛纔已經掐過你了。”說這句話時,我聲音有些顫抖,剛纔那看着像花蕊一樣的東西。叮咬居然有麻醉的作用

    每朵花上。好像都有看着像花蕊一樣的東西。我們現在身處這片花海,看不到頭望不到邊,會有多少剛纔那種東西

    林初一也被嚇着了,好半天才找回了聲音,“這東西居然還給我打了麻醉我,我真的沒有感覺到你掐我白白,你別手軟,再掐一下緊挨着它們剛纔咬過的地方,我試試有沒有感覺。”

    我這次沒有絲毫猶豫,立刻在那紅點周圍又掐了幾下。

    掐完之後,我們三人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那東西叮咬確實有麻醉作用,而且麻醉的範圍還挺大。林初一身上被叮咬的紅點只有針尖那麼大,卻有巴掌那麼大的地方都已經沒有知覺了

    要是被幾隻、幾十只甚至幾百只這麼叮咬一次,那真的就相當於全身麻醉了。

    我們都知道,很多動物都是利用這種方式麻醉敵人,然後獵食

    望了望一眼望不到邊的花海,我忽然就打了個寒戰,這哪兒是一片花海,這分明就是一片隱藏着成千上萬殺手的死亡之地

    顧漠比我和林初一都要鎮定,“我們做什麼都小心點,儘量別驚擾它們。”

    “冷漠,要不咱們回去吧,再去另外一頭看看有沒有什麼出口之類的東西,就算咱們再小心,根本都沒有辦法穿過去的。”林初一已經打了退堂鼓了,遲疑了一下對顧漠說道:“哪怕是碰到一隻獅子都比這個強,這東西要是麻醉了咱們,咱們就是那砧板上的魚肉了,人家把咱們榨成汁喝了都行”

    說實話,我也有些猶豫,林初一說的對,要是打鬥還有幾成勝算,可這些東西到處都是,而且還能致人麻醉,萬一被叮咬的多了,我們就連還手的能力都沒有了。

    顧漠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淡淡對我們說了一句,“你們看看,還有回去的路嗎”

    他這是什麼意思,怎麼就沒有回去的路了

    我和林初一齊齊扭頭,卻赫然發現,我們身後,竟然也成了一片無邊無際的花海,再也沒有了剛纔來時的路

    “姥姥的,咱們走了多久了,居然走了這麼遠了”林初一怔怔看着身後肆意張揚的一大片花,喃喃說道:“咱們再倒退一下試試,說不定是走的太遠,看不到了”

    他被顧漠揹着,行動不自由,我卻扭頭就打算回去找來時的路。

    我纔剛剛邁步,就被顧漠拽住了,“不用看了,咱們只能往前走了”

    顧漠從來不會說謊,他說沒有回頭路,那就真的是沒有回頭路了

    心裏雖然滿心不甘,可我還是沒有貿然回去,只勸林初一,“林初一,咱們回去找路的話,還要再穿回去,還會驚動這些東西的。如果真的如顧漠說的一樣,那我們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林初一沉默了,眼裏流露出濃濃的疑惑來,看看顧漠,又看看我,卻最終只長長嘆了一口氣,“好吧,我聽你們的,咱們往前走吧”

    我和顧漠相互看了看,終於一起邁步朝前走去。

    朝前邁步的時候,顧漠又習慣性牽住了我的手。

    若是換做以前,林初一必然會打趣我們一番不可,可這次他分明看到了,卻只是長長嘆了一口氣。

    我的心中也涌出一種類似悲壯的情緒來,總覺得,我們三人一起攜手走上了黃泉路。

    彼岸花,黃泉路,黃泉路,彼岸花

    知道這花蕊其實是致命的毒物後,我們和顧漠都走的小心翼翼,儘量不去碰花朵,可這花朵密密麻麻到處都是,就算我們再小心謹慎,也不免會碰到花朵,那東西好像在冬眠似的,輕微的碰觸似乎也不會驚擾到它們,它們依舊沉沉睡着一樣。

    可最終我們還是驚醒了幾隻。

    這次不同於林初一被咬的那次,我們已經知道了這東西的厲害,生怕被它們咬到,所以拼命躲閃還擊,不小心就又驚動了更多出來,立刻我們頭頂上就開始盤旋着一大層,好像一層紅雲。

    這些東西很像蝴蝶,但是卻全身赤紅,跟這些花的顏色一模一樣,也是我們將它們當成花的一部分的主要原因。

    我們三人都沒有見過這種東西,所以暫時稱它們爲毒蝴蝶好了。

    這些毒蝴蝶竟然也有靈性一樣,並不是魯莽撲來叮咬這麼簡單,見我們撲打了它們的幾隻同伴之後,它們立刻就聚集到了一起,時時刻刻盤旋在我們頭上,伺機朝我們撲來。

    跟上次引開幽冥蛾一樣,顧漠如法炮製,割破了自己的手,將血滴在了一塊衣服上,然後將那塊衣服扔的遠遠的,用來吸引那些毒蝴蝶。

    這招確實有用,每次都能吸引走一大片毒蝴蝶。

    可這花海又豈止有上萬公頃,毒蝴蝶的數量可想而知,就在顧漠又一次要滴血的時候,我一把就拽住了他的手,堅定衝他搖了搖頭,“顧漠,你上次說,我身上有你的血,我的血是不是也管用”

    他要是再這麼流血,我們還沒被毒蝴蝶叮咬麻醉致死,他倒先失血過多死了。

    滿心以爲顧漠會說我的血也可以,沒想到他卻搖了搖頭,“你的血中早就滲入了毒素,跟我的早就不同了。”

    他的意思就是說,我的血沒有什麼作用

    林初一搔了搔頭,忽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冷漠,我記得你有個笛子,只要吹響,就可以引來怪獸那種,你快些吹,招來些這種毒蝴蝶的天敵,總比咱們被麻醉吃掉了好。”

    “可是,顧漠吹響那東西,也不知道會引來什麼,萬一引來的東西對毒蝴蝶沒用,反而又增添了咱們的對手,怎麼辦”我第一個就提出了反對。

    林初一反駁道:“白白,這個世界上的東西都是相生相剋的,每一樣東西都有自己的天地,要不然萬物不會平衡。這裏就這麼一片花,也沒有其他的東西,所以這裏的動物只可能是這種蝴蝶的天敵,絕對不會是它們的好朋友。不過,要真的引來它們的好朋友,咱們也只能認命了,誰讓咱們點兒背呢”

    他這一番話雖然歪的很,但卻頗有道理。

    不僅我這麼想,顧漠也是這麼想的,因爲,顧漠掏出了類似於笛子的東西,吹了起來。

    他吹的很認真,但卻依舊沒有絲毫聲響。上土歲血。

    可我和林初一都知道,很快就會有東西出現了。

    “姥姥的,白白,你猜猜待會兒會出現什麼東西,該不會是什麼獅子老虎吧”林初一緊張的看着四周,開玩笑道:“我怎麼忽然覺得,這比我去相親還要緊張”

    他剛說完,我就聽到了異響。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