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兇衣 » 第99章 顧漠願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兇衣 - 第99章 顧漠願意字體大小: A+
     

    跟顧漠在一起的時間不長也不短,可我對他的瞭解,卻僅僅在今天。

    林初一的提議,讓我雙頰滾燙,連看顧漠的勇氣都沒有,而且還會將一半的毒素轉移到顧漠身上。我想也不用想就拒絕了。

    可顧漠卻說,他願意。

    我甚至很想知道,顧漠知道不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林初一好像也被顧漠的回答震撼了,直勾勾看了顧漠半晌,終於憋出來一句話,“哥們兒,你讓我刮目相看”

    我知道林初一的意思。

    顧漠是個極冷的人,平時鮮有表露自己情感的時候,無論對他還是對我。可現在,顧漠毫不避諱,直接就說他願意。

    “顧漠,你”我叫了他的名字,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

    “我此生只娶你一個人。”或許意識到我要說什麼。顧漠看看我,直接說道。

    我腦子轟的一聲。猛然回過頭,再也不敢看顧漠的臉。

    這個男人,直接起來原來這麼霸道

    林初一顯然也被顧漠鎮住了,半晌才喃喃說道:“那好,白白,既然冷漠同意了,你也不用害羞,權當你們提前同居就行了。你現在的狀況,很難支撐多久,要是兩個人一起承擔的話,會好很多”

    我猛然加快了腳步,不再跟林初一繼續討論這個話題。

    我是想活下去不假。可我怎麼能爲了自己的性命。將一半的毒轉移到顧漠身上

    顧漠很快就追上來了。揹着林初一默默跟我一起前行。

    但他們好像已經商量過一樣,兩人都絕口不再提救我的事,林初一就算開口說話,也是插科打諢,調節我們三人之間尷尬的氣氛,別的沒有再多說什麼。

    我長長鬆了一口氣,以爲他們終於將我的話聽了進去,不會再貿然犧牲顧漠來救我了。

    前面我也形容過了,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漫天遍地都是綠草茵茵,鮮花滿地,如同世外桃源一般。可剛纔因爲血玉鐲的碎裂,處處變成了赤紅色,到處都觸目驚心。

    我們沿着一條小道走了很遠,偶爾還可以看到些飛禽走獸,卻不再像我剛進來時那般悠閒自得,個個臉上帶了驚恐,狐朋帶伴,成羣結隊,倉倉皇皇朝前方奔去,也不知道它們的目的地究竟是什麼,它們只是那麼漫無目的的朝前狂奔着,像是被什麼追趕似的。

    這種緊張的氣氛感染了我們三個人,讓我們始終都覺得像是被什麼追着趕着似的,不自覺一直看看身後,卻見身後並沒有什麼異常,疤六他們也並沒有追趕過來

    走了大概有三四里地的樣子,眼前忽然出現了大片大片如汪洋一樣的花海,花朵繁雜,花開不見葉,層層鋪開,花花交錯,肆意張揚,赤紅勝火,妖冶的近乎濃烈。

    這片花海,橫亙在了我們的前方。

    “這花是什麼花”我們三人都被眼前的這片妖冶入火震撼了,很長時間,林初一第一個回過了神來,呆呆看着眼前的花海,“我見過的花不在少數,卻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花,濃烈、妖冶,可是爲什麼讓人覺得這麼絕望”

    林初一的形容有些煽情,可卻描述的很精準。

    是的,這片花海濃烈的讓人近乎絕望。

    我能從顧漠和林初一眼裏看到這片花海映在他們眼裏的赤紅,交錯着兩人生輝的眸子,竟也成了一副美景。

    尤其是顧漠,他修身玉立,瑩白的肌膚因覆了一層濃烈的紅而呈現出一種妖冶的美來,幽深的瞳仁中也渲染出層層色彩來,絢爛灼人,嘴脣含了淡淡的笑,眼神卻偏偏凌冽冷靜,背上背了林初一看着這片妖冶濃烈的花海。

    “是彼岸花。”顧漠淡淡說了這麼一句。

    彼岸花,花開不見葉,葉生不見花,花葉兩不見,生生永相錯。

    我癡癡看着這些繁盛到極致的花朵,喃喃說道:“傳說彼岸花是開在黃泉路上的花,難不成,我們要去幽冥”

    林初一插嘴說道:“要是幽冥這麼美,我也願意去。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看的花,也沒算白來了不對,你們有沒有發現,咱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給我們一種另外一種世界的感覺”

    我和顧漠同時點了點頭,林初一說的沒錯,在幽暗的地下萬淵宮中,怎麼可能有這種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有天空、有山水,還有動物

    林初一笑了笑,又說,“咱們要是繼續往前走的話,就必須趟過這一大片花。可我總覺得怪怪的,好像這一大片不是花,而是一大羣人在看着我們一樣,心裏毛毛的。冷漠,咱們上前看看,這些花有沒有什麼古怪。”

    顧漠點點頭,回頭看了看我,示意我站在原地等待,他揹着林初一朝那片花海走去。

    我乖乖站在原地,看着顧漠和林初一的背影,心裏升起一絲怪異的感覺這個地方,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上土邊劃。

    可是,別說我是第一次來這裏,就算我是第二次來這個地方,這種足以震撼眼球的美景,我怎麼可能忘記

    我正想着,就見林初一衝我招了招手,等我走到他們跟前的時候,林初一驚奇指着地上的花朵說,“白白,你看看,這花的花蕊好像一隻蝴蝶啊,真好看。”

    隨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可不是,這花朵大的誇張,每朵花正中央的花蕊,就像是一隻並翅而立的蝴蝶一樣,栩栩欲生,隨着微風輕輕晃動,竟像是要飛起來一樣。

    “這花沒什麼問題把”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得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花香襲到鼻端,好聞卻不膩人。

    “我和冷漠剛纔看過了,這花雖然好看的過分,但卻沒有什麼異樣,咱們過去應該沒什麼事。”林初一點點頭,顧漠正好彎下腰去看一朵花,他便伸手想去摘一朵花,卻被顧漠制止了,他一臉惋惜說道:“嘖嘖,可惜了,要是還能再回來,我非得把我們家花園都種滿這種花不可”

    顧漠直起身子,淡淡說道:“好了,既然沒什麼事,咱們過去吧”

    我和林初一都點了點頭,我和顧漠一起邁步朝花叢裏走去。

    剛開始,一切都很平靜,我們三人靜靜走在花叢中,或許因爲景色太過於震撼,就連最喜歡開玩笑的林初一都安靜了很多,時不時眺望一下遠方,臉上便多了幾分感慨和讚歎。

    走了大概有十來分鐘,林初一忽然問,“白白,你看看我的腿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咬我的腿,還挺疼的。”

    他這麼一說,顧漠頓住了腳步,我低頭去看林初一的腿。

    從外面闖進這裏,到跟疤六他們發生了一場惡戰,林初一的褲腿早就破爛不堪了,尤其是右褲腿被撕裂了一大片,露出了大半的肌膚來。

    我低頭一看,就看到兩片紅色的東西附在他裸露出的肌膚上,粗一看,那兩片紅色的東西很像是這些花的花蕊,可花蕊怎麼會叮咬他

    難不成,是在我們穿過這片花的時候,這些花的花蕊粘在了林初一身上,這東西又刺激肌膚,所以林初一感覺像是有什麼在咬他

    “沒事,是花上的東西。”我也沒有在意,還伸出兩根手指,打算將林初一腿上的東西拿走。

    誰知,就在我的手指快要碰到粘在林初一腿上的東西時,它們竟然動了動,然後忽閃着翅膀飛走了

    再低頭看看這東西剛纔停留地方,居然留下了兩個很明顯的紅點。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